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698章 或许没死

第一千六百九十八章 或许没死

这个世界上,没有傻子,也没有不透风的墙,只有一些揣着明白装糊涂的人。请大家搜索(品%书¥¥网)!

他们知道一切,却装糊涂,就像段枫所说的那样,难得糊涂!

可是真的是难得糊涂吗?

或许还有逃避吧!

不知道如何面对,如何解决,只有装糊涂!

天命枫那满脸苦涩的神情,内心之中也充满了复杂之色。

段枫知道陈小雅拉扯的段惜君是她和戚鹏的女儿,可是他知道陈小雅为什么独自一人养别人的孩子吗?

他知道陈小雅那在背后的心酸吗?

知道陈小雅那血染白裳,棋动乾坤,遥指江山,费尽心神,为他铺造通天大道,翱翔九天的事情吗?

他知道,陈小雅站在别人的雨季,淋湿自己,空谈一出戏,空望段枫功成名就吗?

他知道,陈小雅遥指江山,血染白衫,只为换他十里桃花,幸福一生吗?

他知道……

他不知道,他一定不知道,如果他知道,恐怕他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了,他就不会装糊涂了!

她一个女人,身上背负的东西何其多?

为段枫还债,站在雨季,等一个没有结果的结局,她为段枫付出那璀璨年华,一心唯求安平盛景,让段枫无忧无虑!

一切的一切他都不知道,他只知道陈小雅没有结婚,段惜君是天命和戚鹏的女儿。

除了这些,他不在知道什么!

天命那脸上充满了复杂的神色,她想要告诉段枫一些事情,可是话到了嘴边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她想要说,可是又怕说出口,段枫无法承受!

她的内心之中充满了挣扎之色,她也是一个女人,她比男人懂女人,她懂陈小雅的苦,她懂陈小雅的累……

随后,天命忍不住的叹息了一声。

这声叹息仿佛跨越了前世今生。

“你既然知道了,那么打算如何?”

“如果我能活下来,我就会知道如何做!”段枫对着天命露出了一道浓厚的笑容:“也帮我照顾好她,我欠她很多,这辈子可能都无法还清!”

天命重重的点了点头,信誓旦旦的说道:“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她的!”

话说出口,天命内心之中充满了苦涩,陈小雅需要她照顾吗?

她那份妖孽般的智商,足以玩夸无数人,她身后的势力,如果浮现,必定会是一个庞然大物,她若想活,谁能让她死,包括柯震业想要杀陈小雅,恐怕也不是那么一件简单的事情。

“谢谢!”

随后,段枫转身走向了别墅之中。

枫的背影,天命再次喃喃的叹息了一声:“小雅,何必呢?”

话音落下,天命无奈的摇摇头,然后也跟着段枫走了进去。

段枫在回到大厅的时候,凤凰正如同一尊美女雕像一般,正靠在一旁的墙壁之上,双眸面,显然之前是在和天命!

段枫在凰那满脸冷酷的模样,轻轻一笑!

“你要出去?”

“嗯!”

“你刚刚是不是让我姐照顾好家?”

“你怎么知道!”

“我了解你!”凤凰面无表情的说道:“而且我从来没有见过,你主动和我姐说话,这次你主动找她,定然是关于姐夫的,你要走,你要救姐夫,你不放心这里,所以你找我姐!”

段枫点了点头,算是承认了下来!

“还不让我跟去是吗?”

“是!”段枫重重的说道:“我不会带任何一个人!”

“我非要去!”

“我杀了你!”

“那你就动手吧!”凤凰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枫道:“死在你手中,是幸福!”

段枫顿时无语,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凤凰……”

“我是你手中剑,我说过,谁挡你面前就要先弄死我!”凤凰重重的说道:“我不想被火凤嘲笑!”

说起火凤,段枫脑海中立刻浮现了拿到冷漠的背影,她和凤凰何曾相似,只是现在她在哪?

她还好吗?

自从火凤被那个神秘的老婆婆给带走之后,火凤就仿佛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般,没有了任何的消息。

“你在家里,一样是我手中的剑!”段枫轻声的说道:“我怕他们会动手对付家人,天命恐怕招架不住,难道你想让她死?”

凤凰沉默了!

“留在家里吧,我保证活着回来!”

“你的保证我不信!”凤凰重重的说道:“不带我,带魅狐!”

“她的毒,独步天下,就算面临强敌,只要她在,就有机会帮助你!”

段枫犹豫了一下,他知道自己如果不答应凤凰的要求,恐怕这女人真会跟着自己过去,于是点了点头:“好,我带着诗诗!”

带着诗诗相对来说,要比带着凤凰要好,这女人死脑筋,若是遇到什么危险情况,第一反应绝对是和段枫共同杀敌,但是黄诗培不一样,她的无色无味,而且在科尔沁草原必定有冷风,那个时候,黄诗培的用处要大过凤凰!

听到段枫答应下来,凤凰也没有在说什么,便直接转身走向了楼上。

刚走两步,凤凰忽然背对着段枫道:“活着!”

随后,凤凰便头也不回的走上了楼,估计是去找黄诗培了吧!

而就在这个时候,天命来到了段枫的身边:“说通了?”

“嗯!”段枫点了点头:“你和凤凰在加上赫连千叶,我在留点人,应该不会发生什么大事!”

“够了!”天命淡淡的说道!

“我上楼了,去找梦梦!”

“去吧!”

段枫没有在说什么,直接走上了楼!

桃园小苑之中,陈小雅刚刚哄睡段惜君之后,回到客厅之中,发现薛昊天依旧坐在客厅中一动不动!

“薛爷爷,您怎么不休息?”

“你明天也要去,是吗?”薛昊天低沉的问道。

这几天段惜君一直在桃园小苑,而且陈小雅陪着段惜君的次数也变得越来越多,这对于薛昊天来说,绝对不是一个什么好的信号。

“是!”陈小雅没有任何的犹豫,立刻开口说道:“哪里需要我,需要我排名布阵!”

“你可能会死!”

“人都会死!”陈小雅淡淡的说道:“就死而已!”

“你本能够平安度过一生的!”

“那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已经注定要为他在这个时候搅乱这片天地了!”陈小雅那眼神慢慢变得有些深邃了起来:“这是我的命,我是他的影子!”

“你可以不去,我去就可以了!”

“你老了!”陈小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不应在为子孙后代所操劳,其他事情我代替就好了!”

“小雅……”

“薛爷爷,你指挥不了我的人,他们只听我一个的,我死,他们死,我活,他们生,他们是死士,是薛阿姨培养出来的死士,你了解薛阿姨,她培养出来的人,你感觉会听你的吗?就算我不去,他们也没有人会听你的!”陈小雅轻声道:“我已经隐忍多日了,该我出现了!”

“而且,我已经通知了承影剑主澹台君华,他会随我一同前往科尔沁,您不必为心!”陈小雅非常平静的说道:“他是薛阿姨的朋友,曾经说过让我有事找他,这次他会出山!”

“你已经准备了多日!”薛昊天那脸上露出了一道苦涩之意!

陈小雅连薛舞绝的朋友承影剑剑主澹台君华都给请了出来,那么她的决心已下,谁也挡不了她。

“准备了好久好久!”陈小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昊天道:“薛爷爷,我走之后,麻烦你将惜君交给天命,她便会明白一切!”

“小雅,你就不考虑下惜君这孩子?”

陈小雅的娇躯微微的颤抖了一下,脸上充满了复杂之色:“薛爷爷,我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我所选的路不多,能够走得路也不多,我只能够两选一!”

“我给惜君留了一封信,在我的床头,明天你一并帮我交给天命吧!”陈小雅重重的叹息了一声:“帮我告诉惜君,我是爱她的!”

“小雅,你现在就走吗?”

“是!”陈小雅一脸坚定的说道:“我必须赶在他前面动身,况,推算一下柯震业的计谋!”

“小雅,明天再走吧?”薛昊天知道拦不住陈小雅,但是也不想让陈小雅连夜就走。

“外公,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我真的要走了,您好好保重身体,到了科尔沁自己照顾好自己,哪里冷,你千万要注意!”陈小雅头也不回的说道:“我再次出现的时候,希望你能够好好的!”

“小雅,我求求你,不要去行吗,哪里真的不适合你!”

“薛爷爷,其他事情,都好说,他的事情,你挡不住我!”陈小雅一脸坚定的说道:“我必须去!”

“你……”

“对了,薛爷爷,我还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陈小雅轻声道!

“什么事情?”

“薛阿姨或许没死!”陈小雅重重的说道:“当年虽然是我闭上眼,没有呼吸的,但是她在临死前让我不要火葬她!”

“后来我知道麻沸散真的存在,她或许是诈死,您有生之年或许能够见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