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772章 战宙斯

第一千七百七十二章 战宙斯

米成君完全是暴怒出击。

他米成君虽然是一个伪君子不错,但是他还有着自己的心,是对亲情的心。

人生在世,无论你有多大的权力,你有多强的实力,但是最终不过都会化成一撮黄土,化成一堆白骨,被历史所淹沒,而所留下的只有自己的后人。

虽然米成君毒辣,但是他也知道护家,他也知道为自己的子女着想,为自己的老婆考虑,但是如今张舒婷完全是要断了他米成君的路。

并且米成君心中清楚,张舒婷绝对能够说得出做得到,既然他已经沒有退路,那么便索性拉着张舒婷一起下黄泉。

张舒婷在看到米成君杀气腾腾冲來的模样后,心头猛然一跳。

但是站在张舒婷身边的火凤则是双眸之中闪过一道厉色。

下一刻,火凤动了,整个人仿佛幽灵一般,毫无生息的从张舒婷的身边蹿出。

“呼呼……”

只见火凤借助奔跑之力,整个人直接弹跳到了半空之中,那右腿直接从半空之中踢出。

一腿踢出,四周的空气仿佛被撕裂了一般,发出一道刺耳的声音。

随即只见米成君那左手之中的圆月弯刀朝着火凤的右腿之上砍去。

就在米成君那手中的圆月弯刀要砍在火凤右腿之上的时候,火凤凭借那恐怖的腰部力量,猛然在半空之中转身,那已经踢出的右腿,硬生生的被她从半空之中给收回不说,同时那左腿也迅速踢出。

“砰。”

一腿直接重重的踢在了已经身上重伤的米成君身上,巨大的力量直接将米成君给踢飞了出去。

“哐当。”

米成君的身体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之上,整个人不受控制的抽搐了起來。

他本已经重伤,刚刚打算对张舒婷动手,完全凭的是心头的怒意支撑,如今火凤一腿将他给踢飞,使得他整个人浑身上下的力气正在慢慢的消失。

同时身上那骨头仿佛散架了一般,浑身上下异常疼痛,但即使如此,米成君依旧坚持着要从地上站起身。

可是还沒有等他站起身,只见一道蛟蛇化作一道黑光直接到了米成君的面前,那血盆大口直接张口,将米成君给吞入到了腹中。

他连哀嚎一声都沒有來得及哀嚎,便直接消失在了众人的面前。

而这头蛟蛇在将米成君一口给吃了之后,立刻发出了一道吼叫声,仿佛在宣泄着什么。

沒有人知道为什么这头蛟蛇这个时候忽然动手,将米成君给吃了。

或许是因为这头蛟蛇看出來米成君的虚弱,要为自己那死去的同伴报仇,所以才一口将米成君给吃了。

黄诗培一脸呆滞的看着这头蛟蛇,这头蛟蛇本來在她身边,就在米成君倒飞而出的那一刻,这头蛟蛇便立刻呼啸而出,谁知竟然是吃米成君。

满脸苍白,目光呆滞且无神的米静雯在看到自己的父亲竟然被蛟蛇给一口吞掉之后,那沒有任何表情的脸庞顿时出现了一道细微的波动,同时那口中还发出了一道撕心裂肺的吼叫声:“不……”

可是米成君已经被蛟蛇给吞到了腹中,显然已经不可能在活下來。

谁也沒有想到米成君竟然不是被段枫给杀死的,也不是被其他人给杀死的,而是在重伤之际,被一头蛟蛇给吞了。

米成君了,已经成为了事实,现在段枫等人已经不需要在注意米成君。

段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重重的说道:“多行不义必自毙。”

对于段枫的这句话,穆剑武仿佛深有感触似的,无声的点了点头。

四周除了米静雯为米成君伤心,其他人沒有任何的伤心之色,活着的依然在杀戮之中。

米成君死了,柯震业此刻也沒有好到哪里去,薛舞绝不知道这几年到底去做什么了,竟然实力暴涨,即使他柯震业手持却邪剑,却依然无法奈何薛舞绝不说,反而被薛舞绝给完全压着打。

可以说,柯震业正在苦苦坚持着。

被薛舞绝击倒在地,只是时间的问題。

同时战斗也慢慢的落下了帷幕,清风和老婆婆两人联手依旧无可奈何宙斯,甚至此刻宙斯已经开始在攻击他们两人。

穆剑武在看到段枫将目光落在宙斯身上,缓缓的开口说道:“段少,他很强,比米成君要强。”

段枫冷笑一声:“也只有他,能让此刻的我拿出真正的实力。”

穆剑武在听到段枫的话后一愣,真正的实力,难道之前,那还不是他的极限。还不是他真正的实力。

就在穆剑武愣神之际,段枫就地一蹬,整个人直接空手朝着宙斯而去。

一晃就到了宙斯的身边,同时双手如同炮拳,对着宙斯轰砸而出。

宙斯沒有硬碰,而是选择了飞速后退。

“唰。”

宙斯整个人直接退出了数米之远,死死的盯着面前的清风和段枫以及那个老婆婆。

“怎么,要三打一。”宙斯冷冷的说道。

段枫冷哼一声:“宙斯,我知道你的想法,你放心,今天我会让你死的心服口服,我们一对一。”

清风和这个老婆婆在听到段枫的话后,均是一愣。

一对一。

他们两个人联手还不能杀了宙斯,段枫竟然要和他一对一,找死也不是这样找的啊。

“段枫……”

“师父,前辈,你们放心,我如果沒有把握的话,我是不可能这样说的。”段枫看也不看清风和这个老婆婆便直接开口说道:“他的命,我來取。”

“宙斯,來吧,鱼肠剑,我已经丢弃,松纹剑我也已经扔了,接下來,你我凭拳头來说话。”段枫对着宙斯挑衅道。

听到段枫的话后,宙斯那紫色的瞳孔之中顿时射出了一道妖异的光芒:“火狐,既然你想找死,我成全你。”

话音落下,宙斯整个人仿佛运用了魔法世界中的瞬移一般,嗖的一下就到了段枫的面前不说,那右手化刀直接朝着段枫的脑袋之上劈了过去。

这一记手刀宙斯整个人借助了奔跑之力不说,整个人也仿佛化作了一把锋利无比的宝刀一般,从天而降,直接对着段枫劈下。

此时,宙斯一出手,段枫心头便忍不住的一颤,宙斯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强,并且强的不止一筹。

那凌厉的劲风使得他的呼吸受到了一定的影响不说,心头也完全被宙斯身上那恐怖的杀意所笼罩,就连双眼因为受到那劲风的缘故,也无法睁开。

这一刻,宙斯面对段枫沒有丝毫的留情,完全是下了死手。

以这一记手刀的威力,若是段枫被他砍中的话,那么段枫的脑袋绝对会立刻爆开。

不等宙斯靠近,段枫整个人如同一阵风一般,直接朝着一旁闪躲而去。

段枫这一躲,使得宙斯这记手刀为之落空,但是宙斯却并沒有任何的意外不说,反而仿佛早就知道段枫能够轻而易举的躲闪一般,那手刀陡然一变,竟然横向斩去。

那右手仿佛一把刀,那手臂仿佛刀杆一般。

此时宙斯仿佛要将段枫给一击杀死一般,出手毫不留情,同时那冷厉的劲风呼啸而來。

这一刻,宙斯完全占据了先机,在气场之上已经将段枫给压死,让段枫根本无法发挥出自己相应的实力,就像之前他对米成君那样穷追猛打一般,使得米成君只能够狼狈躲闪。

“唰。”

下一刻,段枫直接推到了那一旁的石柱旁边,只见段枫那双脚猛的朝后一蹬。

“砰。”

段枫一脚重重的蹬在了那石柱之上,那巨大的力量仿佛使得整根石柱忽然晃动了一下一般。

随即,只见段枫借助那反弹之力,整个人一跃到了半空之中。

而与此同时,宙斯的手刀也已经落下,但是却沒有落在段枫的身上,而是落在了这石柱之上,那恐怖的力量仿佛带有排山倒海之势一般,使得这个石柱剧烈一晃不说,还出现了裂痕,仿佛随时都会倒塌一般。

就在宙斯的手刀落在石柱之上的时候,段枫已经落在了地面之上,不做停留,就地一弹,急速奔向了宙斯。

反击,这一刻,段枫完全开始了他的反击之路。

“嗖。”

刹那间段枫就到了宙斯的身后,左右双手同时开弓,直接朝着宙斯身上狠狠的轰砸而下。

宙斯在听到背后传來破空声之后,整个人身体一扭,瞬间闪躲到了一旁。

宙斯这一躲,使得段枫的炮拳为之落空。

而同时,宙斯在躲过去段枫的炮拳之后,沒有丝毫停歇的意思,便再次呼啸朝着段枫而去。

对于段枫和宙斯两人來说,速度在这一刻就是生命,只要谁能够掌握绝对的速度,那么便能够以压倒的形势,将对方给击败。

毕竟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他们都必须要快,将自己的速度发挥到极致,那攻击也要如同狂风暴雨,将对方给碾压。

“砰。”

拳脚相撞,犹如两座大山相撞一般,发出了一道巨大的闷响声,同时两人的身体各自不受控制的朝后退去了数步,彼此在看向对方的时候,那眸子之中充满了炙热的战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