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762章 我本不想再出手

第一千七百六十二章 我本不想再出手

石门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关闭,只是顷刻间,那石门只剩下了大约三十多厘米的空隙,只需要顷刻间便能够关闭。

戚烟梦一直在死死的盯着那石门,在看到那石门还剩下三十多厘米的空隙,一颗心立刻提到了嗓子眼之上。

陈小雅也是如此,那脸上充满了不安,那眸子之中充满了担忧。

而就在这个时候,只见一道身影仿佛被人从那宫殿之中给扔了出來一般。

“不”

一道撕心裂肺的吼叫之声,顿时从这个人的口中发出。

下一刻只见一道妙曼的身影出现在了地上,随即那石门砰的一声紧紧关闭上了。

这道妙曼的身影不是别人,正是纪含香。

原來就在石门要紧紧关闭那那一刻,段枫一把将纪含香给夹在了手臂之下,然后就地一踏,整个人如同雄鹰一般,直接到了半空之中,随即一脚便踩在了那另外一边金甲披衣的兵马俑之上,迅速将纪含香给投掷而出,如同利刃一般的投掷而出。

结果纪含香在最后一刻,被段枫从里面给扔了出來,而他却被困在了宫殿之中。

宫殿之中,段枫那脸上露出了一道淡淡的笑意,一道安心的笑意。

所有人都出去了,都能够活下來,只剩下了他,他已经不在乎生死了。

但是外面的纪含香则是满脸痛苦,不停的吼叫。

段枫将他给扔了出來,可他困在了其中。

纪含香本以为能够和段枫生死与共,但却沒有想到,段枫竟然趁着自己不备,一把将自己给夹在了手臂之下,紧接着便是就地一踏,踩在了那兵马俑之上,然后犹如鬼魅一把,迅速从哪一个个兵马俑的头上踩过,将她给扔了出來。

可以说,段枫完全是拼了自己的命,也要让纪含香活命。

但这不是纪含香所需要的,她所想要的,是段枫生,她生,段枫死,她死。

可是如今段枫却被困在了这宫殿之中,而她在这宫殿之后。

顿时一股悲凉的气息从纪含香身上涌现,那悲凉的气息不停的朝着四周蔓延而去不说,纪含香那脸颊之上还出现了两行清泪,双眸赤红,一道无法言语的杀机从她那眸子之中射出。

这一刻,纪含香就仿佛一道被激怒的母老虎一般,那脸上以及眸子之中所流露中的眼神,全部都是异常的冰冷。

此时,纪含香仿佛是从那九幽地狱之中爬出來的罗刹一般,那身上浓厚的杀意,让人不寒而栗。

“米成君,柯震业,我要你们死。”纪含香立刻发出了一道怒吼之声。

她将这笔账算在了米成君和柯震业的头上,是米成君和柯震业害了段枫,不然段枫绝对不会被困在那宫殿之中。

而戚烟梦此刻那双眸子之中已经失去了任何的色彩,那眸子之中尽是一片灰暗,仿佛天地在这一刻,在她眼中已经黯然失色。

她的天,仿佛为之倾塌了一般,她的心仿佛在随着这石门关上的那一刻冰封或死去了一般。

那泪水不停的从眼眶之中用处,但是戚烟梦整个人却沒有任何的动作,整个人就如同一尊雕像,一动不动,目光之中一片灰暗。

戚烟梦如此,陈小雅呢。

她也沒有好到哪里去。

她一直在段枫背后默默付出,怕打扰到段枫的生活,一直沒有在段枫面前流露过什么,她为了段枫,可以让自己死,可是现在段枫竟然被困在了那宫殿之中。

一时间,她只感觉有一把锋利的匕首在她心脏之中狠狠的戳來戳去,每一刀都是血淋淋的,每一刀都痛的让她有种想要窒息的感觉,每一刀都让她有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并且这种感觉越來越强烈。

那颗心在随着石门关闭之上,仿佛已经被掏空,让她和戚烟梦一样,满脸呆滞,浑身僵硬的站在了原地。

黄诗培也是如此,她立刻朝着那宫殿门口跑去,黄诗培这一动那剩下的蛟蛇也立刻跟着黄诗培动了,仿佛它们是黄诗培的护卫一般,一路之上为黄诗培开路。

倒是安琪儿那脸色虽然苍白,以及在石门关上的那一刻,她浑身上下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來,但是她那双眸子之中却闪烁着阵阵的精光:“亲爱的,我不相信你会死,我不相信”

此刻段枫带來的人,在看到那石门关闭之上后,一个个如同暴怒的野兽一般,全部不约而同的发出了一道怒吼声。

一个个杀红了眼,不惜以命换伤,也要杀了米成君和柯震业。

而薛昊天整个人则是眼前一黑,直接朝后倒去,幸亏段云阳眼尖手快,急忙扶住了薛昊天,急忙伸出手掐在薛昊天的人中之上,使得薛昊天缓缓的醒來。

“段段枫呢。我外孙呢”薛昊天满脸苍白,双眸死灰的说道。

段云阳在看着薛昊天那模样,心头顿时如同刀绞。

薛昊天如此难过,他何尝不是。

段枫可是他的堂弟,他们两人身上都流着段家人的血,段枫如今被困在那宫殿之中,他的心也在滴血。

但是那内心之中仅存的理智告诉他,自己不能倒下,不能伤心,现在不是时候,而且宫殿还在,说不准段枫还活着呢。

但是下一刻,只见那宫殿之上的金砖一块块的开始掉落,宫殿仿佛随时都会倒塌一般。

看到这一幕之后,段云阳等人心头猛然一紧,如果之前还抱有一丝的幻想,那么如今什么都会随着这座宫殿的倒塌而化为须有。

段枫就算沒死,恐怕也会被这坍塌的宫殿所砸死。

“不”

“不”

“不”

一道道撕心裂肺的吼叫之上顿时在四周响起。

而此刻所有人也在宫殿随着坍塌的那一刻,不约而同的停下了手,满脸震惊的看着这座即将倒塌的宫殿,一个个脸上充满了复杂之色。

他们跑了出來,但是里面的人却会永久的埋葬在里面,会死在里面。

米成君在看到这一幕之后,顿时疯狂的大笑了起來。

“哈哈哈”

那笑声在这一刻显得格外刺耳。

“段枫,这次就是大罗神仙,恐怕也救不了你了。”米成君那冷冽的声音顿时在四周响起:“不过,你放心,我会送他们一个个全部去地狱陪你,陪你走奈何桥,这样你黄泉路上也不寂寞。”

宫殿的坍塌,让米成君那心中顿时充满了前所未有的激动,那宫殿之中可是还有很多高手的。

如果这宫殿坍塌,那么谁能够活下來,谁不被砸死,就算不被砸死,恐怕也只剩下一口气了。

宫殿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崩塌,迅速坍塌,一道道闷响声不停的在四周响起,那宫殿的坍塌使得四周的地面晃动的更加厉害了起來。

仿佛地震降临一般。

“砰”

“砰”

只是顷刻间,那宫殿已经坍塌了一半有余,并且那所坍塌下的地方全部是金灿灿的,沒有一个人。

下一刻,那另外一半也轰然倒塌。

“轰隆。”

一声闷响,整座宫殿仿佛被人给爆破了一般,全部坍塌在地,化成了一片废墟不说,那地面上还沒有一个人,有的只是那刺眼的金光。

“不”戚烟梦仰天长啸了一声,那声音之中充满了无穷无尽的悲伤之意。

随即陈小雅也发出了一道苍凉的吼叫之声。

和段枫有关系的人,也是如此。

宫殿坍塌,段枫还有生的可能吗。

沒有。

她们已经不在抱有任何的幻想了,不在抱有任何段枫活着的可能,这宫殿的建筑,就算砸也能够将段枫给砸死。

而就在这个时候,米成君仿佛遇到了鬼一般,看着那宫殿坍塌的方向,双眸之中充满了不可置信之色:“段段枫,你你怎么还活着。”

沒错,段枫沒死,他此刻正站在米成君拿出圆月弯刀一片单独的空间之中,并且这片单独的空间沒有丝毫的损坏,宫殿的坍塌,对这里沒有造成任何的伤害。

不仅是段枫沒死,还有七个男人站在段枫的一旁,也沒有死,此刻他们双眸喷火,满脸恶毒的看着米成君,那模样恨不得将米成君给生撕了一般。

其他人都死了,全部都死了,段枫他们也是看到宫殿坍塌后躲在了这个狭小的空间内,谁知道其中沒有任何危险不说,还让他们躲过去致命的一劫。

他们亲眼目睹了那宫殿之中其他人惨死的景象,那完全是一副炼狱的模样,是一副让人头皮发麻的景象。

戚烟梦等人在看到段枫还活着之后,那脸上顿时充满了前所未有的激动之色,他们本來以为段枫会死在这宫殿之中,但是谁知山穷水尽无疑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米成君,我活着,今天你就要死。”段枫如同一头彻底被激怒的残暴野兽一般,死死的盯着米成君,怒吼道。

“段枫,就凭你,也想杀了我。”米成君不屑的说道:“你活着正好,我亲手了解你。”

说着米成君看向了伍计施:“你还不动手,难道要等死吗。”

米成君的话音刚刚落下,只见伍计施身影一闪,便直接朝着正在朝段枫奔跑而去的戚烟梦身旁,一把掐住了戚烟梦的喉咙。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异常冰冷的声音传了出來:“米成君,伍计施,我本不想再出山,奈何你们把天地翻,现在我们新仇旧恨一起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