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585章 连本带利拿过来

第一千五百八十五章 连本带利拿过来

此时的江夜雨内心之中可谓是憋了一团怒火,而这团怒火完全是由张舒婷点燃。

葛家被段云阳给逼的走到了死角,这点江夜雨清楚,段枫来了江淮,葛流云会和段枫两人会动手,这点江夜雨也清楚,但是却怎么也没有想到葛流云竟然去动戚天寒。

戚天寒是谁,那可是段枫的老丈人,抓戚天寒完全是彻底的将段枫给激怒,将事情发展到最恶劣的一步,不可挽回的一步。

这样做,虽然能够暂时的挽回局面,但是事后呢?

没有任何的用处,而且以段枫的脾气,虽然会妥协,但是这件事情若是被清风或者薛昊天知道,在插手,那么后果依旧不堪设想。

可就是这样,葛流云依旧偏偏去动了戚天寒。

并且这个时候,他江夜雨来了,而且还要保葛流云一命。

江夜雨不是傻子,一眼就看出了葛流云是在利用自己,是在利用自己保命。

如此一来,就算没有张舒婷这根导火索,他江夜雨也会愤怒不已。

毕竟他拿葛流云做朋友,可是谁知葛流云拿他当工具。

试想,这件事情放在谁身上不生气,江夜雨如今只是给葛流云一巴掌,可以说还算是轻的!

葛流云强忍着肩膀之上传来的阵阵疼痛,咬着牙说道:“是,是我让屠圣动的手,我今天也是利用了你,但是我有什么办法?”

“如果我不这样做,我怎么做?如果我不用一切的办法让你来,今天我还能活命吗?”

“为了活下去,你说换成你,你会怎么做?”

看着葛流云那扭曲的面孔,耳畔响起他那低沉如野兽般怒吼的声音,江夜雨强压着心头的怒火:“这么说,你还有理了?”

“我是没理,但是我也没有办法!”

“没有办法,就可以不顾一切的做一些偷鸡摸狗的勾当,就可以利用我吗?”江夜雨重重的说道:“我拿你葛流云当朋友,你拿我当什么了?”

“我拿你当兄弟!”

“兄弟?”江夜雨的嘴角露出了一道讥讽之意,如果这句话要是放在以前,他江夜雨绝对会相信,但是现在,他不信:“兄弟就是用来挨刀子的是吗?”

葛流云哑口无言。

“让你的人把戚天寒给我放了,不能动他!”江夜雨狠狠的说道!

“江老哥,你……”

“张舒婷是我侄女,谁敢让我和我侄女之间不好过,我就让敢让谁不得好死,包扣你!”说着江夜雨的眸子半眯了起来。

耳畔响起江夜雨那带有浓厚杀机的话,眸子中呈现江夜雨那副冰冷的神情,葛流云顿时如坠冰窟之中。

他能够感受的到,江夜雨真的生气了,真的愤怒了,如果自己真敢用戚天寒做手中最大的牌,那么不用段枫,他江夜雨就饶不了自己。

一切都是因为张舒婷,因为张舒婷是他江夜雨看着长大的,因为张舒婷喊了他江夜雨二十多年的江伯伯,因为他江夜雨内心之中早就将张舒婷当作了自己的女儿。

他不可能因为葛流云而和自己心中被当作女儿的人去翻脸。

所以,就只能够轮到葛流云倒霉。

葛流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不甘的说道:“我知道怎么做了!”

这一刻,葛流云发现自己完全高估了自己,低估了张舒婷。

如果让他知道屠圣已经死在了河洛市,死在了天命的手中,不知道又会是一种什么感受。

听到葛流云答应下来,江夜雨的脸色依旧显得十分冰冷:“别在背后耍什么小九九,你要和段枫斗,光明正大的来,斗的赢是你的本事,斗输,你求救,我可以保你一命,但你若是在背后在给我玩什么心计,所有的后果,你自己承担!”

葛流云和江夜雨也不是第一天才认识,深知江夜雨的脾气,于是吸了一口凉气,然后说道:“我知道了!”

听到葛流云的话后,江夜雨的脸色依旧没有丝毫的缓和,依旧显得十分冰冷:“看在你身上有伤,我今天就不多说什么,你自己好自为之,不要让我也拿你当仇人来面对!”

话音落下,江夜雨直接转身便朝着葛家门口走去,可是没有走两步,江夜雨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然后看了一眼一旁的尼克勒斯重重的冷哼了一声,便再次抬起脚步朝着外面走了出去。

来的时候佳人陪伴,走的时候怒火冲冲一人。

看着江夜雨的背影,葛流云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最终还是忍住了。

这个时候的江夜雨心中憋了一团火,却没有发泄出来,还是让他先离开葛家的好,不然不知道他又会做什么呢!

江夜雨在离开葛家之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从身上摸出香烟,叼在嘴里,点燃,整套动作一气呵成。

抽了一口香烟,将浓密的烟雾从口鼻之中喷出后,扭头看了一眼葛家,便打开面前轿车的车门钻了进去。

坐进车内后,江夜雨从身上再次摸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微微沉吟了片刻,最终拨通了一个号码。

可是电话却没有人接,听筒里面传出的是语音小姐那冰冷的提示音。

挂断电话之后,江夜雨的眉头皱在了一起,静静的抽着香烟,看着手机上的时间,心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事情。

大约过了三分钟左右的时间,一根香烟燃完,江夜雨打开车窗,然后将烟头从车窗出弹出,然后再次迅速关上车窗,再次拨通了之前的号码。

过了有七八秒的时间,电话被接通,不等对方开口,江夜雨便轻声道:“薛老,这个时候打扰您休息,真是……”

不等江夜雨把话说完,听筒里面就传来了薛昊天的淡笑之声:“夜雨,怎么,他找你了?”

江夜雨苦笑一声:“何止是找,就在之前我见到了舒婷,被那丫头给狠狠的骂了一番,唉……”

“虽然你有些委屈,但全部都是你自找的,也怪不得谁!”薛昊天不轻不重的说道:“现在你死心了吧,相信我对你说的话了,你拿别人当朋友,别人拿你当工具!”

江夜雨的脸色慢慢变得有些暗淡了下来。

“现在是不是准备去查查你身边的那个女人了?”薛昊天仿佛知道江夜雨要沉默一般,再次开口说道。

江夜雨微微的叹息了一声:“薛老,说实话,如果还有可能,我宁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作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薛昊天不温不火的道:“你认为还可能吗?”

可能吗?

已经不可能了,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不得不去查,不得不去问。

当初在段枫来江淮的时候,薛昊天就料到到时候葛流云一定会找江夜雨,于是便先发制人,暗中联系了江夜雨,将自己所猜测的以及知道的告诉了江夜雨,本来江夜雨并没有完全相信薛昊天的话,但是现在看来,薛昊天说的没有错。

他身边的那个女人是葛流云放在自己身边,为的就是在不时之需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话我也不多说,免得你说我这个老不死的啰啰嗦嗦,你自己看着办吧!”薛昊天轻声道:“但是夜雨,我外孙谁都不能动,除非我先躺在棺材里面!”

“薛老,看您说的,我怎么可能去动他,我若是动他,别说你不答应,舒婷那丫头就能够将我给闹腾死!”江夜雨脸上挂着苦涩之意说道。

“那就好!”薛昊天满意的说道:“既然没什么事情,我就先挂了……”

“等一下,薛老,我还真有件事情要告诉你!”

“哦,什么事情?”

“葛流云派人去抓了段枫的老丈人戚天寒……”江夜雨将自己所知道的给说了出来。

他和其他人一样并不知道薛昊天此时人就在河洛市之中,并不知道薛昊天知道河洛市之中所发生的一切,不然江夜雨绝对不会多此一举。

“我知道!”

“您知道?”江夜雨惊讶的说道。

“我就在河洛市!”、“什么?”

“你没有听错,我不在羊城,我现在在河洛市!”薛昊天再次说道:“天寒没有事情,被人给救了,他派来的人全部都死在了河洛市!”

听到薛昊天的话后,江夜雨忍不住的倒抽了一口凉气,薛昊天竟然去了河洛市,而且葛流云派出去的人全死了。

河洛市有薛昊天,那么就算不是固若金汤,一般人想要去河洛市做点什么,也要掂量一下自己够不够那个份量。

姜还是老的辣,未雨绸缪啊!

如果让薛昊天知道江夜雨认为自己是未雨绸缪,肯定会无奈的叹息一声,人为什么要想的如此多呢?

“还有什么事情吗?”

“那就没什么事情了!”

“夜雨,我最后在叮嘱你一句,从哪来回哪去吧,别问了,这事你问不了,而且段枫的脾气你也知道了吧,如果你问的太多了,他绝对敢翻脸不认人,和你动手!”薛昊天好心的叮嘱了一句:“葛流云真的不值得,而且你应该知道无情便是帝王家!”

“薛老,您放心,我有分寸!”江夜雨从口中吐出了一口闷气:“我江夜雨也不是被人利用的主,谁利用我,我会连本带利的全部拿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