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592章 给老子回来

第一千五百九十二章 给老子回来

京城之中,米静雯等人准备要对付纪含香挟持戚烟梦,同时江淮市之中,段枫等人则是在准备对付葛流云,彻底的将葛家给摧毁,将葛流云给弄死。

但就像是清风所说的那样,葛流云岂会坐以待毙。

他已经要殊死一搏了,要么死,要么搏一个锦绣年华出來。

此时葛家之中,葛流云又重新找到了尼克勒斯以及昨夜出现在葛家的那两个骨灰高手。

只是尼克勒斯三人在看向葛流云的时候,那脸上充满了不善之色。

尤其是尼克勒斯,他带來的人全部都死了,都死在了葛家之中,心中对葛流云更是不满,但是为了利益的联合,他却又不得不将那心中的不满给压在心底。

另外两个男人同样也是如此。

本來以为必胜的结局,必定拿到赤血玉的结局,却被清风一个人给搅了,而且还狠狠的在他们所有人的脸上抽了一记巴掌,让他们脸上火辣辣的。

这一切的过错,他们全部都算在了葛流云的头上。

但是他们和尼克勒斯一样,为了利益,现在不能发作,只能够忍耐下去。

“葛流云,这次你找我们又要做什么。”尼克勒斯的声音之中透着一种冰冷的寒意:“难道你认为有清风在,我们还有胜的希望吗。”

听到尼克勒斯那不善的声音,葛流云那泛白的脸色,沒有丝毫的变化,冷漠的开口说道:“一切皆有可能。”

尼克勒斯眼中闪过几分疑惑之色:“难道你有什么办法,扭转局面得到赤血玉。”

现在可是有清风,清风的强大毋庸置疑,葛流云如今说一切皆有可能,难道他还有什么办法吗。

其他两个人也是朝着葛流云投过去了询问的目光,他们倒要看看葛流云还有什么办法扭转局面。

“如果你们三个人联手,能不能挡住清风。”

“能。”尼克勒斯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清风是厉害,是如同猛虎一般,但是猛虎也架不住群狼啊。

耳畔响起尼克勒斯那肯定的声音,葛流云那冷漠的脸上慢慢露出了一道残忍的笑容:“只要你们能够挡住清风,那么其他的事情我就能够解决,我就能够得到赤血玉。”

“你确定我们挡住清风,你就有办法对付段枫,段枫的实力你可是看到了,不要再次偷鸡不成蚀把米。”

葛流云那残忍的笑容瞬间凝固,取而代之的是阴森之色:“我当然知道段枫的实力,但是请你们相信我,只要你们能够拦着段枫,那么我就一定能够成功。”

“好,那我就在信你一次,希望你能说到做到,不然我们的合作到此为止,我不想和一个废物合作。”尼克勒斯丝毫不客气的说道。

其他两个人也是赞同的点了点头:“不错,如果你做不到,那么就不要怪我们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

葛流云脸上充满了邪笑:“可以,只要我做不到,任凭你们处置。”

“先说说你的计划吧,我们看看需要怎么做。”

………

江淮市希尔顿酒店之中,江夜雨坐在沙发上,双眸半眯着,而在他的身后则是站着一个女人,女人那纤细的双手正在给江夜雨轻揉着太阳穴。

这个女人正是江夜雨带來江淮市的女人,正是和葛家有关系的女人。

“葛流云怎么样。”江夜雨轻声的问道。

听到江夜雨问起葛流云,女人微微的叹息了一声,脸上露出了一道担忧之意:“他恐怕已经入魔了,和段枫恐怕已经到了不死不休的局面。”

江夜雨冷哼一声:“作死。”

“夜雨,你能不能在帮他一下。”

“帮。”江夜雨那半眯的双眼猛然睁开,一道寒意从中射出,一把伸出手将女人那放在自己太阳穴上揉捏的手给打掉:“怎么帮,为了他,让我去对付我的侄女婿。”

女人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她能够感受到江夜雨那心头的愤怒。

在脑海中组织了一下语言之后,女人再次的开口说道:“夜雨,流云也是被逼的,他也沒有任何的办法,他也是为了自保……”

“自保。”江夜雨脸上露出了一道意味深长的笑容:“好一句自保。”

女人慢慢的从江夜雨的身后走到江夜雨的面前,盯着江夜雨那炯炯有神的眸子说道:“夜雨,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你也听不进去,我也不会多说什么,我只求一件事情可以吗。”

“什么事情。”

“如果他败了,你能不能保他一命。”女人一脸祈求的看着江夜雨说道。

江夜雨沒有开口,陷入到了沉默之中。

保葛流云,说着容易,但是要做起來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以段枫的脾气必定会斩草除根,绝对不可能允许葛流云活下去的。

看到江夜雨沉默,女人再次急忙开口说道:“实在不行,你能保住葛家的一丝香火吗。”

江夜雨思索了片刻后,从口中吐出一口闷气道:“我尽力吧。”

听到江夜雨答应下來,女人的脸上猛然一喜:“谢谢你。”

江夜雨沒有开口,静静的坐在沙发上,那双眼之中闪烁着阵阵的精光。

随后,女人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再次开口说道:“对了,夜雨,我今天给流云收拾书房的时候,发现了这个东西,我也看不懂,你看看这是什么。”

说着女人走到了沙发一旁,将那放在沙发上的手机取出來,然后打开相册,递给了江夜雨。

江夜雨面带疑惑的接过手机,看了一眼上面的图片,但就是一眼,让江夜雨浑身上下猛然一震,犹如被电击了一般。

那手机中保存的照片仿佛带着某种魔力一般,让江夜雨再也无法挪开双眼。

看了半晌之后,江夜雨伸出手指,轻轻的拨弄了一下照片,随后换了一张。

江夜雨脸上充满了认真的神色。

良久之后,江夜雨将手机重新递给了女人,轻声问道:“你说这是在葛流云的书房中找到的。”

“嗯。”女人点了点头:“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但是我见流云很重视这个东西,所以我就偷偷的拍了下來,这是什么。”

“偷偷的拍下來。”江夜雨冷笑一声:“你有那个能力吗。这么重要的东西,葛流云会给你机会,让你拍下來拿给我。”

“他是让你故意拍下來,拿给我看的才对。”

女人那双明亮的双眸之中忽然闪过了一道让人不易擦觉的冷厉之色。

“不会吧,我拍的时候,我看了看四周根本沒有人……”

江夜雨脸上充满了冷冽之色,不等这个女人把话说完,江夜雨就站起身:“我出去一趟,你该做什么做什么去吧。”

话音落下,江夜雨便直接朝着门口走去。

看着江夜雨离开房间,女人长舒了一口气,随后满脸阴沉的说道:“江夜雨,不要怪我,我只是一个身不由己的棋子而已。”

…………

华夏西南边陲,同样是关押戚鹏的山洞之中,那个老人再次出现在了戚鹏的面前。

在那昏暗的山洞之中,这个老人那在看向戚鹏的脸上充满了冷漠之色:“戚鹏,我要动手了。”

被铁锁链锁住,披头散发的戚鹏在听到老人的话后,猛地抬起头,死死的盯着老人道:“就算你动手,你也不会成功,你会死,段枫会杀了你。”

“他。”老人仿佛听到了世间最为可笑的笑话一般,立刻哈哈大笑了起來:“戚鹏,你认为他能够杀的了我吗。就算我站在哪里,他们有人敢杀我吗。”

“杀了我,他们全部都要给我陪葬,谁都别想活,一个都别想。”

“而且段枫现在沒有和戚烟梦在一起,他在江淮,而戚烟梦在京城,我已经布置好了一切,今晚就是动手的机会。”

听到老人的话后,戚鹏那被铁锁链给锁住的双臂立刻猛地一动,铁锁链瞬间发出了一道哗啦的响声:“王八蛋,你一定会不得好死的。”

“我死不死,这不是你关心的事情,你现在应该好好关心一下,你那宝贝妹妹,我是去抓她的。”

“有什么你冲我來,不要动梦梦。”

“冲你來。”老人冷笑一声:“戚鹏,你以为你现在还是以前吗。”

“你……”

“好了,戚鹏,我來这里只是告诉你一声,你马上就能够重见天日了,在等几天我就会让你去看看外面的世界。”老人轻声道:“到时候,我会让你和他们所有人见面的。”

“你们见面的时候,就是他们所有人的死期。”

听到老人的话后,戚鹏开始不停的挣扎了起來,可是却根本无济于事,无论他怎么挣扎都无法挣脱开那锁住自己的铁锁链,而且那身上也开始慢慢出现了丝丝的鲜血。

“不要做无用之功了,你挣脱不开的。”老人看着戚鹏那发疯般的模样说道:“好了,我走了,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会帮你把你妹妹给带过來,让你们兄妹先团聚。”

说着,老人便朝着外面走去。

看到老人要离开,戚鹏如同一头野兽般,赤红着眼,歇斯底里的吼叫道:“你他妈的给我回來,你给老子回來,老子要杀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