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712章 我下的了手吗

第一千七百一十二章 我下的了手吗

戚烟梦目光死死的盯着米成君。生怕漏掉米成君话中的任何一个字。

在戚烟梦的注视下。米成君竟然咧嘴一笑。然后缓缓的说道:“是不是很想知道。我到底说了什么话。”

“你认为呢。”

“其实也沒什么。”米成君淡淡的说道:“只不过是说一句。我是剑主。我是被人利用了。”

“就这一句话。”戚烟梦冷笑一声:“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

“你当然不是。可是我有职责要告诉你我说了什么吗。”米成君不屑的说道:“戚烟梦。你不是很聪明吗。不妨猜猜我说了什么。”

戚烟梦那秀眉立刻微微蹙在了一起。米成君说什么。她怎么知道。而且当时她还沒出生呢。

再者说。米成君这个人这么阴险。戚烟梦一时片刻还真猜不出來。

“算了。看你也猜不出來。”米成君淡淡的说道:“为了能够让你走得安心。我便告诉你吧。”

“我只不过是告诉段莫宁说。薛舞绝中了慢性毒药。这个世界上只有我有解药。米成君一脸得意的说道:“他怕薛舞绝死了。所以沒有动手。”

说着米成君哈哈大笑了起來:“我怎么可能会对薛舞绝下毒呢。而且我又那里有下毒的机会。”

“你说他是不是傻的可爱。我的话他也信。”

戚烟梦陷入到了沉默之中。段莫宁是傻吗。

在米成君的眼中是傻。但是在她眼中这是爱。段莫宁是宁可信其有。也不愿让薛舞绝出事。

只是后來米成君又是怎么自圆其说的呢。

米成君仿佛不愿多提这件事情一般。立即跳过话題道:“好了。你想要问的。我都告诉你了。现在该你跟我走了。”

“我还有一件事情要问。”

米成君的脸色当即一冷:“戚烟梦。你不要挑战我的耐心。也不要想着拖延时间。我也不怕告诉你。今天不止是你这里。其他人那里一样出现了危机。”

“沒有人会來就你们。”

“而且我清楚。你之所以出现。是因为你心中明白。我既然來了。那么就有十足的把握。在杀下去。她们都会死。所以。你最好不要在挑战我的耐心。”

“我之所以告诉你这些。是想要让你明明白白的跟我走。不是老子看不出你到底什么意思。”

“米成君。你竟然还……”

“废话少说。也别他妈的再问我什么。要么跟我走。要么我现在就让他们立刻动手。让你看着他们眼睁睁的死在你面前。让你看着这些人都是为你而死。”

戚烟梦顿时沉默了下來。她只所以出现。就像是米成君所说的那样。完全是不想看到天命他们一个个的死去。

米成君带來的人一个个都太强了。而且米成君手握魔剑。更是无人能挡。在杀下去。所有人都会死。

“好。我跟你走。”戚烟梦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让他们先走。”

听到戚烟梦的话后。米成君那阴沉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道笑意:“这就对了。走。”

米成君的话音刚刚落下。卓连锋和狄南江便立刻带着一批人先行撤离了别墅。

“现在可以走了吧。”

“他们还沒有走远。”

“戚烟梦。你少在这给我耍花招。他们走远了。你想要让他们联手杀我是吗。”米成君那脸色再次变得僵硬了下來:“虽然。我很想将这些人给杀了。但是我既然答应了你。就不会來杀他们。”

“你的话。不可信。”戚烟梦一脸冷傲的说道:“想要让我现在走。也可以。我需要一辆车。我自己开。你们前面。后面可以有两辆车跟着我。”

“沒问題。”米成君非常爽快的说道。

“那就走吧。”戚烟梦语若冰珠般的说道:“你先带路。”

米成君沒有在废话。直接转身朝着外面走了出去。

“嫂子。照顾好爸妈。我走了。”

“梦梦……”

“嫂子。你们不是他的动手。我若不跟他走。你们都有可能会死在这里。我怎么可能会忍心看着你们死在我面前呢。”戚烟梦叹息了一声道:“不过你放心。米成君想要用我來要挟段枫。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

说着戚烟梦那眸子之中闪过一道狠辣之色。

听到戚烟梦的话后。天命一愣。随即脑海中闪现过六个字。人体潜能开发。

“嫂子……”

“所有七杀的人。不许跟上來。谁敢跟上來。我到时候就让段枫收拾你们。”

“嫂子。我们不怕死。而且他们也绝对占不了任何的便宜。我们还有人……”

“我知道。”戚烟梦冷冷的说道:“但是我不希望你们死在这里。我希望你们全部都去科尔沁。而不是留在这里明白吗。”

话音落下。戚烟梦也不在多说什么便直接走了出去。

米成君果然沒有食言。给戚烟梦单独准备了一辆汽车。并且他在戚烟梦的正前方。就连狄南江和卓连锋也在。

戚烟梦见状。便直接打开车门坐进了车内。

看到戚烟梦坐上车之后。米成君也跟着坐上了车。

随后汽车启动。一行人浩浩荡荡的离开了别墅。

“主人。难道我们真的放了他们。”卓连锋心有不甘的说道。

“放。”米成君冷笑一声:“当然不会。只不过在打下去我们也讨不到丝毫的好处。我能够感受到别墅四周还有危险。尤其是那站在别墅门口的八个人。他们从始至终都沒有说一句话。一副冷静到了极点的神情。这其中恐怕有什么猫腻吧。”

“老大。难道那八个人……”

“不知道。只是猜测。不过按照段枫的脾气。他真敢给薛昊天要人。将其留在河洛市保护戚烟梦。而且你们以为七杀就真的是酒囊饭袋吗。”米成君在说起七杀的时候。那脸上顿时露出了怒意:“你们看看我们死了多少人。有多少人是死在了七杀的手中。”

“这里的七杀恐怕全部都是精锐。在打下去。虽然我们依旧会赢。但却会死很多人。甚至你们两个都至少有一个折损在这里。”米成君从口中重重的吐出了一口闷气:“我小瞧了段枫。他竟然将自己这么庞大的力量留在了这里。”

“也幸亏戚烟梦心软。不想看着这么多人死去。选择了跟我们走。不然还真是一场恶战。”

戚烟梦真的是心软。才跟他们走得吗。

说着米成君看向了卓连锋:“我知道你想要那把剑。你放心。那把剑一定是你的。别忘记我们在这里还有一个人沒有动。”

“谁。”

“穆剑武。”米成君说着那嘴角勾勒出了一道残忍的笑意:“他现在和段枫可是走得非常近。 要知道敲闷棍。敌人永远比不上身边的人。”

听到米成君的话后。卓连锋和狄南江两人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道明悟之色。随即对着米成君竖了下大拇指。显然他们很佩服米成君。

可是穆剑武真的会敲闷棍吗。

此刻除了穆剑武。恐怕谁也不知道穆剑武是怎么想的。

此时穆剑武正站在酒店之中的落地窗前。看着那繁星点点的星空。左手拿着一瓶红酒。犹如牛嚼牡丹一般的狂饮。同时那脸上充满了复杂之色。那颗内心更是踌躇。

就像米成君所说的那样。他穆剑武也有自己的野心。也有着自己的想法。

同时他也深知和米成君合作完全是与虎谋皮。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细微的脚步声传入到了穆剑武的耳中。

听到脚步声后。穆剑武扭过头看了一眼:“姐。你怎么还沒有睡。”

“玩玩。你告诉我。你是不是要做什么事情。”穆佳怡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

“姐……”

“玩玩。你不要骗我了。你和那个米成君的话。我听到了一些。”穆佳怡一脸认真的看着穆剑武说道:“他是段少的敌人。这点你早点知道。”

穆剑武从口中吐出了一口闷气。然后点了点头:“是。”

“你和他们有关系。”

“是。”

“当初在羊城的事情。是不是你设计的。”

“是。”穆剑武再次承认道:“让人去抓你和悦悦也是我让人做的。但是我不会害你和悦悦。就算被人给抓走了。你们也不会有什么事情。你们会和在家一样。沒有人敢怎么你们。”

“玩玩。你……”

“姐。你可以骂我。但是我真的从來沒有想过要害你和悦悦。”穆剑武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我已经想好了。当初如果段少不派人保护你们。我会让人将你们给带走。让你们去另外一个地方生活……”

“闭嘴。”穆佳怡的脸色当即一冷:“玩玩。我还是你姐吗。你竟然连我都利用。”

“姐……”

“我沒有你这样的弟弟。”穆佳怡一脸伤心欲绝的看着穆剑武:“你利用我。利用悦悦。在羊城杀了那么多人。你……”

“姐。你听我解释。我有我的苦衷。我……”

“玩玩。我只问你一句。你是不是还要杀段少。”穆佳怡重重的问道。

穆剑武沉默了。

杀。不杀。

他自己也不知道如何选择。

“玩玩。我告诉你。悦悦已经沒有了爸爸。从來沒有享受过父爱。如今段少让她体会到了父爱。你如果敢剥脱这份父爱。我……我……”

“姐。你要杀我吗。”穆剑武脸上充满了苦涩。

“杀你。杀你。”穆佳怡顿时笑了起來。笑的很是凄惨:“我下的了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