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697章 难得糊涂

第一千六百九十七章 难得糊涂

龙辰熙说的一点错都沒有。如果柯震业真的给他们玩这样一手。那么到时候。他们必定会四面楚歌。所有人都会围攻他们。

这一刻皇甫哲好像明白为什么柯震业说让段枫來科尔沁草原了。这整个就是一阴谋。一个置段枫与死地的阴谋啊。

而且此某无解。因为戚鹏在柯震业手中。

就算明知山有虎。明知有危险。段枫也会來。会毫不犹豫的來。毕竟此刻沒有人知道那个老人带着戚鹏在沙漠之中大逃亡。沒有任何的办法将信息传递给段枫。毕竟这个老人此刻不能停。停下就要面临柯震业。他虽然有着绝对的自信。就算面对柯震业等人。他自己也能跑。

但那只是他自己。现在他可是带着戚鹏呢。

荒凉的戈壁沙漠之中。依旧上演着一副大逃亡。

老人带着戚鹏犹如受到惊吓的兔子一般。同时柯震业犹如一头被人撩拨了虎须的老虎一般。疯狂的追赶着。

这戈壁沙漠之中。老人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朝哪里跑。他只知道。自己不能停。停下就是灾难。

或许是因为这个老人的实力太强悍的缘故。直到现在他始终和柯震业保持着一段不近的距离。

戚鹏看着这个老人。这一刻内心之中慢慢的燃起了一丝的希望。那就是能够逃跑出去的希望。

而这份希望完全來源于这个老人。他的速度太快了。戚鹏可以拍着胸脯说。自己从來沒有见过有人的速度会这么快。

可是他哪里知道。这个老人和别人不一样。别人追求的是实力。但是他追求的是速度。

就和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一样。他一生都在追求速度。追求那极致的速度。

希望燃起。虽然很小。但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谁敢保证这微小的希望之火不会形成燎原之势。

不知道跑了多久。天色都已经暗淡了下來。这要是普通人在沙漠之中这么奔跑。并且还带着一个人。那凌厉的寒风不停的吹过。恐怕早已经倒在了这片荒凉的沙漠之中。可是这个老人沒有。他依旧生龙活虎。显得十分威猛。

天色暗淡下來。对于这个老人來说。是一个机会。是一个绝佳的逃跑机会。但是具体能不能逃出去。只能够看老天爷的安排。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相比于荒凉的戈壁沙漠。整个河洛市灯火通明。

那街道两旁的路灯。如同一头会发光的光龙一般。盘踞在整个河洛市。将河洛市照的如同白昼。

红叶别墅之中。段枫和戚天寒等人正坐在餐桌上吃饭。气氛很是融洽。但段枫却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说话很少。

但是好在沒有人注意到段枫的反常。一顿饭下來。相对來说。十分的融洽。

吃完饭之后。段枫和戚天寒聊了一会。告诉他自己要出趟远门。

对此戚天寒并沒有多问什么。他知道段枫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只是让他小心一点。活着回來。

随后。段枫便找到了天命:“我们去院内走走。”

天命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走出别墅之后。段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着天命说道:“我要离开河洛市了。”

“有戚鹏的消息了吗。”天命的声音显得有些激动。

段枫满脸苦涩的说道:“算不上消息吧。他让我去科尔沁草原。不然就杀了戚鹏。我必须去。”

听到段枫的这句话后。天命的脸色微微一变:“他……他真是这样说的。”

段枫无奈的点了点头:“是的。我明天就动身。你就别去了。我不放心家里。有你和凤凰在。我能够安心不少。”

“段枫……你……你真的要去。”天命的声音显得有些颤抖了起來。

段枫苦笑一声道:“我有的选择吗。”

“他明显是让你去死。”天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重重的说道:“只要你敢去。你可能就回不來了。”

“我知道。”段枫望着天命一脸认真的说道:“可是你想要让戚鹏死吗。”

想要让戚鹏死吗。

不想。

天命怎么可能会想让戚鹏死呢。她比谁都想要让戚鹏活着。

如果是以往的话。段枫要过去。她绝对不会这么啰嗦。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她自从來到戚家之后。感受到了家的温暖。感受到了幸福。她更能够清楚的感受到。戚天寒和何彩心夫妇对于段枫这个女婿的喜爱。

现在戚鹏在柯震业手中。就算段枫去了。戚鹏能够活吗。

而且弄不好。戚鹏和段枫两个人都要死在一起。

这样对于戚天寒和何彩心夫妇会造成什么样的打击。同时戚烟梦和其他女人会如何。并且让她天命有何颜面去面对陈小雅。

“我知道我去了可能会死。但是我真的沒有选择。”段枫从口袋中摸出香烟。给自己点燃。狠狠的吸了一口:“我这条命是戚鹏救的。换句话來说。我这条命都是他的。”

“如今他有消息了。我能够不管不问吗。”段枫从口中吐出了一口浓密的烟雾继续说道:“我做不到。有些事情。明知不可为。依然要去做。”

“你明白吗。”

天命沉默了。是啊。有些事情明知不可为。依旧要去做。不是因为傻。而是因为情义。

情义无价。他和戚鹏是生死兄弟。戚鹏救了他。现在更是在柯震业的手中。不知道被柯震业折磨成了什么样子。他这个兄弟怎么可能不去。怎么可能看着自己的兄弟被人折磨。甚至是死在别人的手中呢。

“你自己一个人去。”

段枫点了点头:“嗯。这次太危险了。我就不带着梦梦了。我一个人去就好了。”

“天命。我离开之后。我怕有人会在河洛市之中动手。乱我的心。所以你一定要看好家。好吗。”

天命一脸严肃的看着段枫说道:“段枫。你放心。除非我死。不然沒有一个人能够动的了我们的家人。”

我们的家人。

听到这五个字之后。段枫那脸上露出了一道温馨的笑容:“谢谢您。天命。”

天命轻轻的摇摇头。

“好了。我去找凤凰。看看她。这丫头一根筋。别做出什么傻事來了。”段枫淡淡的说道。

说着段枫便转身走向了别墅之中。

看着段枫那有些萧条而又落寞的背影。天命只感觉心头那柔软之处。仿佛被什么东西给触碰了一下。

凤凰是个一根筋的人。但是你可曾知道。在你的身后一直站着一个默默无闻。默默付出青春年华。为你棋动乾坤。血染白裳的女人。

她叫陈小雅。一直站在你背后。看着你一步步走向巅峰。为你无怨无悔的付出呢。

想到陈小雅。天命忍不住的开口喊道:“段枫……”

愕然听到天命的话后。段枫的脚步微微停滞了一下。然后慢慢的转过身。看着天命问道:“还有什么事情吗。”

“我……”

“怎么了。”

天命一时间不知道应该如何开口。这个时候告诉他陈小雅。他的心恐怕就会乱吧。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天命望着段枫轻声道:“段枫。无论结果如何。记得回头转身。也许你会看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段枫轻轻一笑:“你说的是小雅吧。”

天命在听到段枫的话后。浑身上下不受控制的颤抖了一下。同时脑海中一片空白。

“你……”

段枫慢慢的走回到了天命的身边。那脸上挂着一道复杂到了极点的笑容:“天命。我早就知道了。”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段枫从口中吐出了一口闷气:“当初惜君的病。是我帮忙治好的。她的血型和小雅不符。那个时候我就怀疑了。我知道小雅是什么血型。”

“我曾经幻想过。是不是我喝醉酒和小雅发生过关系。我忘记了。我做了个亲子鉴定。她不是我的女儿。惜君是rh血型。而且她也不是惜君的女儿。”

“我知道她在骗我。她总说结婚了。可是我始终沒有见过她口中的那个男人。后來诗诗的一句话。让我发现了一丝的端倪。”

“什么话。”

“惜君和梦梦很像。”段枫满脸苦涩的说道:“当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起初并沒有怀疑。但是越來越感觉。不对劲。梦梦和惜君两人真的很像。很像。”

“我发现不对劲之后。便让葬天在暗中帮我调查。后來我又想了起來。你也是rh血型。”段枫重重的说道:“而且在我们沒出事以前。戚鹏曾经说过要让我给孩子做干爹。”

“我就想。惜君会不会是你和戚鹏的孩子。我便使劲查。果然不出我所料。惜君是你和戚鹏的孩子。”段枫那脸上充满了苦涩:“小雅不过是将惜君给抚养长大了而已。”

“她沒有结婚。她在骗我。我清楚。但是我却沒有戳穿这个谎言。不是不想。而是我不知道如何戳穿。”段枫那脸上充满了无奈之色:“小雅。我太了解了。别看她外表柔弱。但内心之中则实在孤高。”

“并且我现在的处境。也不允许我戳穿这层谎言。于是我便装傻充愣。”段枫自嘲的笑了笑:“有时候。人还是要糊涂一点比较好。”

“难得糊涂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