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699章 千秋大业

第一千六百九十九章 千秋大业

陈小雅走了,薛昊天怔住了

薛舞绝可能没死

这句话犹如魔音一般,不停的在薛昊天的脑海中回荡着。

他本来以为薛舞绝已经死了,可是现在陈小雅告诉他,薛舞绝没有火化,可能服用了麻沸散,瞒住了天下所有人,甚至段枫都不知道。

可是如果薛舞绝活着,这么多年,她为何不去羊城檀香园一趟她为什么不出现见段枫一面为什么还要拉陈小雅下水

“曦儿,你真的还活着吗”

说着薛昊天那眼眶变得有些红润了起来。

白发人送黑发人是一种痛苦,失而复得是一种快乐,是一种无法言语的快乐。

“如果你真的活着,为何不出现,为什么啊”薛昊天喃喃的说道:“是在恨我这个父亲当年不站出来吗”

随后,薛昊天重重的叹息了一声:“曦儿,如果你还活着,你为什么要让小雅这孩子如此,为什么要毁了她”

一切的一切都没有任何的答案。

因为陈小雅也只是猜测薛舞绝活着,并不能肯定而已。

想要得到这些答案,要么薛舞绝活着,让她给出答案,要么就是薛舞绝真的死了,陈小雅是替她在做这些事情,替她守护自己的儿子

陈小雅在走下楼之后,仇曼已经在楼下等待多时了。摆渡一吓潶、言、哥关看酔新张姐

当看到陈小雅出现,仇曼立刻从车中走了下去,满脸尊敬的对着陈小雅说道:“陈小姐,已经安排好了,我们现在走吗”

陈小雅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扭头看了一眼楼上,然后缓缓的闭上了双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几秒钟过后,陈小雅缓缓的睁开眼睛,那眸子之中复杂以及难舍之色,立刻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一股睿智之色:“走吧”

听到陈小雅的话后,仇曼立刻帮陈小雅打开车门,让陈小雅坐了上去。

陈小雅坐上车之后,仇曼也急忙走到另一边,坐上了车

坐上车之后,仇曼便对着坐在驾驶座上的男人说道:“开车”

随后,汽车启动,慢慢的离开了桃园小苑。

“仇老,知道那边什么情况吗”

仇曼苦笑了一声:“陈小姐,我们所掌握的和你知道的差不多,没有柯震业的任何消息,就算我们到了哪里,恐怕也是两眼一抹黑”

“马上就不黑了”陈小雅淡淡的说道:“段枫明天就会过去。”

“明天”

陈小雅点了点头:“嗯,柯震业以戚鹏的性命相逼,让段枫过去,他不得不去”

仇曼脸上立即露出了明悟之色,以段枫的性子,如果是关于戚鹏的,那么他必定会一马当先的过去。

或许是因为天气的缘故,明明已经八点钟,但是河洛市依旧显得有些昏暗,一副暴风雨要来袭的节奏。

段枫早早的吃完饭之后,和天命以及戚天寒告别之后,别瞒着戚烟梦,带着黄诗培离开了红叶别墅。

可是段枫真的能够瞒住戚烟梦吗

瞒不住,就在段枫和黄诗培离开的时候,戚烟梦那明明已经离开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了红叶别墅四周,静静的看着段枫离去。

“段枫,等我,我会去找你的”戚烟梦看着那渐行渐远的汽车,重重的说道。

同时戚烟梦那眸子之中闪烁着阵阵的精光

与此同时,车内,黄诗培看着段枫道:“哥,直接就走吗”

“你不是从惜君哪里将另外一半赤血玉给拿了过来吗”段枫轻声问道。

听到段枫的话后,黄诗培立刻扯了一下自己那脖子上的一根红绳:“哥,在这呢”

段枫看了一眼,便放下心来了

“哥,这东西惜君可是看的很宝贝的,我可是特意弄了一个假的,偷偷换回来的,你说惜君要是知道了,会不会生我气,以后都不给我玩了”黄诗培有些郁闷的说道。

段枫轻轻一笑:“不会的,你只要好好哄哄她,我想她不会不理你的”

“哥,这东西,我们还能够在带回来吗”

“应该可以吧”段枫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如果能够在带回来就好了,这样我就可以还给惜君了”黄诗培沮丧着脸说道。

能带回来吗

段枫不知道,甚至他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着回来,以及黄诗培能不能活着回来。

“诗诗,这次很危险,你怕吗”

“不怕”黄诗培使劲的摇头道:“只要和哥在一起,我就不怕,哪怕是死”

“哥,不会让你死的”段枫对着黄诗培许下了一个承诺。

“哥,你真的不去看看忆如姐和玲珑姐以及苏珊姐了吗”

“不去”段枫坚定的说道:“现在见,不如不见”

黄诗培轻轻哦了一声,也没有再说什么。

他明白段枫为什么不去见她们,便这样悄无声息的离开,不是不想见,而是见了如何说,难道告诉她们,我可能要死了,你们保重

要是段枫敢这样说,她们绝对都会跟着段枫走,死也要死在一起

所以段枫没有去见,如果能够活着回来,段枫定当不负今生,如果回不来,段枫只求她们忘记自己,把自己当成一个负心汉

段枫走了,走得很快,很急,没有任何的犹豫,仿佛这座城市对于他来说没有任何值得留恋的地方

真的是没有值得留恋的地方吗

不是,而是他怕在自己的心会软下来,会不舍得走,所以他走得很快。

而与此同时,穆剑武站在一处酒店内的落地窗前,微微的叹息了一声:“段少,那里你不该去啊”

“段少,你知道吗,你走了,河洛市将会大乱,有人将会对你身边所有人动手,你留下的人,根本挡不住的”穆剑武一脸无奈的说道:“到时候,就是你的末日啊”

话音落下,穆剑武抬头看向了那阴沉的天空,脸上充满了复杂和艰难之色。

同时,千里之外的湘江市,米成君在知道段枫离开河洛市之后,立刻疯狂的大笑了起来。

整个人如同疯子一样

“段枫,你终于走了,看来柯震业已经动手了”米成君那原本苍白而又温儒的脸庞在这一刻变得无比狰狞:“我忍了数十年,数十年,今天终于可以放开手脚了”

“段莫宁,虽然你当初没有对我下狠手,但是你也不要怪我要杀你儿子”米成君那脸上充满了肃杀之意:“你对我的屈辱,注定他来还”

“你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的心不够狠”米成君的声音慢慢变得有些沙哑了起来:“不过我也不欠你什么,至少我帮你收尸了不是吗”

“而且当年我也没动手杀你,所以我不欠你的,下面只剩下你欠我的了”

说着米成君的双拳紧紧的攥在了一起:“这笔账,你儿子要替你还”

随后,米成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从身上摸出手机,拨通了远在京城米静雯的号码

电话刚刚接通,米成君便立刻说道:“在京城还好吗”

“嗯,爸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你还想报仇吗”

京城之中,米静雯在听到这句话后,娇躯立刻颤抖了起来,那脑海中也出现了短暂的空白期。

片刻之后,米静雯回过神来:“爸,您”

“之前,我说不要报仇,不让你去京城,不是因为我没有其他想法,而是那个时候你斗不过他们,我也斗不过他们”米成君淡淡的说道:“但是现在机会来了,我要去杀段枫了,你还要报仇吗”

“我要纪含香成为婊子”米静雯那心中的仇恨立刻被米成君的给勾了出来,当即怨毒的说道。

“我会如你所愿”米成君轻笑一声:“静雯,现在他们都去了科尔沁草原,你放手接管九重阁吧,他们这次没有一个人能够活着回来”

“今后,华夏半边天,都要姓米”米成君野心勃勃的说道。

“爸,他们他们真的都回不来了吗”

“回不来,他们会被围攻至死”米成君那脸上充满了狠辣之色:“一个都回不来,等下我会派人去京城帮助你彻底接手九重阁,怎么做,你自己安排”

“嗯,只要他们回不来,我一定能够掌控九重阁,而不惊动京城的这些大家族”

“大家族”米成君冷笑一声:“以后他们就不是了”

随后米成君又交代了米静雯几句话后,便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之后,米成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段枫,我先去你的河洛市,将你的人给全部都带到科尔沁,让你死,也在地下莺莺燕燕”

话音落下,米成君再次拨通了一个自己他自己才知道的号码

电话刚刚接通,听筒里面立刻传出一道低沉而又刺耳的声音:“主人,您有什么吩咐”

“杀进河洛,将段枫身边的人全部给我绑了”米成君狠狠的说道。

“主人,您终于要动手了吗”

“是的”

“我马上去安排,让我们的高手全部都去河洛市,共同帮您完成千秋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