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586章 这是你的家

第一千五百八十六章 这是你的家

河洛市之中,薛昊天在离开戚家之后,并没有回到段枫的家中,而是去了陈小雅那里,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以陈小雅的能力,肯定也知道了消息,恐怕也没有入睡,所以他就来陈小雅了,将一些事情告诉她,让她做个准备。

事情刚说完,江夜雨就打来了电话!

刚刚挂断电话,陈小雅便伸出那白嫩的双手给薛昊天倒着茶,轻声说道:“薛爷爷,您这是在鼓动江夜雨去对付葛流云啊!”

薛昊天在听到陈小雅的话后,脸上立刻露出了一道浓厚的笑意:“怎么说是我鼓动?”

“无情便是帝王家!”陈小雅不疾不徐的说道:“就凭这句话,已经足够让江夜雨对葛流云不管不问了!”

“哦,说说看!”

“江夜雨可是真正的出身在帝王之家,对于那些尔虞我诈,勾心斗角,他心中比任何人都明白,同时他也更加明白,在这豪门之中,为了生存,为了利益,人们可以抛开一切,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

“您这句无情便是帝王家,或许言着无心,但是听着有意!”陈小雅满脸睿智的看着薛昊天说道:“江夜雨生在江家,江家是帝王家,同时葛流云也生在葛家,虽然不能够和江家相比,但也算是豪门,豪门和帝王家差不多,为了利益,为了生存,什么事情都能够干的出来!”

“自古以来,豪门之中兄弟反目成仇,骨肉相残比比皆是,更何况他江夜雨和葛流云还不是亲兄弟,那么动起手来,就会更加的没有亲情的这份羁绊!”

“或许葛流云没有这么想,只是想用江夜雨来活命仅此而已,但您那句无情便是帝王家却是犹如一把烈火般,直接让江夜雨的内心之中燃烧起了一丝的火焰,虽然这股火现在不大,但是星星之火只要借助风势,足以燎原!”

“而且在加上段枫身边有张舒婷,以她和江夜雨的关系,是绝对不可能为难段枫的,而且只要张舒婷敢闹,那么江夜雨自然会做出其他的改变!”陈小雅轻声分析道:“而且以现在的局面,用内忧外患四个字来形容最为适合不过,现在段枫根本不足以招架!”

“但若是有江夜雨就不同了,他代表着江家!”陈小雅的声音不知不觉中加重了几分:“如果江夜雨要杀葛流云,其他人就要掂量一下,江夜雨要做什么,为什么要杀葛流云了,是不是他要帮段枫,是不是他也对赤血玉有兴趣?”

听着陈小雅的分析,薛昊天那脸上的笑意变得更加浓厚了起来,同时那浓厚笑意的脸庞上还带着一丝的赞赏之意。

陈小雅分析的没有错,他确实有这个意思。

葛流云是想要利用江夜雨来做些其他的事情,必要的时候可以保命,而他薛昊天一句无情便是帝王家,就足以让江夜雨心生芥蒂,对葛流云抱有防范之心,就算要帮葛流云,日后也不会出全力。

以江夜雨那念旧的性格,最多也就是保葛家一丝香火。

看似利用,实则什么也没有做,只是因为人心在作怪,毕竟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并且,薛昊天深知江夜雨的脾气,说的多了,反而不会有任何的用处,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足以让他想入非非。

而他要做的只是让江夜雨想入非非便足够,谈不上利用。

姜还是老的辣,这句话果然一点都不假。

在加上今天江夜雨的心中肯定憋了一团火,却无从发泄,薛昊天的话就像是一桶油一般,将这团怒火无限扩大,并且江夜雨和其他人不同,他的愤怒从来都是埋在心中,当场不发作,日后会全部发泄出来。

“丫头,说实话,你真让人害怕,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后,你就能够推断出这么多的事情。”薛昊天虽然说着害怕,但是那脸上却没有丝毫的害怕之意,有的只是浓厚的赞赏之意:“若是在过个几十年,以你的智慧,你就足以站在这个世界之巅!”

陈小雅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微笑示意。

“我确实是这个意思,但是话多了,反而会适得其反,适当的说一点就可以,话不要说透,让人去猜,才能够达到你的目的!”薛昊天看似在解释,实则完全是在教导陈小雅:“人是世界上最多疑的动物,十句话里面九句真,一句假,便足以让人分不清一切!”

冰雪聪明的陈小雅怎么可能会不知道薛昊天的用意,重重的点了点头:“薛爷爷,我记住了!”

薛昊天略感欣慰的看着陈小雅:“就算有一天我不在了,只要有你在,段枫也不会出什么事情,就算发生了一些事情,以你的智慧足以帮他解围!”

“呸,薛爷爷,好端端的你说这些干嘛,以您目前的身体绝对能够在活个十年没有问题!”

薛昊天轻笑一声,没有在这个话题上多说什么。

“刚刚只顾得说其他了,你还没有告诉我天命来了,你打算怎么做?”薛昊天岔开话题问道。

听到薛昊天的话后,陈小雅的那本来红润的俏脸,立刻变得有些暗淡了起来,忍不住的叹息一声。

“该来的总会来,该面对的总要去面对。”陈小雅一脸复杂的说道:“我会去见她,去找她谈谈!”

看着陈小雅那复杂的神色,薛昊天也是无奈的叹息了一声:“你决定了就好,有什么需要的你告诉我一声,能够帮你的,我会尽力去做!”

“谢谢您,薛爷爷!”陈小雅一脸感激的说道。

“要说谢,也是应该我谢你!”薛昊天脸上慢慢浮现了一丝的愧疚之色:“你何辜,却偏偏把你拉入到了这滩浑水之中,那最美的年华也被这滩浑水给洗涤了!”

陈小雅没有说什么,苦与不苦,心中清楚,无辜与不无辜,心如明镜。

与此同时红叶别墅之中。

薛昊天走后,戚天寒便立即决定送天命去医院,可是天命仿佛很讨厌医院这个地方一般,什么也不去,无奈之下,只能够在家中包扎。

不过好在天命以前经常在和死神打交道,一直过着刀口舔血的生活,知道应该怎么处理伤口以及接骨。

戚天寒一个人坐在别墅的大厅之中焦急的等待着,何采心和蓝凝云则是去帮天命处理身上的伤去了。

虽然戚天寒坐在沙发上,但是却如坐针毯,脸上充满了急躁之色。

天命受的伤,他不知道严重不严重,但是他却知道,天命的一条手臂断了,那断骨之痛,可谓是锥心。

但她却始终强忍着,没有发出一丝的痛苦,这需要多的意志力,这需要经历过什么样的事情,才有如此的意志?

戚天寒不知道,但是他知道,天命一定受了很多的苦,不然如此年纪,怎么可能能有如此的实力呢?

心中担忧着天命,戚天寒的脑海中忍不住的想起了段枫,他们的经历是何其相似!

不知道过了多久,何采心红着眼眶从楼上走了下来。

看到何采心之后,戚天寒嗖的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一脸急切而又担忧的问道:“她怎么样?”

“手臂已经接上了……”何采心的声音之中带着一丝的颤音:“天寒,她……她身上好多伤口……”

之前在帮天命包扎身上的伤口时,何采心在看到天命那胸前和背后的伤口时,几乎要昏厥过去。

她可是一个女人,一个女人的身上竟然有如此多的伤口,密密麻麻的交错在一起,每一道伤口都是那么的触目惊心,其中有数道都在要害!

她当初是怎么忍过来的?

她还是一个女人,女人都爱美,可是她却注定只能够穿长衫,长衣,将自己那身上的伤口给遮掩起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蓝凝云和天命出现在了楼梯口。

听到脚步声后,何采心和戚天寒全部扭头朝着楼上看去。

“凝云,你怎么让你嫂子又出来了,让她快去休息吧!”

不等蓝凝云开口,天命就缓缓的开口:“不用!”

声音虽然有些冷,但是那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气息却已经少了不少。

说着天命从楼上走了下来,而蓝凝云则是紧跟其后。

“孩子,快坐,快坐!”看到天命从楼上走下来,何采心急忙说道!

天命点了点头,慢慢的坐在了沙发上,看了看戚天寒,又看了看何采心道:“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

“傻孩子,这么多年,你既然活着,为什么不来见我们,这是你的家啊?”

“家?”天命的脸上露出了一副迷惘之色。

曾经她也幻想过和戚鹏有个家,一家人其乐融融,但是自从那件事情之后,天命就从来没有幻想过家这个字眼,或者说家对于她这种人来说已经成为了一个奢侈的字眼。

她一心只想着复仇,心中全部被仇恨所充斥,在也没有其他,她只有一个愿望,那就是有生之年,将那些害过戚鹏的人全部都送进地狱!

如今再次听到戚天寒说家这个字眼,她迷惘了,心中最柔软之处,仿佛被什么东西给轻轻的拨弄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