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607章 西南之王

第一千六百零七章 西南之王

米静雯在听到这道声音之后,那娇躯微微的抖动了起来,那脸上也完全被惊讶之色所充斥。

这道声音她在熟悉不过了,这道声音整整陪伴了她二十多年,她听了二十多年,可以说熟悉的不能够在熟悉了!

因为这道声音的主人,是她父亲——米成君!

也是唯一一个当年没有被段莫宁给彻底弄成半男半女的人,也是唯一一个是带把的人。

纪含香在听到这道声音之后,也没有再动手,而是慢慢的扭头朝后看去。

而宁咏霖则是对着那站在楼梯口的六个人,轻轻的摆了一下手,示意让他们让出一条路。

看到宁咏霖的手势之后,这六个人果然立刻让出了一条路。

随后,只见米成君一脸慌张的出现在了楼梯口,那眸子之中充满了急躁之意。

米成君并不魁梧,或者说是修长,而且他那脸庞之上也不想常人那样红光满面,而是一种苍白之色,给人一种病怏怏的感觉,但是那充满焦虑的眸子,却如同星眸一般,让人不敢小视。

“爸……”米静雯在看到米成君之后立刻开口喊道。

米成君看了一眼米静雯,当看到米静雯那半边红肿的脸庞,那苍白的脸上出现了一道怒意。

换成谁看到自己的儿女的脸被人给打肿了,内心之中恐怕都不会好过。

他米成君也不例外。

“米成君?”纪含香在听到米静雯喊米成君爸之后,立刻开口说道:“真是没有想到,你竟然也从湘江来了京城!”

米成君慢慢的将目光从米静雯身上收回,转而看向了纪含香:“纪小姐,能不能先把人给放了,我们再谈?”

纪含香看了一眼被她踩在脚下的费镰,又看了看米成君:“你认为可能吗?”

“我觉得,我比费镰的用处更大!”米成君看着纪含香认真的说道:“难道纪小姐不这样认为,我当你的人质更好吗?”

“也对,反正只是一个废物而已,留着也没什么用处!”

话音还未落下,只见纪含香猛的抬腿,然后一个正蹬飞速踢出。

“砰!”

费镰直接被纪含香给一腿踢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在了一旁。

米成君在看到纪含香如此放人的方式之后,心中虽然颇有怒意,但是却也没有说什么。

“米成君,说吧,你要和我谈什么?”

“谈段枫,谈那幕后的黑手,谈段莫宁的死因,谈你们想要知道的一切,不知道这些可以吗?”米成君轻声说道。

听到米成君的话后,纪含香脸色一变:“你确定你所说的这样,你都能够给我一个答案?”

“能!”米成君信誓旦旦的说道:“而且我知道的,远比你想象中的要多,也比薛老手中掌握的东西要多!”

“不过……”

“不过什么?”

“我有一个要求!”

“说!”纪含香非常干练的说道!

“饶了我女儿静雯,她的罪我来赎!”米成君看了一眼一旁的米静雯,微微的叹息了一声。

“爸……”

“闭嘴!”米成君冷声说道:“让你回去,不回去,现在惹事了吧!”

眸子中呈现米成君那微怒的神色,米静雯没有敢在说什么。

虽然米成君很少训斥米静雯,但是米静雯确实打心眼里怕米成君,因为看似温文尔雅的人,一旦发怒,比其他人更加可怕。

“那也要看你所说的,能不能换她的命!”纪含香没有回绝,也没有答应,而是用非常含糊的话语回答了米成君。

对此米成君但是也没有什么不满,点头道:“好,那不知道纪小姐想要听什么?”

纪含香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对着那站在楼梯口的六个人说道:“你们先下去,不要放任何人进来!”

“是!”

这六个男人异口同声的说道,随后便恭敬的转身朝着楼下而去。

看到这六个男人离开后,纪含香这才望着米成君问道:“你刚刚说段莫宁的死因,难道他不是车祸?”

“车祸?”米成君不屑的笑道:“以段莫宁的实力,就算出车祸,你认为他会死吗?”

“那是什么原因?”纪含香的那丹凤眼眯在了一起。

她感觉,此时米成君要说的话,绝对是秘闻,不为人所知的秘闻。

宁咏霖也顿时来了精神,一脸人很的聆听着,那模样仿佛生怕漏掉米成君所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一般。

“段莫宁是我们那个时候当之无愧的领军人物,车祸他是死不了的。”米成君慢慢的坐在了沙发上,从身上摸出香烟,给自己点燃。

烟雾环绕在米成君的脸上,使得他的脸色有些迷离了起来,仿佛陷入了遥远的回忆之中般。

“当年段莫宁带着薛舞绝杀出一条血路的事情,你恐怕已经知道了,我也不浪费你的时间。”米成君吐出了一口烟雾道:“段莫宁和薛舞绝是杀出了一条血路,活了下来,但是仇恨却依旧存在。”

“只要段莫宁活着一天,对于当初被他暴虐过的人,都是一个耻辱,这份耻辱只有段莫宁的血才可以洗刷!”

“而段莫宁在带着薛舞绝逃走之后,完全失去了踪迹,了无音讯,就算想要暗中报仇也不可能。”

“毕竟没有人能够找到他,这个仇怎么报!”

“时间一晃就是十多年过去了,对于段莫宁和薛舞绝这个名字也慢慢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之中。”米成君没有啰嗦,完全是在挑重点再说:“也就是大家都已经将段莫宁和薛舞绝慢慢给遗忘了的时候,突然我收到了一匿名信!”

“信上面再次提起了段莫宁和薛舞绝,并且还说出了段莫宁和薛舞绝的下落。”米成君淡淡的说道:“而我当年没有怎么为难薛舞绝,段莫宁也没有要我的命,更没有毁我,我并没有在意,便将信给毁了!”

“我以为这样就没什么了,可是我发现我错了,不止是我收到了这样的一封信,其他人也收到了,而且上面的内容全部都一样,大家那心中的旧恨立刻被勾了出来,要谈报仇!”

“而我则是不想在参与到这些恩怨是非之中,便选择了独善其身,可是我却万万没有想到,就是因为我的独善其身,使得我又捡回了一条命!”

“当年那些人,在知道段莫宁和薛舞绝的下落之后,便立刻着手去杀他们夫妻二人,可是段莫宁哪里有那么好杀,而且他身边还有一个智谋无双的薛舞绝。”

“派出去了多少人,死了多少,没有一个活着回来的!”米成君唏嘘不已的说道:“无论你有多强,只要你去找段莫宁,等待你的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死!”

“十多年过去了,段莫宁比之前变得更加厉害了,而且他还暗中的成立了自己的势力,恐怕就是为了以防那天仇家寻上门吧!”

“那段莫宁到底是怎么死的!”纪含香忍不住的问道。

米成君没有理会纪含香而是再次开口说道:“段莫宁太强了,让其他人坐立不安,想要大举出动,但是又怕惊动段家,只能够偷偷摸摸的出手,可是一次又一次的动手,换来的始终是失败!”

“没有一次胜利!”

“就在所有人心灰意冷,认为报仇无望的时候,出现了一个人,这个人的到来,立刻扭转了局势,并且将段莫宁给杀了!”说道这里米成君无奈的叹息了一声:“事后又精心布置了一场车祸的模样,让所有人都认为段莫宁是出车祸而死的!”

“可实则是因为段莫宁去中了对方的计,他们调虎离山,以为要去杀他儿子段枫,段莫宁便急忙赶去,可是谁知,对方要对付的是薛舞绝。”

“结果可想而知,薛舞绝落在了他们的手中,段莫宁只能够再次拼杀回去救薛舞绝,可就是这样,他们联手将段莫宁给杀了!”

“后面的已经说了。”米成君抬起头看向了纪含香:“现在你知道段莫宁是怎么死的了吧!”

“被人群攻而死!”纪含香咬牙切齿的说道。

“不错,他是被人群攻而死的,不过他也是一条铁骨铮铮的汉子,宁死不降,宁死不跪!”米成君唏嘘不已的说道:“那一战,他拉走了九十一个传奇境界的人,带走了四十八个传说境界的人,还有三十四个神话境界的高手以及三个骨灰境界的人给他陪葬。”

“一百多条人命被他给斩杀,他几乎是无敌的。”

“他当时有多强?”

“他是我见过最强的,就算段枫的师父清风和他比,恐怕也要弱上一筹,你没有亲眼所见,根本无法想象,那一战段莫宁那惊人的实力!”米成君仿佛再次回到了当年一般,再次看到了段莫宁那大杀四方般:“如果你非要问我他的实力,那么我只能说他可能踏入完美境界了吧!”

他可能踏入完美境界了吧?

听到这句话后,纪含香和宁咏霖的脸上顿时露出了惊骇之色。

段莫宁竟然有那么强?

不过纪含香并没有沉浸在震惊之中太长的时间便回过神来。

“那主导这场杀戮的人是谁?”

“彩云之南——西南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