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765章 难道你等死吗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 难道你等死吗

伍计施在听到戚烟梦的话后,顿时一怔,还沒有等他彻底的反应过來,只见戚烟梦那右手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泛着森冷寒意的匕首。

随即这把泛着森冷寒意的匕首在戚烟梦的手中之中猛然刺向了伍计施那掐着她喉咙的手背之上。

“啊。”

锋利的匕首毫无悬念直接刺进了伍计施那手背之上,剧烈的疼痛使得伍计施立即发出了痛苦的哀嚎声,同时那掐着戚烟梦喉咙的右手条件反射的松开了戚烟梦。

就在这个时候,只见戚烟梦那右臂抬起,胳膊肘瞬间朝着伍计施的胸口迎了上去。

“砰。”

沒有任何防备的伍计施被戚烟梦这一记肘撞直接装在了胸口之上,那恐怖的力量陡然爆发,使得伍计施整个人不受控制的朝后退去了数步,才慢慢的稳住身影。

这一切完全发生在电石火花间,谁也沒有想到在他们认知之中一向沒有任何伤害的戚烟梦竟然会有如此灵敏的身上,而且那出手的速度奇快,并且脸上沒有丝毫的不忍。

这突兀的变化,使得所有人都愣住了,沒有人敢相信,这竟然是真的,沒有人敢相信,这一幕竟然是出自戚烟梦之手。

毕竟戚烟梦之前可是一个普通女人,但是如今却变成了出手凌厉狠辣的女修罗,完全颠覆了他们所有人的认知。

包扣段枫。

倒是薛昊天在看到这一幕之后,忍不住的叹息了一声:“她还是走了这条路。”

天命那双眸子之中闪烁着静静精光,之前薛昊天告诉过她,让她注意戚烟梦,因为薛昊天怕戚烟梦服用人体潜能开发药剂,很显然如今戚烟梦还是用了,而且沒有人知道她是什么时候服用的。

“这一刀本來应该是给米成君的,现在送给你。”戚烟梦那俏脸之上充满了冷意。

众人在听到戚烟梦的话后,全部一愣,什么意思。

“不可能,不可能,你不可能有如此伸手的”伍计施看着那插在自己手背之上的匕首,一脸不可置信的说道。

“沒有什么不可能。”戚烟梦重重的说道:“别忘记人体潜能开发是谁研究的,是谁制造的。”

一句话,戚烟梦直接说出了自己为什么会有如此灵敏的伸手。

米成君在听到戚烟梦的话后,脸色微微一变,戚烟梦服用了人体潜能开发药剂。

沒错,戚烟梦确实服用了人体潜能开发药剂,并且不止是一次,她服用了多次,承受了巨大的痛苦,那痛苦可谓是万箭穿心,让她痛不欲生,但是她却咬牙坚持了下來。

将那生不如死的痛苦给承受了下來。

为的就是不做段枫的包袱,不做段枫的累赘。

为的就是能够在危急时刻,出其不意的帮助段枫一次。

本來这把匕首是她准备给米成君的,毕竟米成君将她给抓了起來,试图威胁段枫,可是米成君沒有威胁成,戚烟梦反倒落在了伍计施的手中。

如今薛舞绝出现,并且要动手,她绝对不能因为自己,而托所有人的后腿,所以她动手了,直接用匕首刺破了伍计施的手背,并且一记肘撞,将其给撞退。

她戚烟梦瞬间变得安全了下來,恐怕就算有人想要拿她戚烟梦做文章,也要掂量一下自己的份量,看看自己能不能拿下戚烟梦。

并且段枫还会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

薛舞绝在看到这一幕之后,那脸上顿时露出了森冷的杀意:“伍计施,你的命,就让我儿媳來取。”

话音落下,薛舞绝一马当先朝着柯震业而去。

不动则已,动如闪电,只是一闪薛舞绝就到了柯震业的面前,那右腿凌空踢出。

还沒有等柯震业反应过來,薛舞绝这一腿已经即将落下,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机感,顿时笼罩全身,柯震业几乎是本能的将那手中的却邪剑给挥出。

一剑出,使得薛舞绝不得不将那凌空踢出的一腿给硬生生的收回。

薛舞绝这一动,澹台君华等人也立刻跟着动了起來。

杀戮在这一刻变得彻底疯狂了起來。

所有高手齐出,无论是谁阻挡在段枫等人面前,只有死路一条,只有鲜血留下。

戚烟梦则是沒有再出手,虽然她现在有着不凡的身上,但是若让她上前去杀人,恐怕还不行,毕竟她沒有厮杀的经验,而现在这些厮杀在一起的人,那一刻不是从死人堆里爬出來的,哪一个不是双手沾满血腥,对搏杀技巧哪一个不是炉火纯青,而且那对危险的感知力也要远超常人。

陈小雅的人已经动了,但是陈小雅却沒有动,从始至终都沒有,她犹如军师一般,静静的看着面前的杀戮。

这一刻,杀戮盛行,一道道哀嚎声不绝于耳,一具具鲜活的生命被无情的收割。

在这里沒有任何的心软,这里人命显得是那么的脆弱不堪。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杀戮不停的继续。

随着时间的流逝,人变得越來越少,地上的尸体却越來越多,那浓厚的血腥味已经完全笼罩在四周,在加上那肃杀之意,让人胆颤。

让面前的一切变得如同森罗地狱。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哀嚎声终于变得越來越弱了起來,人也变得更加少了起來,众人仿佛说好了一般,全部停了下來,沒有继续杀戮。

但是那站着的人,每一个都在重重的喘息着,身上已经被鲜血给染红,整个人就如同从那死人堆里爬出來的一般,脸庞狰狞。

如果仔细看得话,定会发现,此刻剩下的分为三批人,三个势力。

段枫等人,米成君,还有一些西方人。

三个阵营仿佛形成了三足鼎立一般。

“柯震业我能不能杀了你。”

率先打破平静的是薛舞绝,目光凌厉的看着浑身上下狼狈不已的柯震业淡淡的问道。

此刻柯震业的脸色显得难道到了极点,薛舞绝和之前相比,完全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不再是那个只精通奇门遁甲五行八卦的女人,而是和罗刹一般,出手凌厉又狠辣,招招致命。

并且薛舞绝仿佛根本不怕杀了柯震业一般,动起手來,沒有丝毫的留情。

“薛舞绝,你你怎么可能会这么强。”柯震业满脸不可置信的说道。

薛舞绝刚想要开口,一道充满沧桑的声音不知道从何处传了出來。

“因为她是龙女的闺蜜。”

柯震业等人在听到这道声音之后,脸色微微一变,薛舞绝什么时候成为了龙女的闺蜜。

而这个说话的人又是谁。

下一刻,只见一个身材佝偻,看起來十分苍老的老婆婆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并且她的身边还跟着一个女人,一个如花似玉般的女人。

只不过这个女人那脸庞之上充满了寒霜,那双眸子之中沒有丝毫的感情,有的只是冰冷的杀意,她就像是一个人形杀戮机器一般,给人一股浓浓的不安。

而且在他们两人身后,还跟着一男一女,男的长像不错,一身黑衣如墨,玩玩的眉毛就像个娘们似的,但他脸庞却十分英俊,棱角分明。

在这个男人一旁的女人则是非常靓丽,她的五官算不上精致,但是组合在一切,却会让人眼前猛然一亮,那粗浓而又黑的眉毛,使得她整个人给人一种英姿飒爽的感觉。

“是你。”伍计施在看到來人之后,脸色微微一变。

來人正是从龙华塔将火凤给带走的那个老婆婆,并且她身边跟着的人正是火凤,但她身后的人,却是唐思远和张舒婷。

“伍计施,是你自己跟我走,还是我带你走。”老婆婆冷冷的看着伍计施说道:“跟我走,龙女会念在你年岁已高的份上,留你一命,若是执迷不悟,龙女让我今日杀你。”

“她早就知道”

“沒错,龙女早就知道,知道你心生不轨,但是龙女却沒有和你计较,希望你能迷途知返,可是你却越走越远,让龙女很是失望。”老婆婆淡淡的说道:“你接触段枫,龙女早就知道,只是你沒有对他动手,龙女沒有和你计较。”

“如今你欲要助纣为虐,不能饶,跟我回去受罚吧。”

“回去。”伍计施冷笑一声:“你当我是傻子吗。跟你回去就算她不杀我,我还是伍计施吗。”

“至少你还能够活。”

“这种活着我不稀罕,有本事的话,自己來拿我的人头。”伍计施冷哼一声说道:“我是不可能跟你回去见龙女的,今日就算龙女亲临,她也要休想让我跟她回去。”

老婆婆微微的叹息一声:“伍计施,是你找死,不要怪别人。”

“我找死。”伍计施那眸子之中立刻射出一道冷光:“你以为我伍计施会不做沒有把握的事情吗。”

“告诉你,今日你不來还好,今日既然來了,你的命也要留在这里。”伍计施重重的说道:“到时候龙女也奈何不了我。”

说着伍计施猛然扭头看向了一旁:“邪剑,现在还不动手,难道你等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