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番外十一

番外十一

段老爷子的墓碑前方,薛昊天昂首挺胸的站在那墓碑前!

即使薛昊天昂首挺胸的站立着,但是却给人一种风中的烛光一般的感觉,仿佛随时都会熄灭。

他已经老了,这点无可否认!

他和段老爷子是同一时代的人,年龄也相差不大,而如今他们那一代人,已经所剩不多,剩下的也不过只是在残喘而已,说不好那天就好段老爷子一样,两腿一蹬,就会撒手人寰。

如今站在段老爷子的墓碑前,薛昊天内心之中百感交集。

他也有这么一天,也会被埋进黄土之中,安静的躺在棺材之中,只不过地方不一样而已,但是结果却是一样的。

只不过薛昊天比段老爷子幸运,就像他所说的那样,他能够四世同堂,有生之年能够看到段枫的孩子!

这是他的骄傲,是他值得炫耀的东西,不然他也不会在段老爷子面前说出来。

人活一辈子,最终不就是图个子孙满堂吗?

说是说了出来,可是段老爷子能够听的到吗?

不能!

他已经和这个世界永别,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世界,什么也不会在听到!

薛昊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注视着墓碑,声音变得有些深沉了下来:“老伙计,你在临死前的时候,肯定在后悔吧?”

“我知道,你这个人是驴脾气,倔的很,绝对不会承认的,但是咱们认识多少年啊,我了解你,你肯定在后悔!”

“后悔没有让莫宁娶舞绝进家门,不然咱们联手,你段家将会变得更加强大,毕竟我薛昊天已经没有后人了,只有舞绝这一个女儿,我的一切注定都会给她!”

“可是你他妈却认为风尘女子不配进你段家的门,结果遭报应了吧?”

“你活该!”说着薛昊天从口中吐出了一口唾沫,那脸上也浮现了一道怒意。

但是下一刻,薛昊天那脸上的怒意立即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脸懊悔之意:“也他妈怪我,如果我当初直接站出来告诉世人,薛舞绝这个风尘女子,是我薛昊天的女儿,谁他妈敢说什么,谁敢打我女儿的注意,谁他妈敢在背后算计我女儿!”

薛昊天后悔,他后悔当初不该听薛舞绝的,不该对她那么溺爱,一切都随她,让她自己乱来,不然怎么会出这么一档子事情呢!

归根结底来说,其实也怪不得薛昊天,也怪不得段老爷子。

薛昊天是爱女深切,只要薛舞绝开心,那么薛昊天一切皆随她,终究惹出了大祸!

而段老爷子呢?

身为段家的掌门人,他首先要考虑必定是段家的利益,是段家的前途。

所以才会如此。

所以两人谁都不怪。

站在不远处的薛舞绝,在听到薛昊天的话后,那眼眶慢慢变得有些红润了起来。

如果不是自己当年的任性,如果不是自己当年的胡闹,怎么可能会如此呢?

可是话又说回来了,如果没有薛舞绝的任性和胡闹,没有薛昊天的溺爱和纵容,会有今天的段枫吗?

不会!

就如同佛家口中所说的有因皆有果,因果循环!

一切是天定!

薛昊天站在段老爷子的墓碑前,时而激动,时而低沉。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段枫等人没有一个人上前,只是静静的站在薛昊天那背后的不远处,静静的看着这一幕,没有去打扰。

这两人认识了大半辈子,二十年没有见过面,没有说过话,如今再相见之时,已经阴阳两隔,他应该和自己当年的老朋友说说话,解解闷!

不知道过了多久,薛昊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终于停止了诉说。

随后薛昊天慢慢的转过身,只见段枫等人正站在那背后,表情**而肃穆的看着他。

薛昊天见状,那枯皱的脸上慢慢绽放出了一道笑容,接着便扭过头看向了段老爷子的墓碑:“你孙子和孙媳妇和我女儿来看你了,你现在开心了吧?”

说着薛昊天拍了一下那面前的墓碑,然后转身朝着段枫等人走了过去。

“爸……”

“外公……”

段枫戚烟梦和薛舞绝一同开口说道。

“去看看他吧,给这九泉之下的老东西报个平安!”薛昊天淡淡的说道:“他不知道等这一天,都等了多久,也等的很是焦急了吧,你们快去看看他吧,让他好在九泉之下瞑目!”

话音落下,薛昊天不给段枫等人开口的机会,便抬起脚步朝前走去。

段枫等人并没有立即去祭拜段老爷子,而是看了两眼薛昊天充满沧桑和佝偻的背影,然后才慢慢的朝着段老爷子的墓碑前走了过去。

当来到段老爷子的墓碑前,段枫和段云阳两兄弟双腿一弯噗通一声,直接跪在了段老爷子的面前。

“爷爷,我们兄弟来看您了!”

段枫和段云阳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看到段枫跪下,戚烟梦也跟着跪在了一旁,而薛舞绝则是静静的站在段老爷子的墓碑前,静静的看着那凄凉的墓碑,脸上充满了复杂的神色。

当年,她要嫁给段莫宁,可是因为风尘女子这四个字,她被阻于段家门外,如今在归来之日,段老爷子已经不在,她那心爱的男人也已经不在。

内心之中的感受,谁能够体会,谁能够理解?

她曾经恨过段老爷子,如果不是段老爷子的阻拦,她应该是段家的少奶奶,段枫也不会吃这么多苦,段莫宁也不会死!

但是如今她不恨了,她想通了。

如果当年换成她是段老爷子的话,她也会如此做,毕竟在这些豪门之中,尤其是家主的眼中,利益高于一切!

不是他们没有亲情,没有感情,而是为了这个家,总要有人要付出。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薛舞绝也缓缓的跪在了段老爷子的墓碑前,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这墓碑。

倒是段枫和段云阳两兄弟则是对着段老爷子说着什么。

“爷爷,我活下来了,段家也留下了!”段枫看着墓碑内心之中百感交集。

虽然和段老爷子接触的时间并不算长,但是段枫却不得不承认,这个老人对他还是很不错的。

到死都在牵挂他!

同时段枫不知道的是,段老爷子认为自己这辈子亏欠最多的便是段枫,接着是段莫宁和薛舞绝。

段家的子嗣,本该无忧无虑,锦衣玉食,接受高等教育,可是段枫呢?

他什么都没有,他没喝过段家的一口水,没有穿过段家给的一件衣服,可是到头来,他却还想法设法的靠段枫来保全段家,让段家在华夏继续屹立而不倒。

他亏欠他,可是如今已经无法弥补那份亏欠。

同时段老爷子也亏欠段莫宁,段莫宁基本上没有童年,别的孩子在大闹玩耍的时候,他已经过着尔虞我诈,刀口舔血的生活,归来时,又因为自己被逼到他乡。

他亏欠薛舞绝,这么好的儿媳妇,就因为那该死的门第之见,那该死的家族利益,给拒之门外!

如果说段老爷子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没有让段莫宁堂堂正正的将薛舞绝给娶进段家!

段枫和段云阳两兄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将那带来的酒给打开了,兄弟两人喝着,同时也是不是在段老爷子的墓碑前浇上一杯!

“爷爷,这次咱们爷三喝个痛快!”段枫重重的说道:“这是香烟,您老活着的时候不能抽,现在也让您抽个痛快!”

“您苦心操劳了一辈子,以后的事情您再也不用操劳了,段家我会帮您看着,云阳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我绝对会帮!”

“您就放心吧,只要我段枫活着一天,谁动咱老段家,我就百倍还之!”

烈日之下,段枫跪在段老爷子的面前重重的许下了一个诺言。

他有生之年,段家将会不倒,谁敢动段家,他就让谁付出代价。

“爷爷,帮我和对定康叔叔说个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他!”说着段枫那脸上露出了一道愧疚之意。

如果不是他的话,段定康岂会死?

他不会,段定康会活的好好的,可就是因为他,段定康死了,中年而死!

他心中对段定康亏欠,对段云阳同样如此。

“爷爷,这话你千万别告诉我爸!”段云阳立刻开口说道:“不然他会觉得见外,如果我换成段枫,我爸换成莫宁叔,恐怕也会如此!”

段云阳这句话看似像是在对着段老爷子的墓碑说,其实则是在对段枫说。

他知道,段枫的心中有个心结,不解的心结。

段枫岂能不明白,段云阳这句话之中真正的含义,于是乎,从脸上挤出了一道牵强的笑容。

段枫和段云阳跪在墓碑前,轻轻的诉说着,而戚烟梦和薛舞绝两人则是沉默寡言,没有开口。

她们两人仿佛在等待什么机会一般。

或者是两人想要单独的和段老爷子说说什么话,使得两人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就在段枫等人跪在段老爷子墓碑前祭拜的时候,一道道沉闷的脚步声从背后豁然响起。

——————————————

(PS:关注秋枫微信公众号,可以抢先看番外;微信公众号:yiqiufeng111 希望各位兄弟姐妹都去关注下,抢先看番外,还有新书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