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番外十

番外十

时间一晃就是两天,如同掌中沙一般,在你不知不觉间飞速的流逝。

这两天段枫一直待在河洛市之中,陪着戚烟梦等人,但是今天他去江南市!

江南市,对于段枫来说并不陌生!

这里有段家,有段云阳!

但第一次来江南市,段枫完全是为母证名而来,他踏进了江南市,踏进了段家。

第二次来是来看望段老爷子,第三次来,是因为段老爷子的病情加重,他来为段老爷子送行。

这一次来,他是为了祭奠那已经离去的人。

江南市还是原来的那个江南市,还是那么的繁华,还是那么的迷人,但是段枫想要见的人,已经见不到了,这辈子也无法在见到。

段枫这一次来江南市,只是带着戚烟梦和薛舞绝两人前来,至于其他人,段枫没有带。

来到江南市之后,段枫三人便直接朝着段家而去。

以前因为段老爷子在世的缘故,段家的门口完全是三步一岗两步一哨,但是自从段老爷子离世之后,这些保护他的士兵也被撤走了,如今的段家显得有些沧桑。

就像是一个历尽风霜的老人一般。

虽然段家看起来有些沧桑,不像之前那样隐约之中就透露着一种王霸之气,但是却也没有人敢小看如今的段家。

即使如今段老爷子已经不在,也没有人敢小看。

随着靠近段家,薛舞绝的脸上充满了复杂之色。

当年,她本该踏入这里,名正言顺的成为段家的少奶奶,但只是因为那身份,使得她薛舞绝无缘踏进段家,如今再次来到段家,建筑依旧,但是那住在里面的人却变了,却换了。

看着段家大门上方的牌匾,薛舞绝内心之中百感交集,她就要走进段家了,名正言顺的走进段家了,可是段莫宁却已经不在,段老爷子也已经不在。

里面住着的是她侄子辈的段云阳。

站在那一尺余高的青石门槛下,段枫三人的脸色各不相同,内心之中的想法也各不相同!

随后,段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声音有些低沉的说道:“我们进去吧!”

戚烟梦和薛舞绝两人没有说什么,抬起脚步便和段枫一同走上了那台阶,一步步的朝着段家之中走去。

顷刻间,三人就走进了段家。

如今的段家显得格外的清凉、冷清!

那院内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个人而已,和之前段老爷子在世时根本没办法相比。

院内的人在看到段枫三人之后,先是一愣。

随即有人反应过来之后,便立即恭敬的对着段枫说道:“段少……”

“你们忙吧!”段枫轻声打断了对方的话:“不用管我!”

听到段枫的话后,这院内的人也没有在说什么,而是各自做起了自己的事情。

段枫是段家的少爷,这点他们心知肚明,而且段云阳还告诉他们如果段枫来了,不用管他,让他随意就好。

前面有了段云阳的交代,对于段枫,他们自然不会多说些什么。

看着眼前这熟悉的段家,段枫从口中重重的吐出了一口闷气,然后朝着后院而去。

戚烟梦和薛舞绝见状,也跟着段枫朝着段家后院而去。

段老爷子离世后,段云阳成为段家的家主便一直住在这后院之中,住在段老爷子以前所居住的地方。

只是顷刻间,段枫三人就来到了段家的后院之中。

犹如之前一样,竹林中间,一套古老别致的雅院若隐若现,碧绿的青竹檐角与竹林交相辉映,陈旧的篱笆将一洼小小的池塘和整个小院围起来,颇得悠然闲雅之趣。

当风吹过的时候,那竹林会发出沙沙的响声。

看着面前这熟悉的景色,以及在看到那竹林旁边池塘中的几条鲤鱼在水中不停跳跃时,段枫那脸上充满了复杂之意。

鱼儿还在,可是他们的主人却已经不在。

下一刻,段枫控制了一下自己的心情,便朝着竹林之中走去。

顷刻间,段枫三人便穿过了那竹林,来到了被竹林所包裹的雅院之中。

此时,院内段云阳正坐在藤椅之上,轻轻的摇晃着,任凭那温暖的阳光洒落在自己的身上,一脸舒适。

或许是因为察觉到了脚步声的缘故,段云阳那微微眯起的双眸,立刻睁开了,同时坐直了身体。

当看到段枫之后,段云阳那脸上立即浮现了一道喜色。

“你们什么时候来的?”说着段云阳便从那藤椅之上站了起来,朝着段枫等人走了过去。

“我们也是刚到!”段枫轻声说道:“怎么就你一个人?”

段云阳当然知道段枫是问她柳依依和马晨萱去了哪里,于是开口说道:“我估摸着这两天,你就来了,她们两个也知道,出去买东西去了,准备招待你们啊!”

话音落下,段云阳不给段枫开口的机会,便再次的说道:“走,屋里面坐!”

“不用了!”段枫轻轻的摇头说道:“就在外面吧!”

对此段云阳也没有多说什么。

看到段枫三人坐下之后,段云阳便转身走向了屋内。

当段云阳再次出来的时候,那双手之上已经多了一套茶具。

走到石桌前,段云阳将手中的茶具给放在了石桌上,娴熟的开始泡茶。

将茶给泡好之后,段云阳率先的递给了薛舞绝:“小婶!”

在华夏讲究长幼有叙,如今薛舞绝,是现在唯一的长辈。

薛舞绝面带笑容的将茶给接了过来。

随后,段云阳又给段枫和戚烟梦两人一人倒了一杯茶。

“云阳,你母亲呢?”薛舞绝看着段云阳琴轻声问道。

“和依依她们一起出去了!”段云阳淡淡的说道:“不过我想很快就会回来的。”

说着段云阳便看向了段枫问道:“这次你们回家,应该要住两天吧?”

段云阳说的是回家,而不是回来。

由此可见,在段云阳的心中,这里不仅仅是他的,还是段枫的。

是他们兄弟两人的家。

段枫轻轻的摇摇头道:“不了,你知道的,我这次来,是来祭拜爷爷的,等祭拜完爷爷之后,我便会离开这里!”

“不多待两天?”

段枫再次的摇头道:“下次吧,反正以后机会多的是,到时候,我回来你别往外赶我就成!”

听到段枫这半开玩笑的话后,段云阳轻笑一声:“随时欢迎你回家!”

段枫和段云阳兄弟两人寒暄了一会之后,段枫便起身,准备去祭拜段老爷子。

对此,段云阳心中也明白。

段枫之所以来段家看看,完全是因为他在这里,如今他已经看过了,段枫自然要去祭拜段老爷子。

段枫去祭拜段老爷子,段云阳并没有留在段家,而是随着段枫一同离开了段家,朝着段老爷子埋葬的地方而去。

一路之上,谁也没有开口,那车厢之中的气氛很是沉闷和压抑。

终于来到了段老爷子所埋葬的地方,段枫等人立刻从车内走了下来。

段老爷子所埋葬的地方不错,景色十分优美,而且又很是寂静,想必一定很好段老爷子的心意吧?

段枫等人从车中走下来之后,便立即朝着段老爷子所埋葬的地方而去。

当即将要走到段老爷子坟前的时候,段枫等人的脚步微微停滞了一下。

只见在段老爷子的墓碑前,正站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老人双手抚摸着墓碑,那背影显得十分的凄凉。

背影凄凉,那脸上同样也是如此!

“老伙计,不知道你在下面过的怎么样?”老人那声音显得有些低沉而又复杂:“本来以为,你这老东西应该先去看望我,给老子服软,但是没有想到,最终却是老子来看你!”

“你现在是不是很得意啊!”老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你肯定在笑吧,笑我来看你了,而不是你去看我!”

“你想笑,就尽情的笑吧,我不在乎!”

“反正我还活着,而你已经死了!”

“不过,你死了也是活该,老想着算计别人,保全你段家,你累不累啊,都一把年纪了,还这样算计,你说你不死,谁死?”老人望着那墓碑就像是看着多年老友一般。

“我都替你累啊!”老人无奈的叹息了一声:“不过我也不比你好到哪里去,咱俩半斤八两吧!”

“但又一点你不如我,我活着,你死了!”老人说着那脸上露出了一道笑容:“你看不到这花花世界了,无法享受天伦之乐了!”

“但是我能!”

“你知道四世同堂是什么滋味吗?”老人说着哈哈一笑,有些得意的说道:“老子能够知道,能够体会到,你体会不到了!”

“不过,等我百年之后,我一定会去告诉你,四世同堂是什么滋味的!”

“同时,你还要给我一个交代,老子的女儿,怎么就配不上你们段家的人;凭什么当年不让她进你们段家,这笔账咱俩留在下面算,你别以为现在死了,能够跑的了!”

“我告诉你,你做梦,我薛昊天的女儿可不是能够让你随意欺负的,老子一定会去找你算这笔账的。”

说着,薛昊天的脸色微微一变!

而此刻段枫等人则是站在那不远处静静的看着薛昊天,他们不知道薛昊天什么时候来了江南,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来了段老爷子墓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