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764章 还是手无缚鸡之力吗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 还是手无缚鸡之力吗

薛舞绝在听到伍计施的话后,脸上并沒有丝毫的惧意,反而那嘴角慢慢勾勒出了一道诡异的笑容。

“杀她,我会让你死的更惨。”薛舞绝嘴角带着一抹森冷的诡异笑容说道:“是生不如死的惨死,相信我,我薛舞绝说的出,就做的到。”

看着薛舞绝那嘴角那诡异的笑容,伍计施心头陡然一沉,一股不好的预感,陡然从心头升起。

这一刻,薛舞绝让他内心之中感受到了一丝的不安,让他嗅到了一丝的危险。

这种感觉很奇怪,就连伍计施自己也说不上來,自己为什么内心之中会不安;明明自己手中有戚烟梦,明明自己连清风都能够杀死,为什么这一刻在面对薛舞绝的时候心中竟然会不安呢。

终于,段枫在这个时候回过神來了,那在看向薛舞绝的时候,目光之中充满了复杂之色,直到现在段枫的那颗心也是无法平静。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谁能够告诉自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自己的母亲不是死了吗。为什么却又出现在了这里,而且身边还有屈玲珑等人。

如果自己的母亲沒死,这么多年,她为何不出现见自己,为何不出现,为何要在这一刻出现,是为了保护自己,还是为了利用自己來杀米成君和柯震业等人呢。

或者说,这是她布的局,就是为了等待今朝,让所有人都以为她死了,然后强势登场,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薛舞绝或许是感受到了段枫那目光之中的复杂以及幽怨,那眼神随即在看向段枫的时候,呈现了一道浓浓的愧疚之意以及慈爱之色,那冰冷的脸庞也在这一刻出现了细微的变化。

“枫儿,难道你不认识妈妈了吗。”薛舞绝看着段枫缓缓的开口。

虽然薛舞绝竭力的控制着自己的声音,但是那声音之中依旧有些颤抖之意。

“妈,您真是我妈”段枫的声音也有些颤抖。

“枫儿,快过來让妈妈看看,这么多年你还好吗。”薛舞绝对着段枫招了招手说道。

段枫在看着薛舞绝那有些激动的脸庞,微微沉吟了一下,就地一蹬,整个人如同一头猎豹一般,嗖的一下就朝着薛舞绝蹿了过去。

无论薛舞绝出于什么缘故诈死,但是她始终是段枫的母亲,这点无法更改,并且段枫这么多年也真的很想他的父母,如今薛舞绝对他招手,只是沉吟了片刻,段枫便忍不住的朝着薛舞绝而去。

一眨眼,段枫就到了薛舞绝的身边。

薛舞绝近在咫尺的段枫,缓缓的伸出了那有些颤抖的右手抚摸在了段枫的脸颊之上,那眼眶也变得有些微红了起來:“我儿子终于长大了,是大人了”

薛舞绝那一双仍具风韵的眼睛贪婪的扫视着他面孔的每一寸肌肤,看着他这些年辛苦沧桑在他脸上刻下的道道痕迹,薛舞绝一时间眼眶通红,但是她却强忍着沒有让泪水从眼眶之中流落而出。

数年不见,他已经真的长大了,成为了真正的男人,能够撑起一片天地,但让薛舞绝心痛的是,这几年他的人生轨迹里,沒有父母的影子,完全靠着他一个人咬牙撑过來,苦了累了,伤了痛了,全是他一个人默默承受。

而她虽然活着,虽然沒死,但是却不敢见他,不敢让他知道自己还活着。

她怕,她怕某些人知道自己沒死的消息传出后,会让某些人恨不得立刻让段枫死,她还沒有保护自己儿子的实力,她不敢见,她要是见,就是将段枫推上悬崖,推向地狱之中。

她内心之中痛苦,备受折磨。

对于一个做父母的來说,人活着却不能参与到自己孩子的生活之中,是一种悲哀,是一种常人无法理解的痛苦。

这几年,段枫过的并不好,这点薛舞绝心中清楚,但是为了活着,他忍受过多少屈辱与磨难,受了伤害他找谁倾诉,受了委屈他找谁分担。

在那所有的一切坎坷里,只能够他自己承担,只能够他自己默默的抗着,他不能找人分担,不能给懦弱,因为他不知道懦弱给谁看。

是给敌人,还是给自己人。

他是一个男人,再苦再累,他都要和那孤狼一般,受伤自己舔,危险自己扛,一切切的一切他都要默默承受,而她薛舞绝却不能给参与,却不能够给予段枫一个母亲般的温暖怀抱,让他在自己的面前放下一切的戒备,卸掉一切的伪装。

她薛舞绝痛苦,这么多年她活的一直很痛苦一直很压抑,她知道自己沒有实力,保护不了自己的儿子,站出來,只能够让他变得更加危险,只能够让更多人想要杀他,她不能站出來,即使看着段枫被逼入险境,即使看着段枫九死一生,她都不敢出现,她怕自己的出现会害了段枫。

可以说,这么多年,薛舞绝是心痛欲绝,丈夫的离世,儿子的生活让她无法参与,她能不心痛欲绝吗。

她知道想要见自己的儿子,她就要实力,只要有了足够的实力,她才能够保护自己的儿子,才能够犹如母老虎一般,谁敢动她的小老虎,她就将谁给撕成碎片。

现在她站出來了,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如同母老虎一般,保护好自己的幼崽,但是她知道,今天只要她不死,她儿子段枫就会活下來。

泪水,终于慢慢的从薛舞绝的眼眶之中滑落而下。

段枫在看到薛舞绝那双眸之中滑落下两行清泪之后,几乎是本能的伸出手将薛舞绝那脸颊之上的泪水给轻轻的擦拭掉了,那动作十分的温柔,十分的小心,仿佛他怕自己的手会弄破薛舞绝那美丽的容颜一般。

“枫儿,苦了你了,是妈妈不好”薛舞绝几乎是哽咽着说出來的。

听到薛舞绝的这句话后,段枫轻轻的摇摇头。

这一刻,虽然段枫不知道薛舞绝还活着为什么不见自己,但是如今这一句话就足够了,她有着自己的难言之隐,她有着自己的苦衷。

薛舞绝是爱他的,这点段枫以前就知道,现在更是从薛舞绝那悲伤而又愧疚的脸上看了出來。

所以他摇摇头,表示沒有怪薛舞绝。

“妈,我不怪你。”段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眼眶有些泛红:“您这么做应该是为我好。”

薛舞绝轻轻的抚摸着段枫的脸庞,重重的点了点头:“枫儿,你放心,从今天以后,我再也不会丢下你一个人,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妈妈都陪你,谁要是想要杀你,就必须踩着妈妈的尸体,不然任何人都休想伤害到你。”

说着薛舞绝如同一头被激怒的野兽一般,那目光冰冷而又充满嗜血之意的扫了一眼米成君等人:“今日妈妈有了实力,这些畜生,我会全部解决了。”

随后,薛舞绝再次低下头看向了段枫,那冰冷的目光瞬间化为了浓浓的母爱之色:“枫儿,玲珑这丫头的师父死了”

愕然听到这句话后,段枫整个人如同被雷劈了一般,猛的颤抖了一下,艰难的将目光落在了屈玲珑的身上。

此刻他才注意到,屈玲珑那目光之中沒有丝毫的生机,有的只是如同黑洞一般的灰暗之色。

段枫慢慢的走向了一旁的屈玲珑:“玲珑,赫连前辈”

屈玲珑直接扑到在了段枫的怀中,忍不住的失声痛哭了起來。

“段枫杀了米成君杀了米成君为我师父报仇,一定要杀了他”屈玲珑那声音之中充满了悲凉的气息。

段枫在听到屈玲珑的话后,那眸子深处立刻涌现了一道可怕的杀意:“米成君,今日我若不杀你,誓不为人。”

看着屈玲珑如此模样,段枫只感觉有一把锋利的宝剑毫不客气的刺在了自己的心头,让他心中的怒火噌的一下上升到了最高点。

米成君冷笑一声:“赫连千叶死了,哈哈,死的好,早该死了。”

“米成君,等下你会去地狱之中跪在赫连千叶的面前忏悔。”薛舞绝立即冷声说道。

“薛舞绝,想要杀我,你有本事尽管动手。”米成君冷哼一声道:“别只呈口舌之利。”

薛舞绝的目光慢慢的扫向了伍计施:“伍计施,我在问你最后一遍,放不放我儿媳。”

“有本事,自己动手來抢。”伍计施冷冷的说道:“我倒要看看你薛舞绝瞒天过海这么多年,如今有什么能耐。”

薛舞绝不屑的看了一眼伍计施:“我会让你看到。”

“澹台君华,帮我杀其他人,如何。”

“虽然我有很多话想要问你,但是既然你开口请我杀人,我当然不会拒绝。”澹台君华轻笑一声。

虽然满肚子疑惑,但是他也知道,如今不是叙旧的时候,就算要叙旧也要等到将面前的危险给解决掉,才可以。

“所有人动手吧。”

“薛舞绝,你竟然敢舍弃戚烟梦的命”

“伍计施,我薛舞绝做事还轮不到你來教,你要是有胆子动她一下试试。”

而就在这个时候,戚烟梦那嘴角露出了一道冷笑:“伍计施,你真以为我戚烟梦还是以前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傻女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