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580章 无敌清风

第一千五百八十章 无敌清风

看着面前的來人,一时间葛流云等人只感觉自己心头仿佛被压了一块巨石般,让他们有种窒息的感觉。

老人那深邃而又锐利的双眸,在葛流云等人身上缓缓的扫了一眼,低沉的说道:“这么多人围攻我徒弟,当我清风不存在吗。”

平淡的声音,带着一股无可匹敌之势。

“谁若想战,我陪你战。”清风再次的开口说道:“谁若想死,我成全你。”

狂。

清风的出现就注定代表着狂妄,代表着藐视一切,代表着无视尼克勒斯和葛流云等人。

“教皇是吧。”清风将目光慢慢的落在了尼克勒斯的身上:“來我华夏,伤我徒弟,真当我华夏无人吗。”

话音还未落下,清风的身上陡然散发出一股恐怖的气势,如同浪潮一般,直接涌向了尼克勒斯。

感受到清风身上那恐怖的气势,一时间尼克勒斯的脸色难道到了极点,一股危险的气息瞬间笼罩浑身上下,他身上的肌肉也在这一刻为之紧绷在了一起。

“你……你就是火狐的师父。”

“不错。”清风冷哼一声:“你不是想要战吧,來吧,今日我陪你战,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什么狂妄的资本。”

说着清风将目光落在了葛流云的身上,重重的说道:“在我动手的时候,谁敢动段枫一根汗毛,我要他命。”

听到清风的话后,葛流云等人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冷颤。

同时一股屈辱之感,瞬间弥漫在心头之上。

要知道本來,段枫已经是案板上的鱼肉了,可以任其宰割,但是谁知半路却突然杀出了清风,瞬间扭转了局面。

虽然清风只有一个人,但是却沒有任何人敢小看他,这可是七星龙渊剑剑主,一身实力早已经到了登峰造极之步,可怕至极。

“你怎么还不动手。”清风随后将目光落在了尼克勒斯的身上:“你刚刚不是挺狂的吗。”

“不是让段枫先动手吗。”

“现在我给你机会,让你先动手。”

听到清风的话后,尼克勒斯的脸色忽青忽白,不停的变幻着。

虽然他沒有和清风交过手,但是段枫都这么强大,身为师父的清风又多强呢。

“既然你想死,我成全你。”尼克勒斯重重的说道。

话音落下,尼克勒斯瞬间就扑向了清风,炮拳顺势打出。

面对尼克勒斯这记炮拳,清风一脸平静,就在炮拳到了尼克勒斯面前的时候,只见清风的右脚向右陡然跨出一步,左手背在身后,右手化掌陡然拍打而出。

“啪。”

拳掌相碰,一道闷响声立刻传出。

就在拳掌相碰的那一刻,尼克勒斯心中猛然一惊,他这一拳有多大的力量,他自己十分的清楚,但是尼克勒斯却感觉自己这一拳完全砸在了棉花之上一般,所有的力量,在这一刻全部为之荡然无存。

刚想抽手而退,清风那背在身后的左手却在这一刻,陡然伸出,化爪朝着尼克勒斯的肩膀上猛然抓去。

这一爪又快又急,根本不给尼克勒斯反应的机会。

“啪。”

清风的左爪直接抓在了尼克勒斯的肩膀之上,随后清风的左手猛然发力,用力一拉,是的尼克勒斯的身体立即不受控制的朝着清风而去。

随即清风的身体猛然向前一弯,右肩立刻猛然朝着尼克勒斯的身上撞击而去。

“砰。”

來不及防备的尼克勒斯直接被清风的右肩给撞击在了胸口,那恐怖的力量陡然爆发而出,使得他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朝后退去。

而清风则是纹丝不动的站在原地,从始至终,清风都沒有挪动一下自己的位置,那双脚仿佛生根了一般。

连续后退了数步,尼克勒斯才慢慢的稳住身影,但是那脸上的震惊之色,却变得更加浓厚了起來。

短暂的交手,尼克勒斯立刻试探出了清风的深浅,这一刻他感觉清风仿佛还沒有用出全力。

这一刻,尼克勒斯的内心之中沉重到了极点,那脸色也随之变得浓厚到了极点。

“继续。”清风对着尼克勒斯勾了勾手指:“拿出你最强的攻击,让我看看你到底有多强,看看你有多狂。”

看到清风那带有眼中挑衅意味的手势,尼克勒斯那心头立刻涌现出了一团怒火,那眸子之中也仿佛要喷出那炽热的火焰,将清风给烧死一般。

“啪。”

随即,尼克勒斯就地一弹,整个人再次朝着清风扑了过去。

借助奔跑之力,尼克勒斯纵身一跃到了半空之中,如同大鹏展翅般,右腿抡起,朝着清风的脑袋之上踢去。

腿还未到,那凌厉的腿风以及呼啸的袭來。

凌厉的腿风刮來,使得清风不得不眯起了双眼。

“唰。”

就在尼克勒斯的右腿也踢在清风那脑袋上的时候,只见清风的右手陡然张开,不急不躁的格挡。

“砰。”

尼克勒斯的右腿狠狠的踢在了清风的手臂之上,只是让清风的身体微微的摇晃了一下,便再也沒有了其他的动作。

下一刻,就当尼克勒斯的右腿刚刚落地的时候,只见清风的腰部猛然一扭,然后左脚向着一旁跨出一步,身体下弯,身体如同一张落日弓般,双拳立即轰出。

扭腰跨腿,出拳,完全一气呵成。

“砰。”

“咔擦。”

清风的双拳狠狠的砸在了尼克勒斯的胸口之上,闷响声和骨头的断裂声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响起。

随即只见尼克勒斯的身体如同棒球般,直接被击飞了出去,滑翔了一段距离后,重重的砸到在了地面之上。

“哐当。”

砸到在了地面之上后,尼克勒斯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抽搐了一下,同时那胸口传來一股火辣的疼痛不说,那嘴角还溢出了丝丝的鲜血。

看到这一幕之后,葛流云等人的脸色均是一变。

他们知道清风很强,但是却沒有想到,清风竟然这么强。

唯有段枫的脸上沒有丝毫的变化,仿佛他早已经猜到了结果一般。

事实上段枫确实早就猜到了,清风有多强,别人不清楚,但是他这个做徒弟的可是非常清楚,他可是无限接近完美境界的人。

要是在打不过尼克勒斯那就不用混了。

尼克勒斯慢慢的从地上站起身,一脸狰狞的看着清风,刚刚他将段枫给打的毫无还手之力,但是现在段枫的师父清风却将尼克勒斯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不得不说世事无常,只是一瞬间,事情就发生了逆转。

清风一脸蔑视的看着尼克勒斯:“继续啊。”

说着清风再次对着尼克勒斯勾了勾手指。

再次看到清风那挑衅的手势,尼克勒斯只感觉一记无声的巴掌抽打在了自己的脸上,虽然不响,但是却生疼无比。

尼克勒斯沒有动,而是死死的盯着清风。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之后,尼克勒斯再次朝着清风扑了过去。

手刀凌厉的斩出。

清风见状,再次挥出右拳对着手刀砸去。

“砰。”

刚刚挡住尼克勒斯的攻击,尼克勒斯的右腿已经陡然弹起,朝着清风踢了过去。

清风见状,那空闲的左手对着尼克勒斯的右腿就是轻轻的一拍。

“啪。”

一掌拍打在尼克勒斯的右腿之上,那力量立刻荡然无存不说,同时右腿之上还传來一股酥麻之意。

清风那看似随意的一拍,实在是极为讲究,直接拍打在了尼克勒斯那右腿之上的麻筋之上。

这突兀的变化,让尼克勒斯的脸色陡然一变。

但是不等尼克勒斯有任何的反应,清风的身体一扭,右腿直接摆出。

“砰。”

清风的右腿直接踢在了尼克勒斯的脑袋之上,直接将他给踢到在地。

这一腿,清风将力道把握的非常好,并沒有用出全力,只是将尼克勒斯给踢到在地,并沒有要他的命。

不然以清风的实力,这一腿完全可以将尼克勒斯的脑袋给踢爆。

尼克勒斯重重的砸到在了地面之上后,只感觉脑海中一片昏沉,眼前也变得昏暗了起來,让他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

下一刻,清风的右腿陡然抡起,迅速的朝着尼克勒斯的身上再次踢了过去。

倒在地上的尼克勒斯脑海中此时完全成为了一片浆糊,只能够感觉到有数道凌厉的腿风吹打在他的身上,让他有种窒息的感觉。

“砰。”

闷响传出,清风的右腿重重的踢在了尼克勒斯的小腹身上,尼克勒斯的身体直接从地面之上滑出了数米的距离,才慢慢的停下來。

随即,尼克勒斯犹如羊癫疯发作一般,身体不受控制的抽搐了起來。

“今日,我不杀你,”清风看着那倒在地上浑身上下抽搐不已的尼克勒斯说道:“我留你一条狗命,让段枫杀你,”

尼克勒斯只感觉身上的骨头仿佛要散架了一般,慢慢的从地上站起身,一手捂着胸口,目光阴沉的看着清风。

“怎么,不服气。”清风感受到尼克勒斯那阴沉的目光,冷声说道:“还是说,你想找死,或者说,你以为我清风不敢杀教廷的教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