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710章 强大的米成君

第一千七百一十章 强大的米成君

对于米成君实力。别人不清楚。但是他卓连锋却是非常的清楚。而且卓连锋更清楚。米成君是魔剑之主。手中还有一把锋利无比的利剑。就算对上段枫手中的鱼肠剑也丝毫不逊色。

“唰。”

就在米成君即将要到天命身边的时候。只见他犹如便魔术一般。手中立刻多了一把利刃。

这把长剑通体黝黑。但是仔细看去。这把剑身上却泛着一丝墨绿色。显得十分诡异。

这把剑就是魔剑。沒有人知道这把剑的來历。也沒有知道这把剑到底是什么时候存在的。

但是传说。这把剑是出自战国时期著名的铸刀大师徐夫人之手。

传说这把剑乃是用天外陨石锻造。并且取之百金。以人铸剑。以血喂养。足足耗费了徐夫人一年的时间才铸造出了这把剑。并且据说这把剑出世之后。黑云笼罩上空。空中隐约有惊雷之声传出。

并且据说。当时甚至有人看到那半空之中有一只张牙舞爪的蛟龙在半空中飞舞。只不过有人传那天空的蛟龙带着一股邪恶之意。十分不详。

利刃出世。徐夫人可谓是大喜。但是手握这把利剑。却给人一种冰冷刺骨的感觉。握着这把剑就仿佛握着一块兵一般。并且这把剑在出世的那一刻。第一件事情就是饮的徐夫人的血。而且手握此剑。甚至能够乱人心性。并且此剑出鞘。必定染血。不然绝不收鞘。

而伴随这把魔剑出世的还有一把刀。一把叫做毒匕寒月刃的刀。而这把魔剑就是伴随毒匕寒月刃出世的。

只是两者命运各不相同。毒匕寒月刃成为了华夏十大名刀。而和毒匕寒月刃一同出世的这把利剑去沒有像轩辕剑和鸿鸣刀一样。都成为华夏十大名刀名剑。这把魔剑不知道流传到了何处。众人只知道徐夫人铸造了一把毒匕寒月刃。

当年赵王听闻后。命使者携万金买刀。但徐夫人说此刀并非凡间之物。不应受凡人染指。赵王听此言。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便命刺客夺寒月宝刀以及徐夫人性命。当夜。一百二十名高手围杀徐夫人。但夫人依仗寒月神锋与刺客们僵持。凡被寒锋所伤。血液冻结。筋骨尽断。可是强龙难敌百虎。最后徐夫人精疲力竭。以刀自刎。 赵王得刀后常做恶梦。每当寒风袭來就会听到徐夫人的哀嚎。妃子。皇子病死。便将寒月压在宝鼎之下。以镇刀的恨意。

一把毒匕寒月刃就如此牛逼。和他一同出世。又是一样材料所锻造出的魔剑岂容小视。

米成君手中的长剑挥出。只见在这漆黑的夜晚之下那墨绿色一闪而逝。如同流星从天际坠落而下一般。朝着天命呼啸斩去。

一剑斩出。天命顿时感受到了一股凉意袭來。

这股凉意犹如寒冰一般。笼罩在天命身上。让她有种掉入冰窟之中的感觉。

“唰。”

几乎是本能的天命挥舞着胜邪剑挡下了米成君这突兀的一剑。

“铿锵。”

两把绝世宝剑相撞。立刻发出了一道清脆的响声。那火花立刻为之溅起。

无论是米成君手中的魔剑还是天命手中的胜邪剑。全部都完好无损。

但是那恐怖的力量却将天命给震退了数步。并且手臂之上一身酥麻之意不说。还带着一股冰冷的寒意。

“果然是好剑。”米成君在看到天命手中的胜邪剑竟然挡下自己这惊天一斩而沒有任何破裂之后。那眸子之中的贪婪之意变得更加浓厚了起來。

他有魔剑。是不需要天命手中的胜邪剑。但是他手下的人却需要这样一把利刃。帮他图谋大业。

天命死死的盯着米成君。更为准确的说。是盯着米成君手中的那把剑。

米成君手中的魔剑。给天命一种忐忑不安的感觉。那是一股危险的感觉。面对此剑。天命只感觉自己像是在面临恶魔一般。让人不寒而栗。

卓连锋那眸子之中的占有之色变得更加浓厚了起來。好剑。绝对是好剑。这样的一把剑就算是千金恐怕也买不到。

如果他有了这把剑。那么实力必定会大增。

下一刻。只见米成君手握魔剑。就地一蹬急速朝着天命袭來。那手中的魔剑顺势一挥。便朝着天命的脖颈之上横扫而去。

“唰。”

长剑还未到天命的面前。但是那凌厉的剑风已经袭來。

面对米成君这横扫千军般的一剑。天命不敢有丝毫的大意。身体急忙朝后弯去。

“嗖。”

长剑与天命擦肩而过。但是随即不等米成君便招。只见天命那由右手之中的胜邪剑便立刻朝着米成君的胸口狠狠的刺了过去。

一剑出。剑风起。

就在胜邪剑要刺在米成君胸口的时候。米成君那手中的魔剑立刻反手一挥。直接砍在了胜邪剑之上。将天命这惊天一刺给轻而易举的化解掉了。

对此。身经百战的天命沒有丝毫的气馁。也沒有慌乱之意。身影一闪。直接闪躲到了一旁。随后跳跃而起。胜邪剑直接被她凌空劈下。

“铿锵。”

两剑相撞再次发出了一道清脆的响声。

“滚。”

米成君右臂陡然发力。猛地一弹。使得天命整个人再次退后数步。

看到米成君那手中完好无损的魔剑。天命脸上充满了凝重之色。

“你……你手中的是什么剑。”

“魔剑。”米成君满脸冷傲的看着天命说道。

魔剑。

听到这两个字之后。天命浑身上下不受控制的颤抖了一下。

魔剑出现在米成君的手中。那么他就是魔剑之主了。

魔剑虽然和十大剑主是相反的地位。但是其实力却是丝毫不差于历代剑主。甚至还要胜过一筹。并且魔剑已经存在千百年。每一次的出世都代表着血腥的杀戮。都代表着死亡。

如今魔剑又再次出世。那么……

天命那脸上的凝重之色。变得越來越浓厚了。她心中十分清楚。今天晚上是一场硬战。说不好他们全部都会折损在这里。

魔剑之主亲自前來。那么岂会空手而回。

“你手中的剑。我看上了。”米成君说着便朝着天命冲了过來。

这一刻。米成君的速度奇快无比。只是一闪就到了米成君的面前。同时那手中的利剑轻轻一道。六道剑花顿时涌现剑气四处散发。如同利刃一般。朝着四周飞射而出。

天命在看到这一幕之后。心头猛然一紧。她感受到了一股死亡的压迫。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死意。

或许是感受到了这一剑的威力。天命知道自己抵抗不住。急忙爆退。

“轰。”

长剑落下。只见天命那刚刚站在的地面顿时为之破裂。而米成君则是傲视在哪里。整个人浑身上下充斥着一股无可匹敌之势。

凤凰见状。脸色一冷。立刻冷声对着身后的人说道:“看好大门。不许任何人进來。”

话音落下。凤凰就地一蹿。直接到了天命的身边。神情冷漠的看着米成君问道:“姐。你沒事吧。”

“谁让你过來的。快回去。”

“姐。你自己打不过他。我们姐妹联手杀了他。”凤凰那俏脸之上闪烁着刺骨的寒意。

“回去。”天命重重的说道:“他手中的是魔剑。你沒有利刃。根本挡不住他那一剑之威。”

听到天命的话后。米成君顿时肆无忌惮的笑了起來:“姐妹联手吗。”

“好啊。杀一个也是杀。杀两个也是杀。正好我让你们黄泉路上有个伴。”

说着。米成君再次手持魔剑朝着天命和凤凰两人杀了过來。并且浑身上下的气势暴涨。整个人就如同一座巨大的山岳一般。给人一种不可攀登之意。给人一种无法撼动之意。

“唰。”

米成君那手中的长剑一扫。带着一股无可匹敌之势立刻朝着天命和凤凰两人扫出。

这一刻。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了这道寒光。在也沒有其他。

只是一眨眼这道寒光就到了天命和凤凰的面前。

天命咬了咬牙。那手中的胜邪剑。立刻挥舞而出。

“铿锵。”

两剑相撞再次发出了一道清脆的响声。

但是响声刚刚传出。只见天命的身体便犹如被人抽打而出的棒球一般。整个人立刻倒飞了出去。

并且。米成君这一剑的剑势不减。再次飞速的朝着凤凰袭來。

凤凰见状条件反射的将自己手中的长剑挥出。

“咔嚓。”

一道清脆的响声立刻在四周响起。只见凤凰那手中的利剑立刻断成了两截。

接着便是一道腿影呼啸闪现。重重的踢在了凤凰的胸口。

“砰。”

凤凰的身体也犹如那帮抽飞而出的棒球一般。直接倒飞而出。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之上。

“噗。”

一口猩红的鲜血。立刻从凤凰的口中喷出。

“凤凰……”

“姐。这剑好邪门。我竟然能够感受到一股刺骨的寒意。让我浑身上下都非常的不舒服。”凤凰有些惊恐的看着米成君。

“凤凰。你沒事吧。”

“沒事。”

米成君一脸冷傲的俯视着天命和凤凰两人。嘴角微微上扬。充满了不屑:“就凭你们两个也想拦我。当初我不用魔剑。清风都不能杀的了我。就凭你们。也配做我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