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589章 你可以不用忍

第一千五百八十九章 你可以不用忍

戚天寒被抓的时候,屈玲珑在整个南半国发出了悬赏通告,自然惊动了很多人,这消息也就自然而然的传入到了京城之中。

屈玲珑搞出了这么大的动静,纪含香想不知道都困难,纪含香虽然知道,不过,纪含香在知道消息后,并没有立刻告诉戚烟梦。

毕竟戚天寒是戚烟梦的父亲,若是让她知道自己的父亲被人给抓了,那还不得急的和热锅上的蚂蚁般,团团转。

所以纪含香没有立即告诉戚烟梦选择了隐瞒下来。

不过好在是有惊无险,随后屈玲珑就联系了她纪含香,并且告诉了她戚天寒已经没事。

这让纪含香长舒了一口气。

今早,纪含香才将自己所知道的告诉了戚烟梦。

戚烟梦听完纪含香的诉说后,戚烟梦愣了半晌,才慢慢的回过神。

即使回过神,戚烟梦依旧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若是戚天寒真的被抓了,那可如何是好?

回过神后,戚烟梦定了定心神,急忙拿出手机拨通了戚天寒的电话。

随后电话接通,戚烟梦便是一阵问暖问寒,其中的关切之意没有丝毫的掩饰。

纪含香则是盘卧在沙发上,吃着葡萄,静静的看着戚烟梦。

“爸,您真的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吗?”戚烟梦依旧有些不放心的问道。

“没有,放心吧,我没什么事情,不用担心我的!”戚天寒的声音和往常一般,浑厚有力。

再次听到戚天寒说没有任何的事情,戚烟梦才算将那提到嗓子眼的心脏慢慢的放回到了肚子里面。

“梦梦,你嫂子回来了……”

愕然听到戚天寒这句话后,戚烟梦微微一怔,嫂子?天命?

随即,戚烟梦的脸上猛然一喜:“爸,您说的是天命?”

“你知道?”戚天寒略感诧异的问道。

“恩,我见过她!”戚烟梦轻声道:“我劝过她回去,可是她不想回去,我也就没敢告诉你!”

不是戚烟梦不想要告诉戚天寒,而是不知道如何开口,难道要告诉他,自己见到了天命,见到了自己的嫂子,她要杀段枫,两人展开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厮杀。

一个是女婿,一个是儿媳妇,手心手背都是肉,这要是告诉戚天寒,还不是在他心口之上狠狠的扎一刀啊。

所以戚烟梦装作了什么都不知道,如今戚天寒这么一说,戚烟梦想也没有想,便说出了天命。

“你既然早就知道为什么不告诉我?”戚天寒声音之中充满了不满之意。

“爸,不是我不告诉你,而是……”戚烟梦一时间也不知道应该如何说。

戚天寒仿佛想到了什么似的,便开口道:“算了,反正现在你嫂子已经回来了,其他的已经不重要了!”

听到戚天寒没有刨根问底,戚烟梦长舒了一口气!

父女两人又说了一些其他话,便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后,纪含香便盯着戚烟梦问道:“梦梦,你说的天命可是那个杀手天命?”

戚烟梦点了点头:“是她!”

“我以前怎么没有听你说过啊!”

戚烟梦从口中吐出了一口闷气道:“她当初还要杀段枫呢,我就没有说!”

纪含香在听到戚烟梦的话后,一愣,天命要杀段枫?

“为什么啊?”纪含香忍不住的问道。

戚烟梦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一道复杂之色,随后又是叹息了一声:“因为我哥……”

在戚烟梦开始和纪含香讲述天命要杀段枫的原因时,京城王府井附近的一家私人会所。

这家会所是一所标准的女子会所,客户全部都是女人,没有任何男人!

并且也很少有男人前来,就算有男人来,也是女人带着,至于带来的男人身份,大多说都是小白脸。

但是今天却不同,这家会所里面来了一个风度翩翩,身材挺拨如山,相貌英俊的男人。

男人刚刚走进这家女子私人会所,便有一名少妇迎了上来,那脸上充满了谄媚的笑意,显然这个少妇认识这个男人。

“燕少,米小姐已经在幽兰居之中等您了!”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燕鹏飞。

燕鹏飞点了点头:“带我过去吧!”

这个少妇急忙伸出了一个请的手势:“燕少请跟我来!”

随后,这个少妇扭着水蛇腰,晃着滚圆的臀部,在前面领路。

燕鹏飞没有去注意少妇那浑圆的臀部,而是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

大约过了几分钟之后,这个少妇带着燕鹏飞来到了幽兰居的门口。

幽兰居乃是这家私人会所之中一间VIP包厢。

“燕少,米小姐在里面等您,您自己进去吧。”少妇恭敬的对着燕鹏飞说道。

燕鹏飞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便直接敲响了房门。

此时幽兰居之中,米静雯正在做着水疗spa,那水中不满了玫瑰花瓣,那暴露在空气之中的双肩犹如羊脂白玉般,晶莹剔透,那锁骨也显得异常迷人。

此刻米静雯脸上充满了惬意和享受之意,听到敲门声之后,米静雯那眯着双眼慢慢的睁开,慵懒的说道:“门没有锁,进来吧!”

嘎吱!

燕鹏飞闻声,伸手握住门锁,轻轻一拧,房门应声而开,随后不作停留,便抬起脚步走了进去。

当燕鹏飞在看到米静雯正在做水疗spa之后,那脸上露出了一道似有似无的笑意:“米小姐,难道你难道就不怕进来的是其他男人,在看到你这个样子之后会兽性大发?”

米静雯淡淡的笑道:“那燕少是这样的人吗?”

“你认为呢?”燕鹏飞诡异的笑道。

“我认为燕少不是这样的人。”米静雯不咸不淡的说道:“如果燕少真的是这样的人,也不会等到现在。”

“那是你不知道自己的魅力!”燕鹏飞目不转睛的看着米静雯说道:“而且现在这幅场面恐怕没有几个男人能够把持住吧?”

“这么说燕少和其他男人一样了?”

“当然!”燕鹏飞不假思索的说道:“不过我和其他男人也有一点不同,我知道色字头上一把刀,人虽美,但是也要有命去享受!”

燕鹏飞可不是其他的二世祖,也不是精虫上脑的男人,虽然米静雯现在很诱人,很美,让人想要一亲芳泽,但是也要有命去享受。

毕竟米静雯能够在京城之中混的风生水起,就足以说明这个女人的手段。

若是燕鹏飞兽性大发,和米静雯在这里发生点什么,谁知道后面会是什么结果呢?

所以即使心中再是充满了欲望,也要忍下去。

越美丽的东西,越致命,这个道理他燕鹏飞很早就懂。

说着燕鹏飞走向了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随后翘起二郎腿,拿起那桌子上早已经倒好的红酒轻轻的泯了一口道:“红酒佳人,不错。”

随后,燕鹏飞将红酒给放在了一旁,看着米静雯再次开口说道:“河洛市的事情你已经知道了吧?”

米静雯见燕鹏飞说起了河洛市的事情,没有说她,脸上露出了一道赞赏之意,只不过那赞赏的背后却带着一丝的失望之色。

“这么大的事情,我想不知道也难啊!”米静雯轻声道:“怎么,燕少今天找我,就是为了这件事情吗?”

“当然不是!”燕鹏飞一边摇晃着手中的高脚杯,一边淡淡的说道:“我找你是为了我们的事情!”

听到燕鹏飞这么一说,米静雯的脸上情不自禁的露出了一道激动之色:“燕少……”

“今晚动手!”燕鹏飞不等米静雯询问,便直接给出了答案:“你今天去约戚烟梦,将她约出来,我想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吧?”

“放心,我知道如何做!”米静雯信誓旦旦的说道。

“别忘记小心纪含香!”燕鹏飞抬头看向了米静雯缓缓的说道:“别忘记还有纪含香,今天晚上你还要和她起冲突,这样才能够达到目的!”

“燕少,你放心吧,所有的事情我都已经准备好了,就等你一句话了!”

燕鹏飞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从身上取出一张纸,放在了桌子上:“这上面的人,今天晚上都可以为你所用,你要让他们发挥出自己最大的价值,明白吗?”

米静雯在看到燕鹏飞那放在桌子上的纸后,眼中射出一道精光:“我会让他们发挥出最大的价值。”

“做完这些之后,就好好休息,剩下的事情交给我来办就可以了。”燕鹏飞脸上慢慢露出了一道残忍的笑意。

“我不打算休息!”米静雯盯着燕鹏飞说道:“我打算看戏,今晚那么热闹,我怎么可能会休息呢?”

燕鹏飞会心一笑:“好了,东西我已经给你留下了,我就打不打扰你了,你自己慢慢享受吧!”

说着燕鹏飞便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作势就要朝着外面走去。

米静雯见状,急忙开口说道:“燕少,难道不在多坐一会吗?”

“我怕,我时间长了,我真的会忍不住!”说着燕鹏飞双眼在米静雯的身上来回扫视了起来,那眸子之中的欲望之意,没有丝毫的掩饰!

“你可以不用忍!”米静雯说着伸出那洁白无瑕的玉手轻轻的在自己的锁骨之上抚摸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