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605章 纪含香,是你

第一千六百零五章 纪含香,是你

此时,这个鬼脸人内心之中再也不能平静了,戚烟梦实在是太镇定了,镇定的有些可怕,或者说完全是有恃无恐的模样。

这一刻,鬼脸人发现自己低估了戚烟梦,也高估了自己,忘记了人性,忘记了那血肉相连的亲情!

虽然戚烟梦看不到鬼脸人那面具之下脸庞上的神色,但是她却能够感觉的到,对方已经慌了,已经乱了。

“这里是什么地方?”

“别墅!”鬼脸人不假思索的说道!

“错,这里是京城!”戚烟梦的声音陡然提高了不少:“这里是天子的脚下,这里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

“戚烟梦,你有话直说,不要在这给我拐弯抹角!”

戚烟梦镇定自若的说道:“虽然我现在还不知道你是谁,但是我想你应该大有来头,应该知道京城之中都有些什么人吧,比如说皇甫哲的师父!”

“不知道他能不能挡住你!”

说着戚烟梦那双迷人的眸子慢慢的眯在了一起,那嘴角也微微上扬,露出了一道得意之色。

“戚烟梦,你……你……”

“没错,我联系了他,不过是借皇甫哲的手联系上的。”戚烟梦不等对方说完,就再次的说道:“你应该知道我曾经在羊城檀香园居住了一段时间,对于京城中的一些人和事迹也多少听我外公说起过,其中就包扣皇甫哲的师父。”

“而且你更应该知道皇甫哲经常来这里,前段时间段枫曾让皇甫哲带领拜访了一次皇甫哲的师父,回来的时候,段枫带回来了一个西瓜!”

“而我们华夏是礼仪之邦,作为晚辈,我自然要给他回礼,而且就算知道了也不会起疑,毕竟我们是礼仪之邦,讲究一个礼尚往来,只不过我在所回的礼物之中多添了一封信。”

“不过,你也别担心,信中也没有什么,我只是写了几个字而已,你猜会是什么?”

鬼脸人没有回答戚烟梦,而是冷哼一声,用来表明了自己的意思。

“我写的是,京城有人要杀我!”戚烟梦淡淡的说道:“随后附上了我的联系电话!”

“果然不出我所料,虽然我没见过皇甫哲的师父,但他还是主动联系了我,不过我什么也没有说,直到刚刚你们动手,我打电话通知了他,我告诉了他,有人要杀我,已经来到了家门口,他听到这句话后,什么也没有说便挂断了电话,你说他是去做什么呢?”戚烟梦淡淡的问道。

听到戚烟梦这句话后,鬼脸人只感觉自己浑身上下的气血一阵翻滚,同时那身上暴戾的气息全部涌现了出来。

这一刻,他要是还不明白,那么他就是一个傻子,一个白痴了。

戚烟梦给他挖了一个坑,他掉进了戚烟梦给自己挖的坑中,让戚烟梦给他来了一个瓮中捉鳖。

“现在你还认为,你能够抓走我吗?”戚烟梦那脸上的自信之色变得越来越浓厚了起来:“或者说,你还认为,你有资格打人体潜能开发的主意吗?”

“醒醒吧,今天将会是你的末日!”戚烟梦的声音突然变得凌厉了起来:“今日,我将要把京城搅个天翻地覆,让当初算计过我哥,算计过段枫的人原形毕露,让那些想要对付我男人的魑魅魍魉全部现行,将那些想要打人体潜能开资料和赤血玉的人全部都露出他本来的面目!”

狂妄的话语之中带着极度的自信之色。

这一刻,戚烟梦完全恢复了那叱咤商场上女强人的模样,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是底气十足,而且还带着一股强烈的自信。

这股自信完全属于她戚烟梦。

野田优子在听到戚烟梦的话后,内心之中也是掀起了巨浪,她完全没有想到看似柔弱不堪的戚烟梦竟然还有如此庞大的计划,竟然有如此的魄力,押上自己的身家性命,来一场华丽的赌博!

戚烟梦的话如同一把锋利的匕首一般,直接戳在了鬼脸人的心脏之上,疼痛不已。

同时,鬼脸人感觉自己仿佛受到了极大的侮辱一般,那面具下的面部肌肉立刻扭曲在了一起,那双眸子也变得赤红了起来。

“戚烟梦,你找死!”

话音落下,鬼脸人便嗖的一下急速朝着戚烟梦奔袭而去。

野田优子一直在注意着鬼脸人的变化,当鬼脸人那身上暴戾的气息涌现出来的时候,野田优子已经做好了出手的准备。

擦觉到鬼脸人要动手之后,野田优子便率先抢在了鬼脸人面前动了。

这一刻,野田优子浑身上下充满了前所未有的战意和自信。

她知道自己或许不是鬼脸人的对手,但是正如戚烟梦所说,只要她能够拖住鬼脸人,等救兵到来,那么情势就会来个一百八十度的大逆转,来个华丽的逆袭。

到时候就是鬼脸人的末日。

与此同时,在戚烟梦说出计划的时候,纪含香和宁咏霖经过一切缜密的排查,和不惜一切代价的查找,终于探查到了米静雯的下落!

在探查到米静雯的下落后,纪含香和宁咏霖两人便立刻马不停蹄的前往了米静雯的藏身之处。

此时,米静雯还不知道纪含香和宁咏霖已经找到了自己的下落,此时的她正沾沾自喜,沉浸在自己所编织的美梦之中,幻想着纪含香跪在自己面前的那一幕。

米静雯是沉浸在了自己的美梦之中,沉浸在了自己的幻想之中,但是跟随他的费镰却是眉头紧皱,那眉宇之中充满了忧愁。

虽然目前的形势对米静雯极为有利,甚至可以说纪含香倒台已经成为了定局。

但是纪含香真的会倒吗?

毕竟纪含香身边有宁咏霖,江流风和唐思远三个顶级的纨绔大少,并且这三人的背后都代表着一股强大的势力,只要他们三个不遗余力的帮助纪含香,那么还有可能会倒吗?

只是现在米静雯已经深深的入魔,已经完全被燕鹏飞的话所折服,完全相信了燕鹏飞。

他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啊!

米静雯端着红酒,轻轻的泯了一口,那脸上的笑意如同绽放的花朵。

当米静雯看到费镰那眉头紧皱的模样,忽然开口说道:“费叔叔,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没……没有!”费镰在听到米静雯的话后,急忙开口说道:“只是有些紧张而已!”

费镰并没有说出自己的担忧,不是他不肯说,而是他知道自己说了也没有什么卵用,与其这样,还不如不要扫米静雯的兴致比较好。

听到费镰的话后,米静雯并没有多想,在她看来,费镰紧张也是理所当然的,毕竟这么大的事情,而且纪含香现在在京城的地位不俗,眼看就要扳倒她,打败她了。

在这紧要关头紧张一些,也是有情可原的。

“费叔叔,你应该镇定一些。”米静雯淡淡的说道:“现在大局已定,她纪含香已经是秋天的蚂蚱了,蹦跶不了几下!”

“是,小姐说的是,纪含香已经要完蛋了。”费镰心口不一的附和道。

耳畔响起费镰那附和的话语,米静雯的脸上的笑意顿时变得更加浓厚了起来。

“费叔叔,你说到时候燕鹏飞将米静雯给带来的时候,我应该怎样处置她才好呢?”说着米静雯伸出一只手摸了一下自己那曾经被纪含香给抽打过的脸颊,那双眸之中也随之闪过一道刻骨铭心的恨意。

费镰这次没有开口,而是陷入到了沉默之中。

半晌之后,米静雯见费镰没有开口,便再次说道:“怎么了?”

“没什么,我只是在想小姐会怎样处置纪含香。”费镰缓缓的开口说道:“只是我实在想不到小姐会怎么处置她!”

米静雯淡然一笑:“别人曾经对我做过什么,我会百倍还之,纪含香不是臭美吗?我就毁了她的脸,是生是死,就看燕鹏飞怎么处置她了!”

米静雯那脸上的笑意随即变得阴森了起来。

费镰内心之中忍不住的叹息了一声,燕鹏飞,又是燕鹏飞,看来米静雯果然是被燕鹏飞的话给迷失了心智。

不过对此,费镰也能够理解,自从他来到京城,见了米静雯之后,你静雯就无时无刻的不想着报复纪含香,将纪含香抽在自己那脸上的一巴掌给还回去。

如今有机会了,米静雯是绝对不可能放过她的。

可以说,是仇恨冲昏了米静雯的头脑,让她失去了往常的理智和睿智。

“费叔叔,我们就先好好的看戏,看燕鹏飞会怎么将这剩下的半场戏给演完!”说着米静雯再次端起那面前的高脚杯,泯了一口杯中的红酒。

猩红的红酒和那微红的樱唇触碰在一起,如血般鲜红!

就在米静雯认为大势已定,报仇在即的时候,只听那楼下突然传来了一阵打斗声。

听到这打斗声之后,米静雯和费镰的脸色全部不约而同的为之一变。

打斗声只是持续了片刻便消失了,随后便是数道沉闷的脚步声为之响起。

而且这沉闷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此时米静雯也从沙发上站了起来,那刚刚充满兴奋的脸色,在这一刻阴晴不定的变幻着!

下一刻,只见数到身影出现在了楼梯的门口。

为首的人穿着一套穿着一套红色的衣服,那完美的身材被这红色的衣服给展露的淋漓尽致!

在看到来人之后,米静雯的瞳孔陡然收缩到了一起,如同遇到了鬼一般:“纪含香,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