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575章 擒拿术

第一千五百七十五章 擒拿术

此时的葛流云在也没有了往常那份八风不动和神采奕奕,这一刻的他显得十分的苍老,仿佛老了数十岁一般,在看向段枫的时候,他那苍白的脸庞之上充满了狰狞之色,那目光之中的恶毒之色没有丝毫的掩饰,恨不得一口将段枫给吃掉!

面对葛流云那犹如厉鬼般恶毒的眼神,段枫没有丝毫的畏惧,一脸平静的看着葛流云!

“葛流云,多日不见,真是想不到你竟然变得如此的苍老!”段枫淡淡的说道!

“还不是拜你们所赐!”葛流云狰狞的看着段枫,声音沙哑而又低沉,仿佛一头红眼的野兽在咆哮。

对此,段枫眉头轻轻一挑:“应该说是自作孽不可活才对!”

“葛流云,明人不说暗话,你是不是派人去河洛市抓我老丈人了?”段枫没有和葛流云有过多的废话,而是直奔主题问道。

“如果我说不是,你信吗?”

“不信!”

“那你感觉问这有意思吗?”葛流云那嘴角露出了一道嘲讽鄙夷之色:“段枫,既然你来了,就别想安然无恙的从这里走出去。”

话音落下,葛流云看着身边那两个天命之年的中老年男人说道:“赤血玉就在他身上,你们还不动手吗?”

听到葛流云的话后,这两个天命之年的人冷哼一声,双眼直冒绿光的朝着段枫走了过去!好看的小說就在黑=岩=閣

“小子,我们和你无冤无仇,不想杀你,交出赤血玉之后,滚!”其中一个男人满脸狂妄的说道。

面对对方那狂妄无比的语言,段枫并没有任何的惊讶,仿佛一切皆在掌握之中般。

“一句话就要让我交出赤血玉,你认为可能吗?”段枫反问道。

“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你们是一起上,还是一个个来!”说着段枫伸出手指,先是指了一下这两个中老年老人,然后又将手指落在了麦子凡的身上!

平淡的话语,傲慢不屑的神色,充满了挑衅的意味。

无论是麦子凡还是那两个中老年男人都感觉自己的自尊心在这一刻仿佛受到了极大的侮辱一般,那张脸,瞬间变得难看到了极点,一股前所未有的屈辱之感悄无声息的从心底升起。

尤其是麦子凡,之前他已经被段枫给藐视了一番,如今竟然直接说是一起上,还是一个个来,明显的没有将他们任何人给放在眼中。

目中无人这四个字在此刻用在段枫的身上最为合适不过。

段枫只所以如此狂妄,并不是没有原因。

现在三个骨灰境界的高手,也就是说他一个人要和三个骨灰境界的高手生死搏杀,这有胜算的可能吗?

答案不言而喻。

他们三个若是联手,段枫绝对没有任何的胜算。

那么想要让自己有胜算,就只能够攻心,鄙夷他们,嘲讽他们,让他们那自以为高傲的内心感觉受到了极大的屈辱,受到了极大的打击和挑衅,然后为了心中那一丁点的高傲内心放下联手的机会,和他单打独斗,那么他还有点胜算的可能,不然必败无疑。

要知道段枫现在身上还有伤呢,就算一对一,若是车轮战,段枫也绝对好不到那里去。

但是总比要死好吧?

而段枫的话也成功的激怒了三人,一时间三人双目瞪的浑圆,满脸的怒意。

“小子,你成功的激怒了我们,今日就让我看看你有什么办事,竟然敢这么口出狂言!”其中一个人冷喝一声,然后便犹如雄鹰般,朝着段枫扑了过去。

葛流云见状,急忙喊道:“三位,现在不是逞英雄的时候,先躲了他身上的赤血玉再说其他,不要被他给激怒!”

可是却没有一个人理会葛流云,那个朝着段枫扑过去的人此时已经到了他的身边,那双手变爪,朝着段枫就迅捷的抓了过去。

擒拿术!

擒拿术是由国术技击中演变而来,其特点是不用兵器,只采用各种徒手格斗的手法,利用人体关节、穴道和要害部位的弱点,使对方身体局部产生剧痛或者麻痹之感而束手就擒。

大成拳创始人王芗斋曾经指出:“拳本无法,有法也空,一法不立,无法不容”。

其意思就是告诉所有武者,所有的武学不能够拘于一招半式!

俗话说:“踢打不准,犹如跳井。”

因为各种擒拿与解脱法,不但技术非常复杂,规格十分严谨,而且在使用时必须精细准确。

其动有方,其用有法,使法必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擒拿术力求反侧关节要超过其生理限度,点穴时要集中全身之力于一点击其要害,法到力到,充分体现“手到擒拿”的功用。

并且在与人对战的时候,更是讲究“拳似流星眼是电,伸手擒拿快打慢!”

因此快速的擒拿与解脱,能使自己主动灵活,能以快制百慢,能在快速中赢得致胜的时间;快到能够捕捉战机,攻其不备。

而且用擒拿术和人打斗,必须要心狠手辣,出手不留情,招招要致命,只有对敌人狠,自己方能够全身而退。

所以,这个中老年男人一出手,便及其狠辣,完全是奔着要段枫的命而去。

段枫立刻感受到了对方这擒拿术的恐怖,不敢硬接,急忙侧身闪躲。

可是段枫这一闪,对方的手势也立即随之一变,右手一转,那犹如钢爪般的右爪直接朝着段枫的喉咙之处抓去。

“嗖!”

段枫快,对方也不慢。

危急时刻,段枫身影本能的向后一仰。

“嘶!”

对方那如同钢爪般的五指,直接将段枫那胸前的衣服给抓破了,发出一道刺耳的响声。

一击不中对方脚踏九宫,身体一转,那右腿直接朝着段枫的裆部踢去。

“啪!”

段枫见状,那双手急忙一拍地面,身体直接倒立,迅速来了一个后空翻,然后急速的朝后退去。

段枫后退,对方确实一个箭步立即朝着段枫急追而去。

“啪!”

段枫刚刚站稳脚,对方那双手立刻朝着段枫的左胸和右胸之上猛然抓去。

狠毒,迅猛,凌厉!

这三个词语完全是对方攻击的代名词,仿佛不将段枫给打死或者打个半残,绝不罢手一般。

面对对方这凌厉的攻击,段枫不敢与之硬碰,只能够朝着一旁躲闪而去。

“噗嗤!”

对方的右手直接抓破了段枫的手臂,在那手臂之上留下了五道清晰可见的伤口。

手臂上的疼痛,让段枫忍不住的倒抽了一口凉气。

同时段枫心中也清楚,对方已经将擒拿术给练到了如火纯青的地步,或者说,对方一直以来都只在练习擒拿术,将擒拿术练到了极致。

“唰!”

段枫的身体直接来了一个九十度的弯腰,然后那铁拳朝着对方的小腹之上砸去。

“砰!”

终于,段枫找到了反击的机会,一拳将段枫给轰退了数步。

“啪!”

对方稳住身影之后,脖子微微扭动了一下,顿时身上筋骨齐鸣,犹如钢铁相撞声般。

段枫脸色微微一变!

金钟罩!

对方竟然将一身硬气功练到了如此的地步,他到底是谁?

怎么会受到葛流云的蛊惑呢?

那另外一个人又是谁呢?

一时间,段枫的脸上充满了凝重之色。

他发现,自己不是一般的小瞧葛流云,而是实在太小瞧他了。

“不愧是年轻一辈的领军人物,不愧是段莫宁的儿子,果然是虎父无犬子!”

“你也不错,擒拿术被人给练到如此境界,实在罕见,而且还练成了金钟罩,更是让人意外!”

“小子,你既然知道擒拿术,就应该知道擒拿术的厉害,再给你一次机会,交出赤血玉,不然今日你休想从这里安然无恙的走出去!”

“你以为就凭借你这擒拿术就能够留下我,或者杀了我吗?”段枫冷哼一声:“那样你也太小看我了吧,你不过是骨灰初期的实力!”

“而我呢?”段枫嘴角弥漫出了一道残忍的笑意:“你现在应该清楚!”

“刚刚你先发制人,占据了上风,但是现在你感觉你还有先发制人的机会吗?”

听到段枫的话后,这个中老年男人的脸色微微一变,段枫说的没有错,刚刚他完全是先发制人,打了段枫一个措手不及,但是如今段枫已经做好了准备,想要再次的打段枫一个措手不及绝不可能,而且刚刚段枫虽然在闪躲,但是其实力却已经毋庸置疑。

“你表演完了,下面应该是我的主场!”段枫伸出手摸了一下自己的鼻子,随后就地一踏,整个人瞬间消失在了原地,随即只见段枫的身影便出现在了对方的面前。

由于段枫的速度极快,并且又借助了奔跑之力,整个人就如同被人给投掷而出的利剑,带着无可匹敌之势朝着对方而去。

人还未到,那带起的风声已经呼啸响起。

“唰!”

段枫到了对方的面前,那右手直接朝着对方的太阳穴之上戳去。

中老年男人见状,急忙伸手格挡!

“砰!”

一声闷响传出,对方挡住了段枫这凌厉的攻击,可是下一刻,段枫的右腿已经猛然抡起,如同毒蛇吐着蛇信般朝着段枫的左边的脑袋之上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