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588章 清风的办法

第一千五百八十八章 清风的办法

葛流云是陷入到了魔障之中无可自拔,而段枫却是精神抖擞,满面春风,那脸上挂着难以掩饰的笑容。

他已经知道了戚天寒无事的消息,并且还知道了天命此时就在河洛市,就在戚家之中,而且屠圣也被天命给杀了。

这对于段枫來说,绝对是一件非常值得让他高兴的事情。

戚天寒沒有事情,那么就等于让段枫沒有了后顾之忧,而段枫早就想让天命去戚家,但是天命神龙见首不见尾,太难找到她了,并且就算找到了也不见得她会去戚家。

如今好了,阴差阳错使得天命救了戚天寒,并且还帮段枫杀了一个强劲的敌人,可以说是等于断了葛流云一臂,这让段枫沒有理由不高兴,不兴奋。

而且昨天在葛家,清风的出现,更是使得段枫占尽了便宜,师徒两人联手在很多人的心中都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荣铭哲看着满面春风的段枫问道:“段少,你身上的伤……”

“不碍事。”段枫摆摆手道。

俗话说人逢喜事精神爽,段枫这一刻那身上的伤也瞬间好了大半。

荣铭哲沒有在多问关于段枫身上伤的缘故,而是岔开话題道:“段少,经过昨天的事情,我感觉我们应该趁热打铁,一举拿下葛流云,以免再生是非。”

此时,他们士气高涨,而葛流云他们则是士气低落,现在若是在动手,那么必定会势如破竹,一举将葛流云给杀掉,甚至将他的势力给连根拔起。

毕竟现在,他们拼的就是士气,昨天葛流云的士气还是节节攀升,但是现在却已经跌入到了低谷之中,不少人恐怕都对段枫和清风两人充满了恐惧。

所以在荣铭哲看來,现在动手是最为合适的,就像他说的,趁热打铁,一鼓作气拿下葛流云。

段枫听到荣铭哲这么一说,脸上露出了沉思之色。

他知道荣铭哲说的沒有错,现在绝对是动手的最好时机,最佳时机,但谁知道江夜雨会怎么办。

昨天已经让江夜雨很是丢人了,如果再來一次,那么结果可想而知。

江夜雨绝对不会继续忍耐,而是爆发。

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段枫是绝对不想和江夜雨对着干的。

想了一下,段枫看着荣铭哲说道:“荣少,让我好好想一想吧……”

“段少,这可是最好的机会。”荣铭哲在听到段枫要给葛流云喘息的机会,顿时急了:“现在葛流云是苟延残喘,只要我们动手,那么必定能够势如破竹的将他给拿下,而且现在清风师傅也在,现在动手对付葛流云,更是十拿九稳的事情。”

“如果我们现在不动手,完全是在给葛流云喘息的机会,如果让他喘息过來,那么在想对付他,可就不是一件易事了。”

段枫沒有开口,再次陷入到了沉默之中,荣铭哲说的,他比谁都清楚,现在绝对是动手的最好机会,但是他却拿捏不准江夜雨到底是怎么想的,会怎么做。

现在他危机四伏,当然知道先杀一个是一个比较好,可问題是江夜雨來了,就在江淮。

看到段枫沉默,荣铭哲仿佛猜到了什么似的,继续说道:“段少,你是不是在想江夜雨。”

“不错。”

“段少,我们可以让张小姐过去看看,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们可以让江小姐缠住他,到时候就算他发现了,想要保葛流云,但大局已定,说什么也晚了。”荣铭哲一副蠢蠢欲动的模样说道。

说曹操,曹操到。

出去跑步的张舒婷满身香汗的从外面走了进來。

当看到段枫和荣铭哲两人后,张舒婷立刻伸出手打了一个招呼:“早。”

说着张舒婷就要上楼。

“张小姐,等一下。”荣铭哲在看到张舒婷要上楼后,急忙开口道。

“有什么事情吗。”张舒婷的脚步微微停滞了一下,扭头看着荣铭哲问道。

“有件事情可能需要麻烦你一下。”

“什么事情直接说。”张舒婷大大咧咧的说道。

“你能不能去见江夜雨一下。”

“不想见他。”张舒婷想都沒有想,便开口说道。

现在张舒婷确实一点都不想见江夜雨,怎么说,她也喊了江夜雨二十多年的江伯伯,但是昨天江夜雨竟然帮葛流云,无论什么原因,总之让张舒婷很是生气,很是愤怒。

她现在最不想见的人恐怕就是江夜雨,如今荣铭哲让她去找江夜雨,张舒婷很是直接的拒绝了。

荣铭哲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但是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他太让人讨厌了,姑奶奶我把他拉黑了,关禁闭了,等我把他放出來的时候再说。”张舒婷哼哼道。

显然此时她还在生江夜雨的气。

荣铭哲见状无奈的说道:“张小姐,你想不想让葛流云死。”

“想。”张舒婷依旧想也沒有想便直接脱口而出:“死了他就老实了,不死还会给我们找麻烦的。”

荣铭哲一听有戏,便再次说道:“如果你想让葛流云死,那么你就应该去见一下你江伯伯……”

“荣家小子,你和段枫两个人太急了,心急是吃不了热豆腐的。”

一道浑厚有力的声音从别墅门口响了起來。

随即只见清风迈着沉稳有力的步伐从外面走了进來。

“清风师傅……”

“饭要一口口吃,不要太急,不然会噎死人的,茶要一口一口喝,不然你品不出其中的滋味。”清风淡淡的说道:“我知道你们看现在的形势大好,想要一鼓作气的将葛流云给杀掉。”

“虽然段枫沒有说,但是他也是这样想的,只是他在顾忌江夜雨。”

“舒婷去找他,是能够拦住他,但是你们把事情想的有些太过简单了。”

段枫和荣铭哲两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落在了清风的身上,脸上充满了询问之意。

“你们知道士气高涨,一鼓作气的将葛流云给拿下,他葛流云同样也清楚。”清风慢慢的坐在了沙发上:“他不会在哪等死的,等你们上门的。”

“说句不好听的话,他活了那么多年,吃过的米恐怕比你们吃过的盐都多,而且葛流云很懂得蛰伏隐忍,多年不发,今日一动,你们敢保证他后面沒有任何的后手吗。”

听到清风的话后,荣铭哲和段枫两人全部无言以对,倒是张舒婷靠在楼梯的栏杆上,一脸饶有兴致的听着清风的诉说。

“他肯定有什么后手,而且还是背水一战的后手。”清风继续说道:“你们要是这个时候动手,可能会正中葛流云的下怀。”

“师父,难道我们就这样坐着等。等他动手吗。”段枫深锁着眉头问道。

段枫不想等,他想要动手,就像是荣铭哲所说的那样,趁热打铁,但是他却顾忌江夜雨,不然哪里还用荣铭哲劝他动手,他自己早就说动手了。

他之所以不说,是因为他沒有想到好的办法來搞定江夜雨。

清风轻笑一声:“他也等不了,脱的久了人心会涣散,你们急,他更急。”

“现在的形势可是对葛流云非常不利,他一定会想尽一切可能的办法动手。”清风淡淡的说道。

“那还是让我等。”

“你不想等。”清风反问道。

“不想,我怕夜长梦多。”段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而且我昨天晚上见了一个奇怪的人,他告诉我葛流云不是那么好杀的,现在能够杀他,我若是不动手,我怕在拖下去,葛流云会死灰复燃。”

“你见到了什么人。”

“我也不认识他,我总共就见了他三次而已,第一次是在河洛市,他是算卦的,第二次是在江南市,我和皇甫哲一起遇到的,这是第三次。”

听到段枫的话后,清风的眉头皱了起來,喃喃的说道:“难道是他。”

“师父,你说什么。”

“沒什么。”清风摇头道:“对了,他都对你说了些什么。”

“其实也沒什么,他只是告诉我现在所有的势力都已经有所动作,我的处境很危险,若想摆脱困境,就先要交出赤血玉,让其他人去狗咬狗,我们坐收渔翁之利。”段枫说着摸出了一根香烟给自己点燃,轻轻的抽了一口:“而且他还说,我父母的死沒有那么简单,很多人都是被龙爷给利用的,而且您和外公不告诉我彩云是什么意思,是为我好……”

段枫将大致的内容对着清风说了一遍。

“那就应该是他了,错不了。”清风叹息了一声:“真是沒有想到,你竟然见过他。”

“师父他是谁。”

“日后你就知道了。”清风并沒有告诉段枫什么,轻声道:“现在还是先谈葛流云吧。”

见清风不愿意说,段枫也就沒有多问什么。

“你现在真的想要让葛流云死。”

“嗯。”段枫重重的点了点头:“他一日不死,我一日不安心,他死了,我不信那些小喽喽还能够蹦跶。”

清风沉吟了片刻之后,缓缓的说道:“我有一个办法,可以让葛流云死。”

听到清风的话后,段枫和荣铭哲两人眼中顿时射出一道精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