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766章 华夏第十一个剑主

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 华夏第十一个剑主

众人在听到伍计施的话后,均是一愣,邪剑。

难道除了米成君这个魔剑之主出现外,邪剑之主也出现了。

邪剑和魔剑一样,已经存在了不知道多少岁月,并且对于邪剑的來历更是沒有人能够说清楚,或者说沒有人知道,只知道有这么一把剑的存在。

据说这把剑整体黝黑如墨,初看并无出奇,可是一旦到它的主人使用邪剑时,,就会现出一股妖异之气,使人为之震眩迷惑。

传说这把剑具有了魔性,谁拥有它,谁就会感受它的魔性。

如今伍计施竟然说出了邪剑,以伍计施的身份绝对不可能凭空胡说,既然他说了,那么邪剑之主肯定在这里。

下一刻,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只见穆剑武从人群之中缓缓的走了出來,而且手中还握着这么一把整体黝黑如墨的利剑。

米成君在看到穆剑武之后,脸色微微一变,他……他竟然是邪剑。

这点米成君并不清楚,他只知道穆剑武这个人很聪明,而且极其腹黑,要是能够为己所用,那么定然是一大助力,对于他还有邪剑之主这一层身份,他不知道。

但是如今显然伍计施早就知道,而且一直瞒着自己,那么他到底什么意思。

这一刻,就非常值得米成君揣摩了。

段枫和龙辰熙在看到穆剑武走出來之后,全部都是一愣,他们两个可是因为穆剑武差点拼杀起來,如今穆剑武竟然是邪剑之主,这……这怎么可能。

但现在事实已经摆放在了眼前,让他们不得不相信,穆剑武就是剑主的另外一个敌人,邪剑。

看到穆剑武走出來之后,伍计施那脸庞立即变得有些狰狞了起來:“怎么样,现在你还有把握将我们给拿下吗。”

“魔剑,邪剑,圆月弯刀,再加上柯震业,以及我等其他人,我们的势力是否能够抗衡你们呢。”

老婆婆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了起來,她也沒有想到这里竟然还有一个手持邪剑之人,这里竟然还有这么一个恐怖的存在,而且看这模样,他们好像已经达成了某种协议,是一条船上的人。

薛昊天则是完全怔住了,他就在羊城住,穆剑武就在他眼皮子下,他竟然沒有发现穆剑武是邪剑之主,手中握着一股强大的势力。

“玩玩,你……”段枫有些无法接受的看着穆剑武。

怎么说穆剑武都是悦悦的舅舅,而他是悦悦的干爹,如今他和穆剑武却是对立面的人。

“段少,抱歉,欺骗了你多次。”穆剑武一脸歉意的说道:“我是你的另外一个宿敌,邪剑。”

“在羊城的时候感谢你为我所做的一切,感谢你为悦悦和我姐所做的一切。”穆剑武一脸真诚的说道:“但是我们始终不是一路上的人。”

说着穆剑武脸上露出了一道惋惜之色:“我也利用过你,就是上次和龙少那件事情,不过严格來说,也谈不上利用,如果不是我你不会这么着急灭了葛家,而且为此我付出了一个骨灰境界的高手,我们也算扯平。”

“邪剑,和他罗嗦什么,杀了他便是。”伍计施重重的说道。

“我最讨厌别人对我指手画脚,柯震业是第一个,米成君是第二个,你是第三个,我不希望再有下次,不然我不敢保证我的剑会指向谁。”穆剑武猛然扭过头瞪了一眼伍计施。

“你……”

“不要怀疑我说的话,我是邪剑。”

伍计施重重的冷哼一声,沒有在说什么。

这个如穆剑武所说的那样,他是邪剑,一个邪字就说明,他可能会做出很多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

“段少,你不错,我很欣赏你,如果有可能的话,我很想和你做朋友,脾气很对胃口。”穆剑武那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说道:“当然我也希望和戚小姐做朋友,我爷爷也不想让我和你为敌,想要让我和你做朋友,只是可惜,日后怕是沒有这个机会了。”

说着穆剑武叹息了一声:“你们不死,我就要死,龙女不会纵容邪剑和魔剑成长的。”

“你们也不会看着我们做大的,我要和魔剑联手了,对我出手的时候不必留情,不必心慈手软,把我当成你的仇人便是了。”

说着穆剑武走向了一旁的伍计施:“你想要让我杀谁。”

伍计施在听到穆剑武的话,脸色猛然一喜,穆剑武有多强,他也不清楚,他只知道穆剑武一直隐藏着自己的实力,并且隐藏的极好,从來就沒有被人发现过。

“杀段枫。”伍计施毫不犹豫的说道。

穆剑武点了点头:“好,我杀段枫,那个老妖婆就交给你了。”

“沒问題。”

“可是我有问題。”说着穆剑武那手中邪剑毫无征兆的刺进了伍计施的胸口。

“噗嗤。”

锋利的邪剑毫无悬念的直接贯穿了伍计施的胸口。

而伍计施那脸上充满了痛苦,但更多的却是震惊,他无法相信,穆剑武竟然会将那手中的剑刺进自己的身体之中,而且还是这么狠,竟然要自己的命。

“你……你……”

“知道吗。”穆剑武淡淡的说道:“在來的时候,我问了我外甥女悦悦告诉我,她最喜欢吃棒棒糖和巧克力,而我和段枫两人一个是她最喜欢的棒棒糖,一个是最喜欢的巧克力。”

“这两样少一个她都会大哭大闹,都会不开心,而我曾经发过誓,只要是我外甥女想要的,就算是天上的星星,我穆剑武只要有能耐也要给她取下來。”

“如今你要让我外甥女伤心,让她哭,所以你必须死。”

说着穆剑武再次朝前刺了一下手中的邪剑。

“噗嗤。”

鲜血再次涌出。

而伍计施则是瞪大了双眸,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穆剑武,他……他竟然因为自己外甥女的一句话,要杀自己。

而这一切只是不想让自己外甥女伤心,不想让自己外甥女哭。

甚至这样会搭上他自己的命,但他也沒有丝毫的迟疑,这一剑是那么的锋利,是那么的准确,直接刺中伍计施的要害,直接要他的命。

甚至伍计施连反抗的机会都沒有。

一切的一切归根结底只能够说伍计施太自信了,自认为穆剑武会杀段枫,而不可能对他动手,毕竟身份在哪里放着呢。

可是却因为一个悦悦,因为穆剑武的外甥女,他的心头肉,他竟然改变了注意,不杀段枫,杀他伍计施。

死,他伍计施都无法瞑目。

不止是伍计施不敢相信这一切,就算是段枫等人也不敢相信,穆剑武就这样杀了伍计施。

伍计施连挣扎都沒來得及挣扎一下,就这样被杀了。

下一刻,只见穆剑武从伍计施的身体之中直接拔出了邪剑,将伍计施给推到在了地上:“不要做让我外甥女伤心的事情,你不会死,但是你却偏偏触我的逆鳞,所以谁也保不住你。”

“你……你……”伍计施话还沒有说话,双脚一蹬,便再也沒有了任何的动静。

显然,穆剑武这一剑要了他的命。

沒有任何惊心动魄的打斗,有的只是伍计施那份自信害死了他自己。

“穆剑武,你……你难道忘记了你的身份。”米成君那脸色顿时难看了起來。

伍计施死了,他们这边的超级高手死了,被穆剑武一剑给弄死了,那么接下來的形势恐怕对他们十分不利。

“我沒忘记。”米成君淡淡的说道:“我是邪剑。”

“可是你他妈告诉我,什么叫做邪。”穆剑武声音猛然提高了不少,手持邪剑指向了米成君:“就因为我是邪剑之主,我就是邪魔外道吗。”

“我就心怀不轨吗。”

“邪,在心中,不是在手中。”穆剑武重重的说道:“龙女她要杀我,我必定以死相搏,段枫等人要和我交战,我定然也会以死相搏,因为我的命也是命。”

“可是他们沒有对我动手,而且如果不是你们,这辈子谁也不知道我穆剑武是邪剑,我会安稳的度过一生,是你们毁了我。”穆剑武冷声喝道:“现在要让我杀段枫,杀我外甥女的父亲,杀我姐的男人,米成君,你他妈做梦。”

“我告诉你,谁他妈敢让我外甥女流一滴泪,我他妈要谁的命,谁敢让我姐再次伤心,我和谁不死不休。”穆剑武铿锵有力的说道。

米成君在听到穆剑武的话后,脸色顿时阴沉到了极点,如今穆剑武已经摆明了立场,你要杀其他人,我不问,但是你要杀段枫,就要问问我手中的剑答应不答应。

段枫也是愣住了,穆剑武竟然反水,而且还是因为悦悦和穆佳怡反水。

“穆剑武,你他妈难道疯了,你以为你这样,他们就会让你活下去吗。”

“让他活。”薛舞绝忽然开口说道:“他说的不错,邪在心中,而不是手中。”

“如果这种人是邪剑,我想龙女也不会杀他,甚至会为他正名,让他成为华夏第十一个剑主,成为华夏的守护神。”薛舞绝一脸严肃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