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608章 为什么不斩草除根

第一千六百零八章 为什么不斩草除根

彩云之南,西南之王!

这八个字犹如一记晴天霹雳般,无论是纪含香还是宁咏霖,那脑海中瞬间变得空白了起来,瞬间失去了思考的意识。

幕后真正的主使人竟然是彩云之南——西南之王,是一个和段莫宁以及薛舞绝无仇无怨的人。

他为什么要主导这场杀戮呢?

“是不是很震惊,无法置信,真正的幕后主使者不是当年十八家的任何一家。”米成君的脸上充满了苦涩之意:“我和你们一样也是无法相信,但这就是事实!”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段莫宁曾经杀过一个人!”

“谁!”

“他儿子!”米成君无奈的说道:“所以他要让段莫宁死!”

“不可能,段莫宁根本没有去过彩云之南,怎么可能会杀他儿子呢?”

“纪小姐,段莫宁是从那里出来的?”

听到米成君的话后,纪含香脸色微微一变:“难道……”

“看来你已经想到了,没错,当年柯震业的儿子就在哪里接受最残酷的训练,段莫宁也就是在那里杀的他儿子,他费尽了心机,多方打听才知道是段莫宁杀的,杀子之仇,你说报不报?”

纪含香沉默了,杀子之仇和杀父之仇同样是不共戴天,不得不报!

“一切有因皆有果,段莫宁种下了因,得了果,也怪不得谁,也算是一报还一报吧!”米成君如同得道高僧一般,仿佛对于世间的一切都看透了:“当然这只是其中的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我想才是最主要的!”

“什么原因?”

“赤血玉!”米成君重重的说道:“当初我并不知道这个原因,只不过是随着事情的发展,我猜的!”

“怎么说?”

“我本来根本不知道赤血玉到底是什么东西,是用来干嘛的,甚至连赤血玉都不知道,可是现在各方势力,谁不知道赤血玉是打开成吉思汗陵的钥匙?”

“可是想要开成吉思汗陵,谈何容易,先不说其他,就拿国家来说吧!”

“你没有足够的实力,就算打开了成吉思汗陵,你能够得到什么,在国家这台暴力的机器下以及剑主的压迫下,你什么也得不到,甚至是死路一条!”

“想要有足够的实力,只能够不惜一切代价的去拉拢能够所拉拢的实力,比如当年的十八家就是一个例子,他掌握了对方想要报仇的欲望,便顺水推舟谋划密杀了段莫宁,同时还博得了所有人的好感!”

“而且成吉思汗陵之中有什么,你知道,还是我知道?”

米成君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我们大家都不知道,而当年被段莫宁废掉的人,在杀了段莫宁之后最想做的是什么?”

“想要当男人!”宁咏霖不假思索的说了出来。

毕竟段莫宁死了,可是祸根依旧存在,而且终生当不成男人,这对于任何男人来说都绝对是一个最大的痛楚。

“没错,想要当男人,那么成吉思汗陵之中有没有什么秘方呢?”米成君淡淡的说道:“毕竟当年成吉思汗和长春真人交情匪浅,而且两人又是死于同一年!”

“这点,我们也不得而知!”

“你的意思是,他告诉当年的那些人,只要打开成吉思汗陵就能够让他们重振雄风?”宁咏霖再次询问道。

“恐怕只有这一个可能,才会让那些人心甘情愿的为之所用。”米成君再次叹息了一声:“不然我实在想不到任何办法!”

“可这也太扯淡了吧,都废了怎么治,谁的二弟被人踩一脚,都废了几十年,还能够直起来?”宁咏霖口无遮拦的说道:“而且被踩爆没有被踩爆,还两说呢!”

“我和你的想法一样,不过那是因为,我们都是男人,而他们不是。”米成君苦笑说道:“如果你不是男人了……”

“你才不是男人呢!”宁咏霖立刻跺着脚说道。

虽然这只是一个比喻,宁咏霖心中也清楚,但是他对这个比喻很不满。

米成君没有理会宁咏霖,再次的说道:“如果有千分之一,甚至万分之一的机会,让他们变成男人,你说他们会放弃吗?”

“他们最大的不过才六十多岁啊,而且那个不是要钱有钱要权有权,若是医治好了,不用我多说,你也明白吧?”

“他们肯定会去找十七八岁的小姑娘!”

米成君顿时无语,不过宁咏霖说的也在理,也是事实,这年头只要你有钱,那些想要飞上枝头变凤凰的人,才不会在乎年纪!

“不过,现在科技这么发达,既然做不成男人了,就去做女人呗,有什么大不了的!”

或许是因为事情没有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宁永霖丝毫不以为然。

“如果让你一个大男人去做女人你去吗?”

宁咏霖顿时将头给摇的和拨浪鼓似的,好好的男人不当,去当人妖,除非他有病。

“你都不愿意去,他们可能会去吗?”

宁永霖一时间无言以对,想想也是,生在大家族中,而且还是当时的风云人物,突然变成了女人,这算什么事,而且肯定要被人给讥讽。

那些人将面子看的极重,绝对不会这样做,即使一辈子一人孤独一生,也不会去做变性手术。

纪含香则是没有说话,而是一直在沉思着,米成君说的很有道理,而且有根有据,也只有这一个可能,才会让他们甘心为之驱使,不然很难说的通,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能够让他们心动的。

连男人都做不成,无论是财富还是权利,恐怕都会失去争夺的欲望,毕竟争夺下来,也没有一个继承人啊!

“那当初段枫所从段炎国口中听到的彩云就是指彩云之南的西南之王?”

“什么意思?”

“段家内乱,段炎国在临死的时候说了彩云两个字,段枫一直不解,这到底是什么意思,是说的何人!”

听到纪含香的解释后,米成君的脸上露出了一道明悟之色:“应该是他,也只有他能够有这么大的能耐让段炎国叛变,毕竟段炎国是一个有野心的人,这点不可否认,他们或许达成了某种合作!”

“不过段炎国在临死之前幡然悔悟,想要告诉段枫幕后主使者吧!”

“可是为什么之前不说?”

“那也要看看段炎国之前知道不知道是谁!”米成君轻声道:“就算他事前就知道,可若是说出来,会面临什么样的结局?”

纪含香沉默了,说出来恐怕比死了更惨吧!

不过现在说这些已经没用了,毕竟段炎国已经死了,事前的真相已经被段炎国给带走了,想要真正的弄清楚,只有去找西南之王了!

“纪小姐,所有的问题,我都告诉你了,而且真正的幕后主使者,我也告诉你了,这次你们是不是可以放了我女儿?”

“我还有一件事情想不明白?”

“什么事情?”

“你为什么要现在说,之前怎么不说?”

“之前?”米成君叹息了一声:“你们去找过我吗,去问过我吗?我一直在等段枫,可是段枫却没有去湘江,我怎么说?”

“打电话?”纪含香飞快的说道。

“段枫会相信我的话吗?恐怕不信,甚至会认为我要借刀杀人吧!”米成君无奈的说道,人都是善妒的,都是多疑的,如果米成君老早就来找段枫,直接告诉段枫你老子段莫宁是被谁给杀死的,怎么死的,那么段枫到时候会问你怎么知道。

而米成君恐怕就算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楚,如今说出来,段枫肯定虽然还可能会怀疑,但是肯定会去再问段炎国口中的彩云是不是彩云之南的西南之王——柯震业!

到时候自然就会有答案,自然就能够知道米成君说的是真是假。

纪含香沉默了,米成君说的没有错,如果贸然说出了,没有任何矛头指向柯震业的时候,绝对没有人会相信米成君的话,并且就算是柯震业,段枫想要对付他,难度也不是一般的大!

那可是西南之王,是华夏西南边陲的王,华夏西南边陲可是多国交界处,能够成为西南之王,可以想象对方有着什么样的势力,有着什么样的强势手腕,段枫要想动他,不是一般的难,就算是薛昊天想要动柯震业也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因为柯震业不仅是西南之王,同时也是守护华夏西南边陲最重要的人之一,阻挡其他国家在西南有什么行动以及对付恐怖份子。

并且柯震业在西南待了半个世纪,其势力可谓是盘根交错,动了他,就要考虑华夏西南方向所要起的连锁反应。

能不动,则不动,这是唯一对所有人都好的形势,如果真要到了非动不可的地步,也要谨慎谋划才行。

而且若是动手,必须一击将对方给杀了,不然的话,就会使得柯震业临死反扑,到时候无论他咬谁,谁都别想好过。

“不对啊!”宁永霖仿佛想到了什么似的,忽然开口说道:“按照你这么说,如果是西南之王柯震业,可是他怎么会允许段枫活这么长时间呢?”

“段枫当初刚冒出来的时候,他就应该将段枫给拍死才对啊,并且你都说了,他已经算计坑杀了段莫宁,那么就应该要斩草除根才对,怎么可能会容忍段枫活下去呢,而且还活到了现在,变得更加强大了起来。”

虽然米成君说的头头是道,有理有据,但真动手了,谁不斩草除根,没事给自己弄这么大一个隐患留下来!

听到宁咏霖的话后,纪含香也将目光再次落在了米成君的身上,那脸上充满了询问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