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606章 纪小姐,手下留人

第一千六百零六章 纪小姐,手下留人

望着楼梯门口,那不算陌生的身影,米静雯的瞳孔陡然放大,直接愣在了原地,脸上充满了不可置信之色。

她做梦也没有想到,纪含香这条美女蛇能够找到这里,能够找到她!

刚刚她已经听到了楼下的惨叫声,那么她的人,肯定都被纪含香和宁咏霖给收拾了。

下面再也没有人,或者说没有能够动弹的人,现在只剩下了她和费镰!

纪含香那性感的嘴唇上的一抹殷红,娇艳欲滴,充满了诱人之意,但是此刻,纪含香那嘴唇上的一抹鲜红在米静雯的眼中却红的刺眼,如鲜血般。

宁咏霖站在纪含香的一旁,完全充当起了保镖的角色,并且在两人的身后,还站着六名身穿黑色西装的大汉。

显然来者不善!

米静雯在看到宁咏霖之后,身体微微变得有些僵硬了起来。

宁咏霖不是应该在龙辰熙那里吗?不是应该被龙辰熙给留下了吗?

怎么出现在了这里!

那江流风和唐思远呢?

难道龙辰熙出卖了自己,站在了纪含香这边?

无数个疑惑在一瞬间全部都涌上了心头。

纪含香在看到米静雯之后,那嘴角立刻绽放出了一道妖异而又阴沉的笑容!

“米静雯,你真会躲,竟然躲在了这里,害我好找啊!”

耳畔响起纪含香的话后,米静雯的脸色微微变得有些泛白了起来,纪含香带着宁咏霖和其他人来这里,那么其中的意思已经不言而喻。

“你以为,你躲起来,我就找不到你了吗?”纪含香看着那身体有些僵硬的米静雯缓缓的说道:“你太小看我纪含香了,也太小看宁少了!”

“这里可是京城,不是你的湘江,你以为你能够压住地头蛇吗?”

米静雯没有开口,而是死死的盯着纪含香,这一刻她发现她错了。

不是她自己低估了纪含香,而是高估了龙辰熙,太相信龙辰熙了,并且还低估了宁咏霖。

宁咏霖是京城中有名的老好人,其人脉之广,根本不用多说什么。

就像纪含香所说的,这里宁咏霖是地头蛇,在强的龙爷休想压住宁咏霖这条地头蛇。

一时间,米静雯只感觉背后一阵冷风吹过,这股寒风冰冷刺骨,让她的身体情不自禁的打起了冷颤。

一股挫败感由心升起,同时米静雯只感觉好像有人在自己的脸颊之上狠狠的抽了一巴掌,虽然不响,但是却生疼无比。

米静雯费尽了心机想要将纪含香踩在脚下,不惜以自己的身体为诱饵,来引诱那些精虫上脑的大少,为她所用来对付纪含香。

后者更是在和燕鹏飞再次合作后,米静雯看到了胜利的曙光,能够将纪含香踩在脚下的曙光,甚至她还和龙辰熙达成了合作。

但是现在一记无声的巴掌,直接将她从胜利的边缘,从光明的边缘,抽回到了无尽的深渊,无尽的黑暗之中。

之前米静雯还在幻想着,让纪含香跪在自己的脚下如同哈巴狗一样摇头摆尾的祈求自己,但是现在纪含香出现在了这里,出现在了她的面前,这股截然的反差可想而知。

换句话来说,此时米静雯就感觉自己像是坐在天堂通往地狱之间的火车之中一般,来回穿梭,这种极致的反差,几乎已经让她的内心处在了崩溃的边缘之上。

费镰此刻内心之中也是冷汗直冒,他最担心的事情果然还是发生了。

纪含香不急不躁的朝着米静雯的身边走了过去,不过眼神却是落在了那茶几之上的红酒上面。

“不错啊,都已经准备好庆祝了!”纪含香淡淡的说道:“难道你不知道,不到最后一刻,胜负谁也说不准吗?”

“纪含香,你不要太得意,就算你找到了我又能够如何,你的龙蛇会所,不是一样处在了崩塌的边缘吗?”米静雯咬着牙说道。

听到米静雯的话后,纪含香淡然一笑,那脸上充满了讥讽之色:“崩塌的边缘?”

“米静雯,你也太自信了吧,你以为我的龙蛇会所是那些三流会所吗?”纪含香的声音之中那鄙夷之色没有丝毫的掩饰:“就凭你那些手段,以及燕鹏飞就能够想要让我的龙蛇会所崩塌,我真想问一句,谁给的你勇气说这句话!”

“是燕鹏飞吗?”

纪含香淡淡的说道:“就算我的龙蛇会所崩塌了,你不是还在我的手上,如果我是你的话,我就不会想其他的事情,而是想想自己怎么办!”

“想想我会怎么对付你!”

愕然听到纪含香的这句话,米静雯的身体猛的颤抖了一下:“纪含香,你……”

“米静雯,我曾经警告过你吧,不要和我为敌,不要等巴掌打在了脸上才知道疼!”纪含香的脸色陡然一变,那迷人的丹凤眼也半眯了起来:“可是你为什么不听呢?”

“难道你天生就是个受虐的命,巴掌不打脸上,不知道疼!”

说着,纪含香毫无征兆的抡起了右手,朝着米静雯的那精致的脸蛋上狠狠的抽了过去。

这一巴掌,毫无征兆不说,而且又快又疾,众人只能够看到一道手影飞速的闪过,接着便是一道清脆的响声!

“啪!”

一巴掌狠狠的抽打在了米静雯的脸上,那嘴角顿时溢出了一丝的鲜血不说,同时那原本白嫩的脸上也立刻浮现出了五道鲜红的手指印。

米静雯完全被这突兀起来的一巴掌给打蒙了,完全怔住了。

费镰也是如此,唯独宁咏霖脸上没有丝毫的变化,那模样仿佛一切都在预料之中一般。

半晌之后,米静雯回过神来,没有去擦拭嘴角之上的鲜血,没有去管脸上那火辣的疼痛,而是犹如恶鬼般,一脸恶毒的盯着纪含香。

“现在,你知道疼了吗?”纪含香轻轻的甩了一下手,那架势仿佛抽米静雯的时候,她的手打疼了一般。

纪含香那不轻不重的声音,落在米静雯的耳中,就如同一道闷雷般。

“你说,我今天是杀了你,还是在给你一次机会呢?”纪含香再次开口问道,这一次,纪含香的声音不在像之前那样平稳,而是充满了寒意,同时那身上也涌现出了一股由鲜血和累累白骨堆积的杀意。

一时间,杀意弥漫。

感受到纪含香那身上涌现出的杀意,米静雯顿时如坠冰窟,但是那眸子之中却依旧充满了恶毒之色。

那架势恨不得将纪含香给生撕活吞了。

“纪小姐……”

“不想死,闭嘴!”费镰刚开口就被纪含香给打断了:“宁少,如果有人打扰到了我,就麻烦你帮我清除吧!”

“非常乐意!”宁咏霖淡淡的说道。

同时朝着费镰走了过去:“纪小姐不喜欢别人在这个时候打扰他,是你自己滚下去,还是我将你给丢下去呢?”

听到宁咏霖的话后,费镰的脸色微微一变:“宁少……”

“不要和我说那些没用的废话,我只给你两个选择,一,自己滚下去,二,我将你给丢下去!”宁咏霖声音低沉,杀意凛然的说道:“如果让我动手,那么我可能会不太友好,你自己想清楚!”

“为了一个将死的女人,值吗?”

费镰在听到宁咏霖的话后,身体猛然一震:“你们真要赶尽杀绝?”

“是你们逼的!”宁咏霖冷声说道:“我们一而再再而三的给你们生路,是你们自己不识好歹,非要选择死路,那我们只好成全你们!”

别看宁咏霖在京城是幽冥的老好人,非常的斯文,但若是真动起手来,绝对不会心慈手软,不然他也不会接任段枫曾经在神狐的位置,成为神狐部队的一把手了!

费镰那脸上的神情阴晴不定的变幻着。

此时,对于费镰和米静雯来说,他们两人完全掉入到了虎口之中,无论拼与不拼,等待他们的只有一个结果。

那就是米静雯死,而他或许有生还的可能。

在生与死,这一刻只在费镰的一念之间。

费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忽然开口说道:“如果你们要动我家小姐,就要踩着我的尸体!”

米静雯在听到这句话后,身体仿佛被电击了一般,同时一道暖流无声的划过心头。

“那我就成全你!”

话音还未落下,宁咏霖那背在身后的右手便陡然伸出,张开,化爪,迅猛的朝着费镰的喉咙之上捏去。

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是杀招。

宁咏霖打定了主意要费镰的命。

“嗖!”

只是一闪,宁咏霖的右爪便到了费镰的面前,费镰本能的朝着一旁躲闪。

可是宁咏霖仿佛早就猜到了费镰的躲闪方向一般,那右手一抖,再次朝着费镰躲闪的方向抓了过去。

“唰!”

宁咏霖的右爪直接抓在了费镰的左胸之上,那右爪如同钢爪一般,直接将费镰那左胸前的衣服给抓破,同时在那胸口之上留下了数道猩红的手指印。

胸口之上的疼痛,让费镰浑身一震,身体急忙向后一弯!

而就在这个时候,纪含香动了,只见一道火红色的身影如同幽灵,嗖的一下就到了费镰的面前,那右腿猛然抡起,朝着费镰劈下!

“砰!”

只顾得防备宁咏霖的费镰,被纪含香一腿给劈倒在了地面之上。

随后,纪含香那右脚直接踩在了费镰的身上:“在我眼中,你就是一个废物,还想挡我!”

米静雯在看到这一幕之后,那双瞳孔之中充满了骇然之色,纪含香怎么这么厉害?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楼梯口忽然传来了一道急促的脚步声。

下一刻,一道充满焦虑的声音从楼梯口传来:“纪小姐,手下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