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777章 千年寒冰玉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 千年寒冰玉

就当众人以为龙女要离去时候,只见龙女竟然抬起脚步朝着已经身受重伤的柯震业而去。

龙女虽然是一步步走过去的,但是却给人一种缩地成尺的感觉,只是顷刻间就到了柯震业的面前,沒有任何的话语,直接选择了动手。

只见她那右手一抖一记软鞭直接朝着柯震业抽打而出。

“啪。”

一鞭子狠狠的抽在了柯震业的身上。

顿时皮开肉绽。

“这一鞭子是为段叔叔打的。”

段叔叔,难道是段莫宁。

话音还未落下,龙女那手中的软鞭再次抽打而出。

那鞭子如同一条毒龙一般,再次毫无疑问的抽打在了柯震业的身上。

“这是为薛阿姨打的。”

这一句话直接暴露出了龙女的真实年龄,她并不大,不然不可能喊薛舞绝为薛阿姨。

面对龙女的软鞭,柯震业想要闪躲,但是却根本无力闪躲,他整个人已经完全被龙女身上那股杀机给笼罩,无论他怎么闪躲都是无济于事。

“这是为那些被你残害的人打的。”

之前是戚烟梦虐打宙斯,这一刻,完全是龙女虐打柯震业,而且还让柯震业毫无还手之力。

连续抽打了三鞭之后,只见龙女再次将那手中的鞭子给甩出。

那鞭子立刻形成了一个u字形朝着柯震业的脖颈之上卷去。

“唰。”

鞭子直接缠住了柯震业的脖子,随后龙女用力一拉,柯震业整个人便不受控制的朝着龙女靠近。

就在柯震业要到龙女身边的时候,龙女那空闲的左手直接挥出拍打在了柯震业的头上。

“啪。”

如同拍打苍蝇一般,直接将柯震业给拍晕了过去。

做完这一切之后,龙女看了一眼薛舞绝:“薛阿姨,他我就带走了,外面我已经准备了直升机,他会被送到空中,死无葬身之地。”

“谢谢你,龙女……”

龙女淡然一笑:“记住你答应我的事情。”

话音落下,龙女便如同拎着死狗一般,将柯震业从地上给随手拎起。

看到这一幕之后,众人心头再次狠狠的颤抖了一下。

对于他们來说,米成君和宙斯都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柯震业,毕竟这家伙就相当于一个人形核弹,他要是死了,他们所有人都会跟着陪葬。

如果不是龙女的话,他们绝对无法将柯震业给打晕过去。

虽然他们人多,但柯震业要想死,谁能够拦住他。

如今龙女完全为他们将后顾之忧给解决了。

“魅狐,这蛟蛇你要好生喂养,它们有灵性的,但是不可让它们伤人,不然我会动手连你带蛇一起杀死。”龙女扫了一眼黄诗培淡淡的说道。

“我知道了。”黄诗培有些害怕的看着龙女。

这女人太强势了,而且那目光虽然柔和,但是那柔和之中却带着一股犀利之色。

“只是你能告诉我,它们为什么不杀我吗。”

“我不知道。”龙女摇头道。

黄诗培本以为龙女无所不知呢,沒有想到也不知道这蛟蛇为什么不杀自己。

“段枫,我师父让我告诉你,尼克勒斯和江家有些关系,希望你能看在江家的份上饶了尼克勒斯。”

话音落下,龙女看了一眼雨婆婆:“雨婆婆,带上她们两人和火凤走吧。”

说着龙女一手拎着如同死狗一般的柯震业率先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雨婆婆走到段枫的身边,看了一眼段枫,满脸安慰的说道:“放心吧,龙女既然说了能救她们,那么她们两人自当武士,你只需要在河洛市等着就可以了。”

“婆婆,我和一起走可以吗。”

“不行。”雨婆婆毫不犹豫的拒绝道:“火凤,带上戚小姐,跟我走。”

“是,师父。”

说着火凤有些不舍的看了一眼段枫,刚刚相见就要再次分离,她不忍,但是又不能拒绝雨婆婆,毕竟她要带着戚烟梦去找龙女救命。

“丫头,到时候,我会让你们三个人一起回河洛市,和情郎团聚的。”雨婆婆将陈小雅从地上抱起來之后仿佛看穿了火凤的心思一般,轻声说道。

听到雨婆婆的话后,火凤脸上一喜:“好好照顾自己。”

说着火凤将戚烟梦从地上抱起,随着雨婆婆一同离开了这陵墓之中。

戚烟梦和陈小雅被带走了,段枫的心仿佛也跟着离开了这里。

杀戮也已经慢慢停止,那满地尸体鲜血,可谓是哀鸿遍野。

当皇甫哲在杀掉自己的对手时,便立刻朝着段枫而去。

“段枫,你沒事吧。”浑身上下是血的皇甫哲看着段枫关心的问道。

段枫摇摇头:“我沒事。”

“你也不要担心,龙女都出手救戚烟梦和陈小雅了,她们两人一定会沒事的。”

“皇甫,去哪密室之中看看吧,那密室才是陵墓真正的宝藏所在之处。”段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皇甫哲给支了出去。

皇甫哲见状微微的叹息了一声,也沒有多说什么。

他知道段枫想要静静,于是也沒有打扰到,便直接走向了那宫殿废墟之上的密室之中。

“师父,你也去吧,那里面的东西能让你进入完美境界。”段枫再次开口说道:“澹台叔叔,你们都去看看吧。”

众人见状,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但是在看到段枫那副模样之后,只好将那到嘴边的话给硬生生的咽到了肚子里面。

随后,澹台君华和其他人都走了,但是清风却沒有走,而是蹲在段枫的身边,满脸担忧的看着段枫。

对于突破不突破,他不在乎,他只在乎段枫这个被他视为儿子的人。

“师父,我沒事。”段枫心中清楚为什么清风沒有离去,于是淡淡的开口说道。

而就在这个时候,薛舞绝來到了段枫的身边:“枫儿……”

“妈……”

“你怎么还在流血啊。”薛舞绝一脸慌乱的说道:“别动,妈妈给你包扎。”

说着薛舞绝随手捡起了一把利剑,将那身上的衣服给割破,便要给段枫包扎伤口。

“我沒事,还……”

话还沒说完,段枫只感觉眼前一黑,身体不受控制的摇晃了起來。

“枫儿,你……你不要吓唬我啊。”

“妈,我沒事,只是有些累了,我想睡觉,你可以让我在怀中睡一会吗。”段枫一脸虚弱无比的说道。

“咱们回去再睡,回去再睡。”薛舞绝说着那泪水便夺眶而出。

伤在段枫的身上,但是痛却在薛舞绝的心中。

“段枫,尼克勒斯杀不杀。”这个时候天命和纪含香将如同死狗一般的尼克勒斯给提到了段枫的面前。

段枫坐在地上扫了一眼尼克勒斯,那脸上挤出了一道笑容:“算了,别杀了,挑断他手脚筋带走吧。”

段枫可是记得龙女的话,既然龙女想要自己留尼克勒斯一命,那么留他一命便是,只是为了以防尼克勒斯继续作怪,段枫要将他弄成残废。

“火狐,你杀了我吧……”

段枫沒有理会尼克勒斯的哀求。

而就在这个时候,皇甫哲狂笑之声突然响彻四周:“原來如此,原來如此,踏入完美境界,竟然是心,竟然靠的是心。”

段枫在听到皇甫哲的话后,嘴角露出了一道笑容,皇甫明白了,皇甫哲也悟到了那密室之中所留下的东西。

他突破完美境界指日可待。

“妈,你和含香也去看看吧,里面是好东西……”

“不,我不去,我不想要实力,我只想要你平安,只要你平安,我可以什么都不要。”薛舞绝搂着段枫说道。

纪含香虽然沒有说话,但是那心中的想法已经全部写在了脸上。

下一刻,只见皇甫哲从哪密室之中飞速跳跃而出:“段枫,段枫,那道士竟然是丘处机,是丘处机……”

皇甫哲的话传出,使得所有人全部一怔。

丘处机,那密室之中的道士竟然是丘处机。那么他对面的人难道是成吉思汗。

只是为什么他们沒有变成骸骨,也沒有变成木乃伊,而是和常人一样。

顷刻间皇甫哲就到了段枫的身边,一脸激动的说道:“段枫,你知道吗,那密室竟然别有洞天,那密室下面竟然是冰窟,而且他们所坐的东西竟然是千年寒冰玉。”

“我说他们怎么和常人一样,沒有变成一堆骷髅,原來是千年寒冰玉和密室下面的冰窟将他们给冻僵了,将他们给封存了起來。”

“皇甫,你……你沒眼花,就算这里曾经有冰窟,恐怕也早已经消失了吧。”

“那四周用千年寒冰玉给封锁了起來,冰窟完好无损。”

段枫忍不住的倒抽了一口凉气。

千年寒冰玉传说乃是昆仑山之巅,是西王母的东西,是昆仑山的镇山之石,这种宝玉寒气极重,具有极好的冰封只用,是皇家墓葬的必备之物,至今已经失传。

但是听皇甫哲这口气,这里有许多千年寒冰玉。

成吉思汗果然是最伟大的一代帝王,不仅这陵墓之中有太岁这种东西,还有千年寒冰玉,怪不得从古至今无数人都想要找到成吉思汗陵。

先不说那金银珠宝,只是那太岁和千年寒冰玉恐怕也会让人心动,而且他们的肉身并沒有腐烂,恐怕更是会被人想法设法的给弄出去。

“皇甫,想办法将那密室给封锁起來吧。”段枫看着皇甫哲一脸认真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