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581章 该给你算账了

第一千五百八十一章 该给你算账了

耳畔响起清风的话,感受到清风身上那如同潮水一般密集的杀意,尼克勒斯浑身一僵,瞳孔也慢慢缩小成了最危险的针芒状。

随即尼克勒斯心中慢慢升起了一股莫名的恐惧之感,他试图竭力地去压制内心涌现的恐惧,但是那眼角**的肌肉却已经说明了一切。

他沒能够将心中那股莫名的恐惧之感给压下。

虽然内心之中的恐惧犹如决堤的河口般,一发不可收拾,但是尼克勒斯并沒有为之屈服,而是满脸愤怒的盯着清风,那模样就像是一头暴怒的老虎。

“现在给我滚,不然死。”清风再次的开口,语气毋庸置疑。

耳畔再次响起清风那森冷的声音,望着清风那依旧平静的脸庞,尼克勒斯的喉结忍不住的蠕动了一下,情不自禁的咽了一口唾沫。

所有人的目光一时间全部都落在了尼克勒斯的身上,静静的看着他,等待着尼克勒斯的决定。

静,一时间四周完全静到了极点,静的能够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尼克勒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赤红着眼看了一眼清风,然后转过身一摆手:“我们走。”

这一刻,尼克勒斯选择了离开。

尼克勒斯心中清楚,在清风手里他讨不到任何的好处,在打下去,只能够自取其辱,甚至是丢掉自己的性命。

深知这一情况的他,选择舍弃了那所谓的尊严,舍弃了那份骄傲,灰溜溜的离开。

只有离开,才有机会一雪前耻,只有离开,对于目前的形式來说,才是最为明智的。

虽然这样很丢人,但是总比丢命,以及被清风狠狠的羞辱一番要好吧。

所以,尼克勒斯离开了这里。

看到尼克勒斯要走,清风忽然再次开口说道:“站住。”

愕然听到清风的话后,尼克勒斯的脸色微微一变,脚步也随之停了下來,慢慢的转过身,看向了清风。

“我说的是滚,难道你听不懂吗。”清风缓缓的开口说道。

尼克勒斯的脸色陡然一变,变得无比狰狞了起來,如同魔鬼一般,那嘴角也随之狠狠的抽搐了起來,双拳也在这一刻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清风,你不要欺人太甚。”

“我再说一遍,滚。”清风声音陡然提高了不少。

“你……”

“看來,你需要我动手,才会滚是吧。”清风的脸庞慢慢变得冷了起來,那身上的杀意也随之变得浓厚了起來。

杀意陡然暴涨,清风的身影也随之陡然一晃便消失在了原地,速度之快,让人根本无法看清,都再次看到清风的身影时,清风已经到了尼克勒斯的面前。

那右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举起,对着尼克勒斯就狠狠的抽打了过去。

顿时尼克勒斯就感受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的抬起手臂。

“砰。”

清风一巴掌直接抽在了尼克勒斯的手臂之上,那巨大的力量,使得尼克勒斯的身体立刻朝后退去了三步,随后清风就地一弹,左腿迅速弹出。

“砰。”

來不及做任何防备和躲闪的尼克勒斯直接被清风一腿再次给踢飞了出去。

“哐当。”

尼克勒斯的身体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之上,那巨大的冲击力使得他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抽搐了起來。

而清风则是沒有再次动手,而是静静的站在原地:“滚,现在明白吗。”

尼克勒斯沒有说话,而是一脸恶毒的看着清风。

“而且是你一个人,他们都要死。”清风慢慢的伸出手指了一下尼克勒斯带來的这些金发碧眼的人。

听到清风的话后,尼克勒斯带來的这些人脸色陡然一变。

而尼克勒斯那原本就无比狰狞的脸色,在这一刻变得更已经微微有些扭曲了起來。

“清风,你真要如此。”尼克勒斯强忍着心中那滔天的怒意看着清风问道。

清风点了点头:“不错,今日你伤我徒弟,我若是不留下点人,岂不是让所有人都以为我清风的徒弟好欺负,我清风好欺负。”

“今日要么你给我滚着离开,要么全部都留下。”

这一刻,清风完全就是狂妄两个字的代名词,完全将狂妄两个字给演绎到了极致。

尼克勒斯那微微有些扭曲的脸庞闪烁着妖异的神色。

“我给你考虑的时间。”

话音还未落下,清风动了,整个人一闪便直接到了尼克勒斯带來的这群人的面前,右手嗖的张开,朝着面前的人喉咙之上抓去。

面对清风这突兀的袭击,对方根本沒有反应过來,就感觉到了一股窒息之感,随即只听咔嚓一声脆响。

这个人直接被清风将喉咙给捏碎了,那脑袋一歪,便再也沒有了任何的动静,从始至终他都沒有任何的反应,就这样的死在了这片深沉的土地之上。

一把捏碎这个人的喉咙,清风的右手陡然一甩,立刻将这个男人给甩飞了出去。

将这个男人给甩飞出去之后,清风的脚步向前陡然一跨,然后扬起巴掌,对着面前的人脑袋之上抽打了过去。

一巴掌悄无声息的便抽打在了对方的脑袋上,那脑袋犹如西瓜一样,直接为之破碎,鲜血如同喷泉般冲天而去。

这一刻,所有人终于回过神來了,他们想要动手反击,但是却感觉自己的腿好像不听使唤似的,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來。

而清风的声音在这一刻,在他们的眼中似乎也一下子拉长,如同巨人一般遮天蔽日,让他们从灵魂深处升起一股强所谓有的恐惧之感。

“你们,一个别想活着离开。”清风突然开口说道。

话音落下,清风动了,整个人就如同一台杀戮机器,有像是魔鬼绞肉机般,只要被清风给盯上,那么根本沒有任何的生还可能,而且面对清风他们基本上沒有任何的还手之力。

之前段枫在葛家动手杀人的时候已经如同魔鬼绞肉机般,但是现在清风完全将魔鬼绞肉机这五个字给升华到了极致。

他就犹如恶魔一般,他那双手就如同从九幽地狱中冒出來的鬼手一般,让人根本无法阻挡。

生命在清风的面前,显得是如此的脆弱不堪。

一瞬间,葛家的大院之中便被一股浓厚的血腥味所笼罩,清风用那毫无人性的杀伐手段,让所有人对死亡有了一种新的认识,让所有人对魔鬼一次有了一个新的理解。

此时的清风就像是一个屠夫,一个刽子手,无情的收割着一条又一条鲜活的生命。

尼克勒斯那瞳孔顿时瞪的浑圆,一脸震惊的看着清风。

他带來的人虽然不是教廷中最强的,但绝对也是中上等的,但是在面对清风的时候,根本沒有任何招架之力,如同一群乌合之众。

而葛流云和麦子凡等人则是从灵魂深处升起了一股寒意,此时的清风还沒有动用七星龙渊剑就已经这么强大,若是在动用七星龙渊呢。

这一刻,葛流云仿佛明白了,为什么沒有人敢对段枫下真正的死手,就连最想让段枫死的人,都不敢真正的一次性要了段枫的命。

恐怕他们心中也清楚,如果惹怒了清风会是一种什么下场。

怪不得这么多人都想要用规则将段枫给死死的钉死,这一切恐怕都要归功与清风。

他实在是太恐怖了,和这样的人结仇,绝对是世界上最为愚蠢的决定,和这样的人结仇,只要他不死,这辈子恐怕都休想睡一个安稳觉。

对此,段枫倒是并沒有任何感觉,一脸淡定的看着面前的一切,不过那嘴角却露出了一道嗜血之意。

自己的师父终于动手了,终于开始了血腥的屠杀。

“清风,住手。”尼克勒斯回过神后,歇斯底里的吼叫道。

但是面对尼克勒斯的吼叫,清风根本沒有任何停手的意思,依然在不停的杀戮。

“刷。”

尼克勒斯如同一头暴怒的野兽,赤红着眼冲向了清风。

但是清风的背后仿佛长了眼睛一般,还沒有等尼克勒斯到自己的面前,猛然转身,一记飘逸潇洒的后摆腿便随即踢了出去。

“砰。”

一脚直接挡住了尼克勒斯。

而就在这个时候,段枫身影嗖的一闪,便到了清风的身边:“师父,其他的人,我來杀,他就交给你了。”

“好。”

清风沒有任何的犹豫,立刻答应了下來。

段枫虽然受伤,但是清风已经将这些人完全给打怕了,将他们身上的气势给冲散了,已经沒有了任何战下去的**。

尼克勒斯完全红了眼睛,这些人虽然不是教廷之中最强的战队,但其力量也不容小视,如今却死伤殆尽,他的心完全在滴血。

一时间,尼克勒斯的攻击也在这一刻变得慌乱了起來,那呼吸也随即变得紊乱了起來。

“啪。”

清风一把抓住了尼克勒斯的右腿,然后用力的朝着地面上砸去。

“哐当。”

随后,清风抓住尼克勒斯的右腿再次抡起朝着地面上砸去。

接着清风辨清尼克勒斯如同扔垃圾般,给扔了出去。

“哐当。”

尼克勒斯重重的砸到在了地上,整个人浑身上下不停的抽搐。

面对段枫的时候,尼克勒斯狂妄的不可一世,但是在面对清风的时候,尼克勒斯被虐的如同一条狗一般,惨不忍睹。

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天大的讽刺。

清风看了一眼浑身不停抽搐的尼克勒斯冷声说道:“敬酒不吃吃罚酒。”

话音落下,清风扭头看向了葛流云:“葛流云,该轮到我给你算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