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771章 张舒婷,我要杀了你

第一千七百七十一章 张舒婷,我要杀了你

此时段枫完全掌控了他与米成君搏杀之中的气场,占据了主动,而米成君则是被动无比。

米成君身上的杀意在这一刻变得有些紊乱了起來,变得有些暴躁了起來,仿佛现在的米成君完全是一头被彻底野兽一般,双眸赤红,脸色狰狞且阴森。

“啪。”

下一刻,只见米成君就地一蹬,整个人如同加速陀螺,瞬间消失在原地,化作一道残影奔向了段枫,空中传出一道呼呼作响之声。

由于米成君被段枫给彻底的激怒,让他整个人变得狂热暴躁无比,使得他的速度在这一刻,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怖,前所未有的快。

仿佛只是一瞬间,米成君就到了段枫的面前,那手中的魔剑直接劈向了段枫。

这一剑米成君完全聚集了自己浑身上下所有的力量不说,整个人还达到了人剑合一的地步,剑就是他,他就是剑。

别说前方是段枫,就算是一批烈马,也会被米成君这一剑给劈成两截。

人剑合一,魔剑凌厉而出,周围的空气瞬间被劈散,凌厉的剑风仿佛冰刃一般扫在段枫的身上,使得段枫浑身上下的汗毛立刻根根竖起。

暴怒之中的米成君,明显比之前变得要强上一筹,这点段枫能够非常清楚的感受到,此时的米成君已经不再是先前的丧家之犬,因为他手中的剑已经融入到了他的心,他就是剑,剑就是他。

一时间,段枫的双眸立刻眯在了一起,一道寒光从眸子之中直接射出。

刹那间,段枫动了,不等米成君这一剑劈下,段枫整个人便如同一阵风一般,朝后退去。

一剑虽然落空,但是却逼的段枫后退,这使得米成君浑身上下气势为之暴涨,整个人如同下山猛虎一般,再次朝着段枫呼啸而去。

只是顷刻间,段枫已经连续躲避过了米成君六剑,其中还有三刀。

此时,米成君脸上铁青,肃穆异常,目光狠辣凶残无比。

“够了。”段枫忽然冷喝一声,那手中的松纹剑瞬间朝着米成君的魔剑迎上。

“铿。”

两剑相撞在一起,那火花如同烟火一般四溅。

一剑出,段枫直接挡住了米成君这凌厉的攻击不说,同时还开始了反扑,那手中的鱼肠剑宛如第三只手一般,朝着米成君飞速而去。

一时间三剑与一刀不停的相撞,然后激射出一道道如同烟花一把火花。

剑不停相撞,刀与剑也是如此,使得两人的厮杀已经到了一种白热化。

段枫不在闪避,不在躲闪,米成君仿佛也豁出去了,完全是以命搏杀,毫无畏惧。

此刻段枫手中的两把剑仿佛已经将他给包裹了起來一般,并且还给人一个奇异的感觉,那就是段枫本人也是一把剑,是鱼肠剑和松纹剑中间的一把剑,是最锋利的一把剑。

此时段枫意态张狂,眼里战意腾腾,双手持剑不停的朝着挥舞而出。

两把利剑被段枫给挥舞的行云流水,密不透风,那一道道剑气不停的朝着米成君涌去。

反观米成君,此刻她的胸口,已经被划出了一道尺长的伤痕,那鲜血不停的从中溢出,而他整个人的脸色则是显得十分苍白。

即使如此,但是米成君依旧沒有丝毫的后退之意,依旧与段枫拼命搏杀。

宙斯想要和米成君联手,但是天公不作美,此刻的他被那个老婆婆和清风给缠住,根本沒有任何去击杀段枫的可能。

虽然被清风和那个老婆婆缠住,但是宙斯也沒有丝毫的慌乱,同时身上也沒有任何的伤口,甚至他还能够反击。

宙斯到底有多强,这一刻从清风和这个老婆婆两人联手之上对付他就能够看的出來。

“米成君,死吧。”

下一刻,只见段枫将手中的两把利剑全部朝着米成君投掷而出,如同彗星袭月一般,飞速的朝着米成君而去。

而他整个人则是如同被射出去的利剑一般,右手五指紧绷,如同利刃一般,朝着米成君的胸口戳去。

就在段枫将松纹剑和鱼肠剑投掷而出的那一刻,米成君几乎是本能的将手中的魔剑以及圆月弯刀朝着两把剑砍了过去。

但就在这个时候,段枫的右手如同利刃一般,直接戳进了米成君的胸口。

“噗嗤。”

段枫的右手如同利刃般,完全进入到了米成君的左胸口,仿佛他要将米成君的心脏给直接摧毁一般。

“啊。”

米成君刚刚将那鱼肠剑和松纹剑给击飞,整个人立刻发出了一道撕心裂肺的吼叫声。

米成君这撕心裂肺的吼叫声,顿时将其他人的目光全部给吸引了过來,同时那动作也微微停止了下來,当他们看到段枫一只手插在米成君胸口的时候,所有人都怔住了。

段枫他……他竟然真的杀了米成君。

“我要你死。”

说着,米成君那手中的圆月弯刀直接朝着段枫的腰部砍去。

临死反扑吗。

段枫立刻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危险,急忙将那右手给从米成君的胸口掏出,爆退而去。

米成君仿佛早就猜到了段枫会爆退一般,那手中的魔剑化作一道寒芒朝着段枫呼啸而去。

那速度快的惊人,根本不给段枫任何闪躲的机会。

沒有闪躲的机会,那么对于段枫來说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死。

陈小雅和戚烟梦在看到这一幕之后,心头狠狠的颤抖了一下,两女几乎是本能的朝着前方冲了过去。

两人的速度一个个比一个快。

就在两女动的同时,还有一个人动了。

是穆剑武。

从一开始,他就一直注意着段枫和米成君两人的厮杀,就在米成君说话之际,他已经动了。

只见穆剑武急忙将那手中的邪剑给投掷而出,朝着米成君投掷而出的那把邪剑之上撞去,同时他整个人也如同一道幽灵一般,呼啸而出。

穆剑武的速度非常快,至少比陈小雅和戚烟梦两人的速度要快上一筹。

“唰。”

危急时刻,穆剑武迅速的到了段枫的面前,那右手直接抓住那被他投掷而出的邪剑,狠狠的朝着魔剑之上砍了过去。

“铿。”

一道脆响之声传出,穆剑武直接将那魔剑给砍落在了地上,轻轻的看了一眼段枫:“你沒事吧。”

而此时,陈小雅在看到段枫沒有危险之后,也强制让自己停下了脚步。

戚烟梦则是飞速的到了段枫的身边。

“沒事。”段枫看了一眼穆剑武说道:“谢谢你。”

“我只是不想看到悦悦哭而已,如果不是悦悦,你是死是活,和我一点关系都沒有。”穆剑武如实的说道。

确实,如果不是悦悦和穆佳怡的缘故,穆剑武确实会不管段枫,甚至有可能会亲自动手杀了段枫,但是为了悦悦和穆佳怡,他沒有这么做。

戚烟梦则是满脸担忧而紧张的看着段枫。

段枫看了一眼戚烟梦,沒有多说什么,而是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笑容。

随后,段枫看着穆剑武说道:“无论如何,都谢谢你。”

穆剑武淡淡一笑:“他还沒死,你的战斗还沒结束。”

“他的心脏不在左边。”段枫的声音陡然加重了几分。

刚刚他那右手直接插进了米成君的胸口之中,以为能够将米成君的心脏给掏出,或者摧毁,但很可惜,米成君和常人不同,他的心脏不在左边,而是在右边。

不然刚刚米成君已经死了。

穆剑武也是一阵诧异,米成君竟的心脏竟然是在右边。

米成君虽然沒死,但是也已经和那风中的蜡烛一般,仿佛随时都会被风给熄灭,整个人的身体摇晃不止。

米成君在看到穆剑武将自己的魔剑给斩落救了段枫之后,那脸上立刻充满了不甘,刚刚在他看來,段枫已经必死无疑,但是谁知穆剑武竟然会突然出手,坏了他的好事。

“穆剑武,你……”

“米成君,我说了,我的剑会指向你。”穆剑武重重的说道:“米成君,你们两个继续吧,不过我想,你还是先回头看看张舒婷哪里比较好。”

愕然听到穆剑武的话后,米成君急忙扭头看去,只见张舒婷手中正抓着一个披头散发,脸上毫无生机的女人。

当看到这个女人之后,米成君脸色陡然一变:“静雯……”

“老东西,你敢碰我男人,我就敢让你女儿生不如死。”张舒婷一脸铁青的看着米成君说道:“我会让她成为婊·子,只要她不死,便会一直接客,为你米家光耀门楣。”

米成君在听到张舒婷的话后,只感觉自己心口仿佛被人给插了一刀,那原本就颤栗不止的身体,在这一刻摇晃的更加厉害了起來不说,同时只感觉五脏六腑之中一阵翻江倒海,一口猩红的鲜血直接从口中喷出。

“顺便告诉你一下,在我來之前,她已经接客三十六次了。”张舒婷不忘在补上一刀:“还有你儿子,你妻子,我都会让他们为你争脸。”

“张舒婷,我要杀了你。”米成君怒吼一声,不顾身上的伤势和死亡的危机,面色狰狞的朝着张舒婷扑杀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