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711章 只说了一句话

第一千七百一十一章 只说了一句话

原來当初江南段炎国要叛变要躲家主之位时。清风所遇到的不是柯震业。而是米成君。

是米成君在和清风打。怪不得他对清风说。你说我是龙爷。那么我就是龙爷吧。

原來。他真的算不上龙爷。而是真正的幕后黑手。

当初他之所以不用魔剑。完全是因为清风。如果他敢用。那么身份必定暴露。清风必然知道。他苦心经营的一切。以及这么多年的忍耐都会为之覆灭。

但就算是沒有用魔剑。清风也沒有杀的了他。并且两人肉搏。清风也沒有讨到什么便宜。

由此可见米成君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这家伙实在是太能忍了。太能够隐藏了。

天命和凤凰两人浑身上下猛然一震。清风都沒有杀的了他。她们姐妹两人却妄想杀了米成君。

天命和凤凰两人可是十分清楚。就算姐妹联手也绝不可能杀的了清风。如今要杀米成君。可能吗。

一时间一股深深的挫败感在她们姐妹心中升起。

“现在你们可以死了。不过你手中的这把剑会流传下去。”

话音落下。米成君便立即挥舞着魔剑呼啸而來。

就当米成君要当天命和凤凰面前的时候。突然传出一道清脆而又冰冷的声音。

“住手。”

听到这道声音之后。米成君的动作立刻停滞了下來。

随后。只见戚烟梦将那挡在门口的人给推开。缓缓的从别墅内走了出來。

扫了一眼院内的那血流成河横七竖八都是尸体的惨状后。脸上露出了一丝的不忍之色。

“梦梦。谁让你出來的。快进去。”天命在看到戚烟梦竟然从别墅内走了出來。顿时急了。

“嫂子。别打了。在打下去。你们恐怕也要死了。”戚烟梦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变得平静下來:“师父都沒能够杀的了他。你们恐怕也杀不了。”

“况且。他还有一个人沒动呢。”说着戚烟梦看向了卓连锋。

随后戚烟梦收回目光。看着米成君说道:“你果然和我想的一样。狼子野心。”

“戚小姐。这叫兵不厌诈。”米成君冷笑一声。

“我知道你为什么來这里。无非是想要抓我。让你的人住手。我跟你走。”

天命和凤凰两个人在听到戚烟梦的话后。那脸上顿时充满了紧张的神色:“梦梦……”

“你可不要做傻事。落在他的手中。后果不堪设想。”

戚烟梦沒有理会天命和凤凰。而是静静的看着米成君。

下一刻。只见米成君左手微微抬起。

“所有人全部住手。”卓连锋在看到米成君的手势之后。立即说道。

“七杀的人以及剑主的人。我是戚烟梦。所有人给我住手。”戚烟梦立刻冷喝一声。

听到戚烟梦的话后。段枫所留下的人立刻停止了杀戮。但是那双眸却是赤红一片。

“嫂子……”

“主母……”

“不准动手。”戚烟梦面无表情的冷声喝到:“我是段枫的妻子。难道你们连我的话都不听了吗。”

听到戚烟梦的话后。七杀的人全部低下了头。段枫是他们的老大。老大的话要听。可是老大的老婆的话就不听吗。

而效命鱼肠剑剑主的人。也是如此。段枫就是他们的主人。就是他们的王。他们的王后发话了。能违抗吗。

“不愧是戚烟梦。”米成君赞赏道:“既然你要跟我走。那么便走吧。”

“米成君。走可以。但是你不能在动。这里的任何人。不然我当场死在你面前。让你竹篮打水一场空。”戚烟梦狠狠的说道:“不要怀疑我的话。我说得出。做的到。”

米成君脸上露出了迟疑之色。

“也不要打我嫂子那长剑的注意。不然我一样死在你面前。到时候你会带走一具尸体给段枫。你说段枫会不会拼命的杀你。”

米成君心有不甘的说道:“好。我答应你。”

“你的话。我不信。”戚烟梦冷冷的说道:“等下他们先走。我们再走。不然你们若是杀个回马枪。我岂不是一样不知道。”

“戚烟梦。你……”

“你可以不听。那就战。”戚烟梦冷若寒霜的说道:“我们这可是还有不少人呢。就算拼到最后。你也讨不到任何好处。而且我会死。你的计划沒法实现。”

戚烟梦的话犹如一把锋利的刀子一般。直接戳在了米成君的胸口。

戚烟梦说的沒有错。她若是死了。他的计划就会出现变故。所以无论如何戚烟梦都不能死。

“怎么样。”

“按照你说的办。”米成君咬牙切齿的说道:“还有什么。全部一起说出來。”

“我还有一些事情不明白。希望你能解释一下。”

“说。”

“你女儿米静雯以前不知道这些吧。”

“不知道。”

“她是不是现在在京城已经开始控制九重阁了。”

“你很聪明。”

“那你所说的我公婆的事情。可是真。”戚烟梦的声音陡然一变。

“当然是真的。”米成君扭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缓缓的说道:“段莫宁是死了。这点不假。我看着他死在我面前的。我沒有动手也不假。”

“是我给他收的尸。这点也不假。”米成君淡淡的说道:“在京城之中我所说的关于米成君和薛舞绝的事情。沒有一句是假的。全部都是真的。”

“但是有一句是假的。”

“哪一句。”

“信。”米成君你脸上露出了一道得意之色:“信是我和柯震业共同写下的。同时赤血玉也是我告诉柯震业的。他脑子很灵活。稍微杜撰了一下。那些傻冒。就信了。就按照计划坑杀了段莫宁。并且为柯震业所用。为他抢夺赤血玉。”

“你……你到底是怎么知道赤血玉的。”

“看來。你父亲沒有告诉过你啊。”米成君大笑一声:“戚天寒。滚出來。咱们当面说。”

下一刻。只见戚天寒从别墅内缓缓的走了出來。看了一眼米成君。阴沉着脸说道:“当枫儿问我的时候。我就开始怀疑了。沒有想到一切都是真的。另一半开陵的东西。果然在你们手上。”

“错。是在我手上。和你家的赤血玉一样。家传的。”米成君淡淡的说道:“算起來。我们还是世交。千百年的世交。只是很可惜最后都沒有了彼此的消息。”

说着米成君看向了戚烟梦:“现在明白了为什么柯震业知道赤血玉。知道怎么开成吉思汗陵了吗。”

“原來一切都是你。”

“不错。”米成君点头承认道:“如果不是我。不是知情人。谁知道怎么开成吉思汗陵。”

“看來。你已经图谋很久了。”戚烟梦那目光立刻变得锐利了起來。仿佛能够轻而易举的看穿米成君那内心深处的秘密一般。

“对。我图谋很久了。”米成君依旧如实的说道:“为了这场局。我精心布置了数十年。数十年。从段莫宁羞辱我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开始布局。”

“但是我知道。凭借我一个人根本不可能成功。根本无法达到我的目的。”米成君重重的说道:“而且我有魔剑。我手中掌握者大批势力。所以我要好好的策划一番。”

“段莫宁死了。虽然我报仇了。但是还沒有达到我的目的。”米成君犹如疯子一般。声音沙哑的说道:“我便开始给自己策划了一个新的身份。一个好人的身份。一个老好人。”

“毕竟谁也不知道日后会发生什么。而我的存在。无论是发生什么变故。都能够在我的掌控之中。”

“如果事情败露死的是柯震业他们。我不会死。”

老谋深算。恐怕说的就米成君这样的人。用给段莫宁收尸。照顾薛舞绝掩人耳目。让其他人都不会怀疑他。而暗中却是做尽一切坏事。

“就算当初薛昊天抓我走。百般折磨我的时候。也沒有从我口中问出一句话。”米成君说着那声音陡然一变:“我什么也沒有说。什么也沒说。”

“他放我走了。计划可以开始了。段枫要死。赤血玉我也要。和柯震业联手。我能够达到我的目的。你懂吗。”

“当初段枫灭了温家花家还有厉家覆灭的时候。我以为段枫会來找我。那个时候。我便将在京城的说辞说出來。祸水东引。他不会在注意我。”米成君解释道:“那样我便依旧藏于暗中。除了柯震业之外谁也不知道我米成君到底在做什么。”

“是不是很高明。”

“是很高明。”戚烟梦如实的说道。

米成君确实做的很高明。而且从段莫宁死后就开始算计。知道他的人只有柯震业。他能不高明吗。

“但是。你好像看穿了我。”

“因为我不相信。被我公公给羞辱之后。你会沒有报仇的想法。你还会给他收尸。还会照顾我婆婆。”戚烟梦重重的说道:“你是什么人。湘江米家。你会那么大气度。”

“你不会。凡是豪门大家族之人。一个个心比针眼小。尤其是对于你们这些当年的名动一方的公子哥來说。绝对不会那么大的气度。”

“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唯独你沒有成为一个太监。”

“因为段莫宁傻的可爱。”米成君脸上露出了得意之色:“我只说了一句话。他便沒有在动我。”

“什么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