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767章 一决生死

第一千七百六十七章 一决生死

薛舞绝的话铿锵有力。响彻四周。

但是米成君在听到薛舞绝的话后。仿佛听到了一个笑话般。顿时大笑了起來。

良久之后。笑声停止。米成君看着薛舞绝说道:“薛舞绝。不得不说你拉拢人的手段很高明。让人不得不佩服。”

“直接攻其心。让穆剑武彻底站在你们的阵营之中……”

“米成君。你挑拨离间的本事倒是不错。”薛舞绝缓缓开口打断了米成君的话:“但是这次你想错了。我还沒有那么的不堪。”

“他已经说了。不会让他人杀我儿子。我还需要惺惺作态的收买他吗。”薛舞绝满脸嘲讽的看着米成君说道:“我只不过是实话实说而已。”

“正如他所说的那样。邪不在手中。而在心中。”薛舞绝再次重复了一句穆剑武之前所说的话:“心性不正。就算他是剑主。那么也是邪剑。也是魔剑。”

“反之。邪剑在手。赤子之心。他能算是邪吗。”薛舞绝冷着脸说道:“他算不上邪。只是手中的那把剑。让他成为了众人眼中的邪。”

“所谓正与邪。根本无法区分。主要还是看人;就拿你來说。你这种人就算是身份再好。但也是一个十足的伪君子。是当代岳不群。”薛舞绝的声音陡然提高了不少:“就算他是邪。但是也比你高尚。甚至你给人家提鞋都不配。”

穆剑武那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对于薛舞绝的话。他非常的赞同。

凭什么老子手中拿着一把邪剑。就一定是邪魔外道。就一定心术不正。

正如天下武功一样。看你的用途。你用的对。那便是好功夫。便是正义的。你用的错。那么便是魔功。

米成君的脸上变得更加难看了起來。薛舞绝三言两眼就直接让他米成君的算计扑空。而且以穆剑武的聪明劲。想要让他再次帮自己已经完全是不可能。

“薛舞绝……”

米成君刚刚开口。就被穆剑武给开口打断道:“米成君。你不用废话了。我是不会帮你的。甚至我还想杀你。我之前说了。我最讨厌别人威胁我。尤其是我拿我亲人威胁我。”

“很不幸。你做了。你用我外甥女威胁过我。用我姐威胁过我。想要让我帮你。你痴心妄想。”穆剑武满脸冷傲的说道:“我是不可能帮你的。今日就是你的死期。而我是见证你死期的见证人。”

“你……”

“别他妈废话了。咱们道不同。不相为谋。”穆剑武淡淡的说道:“你我不是一路人。我沒有野心。我只想蜗居在羊城那一亩三分地。别人不惹我。我不招惹别人。在娶个媳妇。聊此一生。”

“虽然曾经我想过杀段枫。但那是曾经。如今他是我外甥女最喜欢的男人之一。把他当成了亲生父亲來对待。你想要让我杀他。就等于让我外甥女嫉恨我这个舅舅一辈子。我做不到。”

“更何况他还是我姐的男人。换句话來说。算是我姐夫。你想让我这个做小舅子的杀自己的姐夫。你不觉得可笑吗。”穆剑武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他和我之间的事情。我会等你们算完帐之后。再说。现在是你们的时间。和我无关。你不用想着拉我下水。”

“沒那个闲工夫。我也沒有称王称霸的想法。”

说着穆剑武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友情提示。段枫要是遇到生死危机。我的剑会斩向你。”

威胁。赤果果的威胁。

但对此。米成君又丝毫的沒有办法。他显然已经下定了决心。不参与这些事情之中來。

“随意。打吧。”说着穆剑武退向了一旁。

米成君那脸色阴沉的仿佛能够滴出水來一般。

这一刻。他恨不得将穆剑武给生撕了。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自己那充满怒火的心脏。然后扭头看向了旁边那些金发碧眼的人。

“你们是诸神吧。”

“是。”

随即只见一个看起來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朝前走了一步。

这个中年男人拥有一头火红色的头发。如同火焰一般。显得十分的刺眼。同时他的眼睛也是罕见的紫色。

那双紫色瞳孔就宛如两个紫色漩涡。会第一时间吸引你的注意力。然后让你在不经意间沉陷。然后轻而易举的将你看穿。

危险。这是一个极其危险的男人。

“你是宙斯。”

“是。”宙斯淡淡的点了点头:“怎么。你想要和我合作。”

宙斯仿佛看穿了米成君那内心之中的想法一般。

“不错。”米成君直接给出了宙斯一个非常精准的答案:“你我合作。联手斩杀他们。你既然是宙斯。你应该清楚。华夏的剑主是不会放过你的。无论你有什么想法。他们都不会放过你。”

宙斯点了点头。米成君说的沒错。他不是穆剑武。段枫等人不可能放过他的。

毕竟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对于这点他还是非常清楚的。

“所以。我认为你我应该联合。”米成君望着宙斯淡淡的说道:“现在的局面是三足鼎立。我们全部各自为营。西方的人现在已经唯你马首是瞻。而我这边你也看到了。我一句话。就足以。”

“你我若是联合在一起。必定能够将段枫等人给横扫。他们必死无疑。但若是我们不合作。那完全是两说的局面。并且不合作还要堵上你我的命……”

虽然米成君的提议很诱人。宙斯立刻有有些心动了。但是宙斯却根本沒有什么行动。他已经被米成君算计了一次。要是现在和他合作。万一他背后又出什么幺蛾子呢。

“宙斯。只有我们合作才能够杀了他们。如果不联手的话。那么一切都是未知。包括你的生死。”

“然后你在背后对我捅刀子是吗。”

“这点你可以放心。我绝对不会对你捅刀子。就算是要动手。我也会先收拾了段枫他们。至于我们可以等下再说。”

“你的话能信吗。”

“这就要看看。你敢不敢赌。”

宙斯沒有立刻回答。而是沉吟了一下:“好。我和你合作。联手斩杀火狐他们。至于之后的事情。我们另外再算。”

听到宙斯答应下來。米成君顿时大喜。走了一个穆剑武來了一个宙斯。如今对他來说。基本上沒有任何的损失。要知道诸神之中的强者不少。

他们两人合作。高手必定如云。到时候厮杀起來。必定比之前的还要恐怕。

如果不合作的话。那么以目前的局势也根本无法离开。

“薛舞绝听到沒有。诸神和我们已经达成了一致。这一次。我看你还有什么本事。能够保你儿子的命。”米成君那脸上带着一丝的狰狞之色:“这一次。你们死定了。”

“那就让我们试试看吧。”薛舞绝重重的冷哼一声。

段枫忽然开口说道:“米成君。你的命。我來取。”

话音刚刚落下。段枫整个人身子一晃。蹿向了米成君。

米成君害死了赫连千叶。这一刻。段枫最想杀的人便是米成君。接着才是柯震业。以及宙斯他们。

“唰。”

只是一眨眼段枫就到了米成君的面前。那右腿直接朝着米成君踢出。

一腿踢出出。段枫前方的空气直接被震裂。腿风如同冰刀一般扫向了米成君。

米成君在看到这一幕之后。当即冷哼一声。只见那手中的圆月弯刀。直接朝着段枫的腿上斩去。

段枫这一动。其他人自然跟着也动了。

杀戮瞬间再次爆发。并且还是终极之战。

此刻米成君那圆月弯刀斩出之后。直接将段枫给逼退了出去。但是随即段枫便再次袭來。那手中的鱼肠剑泛着森冷的光芒朝着米成君呼啸而去。

同时此刻皇甫哲也來攻击米成君。

那赤霄剑如同一道从天而降的闪电一般。一闪而逝。等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到了米成君的面前。朝着米成君呼啸的斩了过去。

一手持刀。一手持剑的米成君立刻将那手中的刀剑一同挥舞而出。

锋利的刀剑仿佛切破了前方的空气一般。顿时传出一道刺耳的声音。

紧接着便是一道道火花立刻为之溅起。

段枫和皇甫哲联手攻击。虽然被米成君给挡了下來。但是那恐怖的力量依然将他给逼退了数步。

米成君刚刚稳住自己的身影。段枫和皇甫哲两人一左一右。犹如下山猛虎一般。已经呼啸而來。两人那手中的利刃泛着森冷的寒意。

“嘶。”

段枫和皇甫哲两人几乎是同时斩出一剑。那前方的空气直接被切开了一道口子。空气撕裂的声音响起。凌厉的剑风扑面扫向了米成君。令得他浑身汗毛陡然乍起。

下一刻。直接米成君那握刀的左手反手一斩。直接斩向了皇甫哲手中的赤霄剑。同时那右手之中的魔剑则是与段枫的鱼肠剑相撞而去。

“铿锵。”

“铿锵。”

伴随着两道清脆的响声传出。随即只见两道火花立刻为之溅起。

同时米成君浑身上下的气势陡然攀升。一副欲要和段枫以及皇甫哲一决生死的架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