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609章 不知道你们活够了吗

第一千六百零九章 不知道你们活够了吗

这一刻,所有的事情都已经明朗。

戚烟梦的反常是因为米静雯手中的东西,是因为戚鹏,为的就是让他们分心,让他们胡思乱想,然后米静雯挑起纷争,纪含香必定外出,到时候别墅内就剩下了戚烟梦,这就是他们动手的机会,一个大好的机会。

只要戚烟梦在手,纪含香必败,而且段枫还要受制,对方想要的一切,都能够拿到手,想要做的事情,都能够在这一刻完成。

很是精明的算计!

如果不是米成君的到来,现在纪含香可能还被蒙在鼓里,不知道事情的真相!

此刻,纪含香坐在车内的驾驶座上,直接在道路上上演了一幕街头飙车。

此时,纪含香将车速开的很快,那车窗旁边的风声呼啸而过,道路两旁的路灯飞速闪过,而纪含香则是目不斜视,死死的盯着前方,那脸上充满了冷冽的杀意。

而坐在副驾驶上的宁咏霖虽然面色平静,但是那眸子之中却凶光毕露。

至于跟着而来的米成君和米静雯父女,脸色则是不一,米成君则是满脸的慌乱之意,而米静雯则是一脸呆滞,双眸空洞无神。

这一刻,她米静雯终于明白了过来,从始至终她不过都只是别人手中的一枚棋子而已,一枚随时都可以抛弃的棋子,可是她却一直在沾沾自喜。

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天大的讽刺,她认为别人是她手中的棋子时,却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了别人手中的棋子,而且无形之中已经被别人牵着鼻子走了很远很远。

…………

此时,别墅中的上空完全被一股浓厚的血腥味所笼罩,同时那森冷的杀意遍布整个别墅,使得这栋别墅宛如森冷的人间地狱一般,狰狞恐怖,那压抑的气息,让人窒息。

别墅内,横七竖八尽是尸体,杀戮在继续,哀嚎声也在继续。

这是一场只有用死亡才能够结束的杀戮,只有死亡才能够平息这场杀戮。

别墅中,野田优子在缠斗鬼脸人的时候,皇甫哲的师父已经率先赶来,接着便是皇甫哲。

正如戚烟梦所说的那样,她通知了皇甫哲的师父,皇甫哲的师父不知道又通知了什么人,使得对方完全陷入到了万劫不复之地。

别墅外面在杀戮,但是别墅里面却是没有任何的杀戮之声,有的只是冷面相对,一股杀气隐藏在无形的空气之中,让人无法察觉出来。

说是冷面相对,倒不如说是鬼脸人被野田优子和皇甫哲,以及皇甫哲的师父三人给围攻,将他困在了三人的中间。

并且此时鬼脸人的身上已经布满了伤口,虽然看起来十分瘆人,但是却并不致命,只是让鬼脸人略显狼狈而已。

而野田优子三人则是面色平常的将鬼脸人给困在了三人的中间。

“柯震业,真是没有想到,竟然真的是你。”皇甫哲的师父缓缓的开口说道:“到了现在你还要带着面具吗?”

听到皇甫哲师父的话后,鬼脸人,更为准确的说是柯震业大笑了一声,笑声之中充满了一股沧桑感:“公羊子敬,你认出了我又能够如何,知道了我又能够如何?”

“薛昊天都不敢杀我,你敢吗?”

那沙哑的声音之中依旧带着一丝的狂妄之意,即使面临如此困境,柯震业都没有丝毫的惧意,更为准确的说他有后手。

皇甫哲的师父,也就是公羊子敬在听到柯震业的话后,陷入到了沉默之中!

看到公羊子敬沉默,柯震业再次的开口说道:“今日我是败了,但我不是败在你的手中,我是败在了自己的大意之下!”

“错,你是败在了戚烟梦的手中!”皇甫哲冷声说道:“你太小看戚烟梦了,或者说,你认为戚烟梦只是一个平庸的女人,毕竟在段枫身边,她从没有展露过自己,甚至很少有机会绽放出属于她那夺目的一面。”

听到皇甫哲话后,柯震业顿时长叹了一声。

皇甫哲说的没有错,他是败在了戚烟梦的手中,一切皆是因为段枫的锋芒将戚烟梦完全给压了下去,而且戚烟梦从始至终都扮演的只是一个小女人的角色,却忽略了叱咤商场的女强人,怎么可能是一个小女人,怎么可能是一个没有脑子的人呢?

一切皆是自信过头了!

“柯震业,戚鹏在哪里?”皇甫哲再次问道!

“他?”柯震业冷笑一声:“他活的好好的,他可是我手中的一张王牌,我怎么可能会舍得让他死呢,你放心好了,只要我活着一天,他就会活着!”

“你……”

“柯震业,如今你大势已去,我劝你还是交出戚鹏吧!”公孙子敬缓缓的开口,那声音之中带着一股莫名的威压。

“公孙子敬,你特意的也太早了吧,我手中可是还有几个骨灰境界的人呢,而且你们也杀不了我!”柯震业不屑的说道:“想要让我束手就擒,你认为可能吗?现实吗?”

“看来,你是要执迷不悔了?”

“什么叫做执迷不悔?”柯震业声音低沉的问道:“少废话,你若战,我便战,你若杀,我便奉陪到底,我倒要看看今日谁敢杀我,谁能杀我?”

听到柯震业那带有挑衅的华宇,公孙子敬和皇甫哲以及野田优子脸色均是一变。

“柯震业,你当真以为没人敢杀你吗?”

一道突兀的声音,带着一股强大的气息立刻从别墅门口扑面而来。

声音还未落下,只见一道黑影如同鬼魅般,忽地一下就到了柯震业的面前,同时只见一道手影犹如龙爪般飞速的朝着柯震业的喉咙之上猛然抓去。

柯震业在听到这突兀的声音后,已经如临大敌,浑身上下顿时紧绷在了一起,就在这手爪也抓在柯震业身上的时候,只见柯震业急忙侧身一闪。

柯震业这刚刚躲闪,对方的右爪就猛的一变,便侧向朝着柯震业再次抓去。

“唰!”

柯震业见状,身体急忙向下弯曲,一个弯身翻便再次躲过了这致命的一击。

虽然躲过去了这致命的一击,但是那虎口之上的一块衣服却被人给抓掉了,那虎口之上顿时鲜血淋漓。

随即,在灯光的照耀下,众人看清楚了来人的模样。

来人是一个老人,和公孙子敬年纪相仿,只不过他有些驼背,如果不是之前那凌厉的攻击,恐怕谁也想不到就是这样一个相貌堂堂如同其他老人般的人,竟然有如此恐怖的杀伤力。

“龙影!”柯震业在看到来人之后,那双瞳孔顿时放大,其中的震惊之意可想而知。

龙影,神狐和狼牙国家两大暴力部队真正的掌舵人,也是唯一的掌舵人,他不对任何人负责,只对国家负责。

一向神龙见首不见尾!

就连清风当初来京城和龙天啸切磋的时候,也没有找到龙影。

“柯震业,以前我只是怀疑你,怀疑是你算计的段枫他们,但是却不敢确定,而且我也不相信,这是真的,但是却没有想到真的是你!”龙影面无表情的说道:“我的规矩你知道,凡是动我的人,我会让他们偿命,从今日起,你柯家之人,我见一个杀一个!”

“当年你让我损失了多少人,我便让你柯家多少人偿命!”

柯震业没有开口,而是死死的盯着龙影。

现在的局势对他非常的不利,京城中最厉害的人一下子蹦出了两个,他根本招架不了。

“老东西,你怎么来这么慢!”公孙子敬不满的看着龙影问道:“他可是要动戚烟梦,要打人体潜能开发资料,你怎么不知道着急!”

“我去解决燕家那小子了,所以就耽误了一些时间。”龙影淡淡的说道:“现在其他人我已经解决了,就剩下他了,有你和你徒弟在,他跑不了!”

“我真是小看你们了,竟然给我挖了这么大一个坑,让我跳!”柯震业声音之中顿时出现了一股挫败感。

燕鹏飞被龙影给收拾了,那么他现在是真的大势已去,想要那些和他合作的人保自己,绝对不可能,甚至他们现在比任何人都希望自己死!

“你有这个实力,让我们如此对待!”龙影轻声说道:“柯震业,外面已经被张文霖的戊戌部队包围了,你已经插翅难逃了,现在是你束手就擒,还是我亲自动手?”

听到张文霖三个字之后,柯震业的那面具之下的脸色陡然一变。

“龙影,你狠!”柯震业犹如野兽在嘶吼般:“但即使如此,又能够如何,我死,今天你们也要跟着我陪葬,有你们陪我一起走黄泉路,我不孤独,我不寂寞!”

听到柯震业的话后,龙影和公孙子敬的脸色陡然一变:“柯震业,你当真要痴迷不悟!”

“谁敢挡我开成绩思汗陵墓,谁就陪我一起下地狱,谁也不例外!”柯震业那面具下的脸庞顿时变得扭曲了起来,如果此刻他拿下面具,一定会让人以为柯震业是一个魔鬼:“大不了,我们玉石俱焚,反正我已经活够了,就是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活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