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610章 准备要葛流云的命

第一千六百一十章 准备要葛流云的命

?再次听到柯震业这带有浓重威胁的声音,无论是公羊子敬还是龙影等人的脸色全部在这一刻变得更加难看了起來。

尤其是皇甫哲和野田优子,他们两个实在不知道面对如此紧迫的局势,谁给的他柯震业如此的勇气这样说话,谁给的他柯震业底气,让他敢如此的叫嚣。

皇甫哲和野田优子是不明白,当时公羊子敬和龙影却是非常的明白,明白柯震业为何敢如此口吐狂言。

一时间四周的气氛开始变得诡异了起來。

柯震业看着公羊子敬和龙影那满脸铁青的神色,那露在外的眸子流露出了阵阵的精光:“而且戚烟梦恐怕也不想让我死吧,戚鹏可是还在我手中的。”

此时的戚烟梦完全是充当起了看客,如今在听到柯震业的话后,戚烟梦的娇躯顿时狂震不已。

本來她以为自己的哥哥死了,但是如今事实告诉她,戚鹏沒有死,还活着,只不过却在别人的手中,而且就在柯震业手中,他若是死了,戚鹏还有活的可能吗。

答案不言而喻。

他柯震业完全是有恃无恐。

“今天你们把我包围了能够如何,你们一样不能要我的命。”柯震业继续开口说道:“龙影,柯震业,乖乖的让我走,我们下次再斗。”

“柯震业,你太嚣张了,今日就算不杀你,我也要你的半条命。”龙影恼怒的说道:“动手。”

话音还未落下,龙影率先朝着柯震业扑了过去。

龙影这一动,公羊子敬和皇甫哲以及野田优子全部都动了,死人完全形成夹击之势,将柯震业给包围在其中,并且四人全部都是高手,一出手便带起一阵呼啸的风声不说,而且那凌厉狠辣的杀招也如风而至,并且四人的攻击沒有打任何的时间差,全部是在同一时间不约而同的朝着柯震业轰砸而去。

纵使柯震业武力值滔天,在这一刻,也显得狼狈到了极点,四人的攻击,他不可能全部都躲过去。

毕竟双拳难敌四手,乱拳能够打死老师傅,所以柯震业在此时的处境十分凄惨。

只是顷刻间,柯震业就连续被砸中了数拳,而且从那面具之下渗出了死死的鲜血。

皇甫哲四人的攻击,完全如同猛虎下山,蛟龙出海般,势不可挡,而柯震业只能够一败再败。

“砰。”

皇甫哲的鞭腿刚刚踢中柯震业,野田优子的扫腿已经呼啸而來。

“砰。”

被野田优子一腿给扫中,柯震业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倒在了地面之上,随后公羊子敬身影一闪就到了柯震业的面前,那右脚毫不留情的踢出。

“砰。”

随后只见柯震业的身体因为受到巨大的冲击力,如同被人给击飞出去的棒球一般,立刻倒飞了出去。

“哐当。”

柯震业的身体重重的砸在了那客厅之中的茶几之上,恐怖的力量使得那茶几上的玻璃顿时碎裂。

紧接着便见龙影呼啸的朝着柯震业呼啸而去,只是眨眼间就到了柯震业的面前,纵身一跃而起,那右膝猛然提起,重重的朝下劈去,如同泰山压顶一般。

虽然这连续的攻击,使得柯震业那五脏六腑之中上下一震翻滚,同时浑身上下的骨头也仿佛散架了一般,身体之上异常的疼痛。

但是他对危险的感知力却已经存在,在龙影要以泰山压顶之势将用右膝重重砸在自己身上的时候,他便立刻感受到了危险。

感受到了危险,柯震业也不顾上身体的疼痛,急忙从那已经摇摇欲坠的茶几之上滚落而下。

“砰。”

柯震业刚刚滚落在地,龙影的右膝便狠狠的劈在了茶几之上,那巨大的力量使得茶几立刻彻底报废。

滚落在地面上之后,柯震业便急忙从地上爬起,朝着一旁躲闪而去。

这一次龙影倒是沒有在追击,而是冷眸相对,那红光满脸的脸上充满了冷冽的杀机。

公羊子敬等人仿佛商量好了一般,也是沒有在动,而是静静的看着狼狈的柯震业。

“龙影,难道你就真不怕我玉石俱焚。”柯震业将那脸上的面具给摘了下來,露出了那狰狞的脸色。

这一刻,柯震业那真实的面貌算是彻底的暴露在了众人的眼前。

他已经不年轻,已经很苍老,那脸上布满了不少的老年斑,而且脸色在这一刻显得十分苍白,同时那嘴角还挂着丝丝的血迹,给人一种枭雄迟暮的感觉,但是那双眸之中所散发出的精光,让人不敢直视。

看到柯震业的容貌后,龙影脸色平静,声音却异常冰冷的说道:“你不会,你也不敢,不到最后关头你是绝对不敢和我们玉石俱焚的,因为你要进成绩思汗陵墓,而我沒什么兴趣。”

“不到最后的时刻,不到最危险的时刻,你绝对不会选择玉石俱焚。”

龙影的话仿佛戳中了柯震业内心之中最为真实的想法一般,让他那脸庞之上的面部肌肉立刻扭曲在了一起,难看到了极点。

正如龙影所说的,这一刻,他绝对不会选择玉石俱焚,因为事情远远还沒有到达哪一步,还沒有到非死不可的地步,他绝对不会选择铤而走险。

毕竟能够活着沒人愿意死,并且蝼蚁尚且偷生,更何况还是一个人呢。

一时间柯震业那额头之上布满了冷汗,那面部的肌肉也完全扭曲在了一起,十分难看,若是打下去,他绝对会重伤,绝对会被虐的如同一条狗一般。

“龙影,你不要逼我。”

“今天我就逼你了。”龙影说着便就地一瞪,整个人如同猛虎下山般,带着不可抵挡的气势朝着柯震业飞扑而去。

看到龙影飞扑袭來,柯震业浑身上下的肌肉顿时紧绷在了一起,那赤红的双眼,让他看起來如同一头残暴的凶兽,随时都会发出最后凌厉的攻击。

“唰。”

龙影一闪就到了柯震业的面前,同时那右腿猛的弹出,便是一记强劲有力的鞭腿。

不等龙影这一腿踢在身上,柯震业那双手便已经挥出。

“砰。”

拳脚相撞,发出一道闷响,同时拳脚相撞的那一刻,两股巨大的力量陡然爆发而出,彼此消磨着。

随即,只见柯震业那挡住龙影右腿的双手。猛地向后一推。龙影的右腿直接被弹出。

但是下一次。龙影嗖的來了一个旋转。同时那左腿猛的就是一记侧踹。

危急时刻。柯震业本能的伸出双手。格挡在了胸前。

“砰。”

闷响声传出。柯震业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朝后退去了数步。他沒退一步。那脚下便会传出一道咔嚓之声。

是脚下那大理石地板砖破碎的声音。

而就在柯震业身体朝后退去的时候。皇甫哲身体一晃。便朝着柯震业而來。

同时借助奔跑之力。皇甫哲那右腿猛然抡起。朝着柯震业的脑袋之上踢去。

柯震业几乎是本能的伸出手臂格挡。

“砰。”

柯震业的手臂顿时为之一震。同时身体也微微摇晃了一下。

“皇甫哲。老子今天先杀你。”柯震业在看到皇甫哲后。狰狞着面孔说道。

听到柯震业的话后。龙影和公羊子敬两人的心头全部猛然一跳。

他们两个人不惧柯震业是因为他们两人知道柯震业的实力。而且旗鼓相当。但皇甫哲和柯震业之间却是有着一段不小的差距。若是柯震业一心要杀皇甫哲。那么皇甫哲绝对会非常的危险。

“皇甫。退。”公羊子敬爆喝一声。同时整个人如同被人给投掷出去的利剑般。带着无可匹敌之势朝着柯震业而去。

皇甫哲可是他公羊子敬的徒弟。而且还是唯一的徒弟。他怎么可能会看着柯震业杀皇甫哲呢。

虽然公羊子敬的反应速度极快。在第一时间便朝着柯震业呼啸而去。

只不过柯震业的攻击更快。而且他和皇甫哲根本沒有距离可言。那双拳如同出膛的炮弹,朝着皇甫哲便是一阵轰砸而出。

只是短短的一秒钟,柯震业便已经连续砸出了数拳,每一拳都带着恐怖的力量,都带着必杀之势。

面对柯震业这如骤雨般密集的铁拳,皇甫哲只能够选择防备。

可是皇甫哲和柯震业两人实力差了一截,虽然在防备,但是那铁拳砸在身上的时候,依旧有种钻心的疼痛。

就在公羊子敬要到皇甫哲和柯震业身边的时候,柯震业身体一侧,右腿直接对着皇甫哲的心口踢出。

这临时的便招,完全打了皇甫哲一个措手不及,使得他根本沒有來得及防备便被柯震业一脚给踢在了心口,那恐怖的力量直接将他给震飞了出去。

这一切完全只是发生在电石火花间,只是一眨眼的时间。

就在皇甫哲朝后倒飞出去的那一刻,公羊子敬已经到了柯震业的面前,五指紧绷,化手为剑,身子微弯,身体宛如一张落日弓,而化为剑的右手就是弓上的利剑,猛的朝前刺去。

虽然只是手剑,但是却如真剑一般锋利,直接将空气切开了一条口子,发出了一道刺耳的声音。

看到公羊子敬这一招弓步刺剑之后,柯震业立刻爆退。

就在皇甫哲等人在对付柯震业的时候,千里之外的段枫已经按照清风的方法,准备今夜要葛流云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