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119章 信上内容

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信上内容

看着段云阳塞到自己手中的信,段枫脸色微微一变,瞳孔收缩,目光聚集在信封上,看了半晌之后,段枫再次抬头看向了段云阳!

“打开看看吧!”段云阳轻声说道“爷爷给你的,我也不知道里面写了什么!”

当初在段老爷子的离世的时候,就早已经将这信给准备好了,交给了段云阳,只不过段云阳也不知道这最后一封信中究竟写了什么内容,他没有拆开过,一直等着交给段枫;!

段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低头,慢慢的将手中的信封给拆开了!

“段枫,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说明我已经不在了,我已经和莫宁定康相见了……”

看到信中第一句话,段枫内心中猛然一颤,握着信纸的手不由自主地紧紧攥住,呼吸也有些不稳,鼻子一酸,眼圈有些微微泛红了起来。.

他回段家的时日虽短,和段老爷子在一起的时间也不长,但是那骨子之中所流淌的血液却带着浓厚的亲情之意!

并且段枫也是真心的喜欢段老爷子这个爷爷,虽然他已经苍老,脾气也不好,但是他却是一个很可爱的老头,至少在段枫的心中如此。

看着信上的内容,一字一句,是那么的清晰,但是此刻在段枫的眼中,却变得有些模糊了起来,这可是段老爷子的亲笔信啊,给他的,而且是最后一封信,可以说是绝笔信!嘿言格?即可免費無彈窗觀看

“你不要怪云阳,要怪就怪爷爷我吧,是我让云阳和你决裂的,是我让云阳和你兄弟反目的……”

“我知道这样做,无论是对你还是对云阳都非常的残忍,但是我也没有任何的办法,一切都是为了段家,你可以说我自私自利,说我将家族之中的利益看的比一切都大,可以说我没有人性,没有亲情,但是段家真的不能毁,必须要存在去,不然我无颜面对段家的列祖列宗!”

段老爷子那字里行间之中充满了无奈之意,充满了苦涩。

段枫从信上的内容能够读的出,当时段老爷子内心之中恐怕也是十分的纠结和挣扎吧?

“云阳是我看着长大的,我知道他的心性,这孩子是个重情重义之辈,把段家交给他,我放心;虽然定康对我说过,让我把段家交给你,让你能给有自保之力,这点我曾经也想过,想过把段家交给你,但是最终我还是交给了云阳!”

“不是爷爷不相信你,也不是你没有这个能力领导段家,而是你树敌太多了,我若是不在,段家在你的手中必定是四面受敌,而且人心叵测,段家之中定然有人不服你,毕竟你刚回段家,又是莫宁和舞绝的儿子……”

“那时候,段家将会面临内忧外患,我想赌一把,将段家给你,但是我老了,心也老了,没有年轻时候的拼劲了,我不敢赌,我只能够求稳,我把段家交给了云阳,让云阳照料;!”

“就算到时候段家出现什么事情,出现什么意外,你也不会袖手旁观!”

段老爷子在临死前,仿佛早就料定了一切,早就准备好了一切。.

“云阳仁慈心厚,最重要的是他心中的那份亲情依旧存在,交给他,我放心,就算段家有人心怀不轨想要逼宫,他也会忍去,若是真的被逼的走投无路了,段家还有其他人能够帮他一把,还有你能给帮他一把!”

“云阳掌控段家,虽然一段时间内,段家的声望将会一落千丈,但却能够存活来,而且与你反目为仇,会制造一个假象,一个谁也不知道你和段云阳到底有没有反目的假象!”

“到时候,别人在对付你的时候,应该会自动忽略掉段家,毕竟云阳已经和你反目,在对付段家已经没有必要了!”

“是不是感觉自己现在像是一个棋子,很是恨老子,恨不得骂老子……”

段老爷子这句话之中仿佛充满了得意忘形之色一般,但是在那得意忘形之中却带着一股前所未有的落寞之意。

为了家族,拿自己孙子的命去赌,把他推到万丈深渊,让他自认为已经寻找到的亲情轰然破碎,这份痛,常人谁你能干理解?

虽然已经知道了一切是段老爷子在背后搞鬼,但是段枫却对段老爷子没有一点的恨意。

经商的讲究利益,利字当头,而为官者讲究权利,为了权利可以不择手段。

生在段家之中,段老爷子为了家族利益这样做,段枫能够理解。

“你如果恨老子,要骂老子,我也要这样做,只有这样,你才能够活去,就算你在面临死亡的时候,老子也有把握让人把你从鬼门关之中给拉回来;!”

“我将人屠给你和云阳留了,我知道人屠的实力,只要云阳去找他,他必定出山帮你,到时候无论谁杀你,我想,人屠都能够拼着一条老命,将你给救走,只要你不死,段家就有希望,莫宁就留了一个根,我段家就留了一丝香火!”

看到这里,段枫的眼眶已经微微有些泛红了起来。

这一刻,段枫感觉段老爷子很苦,很苦,操劳了一辈子,算计了一辈子,临老却是孤独无比,而在临死之前却要重操旧业,再次的算计,再次的为自己的子孙留一条后路,想着让自己的子孙怎么能够活去!

一时间,段枫只感觉自己的心田之上慢慢的涌现一道暖流,朝着身体四周悄无声息的流淌而去。

虽然段枫和段老爷子相认时间不长,但是段老爷子这段字里行间却充满了对段枫的溺爱。

“就是不知道你们用没用到人屠,到没到我预料的最坏的结果,如果没有最好,这说明,我孙子厉害,我孙子牛逼,如果人屠没有去救你,那么你应该是没有生命危险了,你已经有了自保的能力,这样的情势,是我最想看到的!”

“这样,云阳就可以按照我的吩咐暗中帮你谋划一切了,有些人你不了解,我给了云阳名单,让他帮你全部解决掉,不过葛家是最难解决的,葛流云是最难对付的一个,他野心勃勃,隐忍不发,你一个人恐怕对付不了,我给你们留了一份关于葛家某些人犯罪的资料,你们可以用这份资料将葛家体制内的人给钉死,云阳应该把这份东西给你了吧?”

看到这里,段枫的身体微微的颤抖了起来,这一刻,他终于明白董馨菲的父亲董海天是从哪里弄来的一份关于葛家很多人贪污受贿,草菅人命犯罪的资料,原来是段老爷子留的,是段云阳给他的!

“现在你看到了这封信,说明你和云阳兄弟两个已经将葛家给灭了,老子在天上也看到了,干的不错,可以去喝一杯了……”

段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一脸认真的看了去。

没有人打扰段枫,段枫看的很安静,很是安详。

段老爷子仿佛有千言万语想要对段枫说一般,整整给段枫写了六张纸的内容,从这上面就足以看的出,段老爷子对段枫的喜爱和溺爱;

而段枫则是不急不躁的看着,每一张纸上的内容,每一句话,段枫看的都是非常认真,都是极度的仔细!

当段枫看到最后一张纸上的内容时,信上面的内容已经变了,不在只是说给他的话,而是还有戚烟梦!

“段枫,梦梦是个不错的女孩,老子很喜欢这个孙媳妇,我知道你身边还有其他女人,这事我就不过问了,但是你一定要好好对待梦梦,她是一个不错的女孩,你千万不要辜负她,不然老子半夜里就从棺材里面爬出来,把你给带走!”

看到这句半开玩笑的话,段枫那悲伤的脸上慢慢的露出了一道笑容,只不过却略显苦涩而已!

“梦梦那丫头很聪明,只不过你锋芒毕露,将她身上的光芒全给掩饰了去,以后遇到事情不要太果断,和她说说,让她帮你拿拿主意,说不好她的主意比你的还好呢?”

“而且梦梦懂的,怎么做一个人妇,她将自己身上的光芒掩盖起来,让你绽放,这点你一定要记在心中,知道吗?”

“还有,我很喜欢梦梦那丫头烧的菜,改天让她在给我烧几道菜,让我解解馋,顺便给我弄点好酒啊,老子在面一定要喝个痛快……”

随后段老爷子在信上面留的内容不像之前那样充满了欢快,而是略显悲伤。

“段枫,麻烦你再替爷爷给梦梦说声对不起,我不能够看你们举办的婚礼,不能在婚礼上喝你们给我端的茶了,也不能够帮你们带孩子了,不能给我重孙讲故事了,让她不要生爷爷的气,爷爷失信了……”

看到这里,段枫的心头再次猛然一酸,当初在段老爷子临死前,他已经对戚烟梦说过这样的话了,如今段枫又再次看到段老爷子所留的信上内容。

段枫那隐藏在心中的往事,瞬间就被从内心深处给勾了出来,这一刻,段枫好像又看到了段老爷子那已经灯枯油尽的模样,又已经看到了段老爷子那如同风中的蜡烛般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