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776章 新的神算子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 新的神算子

众人一时间为段枫捏了一把冷汗。

大哥,就算你要质问龙女也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啊,至少换个地方啊,现在这场合你感觉对吗。

但是段枫此刻哪里还顾得上这么多,戚烟梦虚弱不堪,浑身上软如泥,不知道什么情况,而陈小雅一只脚已经踏进了阎王殿之中,他的一颗心完全被怒火所充斥。

如果龙女一早出现的话,那么米成君早就死了,宙斯恐怕也是如此。

可是什么都要结束了,龙女來了。

这让段枫怎么可能不怒。

早不來,你现在來干什么。

龙女并沒有因为段枫的话而生气,那声音依然十分柔和:“段枫,你是在怪我,不出手。”

“是。”

“我若不出手,你当日在龙华塔就已经死了,还有你怀中的那个丫头,假冒龙女,乃是死罪,我沒杀她,已经格外开恩,你竟然怪我不出手。”

“你以为澹台君华凭什么去龙华塔,你以为澹台君华凭什么因为这丫头的一句话而动,你自己问问澹台君华,他为何而动,为何去哪龙华塔。”

“你以为,我不出手,你身边的火凤还有活下來的可能吗。你以为你们这些人能够活着走出这里吗。”龙女的声音很轻,但是其中却带着一股莫名的威严:“你自己问问你留在那戈壁沙漠之上的葬天,你们在这里能够死多少次。”

这个时候,段枫才发现,葬天也站在龙女的身后,并且浑身上下满是鲜血,看起來异常凄惨。

“葬天,你……”

“米成君和柯震业还留了一手,他……他们留下了一股可怕的势力,一群沒有丝毫人性的人,在外面对我们进行了屠杀,如果不是龙女赶到,我恐怕已经死了。”葬天有些虚弱的说道。

怪不得从段枫进入到陵墓之中,始终沒有葬天的身影,原來段枫将葬天给留在了陵墓之外,以防万一。

他不放心米成君和柯震业,怕他们还有什么鬼把戏,就让葬天在外面守着,并且告诉葬天如果看到米成君和柯震业从陵墓之中出來,立刻斩杀。

可是谁知米成君和柯震业还沒有出现,倒是出现了一股可怕的势力,将他们给围杀,如果不是龙女忽然从天而降,他葬天已经死了。

而外面的那股势力若是冲进來,段枫等人绝对无一能够逃脱死亡的命运。

那些人完全就是人形炸弹,丝毫不惧死亡。

“你现在还要怪我。”

段枫沉默了,他并不知道那陵墓之外所发生的事情。

“龙女,这是你该做的,别在这说三道四,搞你好像很高大上似的。”张舒婷忽然开口说道。

听到张舒婷的话后,龙女轻轻一笑:“放眼整个陵墓之中,也就你张舒婷敢这么和说话。”

“难道你敢说,我说的不对吗。”

“对。”龙女承认道:“但是我也可以不做,等你们死了,我在杀他们也不迟,不是吗。”

“你怕,你怕我爷爷和奶奶找你算账,毕竟他们是你师傅。”

“所以,按照辈分,你应该叫我一声师叔。”

“你……”

“好了,我不和你计较便是了。”龙女如同俏皮的女孩一般打趣道。

张舒婷在听到龙女的话后,顿时气不打一处來,这是什么龙女,自己爷爷奶奶从哪找來的女人,竟然全部将本事传给这样的一个女人,而且还不告诉自己她是谁。

要是让自己知道她是谁,一定让她这辈子都不得安生。

拽什么拽。

“那你的神算子你怎么说。”

“他。”龙女微微的叹息了一声:“他也是被利益蒙蔽了双眼,以为这样能够称王,但是这个世界上谁又能够真正的称王称霸呢。”

“师父他们都不能,他更是痴心妄想。”

“终究害人害己。”龙女微微的叹息了一声。

她早就知道了伍计施要背叛她,但是她却一直留着伍计施,不为别的,只是希望伍计施能够有朝一日迷途知返,能够幡然醒悟。

毕竟伍计施是华夏人,是高手,华夏多一个高手,总比死一个好吧。

并且伍计施也沒有做出什么异常出格的举动,使得龙女沒有杀他,但是最终却被穆剑武给一剑捅在了心脏之上,被偷袭而死。

可谓是死的很悲催。

伍计施死,恐怕都不会瞑目,都不会想到自己的一生竟然会如此了结,会在他沒有丝毫防备之时,被穆剑武一剑刺中要害,就此身亡。

“段枫,张舒婷,如果我能保你心上人不死,你可还会怪我。”龙女忽然开口说道。

愕然听到龙女这句话后,段枫和张舒婷等人均是一愣,龙女竟然说保陈小雅不死,那么也就是说,戚烟梦也会沒事。

激动。

顿时段枫内心之中充满了无法言语的激动,龙女竟然说有办法救已经命在旦夕的陈小雅,能够救虚弱不堪的戚烟梦。

“如果龙女能够救小雅和梦梦,就算你要我段枫的命,我也不会皱下眉头。”

“你的命我不会要,不过邪剑……”说着龙女盯上了穆剑武。

感受到龙女的眼神之后,穆剑武浑身上下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这一刻,他感觉自己像是被一头残暴的掠食动物给盯上了一般。

“龙女,他……”

“邪剑,滚出來,接我三招,如若不死,我留你一命。”龙女冷冷的打断了段枫的话。

穆剑武在听到龙女的话后,脸色一变:“那我就看看,传说中的龙女到底有多强。”

说着穆剑武朝前走了出去。

“准备好了吗。”

“龙女,玩玩他沒有伤害过他人,也沒有做什么伤天害理之事,请你放过他。”

“只要他能够三招不死,我便不会在找他麻烦。”龙女仿佛打定了注意一般,誓要出手。

“龙女,來吧,让我看看你有多强。”

说着穆剑武率先出手,他面前的人可是龙女,是华夏最强大的人之一,他不能有丝毫的小视,不然他就很有可能会死。

看到穆剑武袭來,龙女那眸子平淡如水,沒有丝毫的波动。

顷刻间,穆剑武就到了龙女的面前,整个人如同蛟龙出海一般,手中的邪剑直接刺出。

速度快若闪电,宛如一道白光呼啸而过,令人躲无可躲。

然而面对穆剑武这绝世一剑,龙女沒有惊慌失措,也沒有任何的闪躲之意,而是在穆剑武即将杀到面前的时候,龙女那纤细如玉的右手轻轻的抬起。

随后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朝着那剑身轻轻的拍打而去。

沉闷的响声顿时响起,巨大的力量直接将长剑拍的偏离了前刺的方向。

穆剑武和龙女的身子交错而过。

随后,不等龙女反击,只见穆剑武突然回头,挥出长剑,斩向了龙女那粉颈之上。

这一剑招式诡异不说,速度快到了极限,仿佛穆剑武要将龙女给一剑斩杀一般。

龙女仿佛早就猜到了穆剑武会如此一般,冷哼一声,身子猛然一蹲。

“嗖。”

利剑斩破空气,顺着龙女的头顶滑过,几根黑色的头发被剑风斩断,随风飘荡。

下一刻,只见龙女那右手双指直接夹住了剑身,看似随意的一拉,穆剑武整个人便不受控制的朝着龙女靠近而去。

“滚。”

一道冰冷之声立刻从龙女的口中传出,随即便见龙女那空闲的左手已经朝着穆剑武的胸口拍打而去。

“砰。”

一道沉闷的响声传出,穆剑武整个人顿时颤栗不止,一股钻心的疼痛立刻游走全身。

接着只见龙女那夹住邪剑的右手,陡然向前划去。

顷刻间,龙女的右手便到了那剑柄之处,那右手猛然一番,便朝着穆剑武的手腕之上拍打而去。

“啪。”

穆剑武如同电击,那右手猛然张开,手中的邪剑立刻脱落。

还沒有等穆剑武反应过來,龙女那修长的右腿已经化作一道残影朝着穆剑武的胸口踢了过去。

“砰。”

只见穆剑武应声倒飞而出,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一招。

只是一招,龙女就将穆剑武给击飞出去不说,还空手夺了穆剑武手中的邪剑,这女人到底有多强。

沒有人知道她到底有多强,但就凭这一手,整个陵墓之中,恐怕只有不受伤的段枫才能够与之一战,而且还是胜负难料。

“哐当。”

穆剑武的身体重重的砸到了地上。

“还有两招,站起來。”龙女握着邪剑轻轻的拍打在自己的左手之上,一副丝毫沒有将穆剑武给放在眼中的模样。

“我不是你的对手,要杀便杀吧。”穆剑武沒有再动手。

他已经领教了龙女的厉害,这女人太强了,他完全沒有招架之力。

“知道为什么我要对你动手吗。”

“你是要告诉我,如果我敢心生歹意,你取我性命,只在反手间。”穆剑武重重的说道。

“既然你能明白,那么接下來的两招就算了。”龙女沒有咄咄逼人,而是放弃了剩下的两招:“记住,如果你敢心生歹意,我杀你,犹如捏死蚂蚁一般的简单。”

“从今以后,你便做那神算子吧,伍计施所留下的东西,尽在我手,日后我会让人送与你,好生研习。”

穆剑武在听到龙女的话后一愣,她……她竟然让自己做她的谋士,做神算子。

这可是比剑主还好的活,还好的身份啊,轻松自在又逍遥,完全是他想要的生活。

“雨婆婆,将陈小雅和戚烟梦给带走。”龙女看向了那个老婆婆轻声道。

“是,龙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