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118章 段老爷子的信

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段老爷子的信

段云阳等人的到来,使得局面完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大逆转,或者说段云阳到来后,这场厮杀已经变成了单方面的屠杀!

并且人命也在这一刻,显得更加脆弱了起来,尤其是在索人屠的面前,那人命显得更加脆弱无比,他基本上是无敌的,没有人能够与他一战,没有人能够和他匹敌!

老天爷仿佛感受到了这疯狂的杀戮般,那天空之中的雪花飘的更加大了起来,这一刻,完全变成了鹅毛大雪。

虽然雪很大,但是依然无法将那流淌在地面上的鲜血给覆盖住。

那滚烫的鲜血流在地面上,使得那地面之上的雪花立刻融化,和鲜血混合在一起,成为了一滩血水!

这一刻可以说完全是没有人性可言的杀戮,这一刻完全将人命如草芥这五个字给演绎到了极致。

此时所有人的心中只有一个字,那就是杀!

每一个人都已经杀红了眼,他们心中只剩下了一个想法,那就是我如果不杀,那么就会永久的留在这片深沉的土地之上!

可是段云阳的到来,基本上已经决定了结局,纵使葛流云还有其他的安排,这一刻恐怕也已经无力回天了。

他什么都算计了,但是却没有料到段枫是鱼肠剑主!

没有料到鱼肠剑主的势力!

如今在加上段云阳,葛流云焉有不败之理?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五分钟,十分钟……

大约二十分钟之后,杀戮慢慢变得淡了下来,不是不杀了,而是那地面上横七竖八的尽是尸体,那地面之上已经形成了一条血河!

“砰!”

凤凰一脚将波塞冬给踢飞出去之后,段枫纵身一跃,便立刻到了波塞冬的面前,那手中的鱼肠剑立刻指向了波塞冬的喉咙,只要段枫轻轻一动手中的鱼肠剑,那么波塞冬必定血溅三尺,命丧当场!

只不过段枫没有动,而是用鱼肠剑指着波塞冬的喉咙,那脸上充满了冰冷之色,没有任何的人类感情可言!

就像是一台冰冷的杀戮机器!

而此刻波塞冬倒在地面的积雪之上,呼吸急促,同时只要一动,那身上便会传来一道钻心的疼痛不说,而且那身体之中的骨头也会剧痛不已!

他仿佛认命了一般,没有在反抗,就那么安静的躺在那里,任由段枫手中的鱼肠剑放在自己的脖颈之上。

“火狐,你赢了!”波塞冬有气无力的说道:“你赢在鱼肠剑之上,赢在了人多之上!”

虽然败了,波塞冬知道要难逃一死了,但是他却并没有任何的惧意,一脸的坦然,并且没有承认是败在了段枫的手中。

不过对此,段枫也没有生气,而是一脸冷傲的说道:“波塞冬,待我到了你这个年纪,你敢说我杀不了你?”

波塞冬沉默了,段枫的潜力实在太大了,若是在给他十年二十年的成长时间,他绝对能够杀的了自己。

而此刻,杀戮已经逐渐的停止了下来,但是索人屠却冲进了葛家的客厅之中。

片刻之后,索人屠一手拎着葛流云犹如拎着死狗一样,从葛家的大厅之中走了出来,随后将葛流云扔到了段云阳的脚下!

“云阳,人在这里,要杀要剐,你看着办吧!”索人屠淡淡的说道。

在他口中葛流云的命仿佛就不是命一般。

段云阳在看到葛流云之后,立刻抬起脚踩在了葛流云的胸口,那温儒的脸上充满了凌厉的杀意!

“葛流云,你也有今天!”段云阳声音嘶哑,语气低沉的说道。

此刻葛流云脸色苍白如纸,但是那看向段云阳的眼神之中却如同厉鬼一般的恶毒。

不过对此段云阳没有在意,这一刻葛流云被他踩在脚下,他的命,由段云阳掌握,就算在瞪自己有什么用?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冰冷而又充满杀机的声音陡然在四周响起:“葛流云,你以为就凭麦子凡和尼克勒斯几个废物,能够挡住我吗?”

人还未到,声已到!

听到这道声音后,被段云阳踩在脚下的葛流云浑身上下立刻颤抖了起来。

这是清风!

清风来了,那么麦子凡和尼克勒斯以及其他人,恐怕已经凶多吉少了!

下一刻,被鲜血染红了大片衣服的清风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只不过他的手中却抓着四个人头!

这四个人头,正是麦子凡等人的,只不过却没有尼克勒斯!

“唰!”

清风直接将手中的人头扔给了葛流云:“他们已经死了,你所有的后路都没了!”

当看到滚到自己面前的人头之后,葛流云顿时面如土灰,这一次他是真的败了,败的很彻底,什么都没有了,一个可用之人都没有了。

这一刻,葛流云心如死灰,他知道自己算是彻底的完蛋了。

“葛流云,他们都下去了,你也下去陪他们吧!”段云阳淡淡的说道。

说着段云阳便抬起脚,作势朝着葛流云的脑袋之上跺下。

而葛流云则是双眸呆滞,没有丝毫的神色,就连段云阳的脚要踏下都没有任何的反应。

就在段云阳要一脚踩在葛流云脑袋上的时候,一道突兀的声音陡然传出:“住手!”

愕然听到这道声音之后,段云阳浑身上下一震,那动作也微微停滞了一下,扭头朝着声音的来源处看去。

只见江夜雨正一步步的走来。

“你要救他?”段云阳的脸上充满了不善!

“我问他几个问题!”江夜雨没有回答段云阳的问题,而是轻声说道。

看着江夜雨那铁青的脸色,段云阳微微犹豫了一下,便收回了腿。

江夜雨在走到段云阳的身边后,立刻蹲下身体,一把抓住葛流云胸前的衣服,脸色有些狰狞的说道:“你要杀我?”

听到江夜雨的话后,葛流云那空洞的双眸之中慢慢的出现了一丝的亮光:“是,只要你死,就算段枫不死,也会脱层皮!”

“为了能够活下去,你必须死!”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这一刻葛流云没有任何的隐藏,完全将那内心之中最为狠辣阴暗的一面展露了出来。

“那我就必须死吗?”

“你不死,我就要死!”葛流云缓缓的闭上了双眼:“我知道这样对你很残忍,但是为了活下去,所以只能够你死,但是现在……”

说着葛流云脸上露出了一道苦涩。

人算不如天算,江夜雨没死成,他倒是玩完了。

“她给我的东西,是你让她给我看的对吗?”

“你既然已经猜到了,何必还要多问?”葛流云有气无比的说道:“我和你相交数年,当然知道你对什么感兴趣!”

“杀了我吧,给我一个痛快!”

江夜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成全你!”

话音落下,江夜雨直接伸出手掐住了葛流云的脖子,用力一拧,只听咔嚓一道脆响之声传出,葛流云便没有了任何的动静。

而段云阳则是眉头微微皱了起来,葛流云给江夜雨看了什么,什么是他最感兴趣的?

可是现在已经没有了答案,葛流云已经被江夜雨给杀了!

段云阳之所以没有开口,让江夜雨不要杀葛流云,是因为他知道,自己开口和不开口一样,江夜雨和葛流云故意打哑谜,就是不想让他们知道!

杀了葛流云之后,江夜雨立刻站起身,再次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段枫,好好搜搜葛家吧,这里有你想要的东西!”

扔下这句话后,江夜雨也不多说什么,便立刻转身朝着外面走去,只不过那背影充满了落寞和沧桑之意。

看着江夜雨的背影,段枫微微的叹息了一声,他能够理解江夜雨此刻的心情。

他视葛流云为朋友,可是葛流云要杀他,换取自己的生存,而且两人相交数十年,可以说知根知底,可是却在活这个字眼上,要至江夜雨于死地,还有比这更加残酷的事情吗?

“葬天,给我搜葛家,其他人全部杀,一个不留!”段枫对着葬天冷冷的下达了命令!

葬天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大手一挥,身为鱼肠剑主的人仿佛得到了什么讯号一般,立刻朝着葛家所有的屋内呼啸而去。

随后,段枫看了一眼地面上的波塞冬:“他已经死了,你也下去陪他吧?”

“火狐,我在下面等你!”说着波塞冬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听到波塞冬的话后,段枫眉头一皱,但是也没有问什么,而是一剑将波塞冬也给了结了。

一时间,葛流云所勾结的人,将再也没有任何活口,全部都要埋葬在这片雪花之下!

杀了波塞冬之后,段枫扭头看了一眼凤凰,脸上露出了一道会心的笑容,虽然心中有千言万语,但是段枫却没有多说什么,而是慢慢的将目光扭头看向了段云阳,同时那身体也微微出现了一丝的颤抖之意!

而段云阳则是朝着段枫身边慢慢的走了过去,那脸上挂着一道浓厚的笑容!

走到段枫的身边,段云阳伸出手轻轻的拍了一下段枫的肩膀!

就是这轻轻的一拍,却让段枫脸上充满了激动之意:“谢谢……”

“兄弟间不说这么见外的话!”段云阳淡淡的说道:“这是爷爷给你的信,等你看了什么都明白了!”

说着段云阳从身上取出了一直藏在身上的信,塞到了段枫的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