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763章 强势登场

第一千七百六十三章 强势登场

冰冷的声音之中带着一股浓厚的肃杀之意,仿佛这道声音是从那九幽地狱之中传出來的一般,沒有丝毫的感情可言。

下一刻,一道妙曼的身影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只见來人身穿一袭黑色衣服,浑身上下沒有戴半点首饰,那黑色长发盘起,显得端重而又高贵,标准的瓜子脸,下巴很尖,性感的嘴唇涂抹着淡红色的口红,鼻梁高挺,那双大眼睛给人之中空灵之感。

或许是因为保养极好的缘故,她的肌肤显得十分白皙,比普通少女还要白皙水嫩,丝毫沒有中年女性的迟暮之态,同时她看上去最多也就三十多岁的样子。

冷静沉着的眼神,成熟妩媚的气质,给所有人带來了强烈的冲击。

美,美的不可方物。

这是所有人心中的感觉,这个女人实在是太美了,他们可以保证,自己这辈子绝对沒有见过如此美的女人,她就像是九天仙女下凡一般。

就算戚烟梦和陈小雅等人与之相比,也要略逊一筹。

她们输的不是容貌,而是气质,那份独有的气质,仿佛是老天爷特意为她量身定做的一般,让人无法复制。

并且在这个女人的身边还跟着屈玲珑、林忆如和艾菲尔、荣铭哲以及其他人。

段枫在看到这个人之后,顿时瞪大了双眸,脸上充满了不可置信之色,浑身上下也在这一刻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來,如同被电击了一般,颤抖不止。

戚烟梦也是如此,那双眸子之中充满了不可置信,充满了震惊。

倒是陈小雅在看到來人之后,那面纱下绽放出了一道笑容。

“曦儿,曦儿”薛昊天在看到这个女人之后那苍白的脸上顿时充满了激动,同时那口中开始喃喃的说道。

清风,索人屠、澹台君华以及龙影和龙天啸等人在看到來人之后,那身体为之一颤,接着脸色全部都为之一变。

米成君、柯震业、伍计施等人在看到这个女人之后,如同遇到了鬼一般,那双眸之中充满了不可置信之色。

“薛薛薛舞绝”米成君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

随后米成君接着摇头道:“不可能,不可能,薛舞绝已经死了,你不是薛舞绝,你到底是谁。”

“睁开你的狗眼看清楚,我到底是谁。”薛舞绝冷冷的喝到:“这么多年过去了,难道你会不认识我吗。”

“薛舞绝,真的是你,你你不是死了吗。”伍计施满脸震惊的看着薛舞绝。

“是,我是死了。”薛舞绝重重的说道:“昔日的薛舞绝死了,如今是浴火重生的薛舞绝。”

“你你到底”

“阎王爷看我被人算计,不肯收留我,让我上來讨债呢,米成君,柯震业,伍计施还有你们其他人,新仇旧恨,今日我们一起算。”薛舞绝那脸上充满了肃杀之意:“计杀我男人,今日又要坑杀我儿,难不成你们以为这个世界上真的沒有人能够对付你们吗。”

对于薛舞绝的话,米成君等人并不相信,可是薛舞绝不说,他们也不会弄清楚,这到底怎么回事,薛舞绝明明死了,为什么现在又活生生的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呢。

不解,疑惑。

但是薛舞绝并沒有打算给他们解惑。

“薛舞绝,就算你沒死,又能够如何。”米成君满脸狰狞的说道:“今日我一样送你去阎王爷哪里报道,我就不信,这次阎王爷不收你。”

薛舞绝冷冷的扫了一眼米成君,盛气凌人,语气狂妄的说道:“够胆,就动手。”

说着薛舞绝朝前踏出了一步。

狂妄。

这一刻,薛舞绝狂妄到了极点,那冷漠的声音之中给人一种极度的压抑,同时那凌厉的双目如同两把锋利无比的刀一把,能够轻而易举的刺透你的内心。

仿佛段枫的狂继承了薛舞绝的基因一般,娘俩说话完全一个调调。

米成君沒有动。

薛舞绝这个人很邪,很邪,这点他二三十年前就知道,如果不邪门的话,她能够迷倒整个南半国所有的纨绔,她能够名动南半国,能够让无数纨绔为之争斗。

并且薛舞绝精通奇门遁甲五行八卦等奇术,这点米成君心中十分清楚,如今薛舞绝竟然让她够胆,便动手。

以薛舞绝的脾气,沒有把握的事情,她是不可能去做的,如今她既然这么说,那么一定是有所准备,有所依仗。

看着米成君无动于衷的模样,薛舞绝冷哼一声,不屑的说道:“怎么,你害怕,害怕我。”

“放屁,我怎么可能会害怕你呢。”米成君立刻喝道。

薛舞绝那双眸子仿佛能够轻而易举的看穿米成君的伪装一般,一脸自信而又冰冷的说道:“你在怕,你的内心已经开始打退堂鼓了,你害怕我,怕我能够将你杀了。”

薛舞绝的话仿佛刺痛了米成君那内心深处柔软的地方一般,脸色立即变得难看了起來。

沒错,面对薛舞绝,他确实有些害怕。

因为薛舞绝消失的时间太久了,本以为已经死了,但是现在又活生生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这让他那颗疑惑的心之中已经出现了惧意。

毕竟已经死了的人,忽然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换成任何人恐怕心中都会或多或少的有点害怕。

“柯震业,你呢。”薛舞绝将目光落在了柯震业的身上:“当年你可是杀莫宁出力最大的,难道你就不想杀了我以绝后患,就像想杀我儿一样。”

说着薛舞绝看了一眼至今都还沒有回过神來的段枫。

段枫沒有回过神來,也在情理当中,毕竟他以为自己的母亲已经死了,而且这种认知已经存在心中多年,可是如今薛舞绝活生生的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而且比以前看起來更加年轻了不说,还变得漂亮了。

一时半刻间,段枫恐怕很难回过神來,毕竟薛舞绝是他妈啊,亲妈。

是他至亲,已经认为死去的至亲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换成任何人恐怕都会陷入到了震惊和失神之中。

段枫虽然对自己的情绪控制力别常人要强,但他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也挡不住那之前认为已经“死去”的亲妈再次复活,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震惊啊。

柯震业的脸色在薛舞绝出现的那一刻就变得有些不自然了起來,如今听到薛舞绝的话,柯震业那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起來。

“薛舞绝,你敢杀我吗。”柯震业冷冷的问道。

“我会杀你。”薛舞绝重重的说道:“会亲手了解了你,不过不是现在,我会让你在活一会。”

“那我倒要看看,你如何杀我,我就不信,只是几年的时间你竟然还能够翻天不成。”

“今日这天我翻定了。”薛舞绝狠狠的说道:“柯震业,你的命我的,米成君,你的狗命我会留给我儿子亲自來取。”

只是一瞬间,薛舞绝就将米成君和柯震业两人的脑袋给预定了,而且还是娘俩预定的。

随后,薛舞绝将目光挪移到了伍计施的身上。

此刻伍计施的一手正在掐着戚烟梦的脖子,在看到薛舞绝你凌厉而又睿智的目光扫來之后,伍计施的眼神变得有些躲闪了起來。

“伍计施,你自甘堕落,与这群畜生谋皮,你眼中还有龙女吗。”薛舞绝用一种居高临下的目光看着伍计施问道:“你可曾对得起龙女”

“这不需要你來过问。”伍计施立即打断了薛舞绝的话:“我做事你还沒有资格來指手画脚。”

“怎么,难不成你现在是龙女的鹰犬。想要以龙女之名來压我,來教训我。”伍计施不屑的说道:“薛舞绝,我告诉你,你还沒有这个资格。”

“我是沒有资格对你指手画脚,你是前辈,我是晚辈。”薛舞绝如实的说道:“但是,我希望你现在立刻回头,放了我儿媳戚烟梦,不然我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伍计施在听到薛舞绝的话后,仿佛听到了世间最大的笑话一般,立刻疯狂的大笑了起來。

片刻之后,笑声落下,伍计施那双眸之中射出一道厉色:“薛舞绝,你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你问问你好大哥,清风,他是我的对手吗。”

“我要杀他,他必死。”伍计施满脸狂妄的说道:“你难不成能够和清风相媲美。”

“我沒说我杀你。”薛舞绝那嘴角勾勒出了一道诡异的笑容:“我知道你很强,自古以來龙女身边的神算子,都是绝对的高手,是除了龙女之外华夏最厉害的人之一。”

“但不过不是最厉害的人,所以我想要你今日死,你绝对活不过明日。”薛舞绝那脸上充满了浓厚的自信之色:“伍计施,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不然,我今日让你命丧当场。”

“薛舞绝,我倒要看看,你拿什么來杀我。”伍计施一脸不屑的说道:“戚烟梦可是在我的手中呢,难不成,你敢不要你这儿媳的命。”

此刻,伍计施手中可是有戚烟梦在手,他可以说手中抓着一个护身符,让所有人都不敢轻举妄动,不然他绝对会立即杀了戚烟梦。

这点毋庸置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