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582章 段枫住手

第一千五百八十二章 段枫住手

被清风给盯上,葛流云只感觉自己像是被一条毒蛇给盯上了一般,从头到脚一阵冰凉,同时那胸口像是被压着一座大山似的,喘不过气。

又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一般,身上的汗毛瞬间乍起。

尼克勒斯都被清风给虐的如同狗一样倒在地上不停的抽搐,更何况他呢。

灯光下,葛流云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不说,同时那呼吸也随之变得急促了起來,那额头之上也在这一刻布满了冷汗,汗水顺着脸颊慢慢的滑落。

沒有一个人敢说话,沒有一个人敢吭声。

此时在所有人的眼中,清风就像是一尊无法战胜的天神,又像是一座无法攀越的大山,清风的身影显得是那么巍峨高大,如同巨人,完全在俯视他们。

“清风,你……你想要怎么样。”葛流云竭力的控制着自己那内心的之中的恐惧,让自己的声音变得平稳,那是那疯狂跳动的眼角肌肉却出卖了他内心深处最为真实的想法。

“想怎么样。”清风冷哼一声:“葛流云,难道你心中不清楚吗。”

“别人不知道你,我难道也不知道。”清风说着向前跨出了一步:“当年,段莫宁废了葛笑天,虽然你们葛家沒有多说什么,但那是因为你们葛家内部不稳,你们保持中立,保持一副非常大度的模样。”

“段枫杀你儿子,你依旧沒有任何的动作,两件事情加在一起,难道你敢说你心中沒有任何的仇恨吗。沒有任何报仇的**吗。”

“你如同一头残暴的野兽,隐忍不发,准备寻求最佳时机动手,现在这个时候动手,那是因为被逼到了绝路之上吧。”

“如果不是如此,你绝对不可能动手,不会将这些人全部都鼓捣出來。”清风目光如刀的看着葛流云:“你会继续蛰伏,当作什么事情都沒有发生。”

“从而寻找最佳的动手时机。”

“因为你要报仇,你要抢夺段枫身上的赤血玉,以此來让你们葛家变得更加强大。”清风仿佛一眼就看穿了葛流云心中的想法:“为此,你勾结了欧洲的人,教廷只是其中一个,后面不知道还有谁,是吗。”

“你以为这样就能够对付的了段枫,用他们就能够挡住我吗。”

清风每说一句话,葛流云的脸色就会变得难看一分,清风的这些话,虽然不是葛流云内心深处最为真实的想法,但是也多多少少和他内心深处最为真实的想法有关。

“你的算盘打的不错,但是你认为他们谁能挡住我,我若杀你,你有几条命够我杀。”清风重重的说道:“我若杀你,易如反掌,就算你身边有在多人,依旧如此。”

“清风,你到底想要怎么样。”葛流云从口中吐出一口闷气,死死的盯着清风问道:“说出一个章程來,我葛流云接住便是了。”

“你接的住吗。”清风反问道。

“能。”葛流云咬着牙重重的说道:“只要你能划出一个道道來,我葛流云便能够接下來。”

“但是我希望你不要为难其他人,这些事情和其他人无关。”

清风在听到葛流云的话后,冷笑一声道:“真是沒有想到,到了这个时候,你竟然还想着收买人心。”

“少废话,清风,这件事情和他们沒有关系,要杀要剐,你冲着我來便是。”葛流云一副无惧死亡的表情说道。

葛家其他人再次听到葛流云的话后,内心之中顿时被一道热流所充斥,内心中充满了感动之色。

而此时,段枫已经将尼克勒斯带來的其他人给全部解决掉,便急忙到了清风的身边,立刻对着葛流云说道:“葛流云,你想死,沒有那么简单。”

“说,是不是你派人去河洛市抓我老丈人去了。”段枫一脸不善的看着葛流云问道。

对于屠圣去河洛市的事情,清风并不知情,如今听到段枫这么一说,清风的脸色瞬间一凛。

“你说呢。”葛流云面不改色的说道:“就算我说不是我做的,你也不会相信,何必多次一问呢。”

“要怎么样,尽管放马过來,我葛流云悉听尊便。”

“好,好。”段枫咬着牙连续说了两个好字:“看來你是自找死路。”

说着,段枫便迈着步伐朝着葛流云走了过去。

麦子凡见状,身体一晃立刻到了葛流云的面前,将葛流云给挡在了身后。

“麦子凡,你若敢动我徒弟一根汗毛,今日我要了你的命。”清风立刻开口道:“还有你们,谁敢乱动,死。”

死字一出,清风那刚消失的杀意,再次从涌现,恐怖的杀意朝着四周蔓延而去。

麦子凡脸色瞬间为之一变,身体也为之僵硬了起來,清风实在是太狂了,但是他又沒有丝毫的办法。

连尼克勒斯都不是清风的对手,他也不可能是清风的对手,和清风打,绝对是死路一条,清风实在是太生猛了。

但是麦子凡并沒有动,依旧如同一座山一般,将葛流云给挡在了身后:“清风,你真要赶尽杀绝吗。”

“废话少说,不让死。”

话音落下,清风的双脚之上仿佛装了加速器一般,嗖的一下便到了麦子凡的面前,那右手化刀,朝着麦子凡的脑袋上便劈了过去。

这一记手刀借助奔跑的力量劈出,周围的空气瞬间被劈散,凌厉的劲风仿佛冰刃,使得麦子凡浑身上下的汗毛顿时为之乍起。

清风完全是打算速战速决,一出手便是杀招,以他这一记手刀的威力,若是劈中麦子凡,,麦子凡的脑袋恐怕要如同西瓜一般,直接被劈成两半。

这一点,麦子凡心中十分清楚。

“唰。”

不等清风这一记手刀到达面前,麦子凡的身体便急忙朝着右侧闪躲而去。

麦子凡刚刚闪躲,清风的手刀便立刻收回,同时那一个侧踢凌厉踢出。

“砰。”

躲过去清风这记手刀,但是却沒有躲过去清风这一记侧踢。

那恐怖的力量将麦子凡给踢腿了七八步,才慢慢的停下來。

清风沒有停留,再次朝着麦子凡扑了过去。

而段枫则是迈着脚步再次的朝着葛流云走了过去。

看着段枫一步步的靠近,葛流云那额头之上的冷汗变得更加密集了起來,同时那脸色也变得更加难看了起來。

此刻,在葛流云的眼中,段枫就像是索命的黑白无常,异常让人害怕。

“吧嗒,吧嗒……”

看着段枫一步步的靠近自己,葛流云那内心的恐惧瞬间如同决堤的河口一般,一发不可收拾。

“段枫……你……”

“葛流云,是你先惹我的。”段枫那嘴角慢慢勾勒出了一道冰冷的笑意。

话音落下,段枫一个箭步便到了葛流云的面前,右手陡然张开,便朝着葛流云抓去。

葛流云见状,便沒有坐以待毙,而是身体猛然向下一滑,同时右腿踢出。

葛流云虽然受伤了,右臂也被人给斩断刚刚接上,但是却不代表他沒有动手的力气。

面对葛流云这一腿,段枫不闪不避,那挥出的右爪立刻紧紧的攥在了一起,对着葛流云的右腿之上便砸了过去。

“砰。”

闷响传出,葛流云的身体为之一震,同时那刚接上的右臂也碰到了一旁,肩膀之处立刻传來了一股钻心的疼痛,让他忍不住的倒抽了一口凉气,同时那面部肌肉也随之扭曲在一起。

随即,段枫的右腿也瞬间抡起。

“砰。”

又是一道闷响声传出,段枫一腿直接劈在了葛流云的身上,那恐怖的力量直接将他给震飞了出去。

“哐当。”

葛流云的身体刚刚砸在地面之上,段枫就如同一道魅影般,一闪到了葛流云的面前,那右腿再次抬起,一脚踩在了葛流云的胸口,居高临下的看着葛流云说道:“你以为我受伤了,你就有还手的资格吗。”

说着,段枫的右脚猛然发力,在葛流云的胸口用力的碾压了起來。

“啊。”

葛流云忍不住的发出了一道痛苦的哀嚎声。

“你不够资格,在我眼中,你不过是一只蝼蚁,我一只手就能够捏死你。”段枫慢慢的蹲下身体,伸出手在葛流云的脸庞之上狠狠的拍打了两下。

“啪。”

“啪。”

那清脆的响声,响彻四周。

而就在这个时候,只见一道黑影从半空之中快速朝着段枫身旁倒飞而去。

“哐当。”

顷刻间,这道黑影便砸在了地面之上,距离段枫只有两米之远。

这个黑影不是别人,正是和清风动手的麦子凡,他比尼克勒斯还要惨,只是瞬间就被清风给击败了,而且还扔给了段枫。

段枫扫了一眼麦子凡之后,然后又将目光落在了葛流云的身上:“你现在还拿什么和我斗。”

葛流云那恶毒的目光仿佛地狱之中的厉鬼一般。

“告诉我,我老丈人是被谁抓走的。”段枫一脸凶狠的问道:“不要挑战我的耐心,不然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段枫,住手。”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浑厚的声音在段枫的背后响起。

段枫在听到这道声音后一愣,而葛流云却是一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