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584章 愤怒的江夜雨

第一千五百八十四章 愤怒的江夜雨

面对张舒婷的怒气询问,江夜雨的脸色阴晴不定的变幻着。

无论怎么说,张舒婷都是一个晚辈,可是却这样指责他,这让他心中很是愤怒,但是却又不知道应该如何反驳。

难不成说他就是要对付张舒婷未來的男人。

以江家和张舒婷家中的关系,这句话是万万不能够说出口的,只要他敢说出口,那么张舒婷大闹一番,他江夜雨先面对的不是张舒婷的家人,而是他江家的人。

江夜雨重重的从口中吐出了一口闷气:“舒婷,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江伯伯怎么可能会对付你未來的男人,对付我未來的侄女婿呢。”

“好,既然你说不会对付,那么现在你给我一个解释,你现在在做什么,为什么这么做。”张舒婷说出伸出手指了一下江夜雨旁边的女人道:“就为了她吗。”

清风一脸饶有兴致的看着江夜雨那阴晴不定变化的脸色,他倒要看看面对张舒婷这个魔女,他江夜雨会怎么办。

“张舒婷,你够了。”江夜雨冷喝一声:“记住你的身份,你就是这么对长辈说话的吗。家教呢。”

“少拿家教來压我,我不吃这套,你又不是不知道。”张舒婷丝毫不在意的说道:“我就是这样的脾气,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

“现在我只问你一句话,你真要插手其中吗。”

“这件事情轮不到你來过问。”江夜雨冷哼一声道。

“是,你是我江伯伯,辈分比我大,在你面前,我不能够太放肆,但是我告诉你,今天我要杀葛流云,你要是敢拦我,我就再也不认你这个江伯伯。”张舒婷咬着牙狠狠的说道。

“你……你……”江夜雨气的直跺脚,但是却拿张舒婷却一点沒有办法。

可以说,张舒婷是他江夜雨看着长大的,什么脾气,什么性格,他非常的清楚,而且他江夜雨一生沒有女儿,完全是拿张舒婷当成自己的女儿來看待。

如今被自己当做女儿的人这样对待,他心中的愤怒可想而知。

但是为了葛流云和自己心中当成女儿的人翻脸,可能吗。

“真是沒有想到,你江夜雨也有束手无策的时候。”清风忍不住的开口说道:“怎么不舍得和你这侄女恩断义绝,不忍心就一边去,别在这碍事。”

“清风,你给我闭嘴,少在这里火烧加油,这是我们伯侄之间的事情,和你沒有关系。”

“怎么沒有关系,我徒弟是他未來的男人,那么按照道理说,我也算她半个师父,对吧小丫头。”

“沒错。”张舒婷非常配合的点头道。

江夜雨从口中重重的吐出了一口闷气,然后无奈的说道:“好,舒婷,我不插手,但是你看在我的面子上,今天先饶了葛流云准可以吧。”

“而且我向你们保证,如果段枫的老丈人出现任何事情,我亲手将葛流云给碎尸万段,如何。”

最终江夜雨还是沒有拗过倔脾气的张舒婷,选择了妥协。

毕竟江家和张家的关系太深了,历代世交,绝不能够毁在他的手上,而且江家的人也绝对不可能答应江夜雨这么做的。

他不仅代表着他江夜雨,张舒婷也不仅只代表着她自己,他们两人背后都代表着一个庞然大物,在华夏最为顶尖的庞然大物。

“不如何。”一直沉默的段枫缓缓的开口说道:“我已经说了,现在葛流云就在我的手中,让若让他生,他便不能活,我若让他活,他便不能死。”

听到段枫的话,江夜雨的脸色立即阴沉了几分:“段枫,你……”

“江伯伯,今天我可以让段枫饶了葛流云,但是你也要记住你的话,如果戚叔叔出现任何的意外,你要如何做。”张舒婷重重的说道:“如果你做不到,我将会去江家大闹,去找其他叔伯,到时候别怪做侄女的对不起你。”

威胁,赤果果的威胁。

但是江夜雨却沒有任何的办法,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好,只要你给江伯伯面子,那么我也不会让你难做。”

张舒婷沒有在说什么,而是立刻朝着段枫走了过去:“段枫,先放了葛流云吧,江伯伯既然答应了我们,就绝对不可能食言的,不然我就会去江家闹,找江家的人去评理,让他们看看身为一个长辈是怎么样对待自己侄女的。”

“舒婷……”

“段枫,就算你不相信他,难道还不相信我吗。”

段枫沉吟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好,今日我就先饶他一命,但是他这条胳膊我要了。”

话音落下,段枫猛然抬起脚步,朝着葛流云那刚刚接上的右臂之上狠狠的踩了下去。

“咔嚓。”

一道骨骼的脆响声陡然在四周响起,那钻心的疼痛使得葛流云发出了一道歇斯底里的吼叫声。

这一次他的右臂算是彻底的废了,再也沒有接上的可能。

随后,段枫慢慢的转过身,对着江夜雨说道:“今天我是给舒婷面子,但是你也要记住你的话,不然我不介意大家來个鱼死网破。”

话音落下,段枫便率先朝着外面走了出去。

看到段枫离开,清风也沒有多说什么,直接离开了,倒是张舒婷在走的时候,來到了江夜雨的面前,哼了一声,表示自己心中的愤怒,然后便离开了这里。

面对张舒婷如此的模样,江夜雨内心之中苦笑不已,但是却沒有丝毫的办法。

段枫等人走了,葛家院内那浓厚的杀气也变得稀散了下來。

离开葛家之后,段枫看着清风立刻问道:“师父,你怎么來了。”

“还不是怕你出事,怕你栽在葛流云的手中。”清风一脸慈善的看着段枫说道。

对此段枫讪讪一笑扭头看向了张舒婷:“舒婷,你怎么來了。”

“好你个段枫,你竟然还敢问我怎么來了,这么大的事情,你竟然不告诉我,一声不吭的就跑了出來,你眼中有沒有我,心中有沒有我。”

“对不起,我是怕你担心,怕你受到伤害,所以……”

“葛流云他敢动我吗。”张舒婷冷哼一声:“我就算站在他的面前,他敢动我一根手指吗。”

段枫无言以对,葛流云不敢,葛流云绝对不敢动张舒婷。

“好了,张丫头,我不是通知你了吗。”清风淡淡的说道:“这场戏演的不错,也就只有你能够震住江夜雨,也幸亏你在江淮市,不然还真不好办。”

段枫在听到清风的话后一愣:“师父,你的意思是……”

“你把葛流云想的太简单了,段云阳将他给逼的已经无路可退了,而你又來了江淮,他已经狗急跳墙了,要是他不找江夜雨那就怪了。”清风轻声解释道。

“所以你就找了舒婷,一物降一物。”

“不错。”清风点头承认道:“你不是也看到了,这小丫头将江夜雨给拿的死死的,硬是不敢说一句狠话。”

听到清风的话后,段枫仿佛想到了江夜雨那副无奈到极点的脸庞,脸上顿时露出了一道笑意。

“好啊,原來,你是在骗我,是在故意让我和江伯伯翻脸,你……”

张舒婷事先并不知道这些,清风让人找到她,只告诉她,段枫有危险,让她速去葛家。

谁知,清风竟然是在利用她,而且张舒婷还很上道,直接上演了一副伯侄翻脸大战。

“丫头,就算我不告诉你,你知道了,你看到了,你不会这样做吗。”清风一脸玩味的说道:“我不过是顺手推动了一下而已,毕竟我也不能够真的杀了江夜雨不是吗。”

“想來想去,也就你合适去对付他。”

听到清风这么一说,张舒婷想了一下,绝对清风说的也对,但是心中却依旧有些愤怒,毕竟换谁睡觉睡的好好的,被人从梦中给惊醒,然后被人这样利用,都不会好受。

而且为此,张舒婷可是差点揍荣铭哲。

“你……你……”张舒婷气的牙根直痒。

“怎么,你想骂我,可是你要记住,我是段枫的师父,段枫是我徒弟。”清风似笑非笑的看着张舒婷说道。

与此同时葛家之中,在段枫三人离开后,跟着江夜雨一起來的女人,急忙跑到了葛流云的身边,将地上的葛流云从地面上给扶了起來。

“流云,你……你沒事吧。”

而这个时候,江夜雨三两步的便走到了葛流云的面前,二话不说,直接抡起巴掌对着葛流云那有些扭曲的脸庞之上狠狠的抽打了过去。

“啪。”

一巴掌重重的抽打在了葛流云的脸上,那巨大的力量直接在葛流云的脸上留下了五道猩红的手指印,而且鲜血也从口中溢出。

江夜雨这突兀的一巴掌,完全将葛流云给打蒙了,不仅是葛流云,和江夜雨一起來的女人,以及其他人也是如此,全部都蒙了。

全部都搞不明白,江夜雨为什么要打葛流云,而且葛流云现在身上还有这么重的伤,他竟然也下手了。

“夜雨,你……你……”

“闭嘴。”江夜雨狠狠的瞪了一眼这个女人。

看到江夜雨那愤怒的眼神,这个女人识趣的闭上了嘴。

“葛流云,你是不是动了段枫的老丈人戚天寒。”江夜雨一脸怒意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