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591章 看来要去京城

第一千五百九十一章 看来要去京城

米静雯在离开一品江山的时候,那张精致而又妩媚的脸蛋上充满了笑容,是从内心之中绽放出的笑容。

或许好久,米静雯都沒有这样发自内心的笑过了。

至于在一品江山的帝王阁之中,她和龙辰熙说了什么,恐怕只有她和龙辰熙两个人才知道。

米静雯是满脸笑容的离开了地一品江山,而龙辰熙则是在一品江山中的帝王阁内面带沉思之色,仿佛在思索着什么重大的事情一般。

时间一分一秒的在指尖悄无声息的流逝,不知道过了多久,龙辰熙忽然从身上摸出香烟,给自己点燃,轻轻的抽了一口之后,便从阳台的座椅上起身,走向了房间内。

随后,龙辰熙屋内那左侧角落的书柜旁边,伸出右手轻轻的拨弄着那放在书架上的各种类别的书,大约过了两分钟左右的时间,龙辰熙从上面取出了一本白皮书。

书的封面上沒有任何的名字,而且也不厚,但是却显得十分干净和崭新,好像很少有人去碰这本书一般。

拿到这本书之后,龙辰熙便转身走到了沙发旁边,然后翻开白皮书,只见那白纸上面不是印刷的文字,而是有人用笔记下的,每一页都是密密麻麻的,其中有文字有符号。

那是龙辰熙的关系网,属于他自己的关系网,是他这么多年一手打造的一品江山所建立的人脉。

上面全部都是他一字字的写下來的,都是他亲手记录下來的。

一品江山已经连贯大江南北,其中的利益链自然很是庞大,龙辰熙虽然有能力不俗,但那脑子里面也记不下这么多的东西,如果有一件遗忘的那绝对就是一个损失,为了保险起见,龙辰熙将很多东西都给记录了下來,放在了帝王阁之中。

帝王阁只有他能够进入,沒有他的命令,一般人绝对不敢进來,放在这里龙辰熙根本不担心有人会发现,而且其他人恐怕也想不到龙辰熙会把这么重要的东西放在这里。

随后龙辰熙,掐灭了手中的香烟,开始认真的浏览着上面的东西。

不过,龙辰熙看的很快,可以说是一目十行。

只是半个小时的时间,龙辰熙就全部看完了,看完之后,龙辰熙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米静雯,想要拉我下水,就要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

话音落下,龙辰熙将那记载着关系到一品江山命运的白皮书给放在了茶几上,慢慢的从身上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而米静雯在离开一品江山之后,则是满脸春风,那脸上的笑容就沒有停止过。

坐在驾驶座上开车的费镰通过后视镜在看到米静雯那满脸笑容的面孔忍不住的问道:“小姐,什么事情竟然让你如此的高兴,从一品江山出來之后,你就一直在笑。”

听到费镰的问话后,米静雯轻声道:“当然是值得高兴的事情。”

“费叔叔,今天过后,京城将不会再有龙蛇会所,将不会再有纪含香三个字,她会成为一个过去式。”米静雯声音之中带着一丝难以压制下去的激动之意。

“小姐,你不会是在开玩笑吧。”费镰有些惊讶的问道。

“费叔叔,你认为我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吗。”米静雯淡淡的问道。

费镰摇了摇头,米静雯或许会拿其他事情开玩笑,但是绝对不会拿这件事情开玩笑,难道她打动了龙辰熙,龙辰熙要动手。

想到这里,费镰便急忙开口问道:“小姐,难道龙辰熙要帮我们。”

“不是帮,而是互惠互利。”

“互惠互利。”

“虽然我们的目标不一样,但是我们的敌人一样,所以是互惠互利。”米静雯的脸上笑容不减:“不过从严格的意义上來说,也算是帮我们。”

“小姐,我说句你不爱听的话,你不要生气。”

“沒事,说吧。”米静雯此刻心情大好,无论费镰说什么基本上也不可能会生气。

“就算有龙辰熙帮忙,今天一天就想要让纪含香除名恐怕也不可能做到吧。”费镰认真的问道:“纪含香身边可是有宁咏霖和江流风以及唐思远,他们可都是京城的顶级大少,有他们庇护纪含香,就算龙蛇会所会一夜崩塌,但是纪含香恐怕会沒有什么事情吧。”

“庇护。”米静雯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道森冷的笑意:“那也要看看他们有沒有这个机会來庇护纪含香。”

费镰在听到米静雯的话后,心头猛然一跳:“小姐,你……你们不会是想要让纪含香死吧。”

“虽然我很想让她死,但是费叔叔,你认为我能够做到吗。”

费镰想也沒有想,便立刻摇头。

看到费镰摇头,米静雯再次开口说道:“我只需要一雪前耻就好,将纪含香怎么对我的全部还回去就可以了,但有人不想让她活,我也沒办法。”

费镰那眉头立刻紧皱在了一起:“小姐,我來的时候,老爷让我告诉你,纪含香不是那么好动的,弄不好会惹火烧身,你们真的有把握吗。”

“费叔叔,你还不了解我吗。”米静雯的嘴角微微上扬:“我米静雯从來就不做沒有把握的事情。”

通过后视镜,费镰将米静雯那一脸自信的模样尽收眼底。

虽然米静雯很是自信,但是他心中却沒谱,沒底,如果纪含香真的好动,恐怕龙辰熙早动她了,而且自己來的时候,米静雯的父亲也不会特意的嘱咐自己,让自己告诉米静雯,纪含香不是那么好动的,不然很有可能会惹火烧身。

虽然只是抱着怀疑的话,但若是沒有一定的原因,费镰绝对不相信米静雯的父亲会说出这样的话。

费镰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但是看着米静雯那一脸自信从容的脸色,费镰只好将那到嘴边的话给咽回到了肚子里面。

“费叔叔,今天晚上的京城一定会异常的热闹,你等着看吧,绝对是一出精彩的大戏。”说着那明亮眸子闪烁着阵阵妖异的光芒。

这份妖异的光芒中带着一股摄人心脾的寒意。

此时,米静雯仿佛已经看到了纪含香那倒在血泊之中凄惨的模样,仿佛已经看到了胜利的手势。

费镰轻笑着点了点头,但是那双眸子却不停的转动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看到费镰沉默,米静雯也沒有多说什么,而是目光深邃的透过车窗看着外面那飞速流逝的风景。

大约过了四十分钟左右的时间,费镰开车回到了米静雯的住处。

下车之后,米静雯对着费镰说道:“费叔叔,下午三点的时候,我们还要出去一趟办点事情。”

“我知道了。”

米静雯沒有在说什么,便转身朝着大厅的门口走去。

坐在车中的费镰看着米静雯的背影,忍不住的叹息了一声。

叹息之中充满了复杂之色。

随后,费镰便再次启动汽车,将车给开到了车库之中。

将车给停好之后,费镰沒有立刻下车,而是从那裤子的口袋中摸出手机,拨通了米静雯父亲的电话。

米静雯他们现在要联手杀纪含香,这种事情,他不得不告诉米静雯的父亲,要知道如果一道行动失败,那么先不说米静雯父亲说的那句模棱两可的话,但是段枫的怒火就不是常人所能够承受的起的。

电话拨通沒有多久,便接通了。

不等费镰说话,听筒里面便传出了一道底气十足的声音,声音之中带着一种温和之意,给人一种平易近人的感觉。

“费镰,发生了什么事情吗,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

“老爷,小姐他们要杀纪含香。”费镰沒有任何的废话,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小姐说,今天过后龙蛇会所将会随之倾塌,纪含香也会死。”

“就凭她能够做到吗。”

“好像龙辰熙和小姐达成了什么合作吧。”费镰有些不确定的说道:“她在一品江山见过龙辰熙之后,便兴奋不已,仿佛一切都已经在掌握之中一般。”

电话另一边,米静雯的父亲陷入到了沉默之中。

“对了,最近小姐和燕家的燕鹏飞走的很近。”费镰又补充了一句。

“看來事情有些棘手啊。”

“老爷,需要我做什么。”

“看好静雯,别让她出事了,纪含香绝对不是那么好杀的,而且我也不相信龙辰熙会真心的帮助静雯,说不好将她给卖了,她还不知道呢。”米静雯的父亲担忧的说道:“她太高估自己,太小看龙辰熙这个人了。”

“老爷,您的意思是,龙辰熙在耍小姐。”

“不一定会耍她,可能会让她做替死鬼。”米静雯的父亲重重的说道:“还有燕鹏飞,恐怕也有其他的想法,因为利益而达成的合作,沒有任何牢靠可言,真正的危险來临的时候,都会先保住自己的命。”

“老爷,那我们怎么办。”费镰有些慌了。

上流社会,尤其是想龙辰熙他们这样的人,完全是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谁敢有任何的大意就会死无葬身之地,而且他们谁说话,都只能够听一半,不能够全信。

这点费镰还是知道的。

“看來我要去京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