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587章 魔障的葛流云

第一千五百八十七章 魔障的葛流云

清晨,明媚得阳光倾洒在大地,黑夜之中糜烂的气息和那阴暗的气息也随之消失,阳光照耀在人们的身上给人一种暖洋洋的感觉。

葛家!

虽然今天的天气格外的明媚,阳光也是十分的温暖,但是在葛家之中却赶不到丝毫的暖意,有的只是一股透彻心扉的寒意,那股寒意深入骨髓之中。

葛流云那被接上的右臂,昨天因为段枫那一脚,算是已经彻底的废了,整个右肩之下只有那空荡荡的袖子再也没有其他,而且葛流云的脸色苍白的渗人不说,同时那面部肌肉也微微扭曲在了一起。

身上的伤痛,但是心中更痛,仿佛有人拿着一把刀在他的心口剜来剜去一般,痛的让他有种窒息的感觉。

而这份心痛的感觉完全来自屠圣,他失联了,任凭葛流云费尽了心思都无法联系上屠圣。

葛家唯一一个听从他葛流云调遣的人失联了,竟然失联了。

而失联代表什么,葛流云心中比任何人都清楚。

失联就代表死亡!

虽然他内心之中不肯相信这个事实,但是却又不得不相信,因为戚家没有丝毫着急的意思,而且昨天屈玲珑在南半国发下寻找戚天寒的命令,也在这一刻全部停止了,没有人在寻找戚天寒了。

那么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戚天寒现在安然无恙。

不然戚家的人不可能不着急,不可能不发疯的着戚天寒。

他又败了,而且还搭上了屠圣的命。

并且这还不算,他好不容易找出的言亚军竟然也失联了,那么结果依然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一夜之间,他葛流云就损失了两个骨灰境界的高手,而且还被段枫给打上了家门,被狠狠的羞辱了一番,如果不是江夜雨他的命也可能没了!

而且就算戚天寒在手中他也要交出去,不然没办法给江夜雨一个交代。

虽然他做好了交出戚天寒的准备,但至少屠圣能够在,可是现在呢?

戚天寒完好无损,屠圣则是失联。

他不明白自己哪里出错了,为什么屠圣会失联,难道赫连千叶一直在戚家吗?

可是根据他得到的消息,赫连千叶根本没有在戚家,那么结果只有一个,戚家有人在保护。

恐怕打死葛流云都想不到,连老天爷都不帮他,那个时候天命恰好去了河洛市之中,遇到了这样的事情,而且在加上黄诗培的毒,使得天命杀了屠圣。

言亚军也是如此,他也想不明白,段枫怎么能够杀掉言亚军呢?而且他去让人调取监控录像,可结果却是监控设备等所有东西全部被人给毁了。

此时,葛流云一下子仿佛苍老了数十岁一般。

现在屠圣和言亚军失联,那么必定是死多生少,而麦子凡被清风给虐打的躺进了医院之中,尼克勒斯被清风也虐的不轻,现在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整个葛家之中现在可以说已经没有高手可用,当然还有另外两个人,可是他们会真心实意的帮葛流云吗?

恐怕他死亡降临的时候,他们跑的比谁都快。

俗话说兵败如山倒,此刻葛流云就是如此,他一败涂地!

他想要找江夜雨,可是现在江夜雨会来见他吗?

毕竟凌晨的时候所发生的事情已经让江夜雨暴跳如雷,已经让他心头压了一股怒火,现在找江夜雨,江夜雨会给他好脸色吗?

葛流云现在很后悔,后悔不应该让屠圣去抓戚天寒,用来当底牌,不该让言亚军去医院之中伺机伏击段枫,不然他葛流云的实力依旧十分强大,就算硬碰段枫,他也敢。

可是这个世界上没有卖后悔药的。

葛流云就那么怔怔的坐在一旁,双眸之中没有任何的生机和色彩,他那的那双眸子犹如深不见底的黑洞一般,有的只是无尽的黑暗和冰冷之意。

他内心之中不甘,充满了愤怒,他要报仇,他要让葛家崛起。

时间悄无声息的流逝,葛流云那空洞如同无尽深渊般的瞳孔在这一刻,也慢慢出现了一道炽热的火焰!

那是愤怒的火焰,那是心理已经扭曲的火焰。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安静的房间中传来一道细微的脚步声。

但是葛流云此刻一心完全被愤怒所充斥,根本没有听到脚步声传来。

随即只见一个浑身上下散发着熟·女气息的女人端着一碗汤朝着葛流云走了过来。

这个女人正是昨天和江夜雨一起来的女人。

昨天江夜雨走了,但是这个女人病没有走,她留了下来。

“喝点汤吧?”女人走到葛流云的身边,轻声开口道。

葛流云心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仿佛没有听到女人的话一般,犹如一尊雕像般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看到葛流云如此模样,女人忍不住的叹息了一声。

“喝点汤吧!”女人再次的开口说道,同时空出一只手轻轻的拍打了一下葛流云。

“谁?”

葛流云像是一头被惊醒的狂狮,猛地从座位上跳起来,本能地伸出那完好无损的左手,大拇指和食指做出一个钳子状,朝着女人的喉咙之处抓去。

面对葛流云这突兀的举动,女人没有任何的动作,静静的站在那里。

那模样仿佛要仍由葛流云掐住自己般。

当葛流云的手要掐住女人的喉咙时,葛流云也看清楚了女人的容貌,将那已经到了喉咙旁边的手给收了回来,声音沙哑的说道:“原来是你啊!”

女人面不改色的点了点头:“喝点汤吧!”

“我不想喝!”葛流云再次坐了下去,轻轻的摇摇头。

女人见状,再次发出了一声叹息:“你还什么东西都没有吃!”

“我不饿,也没有胃口。”葛流云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说道。

女人也没有多说什么,将那手中的汤给放在一旁:“那等下喝吧,现在还有点热!”

“我败了是吗?”葛流云突然问道。

愕然听到葛流云的这句话后,女人微微一愣,当回过神来后,轻轻的点了点头:“算是吧,夜雨要是不帮你,你已经败了!”

“就算你能够联系在多的人,也没人为死心塌地的为你拼命,你们只是因为利益的联合走到一起。”女人苦笑一声说道:“这种利益关系是最不牢靠的,随时都会崩塌!”

葛流云在听到女人的话后,摸了摸口袋,随后眉头皱了一起:“能够帮我将酒柜旁边的香烟拿过来吗?”

女人没有说什么,转身走向了酒柜旁边,拿到香烟之后走到了葛流云的面前,从中抽出一根塞进了葛流云的口中,然后给他点燃。

葛流云抽了一口香烟后说道:“可是我不甘心,在我的计划中,我是要成功的……”

“世事多变,人算不如天算!”

“我还有最后的一次机会,一次一搏的机会!”葛流云咬牙切齿的说道!

那赤红的双眸流露着无比恶毒之色。

女人在听到葛流云的话后,心头微微一颤。

“这最后一搏的机会我一定会赢,一定能够赢。”葛流云此时仿佛已经魔障了一般,狰狞着说道:“只要我能够赢,那么所有的一切就都能够回来!”

“只要我能够撑住,能够撑下去,就能够赢。”

看着葛流云那狰狞的脸色,女人脸上充满了复杂之色,那心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忽然葛流云抬起头看着女人说道:“这次你一定要帮我,一定要帮我!”

女人没有立刻开口,脸上露出了一道迷惘和挣扎之色。

葛流云将女人脸上那细微的变化尽收眼底,脸上忍不住的浮现出了一丝的怒意:“怎么,难道你要看着我死?”

“别忘记,你现在的一切谁给你的,如果没有我的话,你能够有今天的,你能够成为江夜雨最爱的女人吗?”葛流云低吼道:“如果没有我,你根本没有现在的一切,你不会成为江夜雨的枕边人,不会成为他最爱的女人!”

“我告诉你,我能够给你这一切,同样我也能够毁掉这一切!”

耳畔响起葛流云的话,女人忍不住的闭上了双眼,大约过了几秒之后,女人缓缓的睁开眼睛,那脸上的迷惘和挣扎之色也随之消失了:“我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听到女人的话后,葛流云那扭曲的脸庞慢慢有些好转了下来!

“但是你有把握赢吗?”女人一脸认真的看着葛流云问道:“这可是最后一次机会,如果用了就没有了,所有的一切就都没了,而且还会惹得江夜雨大怒,到时候别说段枫要让你死,江夜雨都可能不会容下你和我!”

“他最恨别人背叛和算计他!”

“必须赢!”葛流云重重的说道:“只要我能够坚持住,我能够等他们到来,到时候我就能够赢,就能够转败为胜!”

看着已经陷入魔障之中的葛流云,女人还想在说些什么,但是却最终还是忍住了,现在的葛流云已经入魔了,无论说什么都不会有用。

现在她只期待,葛流云能够赢,不然她和葛流云谁都活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