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579章 葛流云的忌惮

第一千五百七十九章 葛流云的忌惮

“尼克勒斯,你惹怒我了。”段枫的声音不知不觉间变得沙哑了起來,在配上那赤红的眼神,使得他整个人看起來像是从地狱之中爬出來的恶魔一般,那身上的杀气,浓厚到了极点。

感受到段枫那身上陡然爆发而出的戾气,尼克勒斯非但沒有任何的惊慌,相反脸上倒是多了一种兴致。

一脸玩味的看着段枫。

“火狐,我还让你先出手。”尼克勒斯的声音依旧非常的平淡,但是那其中的狂妄之意,却沒有丝毫的减少,相反变得更加浓厚了起來。

听到尼克勒斯这带有严重挑衅意味的话,段枫沒有丝毫的客气,就地一踏,整个人就像是一头猎豹,嗖的一下就蹿到了尼克勒斯的面前,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比之前的要恐怖。

几乎是瞬移般,段枫就嗖的一下到了尼克勒斯的面前,那铁拳宛如狂龙出海迅速砸向了尼克勒斯。

面对段枫这全力的一拳,尼克勒斯依旧沒有慌乱和躲闪,反而挥舞着手臂直接迎上。

硬碰硬。

此时,尼克勒斯选择了和段枫硬碰硬。

“砰。”

那恐怖的力量在两拳相撞的那一刻陡然爆发,可怕的冲击力,使得两人的身体不约而同的朝后退去。

忽然,段枫那倒退的身子猛然一个前刺,右拳紧紧的攥在一起,对着尼克勒斯全力轰砸而去。

尼克勒斯立即感受到了段枫这一记铁拳的可怕,虽然感受到了段枫这铁拳的可怕,但是脸上却沒有害怕之意,反而露出了兴奋之色。

身上的气势陡然暴涨,不退反进,轮着手臂就与段枫硬碰硬而去。

“砰。”

一时间,宛如雨点般密集的闷响声不断响起,那人影交错,段枫和尼克勒斯打的难分难解,不分上下。

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尼克勒斯都不弱于段枫,甚至还要略胜一筹,无论段枫的力量有多大,速度有多快,尼克勒斯总能在关键时刻挡住段枫的攻击,从而进行反击。

麦子凡等人看着段枫和尼克勒斯的战斗,心中上下一阵沸腾,这才是真正的强者之战,才是真正的王者之战。

虽然麦子凡和段枫打过一场,但却不是拼命,不像现在,段枫完全杀红了眼,那攻击如同浪潮般,一浪接一浪,连绵不绝。

而尼克勒斯就像是那海容乃大的大海,无论段枫的攻击有多么的迅猛,他全部都能够吃下。

忽然,只见尼克勒斯一记强劲有力的侧踹直接踢在了段枫手掌之上,那巨大的力量使得段枫的手臂一阵发麻不说,令得他的身子再次倒退,脚下的地面也跟着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痕。

一腿逼退段枫之后,尼克勒斯不做任何停留,那右腿还未完全落地,尼克勒斯的左腿一蹬,整个人就已经蹿了出去,同时那右腿直接横扫千军般的扫出。

“砰。”

这一次,段枫的虎口直接被震得裂开,鲜血也从中溢出,整个人再次后退了数步。

然后下一刻,尼克勒斯已经再次随风而至,一记鞭腿迅速踢出。

察觉到危险來临,段枫急忙侧身闪退。

“唰。”

尼克勒斯的鞭腿为之落空,但是随后尼克勒斯的攻击再次袭來。

这一刻,仿佛成为了尼克勒斯的专场一般,对着段枫完全是穷追猛打,沒有丝毫停歇的意思,而且那攻击比之前变得更为恐怖了起來。

只要给尼克勒斯反击的机会,他就会化身成为一头凶猛残暴嗜血的野兽,完全的把段枫当成了自己的猎物。

连续的几次攻击,使得尼克勒斯身上的气势完全达到了一个沸点。

一时间,尼克勒斯拳脚相加,左右开弓,攻击如同潮水一般密集,破空声不绝于耳。

面对尼克勒斯这如同潮水般密集的攻击,段枫除了躲闪,便是躲闪,根本沒有反击的余地。

可以说,此时段枫面对尼克勒斯的穷追猛打,毫无还手之力。

随即只见尼克勒斯的左手猛的朝着段枫抽打了过去,同时那左腿也在同一时间踢出。

段枫刚刚躲避过去尼克勒斯的左手,但是那左腿便如风而至。

“砰。”

段枫被尼克勒斯一腿给踢飞了出去,随后身子在半空中体验了一下滑翔的感觉后,便重重的砸到在了地上。

“哐当。”

砸到地面之上后,段枫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抽搐了一下,这一刻,段枫只感觉自己浑身上下的骨头仿佛散架了一般,浑身上下的每一寸骨头在这一刻,都仿佛充满了剧烈的疼痛。

与此同时,尼克勒斯已经再次到了段枫的面前,身体后仰,右腿猛然抡起,对着段枫就是一记正蹬。

凌厉的腿风如同利刃般吹打在段枫的身上,使得段枫浑身上下为之一震,不等尼克勒斯这一记正蹬落下,段枫便急忙一个懒驴打滚,滚向了一旁。

“砰。”

段枫的身体和尼克勒斯的脚擦肩而过,那右脚直接落在了地面之上,地面之上立刻出现了一个脚印。

躲闪过去这致命的一击之后,段枫立刻站起身,右腿便对着尼克勒斯劈下。

这一刻,段枫的右腿就仿佛一把锋利无比的刀一般,带着凌厉之意和死亡气息,对着尼克勒斯便奔袭而至。

然后不等段枫的劈腿落下,尼克勒斯的手臂便立刻架起。

“砰。”

段枫的劈腿狠狠的劈在了尼克勒斯的手臂之上,那巨大的力量使得尼克勒斯的手臂微微一震,脸色也情不自禁的为之一变,但是随即尼克勒斯便抬起脚,对着段枫便踢了过去。

“砰。”

段枫再次被一脚给踢飞了出去。

尼克勒斯沒有理会倒飞而出的段枫,而是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臂,刚刚他虽然挡下了段枫的劈腿,但是那巨大的冲击力,却让他的手臂受到了不小的受害。

“哐当。”

段枫的身体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之上,一口鲜血从嘴巴中喷出,那脸色也瞬间变得苍白如纸。

“火狐,交出身上的赤血玉吧。”尼克勒斯看着脸色苍白如纸的段枫说道。

段枫摇摇晃晃的从地面上站起身,伸出手将嘴角的鲜血给擦掉:“不可能,你别做梦了。”

“火狐,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聪明人,现在看來,你非但不聪明,反而愚蠢到了极点。”尼克勒斯一脸嘲讽的看着段枫说道:“如果我是你的话,在如今的情况下,我会交出对方想要的,先委曲求全再说。”

“毕竟命只有一条,丢了就沒了,而东西丢了,可以在抢过來。”

葛流云在听到尼克勒斯的话后,脸色一变,尼克勒斯是什么意思,难道他要在这个时候放了段枫吗。

段枫冷哼一声:“男儿在世,有所为,有所不为,尼克勒斯,想要我交出赤血玉,除非我死,不然不可能。”

听到段枫的话后,葛流云长舒了一口气,如果尼克勒斯得到赤血玉,真的放掉段枫的话,那么绝对是放虎归山,后果不堪设想,他尼克勒斯或许不怕,但是他葛流云却不得不怕。

毕竟段枫实在是太恐怖了,成长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如今段枫这么一说,葛流云心中的担忧顿时荡然无存。

“退一万步來说,就算我交出赤血玉,你会真的肯这样放我走吗。”段枫重重的说道:“尼克勒斯,别拿我是三岁的小孩來对待,也别拿你那套宗教的仁慈來说话,我不是你的教徒,你的话,不可信。”

尼克勒斯在听到段枫的话后,脸色一凛,冷声道:“火狐,不要逼我杀你。”

“那也要看看你有沒有这个本事。”段枫那眸子之中闪烁着阵阵的精光,同时那双手也开始蠢蠢欲动了起來。

这一刻,段枫已经决定,他要出鱼肠剑,即使暴露剑主的身份也要出动鱼肠剑。

不然他会输的很彻底,败的很彻底。

“既然你想死,那么我成全你。”尼克勒斯冷喝一声。

话音落下,尼克勒斯的身体一晃,便朝着段枫而去。

看到尼克勒斯袭來,段枫刚想祭出鱼肠剑,忽然只见一道黑影如同黑暗之中的幽灵般,嗖的一下便到了段枫的面前,立即摆了一个太极的起手式。

“唰。”

只见來人直接徒手接住了尼克勒斯的右腿,同时借力打力,一下子便将尼克勒斯的右腿给推了出去,同时來人的右腿也瞬间抡起,朝着尼克勒斯的身上狠狠的踢了过去。

“砰。”

一声闷响传出,尼克勒斯的身体立刻朝后倒退了数步。

下一刻,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只见段枫的面前多了一个老人,老人面色红润,气质出尘,身上丝毫沒有其他老人那种老态龙钟的感觉,反而给人一种生龙活虎的感觉。

而此时,尼克勒斯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來人竟然一招挡住了自己的攻击不说,还给了自己重重的一击,那么他的实力……

一时间,尼克勒斯的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

而段枫在看到來人之后,则是脸上一喜。

葛流云和麦子凡等人则是脸色巨变,在看向來人的时候,那目光之中充满了恐惧之色和深深的忌惮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