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3 主动出击

主动出击

钟粹宫西庑殿

“小主的身子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只是毕竟受了凉,加上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日后还是得小心调养,方不会落下病根。”

太医虽不比御医,给妃嫔宗室瞧病之余,偶尔还得听命去照料得圣上亲眼的大臣,却鲜少会给非皇家的内眷瞧症,可在内廷当差的,哪个心里没本帐?哪个不知道眼前这位是皇后娘娘的族侄女?不知道这位是内定的四阿哥侧福晋?以后指不定会有什么大造化,是以,前来看症的太医无不小心奉承。

而景娴性子虽然刚直,但毕竟正位中宫,主持中馈十余年,哪里不知道阎王易躲,小鬼难缠的道理?加上现下正是大选临近的当口儿,无论是东西六宫的宫妃,还是等着指婚的宗室皇亲,亦或是有女参选的各世家大族,无一不将眼珠子放在这上头,上一世自己是太不会转弯,不知不觉便傻傻的慢待了人,经过了那么多事,要是她还不知变通,那就真真是个蠢的了!

如此想着,便只见她笑得很是和气,“多谢太医,若不是多亏你医术高明,怕真是要耽误大选,误了大事了,这点银子,权当我请太医院的诸位喝茶了。”乌拉那拉乃满洲大族,如此出身的景娴出手自然不会小气。

看太医满脸笑意的退下,景娴又将目光转移到在屋里为自己忙前忙后的春烟春云二人身上,眼睛滴溜溜一转——既然要做,那便做个全套!

展开笑颜,扬手招呼她们过来,“你们本是皇后娘娘身边的人,除却皇上身边的,这宫里便只得你们最是体面了,无论是因为皇后娘娘的吩咐还是其它,这几日里我终归是多亏你们的照料了。”说着便褪下手腕上的两个翠玉通透手镯,顺手便套在了二人手上。

宫女也分三六九等,春烟春云虽然是皇后身边的人,却比不上是头等宫女的翠竹,日日侍奉在主子身边,那般的有脸面,景娴这一番话下来,不但说得二人心里十分熨帖,还颇有些受宠若惊。

“奴婢怎当得起小主如此……”

景娴没有错过二人眼中的欣喜,挥挥手打断她们的话,“怎么当不得?我这回入宫并未带什么东西,这镯子权当给你们玩吧。”

既然打定主意要改写命运,稳定下心绪后的景娴自然不会再听天由命,任由命运的大手将她重新扔进与上一世同样的覆辙里,趁着前几日身子还没大好,不用每日跟着教习嬷嬷学规矩的空挡,便仔细理了理前一世的记忆——

犹记得当时落水之后,不利于自己的传言,虽然在帝后未宣之于口的默契之下,被合力压了下来,可对于初入宫闱,向来眼睛里容不下沙子的她来说,却足以在她心中卷起滔天巨浪,所以后来,即便有太医不计成本的调养,不至于错过大选,但在不短的一段时间里,她仍然有些不在状态,以至于就此错过了主动击碎传言的最佳时机,在未入门之前就在弘历心里留下了一个无法洗去的黑点。

而如今,有了前世的教训作铺垫,要是她还不懂得把握良机,那就不是性格刚直,而是烂泥扶不上墙了!

心思念转之间,便只见她微敛了笑意,轻叹一声,“皇后娘娘特意将你们二人派来照料我,我铭感于心,却无奈自己个儿不争气,出了这档子事,也不知会不会影响大选,落了族里的颜面……”

皇后派身边的人过来,除了怕同族侄女再遭了黑手之外,另外便是想要瞧瞧她是不是可造之材,有没有扶一把的必要。

果然,二人听了她这意有所指的话,立马的对视了一眼,“小主既然心里拿不准,何不请娘娘给拿个主意?”见景娴朝自己看来,又补充道:“娘娘对于您落水的事儿既然如此上心,显然是看重小主您的,如今您心中不安,娘娘又怎么会袖手旁观呢?”

话说得这个份上,已经算是十分直白了,景娴自然明白其中玄机,暗道声这宫里任何一个人都不能小瞧的同时,又一扫眉眼中的郁色,“我病了这些日子,承蒙娘娘的关照,自然是要去谢恩的。”

因着雍正登基,将平日理政的地儿从乾清宫迁至西边的养心殿,比较得青眼或的宫妃便多居于西六宫,皇后更是居于离养心殿最近的启祥宫,彰显着她不一样的身份地位。而秀女所居的钟粹宫却属东六宫,虽紧挨着坤宁宫,算是从东六宫去西六宫最近的宫殿,但要从此去启祥宫,却仍是一段不短的距离,加上秀女不能乘辇坐轿,光靠着足下的花盆底,着实很不轻松。

穿过御花园,过养性斋,入西一长街,经储秀、翊坤、永寿三宫……景娴觉得脚疼,但脊梁骨更疼。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别说着宫里的人无一不正盯着钟粹宫,光是那么顶大不敬的帽子压下来,也足够让人喘不过气了,这也是上一世的景娴为什么没有主动出击的原因之一,毕竟作为云英未嫁的姑娘家,即便再爽利再满洲姑奶奶,脸面总归是薄的。

顶着着四处而来的隐晦目光,忽略掉耳边断续传来的‘落水’‘不稀罕皇家’声音,景娴只能硬挺直了腰杆子,一副落落大方,半点都无愧于心的样子。毕竟要去拜山头,就得拿出点拜山头的诚意,不然不是等于自打脸面么?

站在启祥宫门外,等待春烟入内传话的当口儿,还没来得及让她缓上一口气,却突然瞄到不远处停放着的步舆之上,脸色不由得一沉——

宫中妃嫔虽多,但等级限制得却十分分明,且不说衣着用具分例银子,就是这代步的步舆也有着三六九等之分,皇后皇贵妃用明黄,贵妃用金黄,妃用香色,而眼前这顶步舆便是妃子所用的香色——

雍正的后宫比不上他皇阿玛,也比不上他儿子,人员甚是简单,能够坐到一宫主位的,更是不用一个巴掌就数得完:齐妃李氏自三阿哥弘时一事后便遭厌弃,素日里鲜少出门,即便上一世,也只在雍正灵前和慈宁宫见过一两次;裕妃耿氏是在雍正分封皇子的时候才由嫔晋为妃,此时根本用不到香色步辇,所剩余者,便只有那个曾对她‘疼爱有加’的皇额娘,熹妃!

想起这人,景娴便不由得冷笑一声——

前一世她刚嫁入潜邸之时,虽与这位皇额娘同住于紫禁城中,却无奈身为侧福晋,用不着也没资格天天向她请安,顶天也就是年节大礼的时候跟着孝贤在她面前奉承一番。

雍正驾崩,乾隆登基,她被封为娴妃,每天跟着孝贤以及一串儿嫔妃姐妹去慈宁宫请安,关系仍是不好不坏,不远不近,不冷不热。

直到十三年孝贤去世后,这位皇额娘才突然对自己扭转了态度,青眼有加起来,更向乾隆提议立她为后,当时的自己还天真的以为,皇额娘是只认正统,看中了自己先帝亲赐的招牌。

后来在南巡途中被遣送回京,囚禁于翊坤冷宫之中,心如死灰的回想起那么多年来的一幕幕时,才恍然惊觉到,她是看上了自己的刚直性子,看上了自己的忠言逆耳,往往有什么看不过眼,却不愿自己出头,影响她与皇帝的母子之情的时候,便将她推了出来,去承接帝皇一次次的怒火!

如若说上一世她的悲惨凄苦,离不开皇帝的先入为主,偏听偏信;包衣奴才的煽风点火,唯恐天下不乱;那么就更加离不开她时不时添的一把柴,加的一勺油!

可笑的是当时的她居然还将这些错认为是对自己的信任,受宠若惊之余,真真是掏心掏费的孝顺奉承,现在想起来,只觉得自己蠢得简直无可救药!

景娴慢慢的收紧双手,修得尖尖的指甲就这么直接刺入了她掌中那柔嫩的皮肤之中,刺痛之下,被上一世记忆搅得有些昏头的思维也慢慢的冷静了下来:无妨无妨,一切已经从头来过,没有了她充当出头鸟,她倒要看看上一世那浓厚的母子亲情,能经得住多久!

作者有话要说:欢迎筒子们多多留言,咱一定逐条回复,欢迎提意见,欢迎捉虫,我是欢迎妹,囧~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