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2 重生

重生

“唔……”

乌拉那拉景娴只觉得头疼欲裂,恍惚间只记得自己陷入了一片无边的黑暗之中,世间一切喧嚣似乎离她越来越远,可还没等她坦然的融入其中,原本逐渐丧失了知觉的身躯便传来一阵尖锐的刺痛,强硬地拉回了她已经越来越模糊的意识,迫使她不得不费力的张开紧阖的双眼,可迎接她的并不是翊坤宫那残旧的床顶,也不是容嬷嬷焦急万分的容颜,而是一片陌生又熟悉的诡异景象——

干净整洁的屋子,清新宜人的熏香,雕花镂空的红木隔断,由宫缎制成的浅色帐子,不远处的掐丝珐琅桌灯……目光所到处无一不彰显着天家富贵。

这是怎么回事?

捂着犹如针扎的脑袋,景娴还有些不在状态,难道自己没死?只是厥了过去?甩了甩头,意识稍稍归拢,却只记得那一年无人踏足的冷宫,比心还要苦的药汁子,自己重病无力地样子,对了,还有为自己求恩典,却求而不得反被训斥的容嬷嬷!

想起那个为自己贡献了整整一生的老人,景娴便不由得有些着急,虽然她意识有些模糊,却也绝对不会忘记在她闭眼之前的最后一瞬间,落在自己脸上的腥热,和不绝于耳的悲戚声音,这么想着,一时之间她也顾不上这周遭诡异的景象,下意识的便要起身寻人。

可还没等她站起身,就突觉门外传来一阵熟悉的花盆底鞋声音,循声望去,却不是她熟悉的容嬷嬷,而是一身着浅绿色宫装,长得让她颇觉眼熟的二十多岁宫女,见景娴一副要起身的样子,连忙迎了上来,“小主这是做什么?刚醒来可要好好躺着才行。”看到景娴没有出声,又柔声道:“五月的天虽已经不冷了,太医也说没有大碍,但毕竟您是落了水,不仔细着点,万一落了病根,皇后娘娘更要着急上火了。”

小主?皇后娘娘?落……水?!

景娴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却还是配合着又躺了下来,任由那绿装宫女为她掖好了被角,重新拉上帐子。

等了半晌,似是觉得自己安下神来休息了,那绿装宫女方才缓步退出门外,景娴提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只听到门外断断续续传来那绿装宫女的声音,“春烟春云,我去向皇后娘娘回话,顺便请太医来看看,你们好好照看着小主。”说完又轻哼一声,“这些个人真是胆子大,居然将手伸到皇后娘娘的族侄女儿身上了,真当上头没眼睛瞧着呢,你们在这里守着,可别什么好的坏的都往屋里放,误了大选咱们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说完又听到两声应答,“翠竹姐姐,咱们醒得的,你就放心吧。”

翠竹?春烟?春云?

躺在**的景娴听着这几个熟悉的名字,周身如遭雷击,僵硬的转过头又看了看屋内的摆设,她终于闹明白这股熟悉的诡异感是怎么回事了——

这不就是雍正八年自己入宫选秀之时,入住的钟粹宫西庑殿么?!

那绿装宫女不就是自己的族姑母,孝敬宪皇后身边的翠竹么?!

随着尘封的记忆被一点点的唤醒,景娴的思绪也慢慢的清晰了起来——

雍正八年,她遵循祖制入宫选秀,出生于乌拉那拉家族的她,出身虽算不上顶好,但毕竟是后族,且她又是嫡女,嫁入普通权贵宗室之家为嫡妻是无半点问题的。

可偏偏生不逢时,乌拉那拉虽身为满洲大族,族中能用之人却是不多,出了一任皇后虽涨声势,又无奈中宫无子。

一朝天子一朝臣,要想让家族声势不衰,必然要将筹码投注于下一任内定储君,皇四子弘历身上,而所谓笼络除却权势便是姻亲,她乌拉那拉景娴,则是当时乌拉那拉家族之中,唯一出身合适,年龄适逢的参选秀女,所以即便她出身够得上嫡妻,在富察家珠玉在前,和雍正并不希望一族出两后的心理之下,她也只能甘为侧室。

想到这里,景娴不由得攥紧了双手,犹记得当时她心中确实是又不忿的,民间都有宁当穷□□,不当富人妾的说法,她这自打出生就被捧在手心里养大的满洲姑奶奶,又怎么会心甘情愿去予人当妾?只是皇命难为,父命难为,她享受了这么多年来乌拉那拉家族所给予的荣耀,便必然要在家族需要的时候出一份力,所以再多的不甘,在得知内由之时,便被她吞入了腹内。

可是有的人不这么想,或是说,有的人就是希望她不甘不愿不忿,趁她从皇后寝宫回钟粹宫的路上,将她推入了御花园的水池子里,意图将那顶不甘嫁入皇家的大不敬帽子扣在她的头上。

所幸当时皇后还有话传达,来人所隔并不远,才能及时得救,免去了一场祸事;再后来,又因着雍正也不打算让弘历的后院里,富察氏一家独大,加上亦有让弘历和乌拉那拉家族交好,所以最后她仍是无风无波的入了乾西二所,成了雍正亲赐的侧福晋。

只是……难道还要将她那一世悲苦重复一次吗?

看了看这与记忆里一般无二的屋子,又低头瞧了瞧自己那莹白葱嫩的双手,她只觉得满心复杂。

她不明白明明将死的自己,为什么会再度回到雍正八年,回到三十多年前,即便在被冷落,被废弃,重病将去之时,她也曾想过,如果一切重头再来,她必然不会再让自己落入如此境地,可是她一生所想所念所愿所盼良多,为什么偏偏就这个得到了实现?

想起那人冷漠的面孔,景娴下意识的就想要逃,想要逃离那如同噩梦一般的束缚,她不想再在这寂寥深宫之中孤苦一生,不想连累家族连累儿女连累身边的人,不想要再同天斗同地斗同自己斗,更不想再交心伤心死心……

迷乱的神色在看到崭新的帐顶之时,却不由得一振,既然一切已经从头开始,她为什么不能逃开?只要,只要她就这么病下去,难道雍正还能硬将她指过去!?

如此念头刚一起,还没来得及说服自己,眼前却突然像走马灯一般的晃过孝贤,慧贤,和令妃的脸,每一张脸上似乎都带着无尽的嘲笑和讽刺——

“妹妹,自今日起咱们也算是一家人了,你便好好侍奉爷,千万别折了皇阿玛亲赐的名头。”

“高氏见过侧福晋,侧福晋刚入二所怕是不知道,爷可是最不喜欢其他人着紫色了,爷说过只有妾身穿着最入他的眼,侧福晋可千万别犯了忌讳,惹恼了爷才是。”

“臣妾参见皇后娘娘,娘娘身子不好,以后宫务便由臣妾替您分担,您就好好将养着吧。”

随着这些记忆一波波的涌上心头,景娴的手也不觉的越收越紧,可还没等她挥散眼前那一张张无不带着蔑视的脸孔,便慢慢的消散,最后揉和成了一张苍白憔悴的面容——

“皇额娘,为什么皇阿玛都不来看永璂,是不是皇阿玛不喜欢永璂?”

“皇额娘,您不要难过,永璂会努力读书,努力学本事的,将来一定保护皇额娘,再也不让任何人欺负您!”

“皇额娘,十三弟虽然不在了,但是您还有永璂啊,永璂答应您,一定会连同十三弟那份,一起孝顺您的!”

“皇额娘,您为什么哭?是不是永璂不够乖,惹您生气了?”

“皇额娘,永璂什么都不要了,什么都不求了,只要不跟您分开……”

“皇额娘,您……也不要永璂了吗?”

景娴怔怔的看着眼前的面容,听着耳畔传来的熟悉声音,心底只觉得传来一阵刺痛,深入骨髓,没入灵魂,她想要张口说话,却只感觉浑身的力气都在这一刻被抽空得一干二净,整个世界仿佛就只剩下了眼前的憔悴少年,和她一颗疼得失去知觉的为母之心。

过往几十年,她亏欠了自己,亏欠了家人,亏欠了儿女,独独对得起那个最为亏欠自己的人,时至今日再面对,她又有何所惧?难道二世为人,还会将自己推入那般下场?

不,绝不会!

迷茫的目光随着心中一声声自问,逐渐变得坚定,冷然,远目看着这巍峨的紫禁宫殿,她双手紧握成拳——她乌拉那拉景娴,回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新文新文,希望筒子们能多多支持哈~爱乃们!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