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608章 拿你的命来填

第一千六百零八章 拿你的命来填

?感受到纪含香那眼神之中的询问之意后,米成君苦笑一声道:“怎么沒有斩草除根,他做了,只不过沒有成功而已。

“什么意思。”纪含香不解的问道。

“当年段枫等人任务遭遇外泄,就是柯震业在背后搞鬼。”米成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只不过我也不知道,他怎么就失败了。”

宁咏霖在听到米成君的话后,那双拳立刻紧紧的攥在了一起,十指上的骨骼关节被他给握的咯咯直响,那温儒的脸庞也变得难看了起來。

“混蛋,原來当年竟然是他在背后搞鬼。”

宁咏霖深知那一次段枫等人任务被人泄露,所面临的处境,以及事后给段枫带來的影响。

但是却沒有想到,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柯震业在背后搞鬼。

“一次失败后,那么为什么不继续动手。”纪含香轻声问道。

“再次动手,他也要有那个机会。”米成君再次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抽了一口说道:“一次失败,已经打草惊蛇了,而且段枫是谁的徒弟。”

“清风。”

“不错,七星龙渊剑主的徒弟啊。”米成君从口中吐出了一口闷气,继续说道:“我不知道剑主之间的规则,或许他们真的是不参与任何势力纷争吧。”

“但段枫可是他徒弟,如果有人杀了段枫,杀了清风这个七星龙渊剑主的徒弟,清风会如何。”

“杀。”

“不错,他会大杀四方,毕竟有人杀了他徒弟,他是为徒弟报仇,不算介入其他势力的纷争,清风手中有什么样的势力,我们都不知道,但是唯有一点可以肯定,这股势力绝对非常恐怖,足以震慑无数人,而且谁敢保证清风沒有其他的剑主好友。”

“到时候,就是剑主出手了,试问整个华夏有几个人能够抵挡住他们。”

纪含香沉默了,她要比米成君稍微知道的要多点,知道剑主的恐怖,若是段枫真的被人杀了,清风一心要为段枫报仇,那么柯震业必定会命丧黄泉。

就算柯震业再强,也只有死路一条。

“而且当初薛老应该已经知道段枫就是他外孙了吧,清风加薛老,一个武,一个文,你可以想想这是多么恐怖的势力。”

“他已经失去了机会,若是再动手,只会让薛老和清风擦觉到什么,所以只能够任由段枫成长,这才使得段枫有了今天,如果段枫身后沒有一棵大树的话,恐怕早就死了。”

俗话说,大树底下好乘凉,这句话一点都不假,若不是如此,段枫岂能活到今天。

但是米成君却不知道,段枫也是剑主,是鱼肠剑之主。

听完米成君的话后,纪含香和宁咏霖的脸上全部都露出了明悟之色,当时柯震业是有颇多顾忌,不能动段枫,但是如今想要动段枫,可段枫却已经羽翼丰满,不是说动就能够动的。

“你们还有什么疑问。”米成君淡淡的问道:“只要是我知道的,我都会告诉你们。”

“不对,你说的不对。”纪含香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一脸含恨的看着米成君说道:“当年我查过这些事情,虽然当时我沒有查出段枫父母的真实身份,但是和你所说的却完全不一样。”

纪含香所查的见第十六章,这里就不写了。

“那是我做的,你查的一切都是假的,都是我制造的,段枫的母亲沒有出车祸,也沒有住院,段枫的父亲也沒有出车祸,更沒有生病。”米成君解释道。

“什么意思。”

“为了让段枫心安,不要多想。”米成君淡淡的说道:“你若是认为我在骗你,可以随时杀了我。”

“你为什么这么做。”纪含香不解的问道,忽然纪含香像是想到了什么,脸上露出了一道惊讶之色:“难道……”

“沒错,我喜欢薛舞绝,我现在还喜欢她。”米成君那脸上的苦涩之意变得更加浓厚了起來:“可是我知道,我和她根本不可能,她那样的女子,也只有段莫宁配的上。”

“那我只能够帮他们做一点事情吧,算是报答段莫宁沒有废掉我之恩,算是我为我喜欢的人做最后的一件事情吧。”

米静雯在听到米成君的话后,顿时如同五雷轰顶,完全怔在了原地。

一直以來,在她眼中自己的父亲和母亲都很恩爱,是一对神仙眷侣,但是如今米成君却说他喜欢的是薛舞绝,这完全颠覆了米静雯这么多年的想法。

一时间,米静雯完全愣住了,那双眸也变得空洞了起來。

“为了这事,薛老不是曾经派人将我抓走过吗。”米成君苦笑着说道:“对我可是严刑拷打,这点你可以去向薛老求证,看看我说的是真还是假。”

虽然米成君的话沒有任何的漏洞,但是纪含香依然有些怀疑。

但是米成君对此也沒有在意,换做她是纪含香,她也会如此。

“这么说,你是一个好人。”宁咏霖眉头一挑问道:“你为段枫他们家做了不少事情啊,可是为什么不说出來。”

“给谁说。”米成君反问道:“给你,你那个时候还是毛头小子呢,懂个屁,而且我和你宁家还沒有那么深的交情。”

“你……”

“宁少,他说的也对,换成是我,我也不会去说,有什么意思。”

听到纪含香也帮米成君说话,宁咏霖冷哼了两声。

“我暂时相信你说的话,不过要是让我查到你敢骗我,后果你自负。”纪含香毫不留情的威胁道。

“这么说,纪小姐是答应先放了我女儿。”米成君轻声问道。

纪含香点了点头:“如果你说的全部都是事实,我可以不杀她,但若是骗我,你的命和她的命,我全要。”

这一刻的纪含香就像是一把锋芒毕露的宝剑,言语之中充满了凌厉之色。

“可以,只要我有一句骗你,到时不劳你动手,我自己自裁你面前。”米成君铿锵有力的说道。

对此纪含香非常满意的点了点头,她到不怕米成君跑,跑的和尚跑的了庙吗。

“现在我们说一下米静雯吧。”说着纪含香将目光落在了米静雯的身上。

那眸子之中充满了玩味之意:“米小姐,现在是不是应该轮到你了。”

愕然听到纪含香的话后,米静雯立刻从呆滞中回过神來:“你要听什么。”

“你认为我还能够听什么呢。”

米静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我和燕鹏飞达成了合作,他帮我毁了你的龙蛇会所,让你跪在我面前道歉,而且我还和龙辰熙达成了合作,让他想法设法的留下宁少他们。”

“现在看來我错了,他沒有这么做。”

现在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连米成君都來了,而且还说出了那么多的秘辛,她更是沒有什么好隐瞒的了。

“他做了,只不过放我们走了。”宁咏霖一脸平淡的说道,仿佛他在这之前已经和皇甫哲一样,想到了龙辰熙今天找他们去一品江山的缘由。

“你太看的起你自己了,也太不了解龙辰熙了,他如果阴我们,我们就会交恶,而最好的办法便是留我们一段时间,然后让我们走,至于能不能成功,那就是你们的事情了,他这样做,谁都沒有得罪。”

听到宁咏霖的话后,米静雯犹如发疯般的大笑了起來:“真是成也龙辰熙,败也龙辰熙。”

看着米静雯如此癫狂的神情,纪含香和宁咏霖倒是沒有任何的诧异,一脸的平静。

良久之后,等米静雯那疯狂的笑声渐渐落下的时候,纪含香再次开口说道:“燕鹏飞接下來的动作是什么。”

“我不知道,他沒有告诉我,我只做我的事情,挑起我们之间的纷争,剩下的他说他自己动手,让我等着看戏就好了。”米静雯一脸落寞的说道。

而就在这个时候,纪含香的手机忽然响了起來。

听到手机铃声之后,纪含香立刻从身上摸出手机,在看到上面的來电显示后,纪含香脸色一冷。

刚刚接通电话,听筒里面立刻传來了一道急躁的声音:“快回别墅,戚烟梦有危险。”

愕然听到这道声音之后,纪含香一愣,随即那俏脸立刻变得铁青了起來,双眸喷火的看着米静雯:“米静雯,你到底还有什么隐瞒的,梦梦怎么会有危险。”

米静雯的脸上忽然闪过了一道精光:“当初燕鹏飞给了我一些东西,好像是关于戚烟梦他哥哥的东西,他让我用这些來让戚烟梦,來扰乱你们的心神。”

纪含香在听到这句话后,那脸色顿时冷到了极点,这一刻,她终于知道戚烟梦这几日为何如此反常了。

米成君在听到米静雯的话后,那泛白的脸色也陡然变得难看了起來,伸出手,颤抖着指向了米静雯:“你……你……等下我在收拾你。”

“纪小姐,我们快去救戚小姐,柯震业來了。”米成君急忙的从沙发上站了起來,那脸上充满了慌张之意。

“米静雯,若是梦梦少了一根头发,我拿你的命來填。”纪含香狠狠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