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21 聪明反被聪明误

聪明反被聪明误

“福晋!”

“永璜!”

眼见着富察氏被永璜扯得就要从椅子上栽下来,一旁的双云下意识就想要冲过去,却无奈隔得有些远,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富察氏的身子慢慢往下倒,心都提到了嗓子处,而就在这众人无不被吓得魂飞天外,却又不知所措的关头上,心知永璜正是调皮捣蛋年纪,又记挂着富察氏有了身孕,从而眼珠子都没敢错一下的秦嬷嬷,刚见到苗头不对,便连忙动作了起来,也压根顾不上脚上还踩着花盆底,在富察氏马上就要栽到地上前的最后一刻,眼疾手快的朝主座下一扑——

而与此同时,在富察氏手一抖,险些将永璜摔到地上的时候,富察格格也被吓得腿一软,她是想着要给富察氏一个教训,却没打算将儿子也攀扯进去,心下懊悔得要命,眼睛更是急得充血,顾不得富察氏那里乱成了一团,也顾不得自己肚子里还有一块肉,三步并作俩的就冲了上去——

“福晋您怎么样?”

“永璜你怎么样?”

富察氏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得大脑一片空白,就是被秦嬷嬷充当人肉垫子得了一丝缓冲,没有真正伤到,却也半天提不上力,脸上更是一片苍白可怖,吓得刚冲过来的双云等丫鬟再度变了脸色;而一旁的永璜也没好到哪里去,虽然在摔下来之前,本能的借了富察氏的力,仅仅摔了下屁股墩儿,而后又被富察格格揽在怀里,好声安抚着,但毕竟年纪太小,被这样一吓,便仍是忍不桩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整个大厅乱成了一锅粥!

“慌什么慌?赶紧将福晋扶起来!”

景娴也被惊得够呛,但眼见着这厅里头,无论是主子还是奴才都跟无头苍蝇一样,尽知道瞎添乱,而自己又是在场的里面位分最高的,又是有点着急上火,顾不得喧宾夺主,拍着桌子便吼了起来,“赶紧上太医院叫太医过来,再让前头的人去看看爷在哪里……”

一帮没脑子的!

看着着底下人闻言如同找着了主心骨一般,各自动作了起来,那边两位也被相继搀起来坐下,景娴心里暂且松了一口气,脸色却仍是阴沉,目光在富察氏和富察格格二人身上来回转了几圈,心下恼怒得可以——她是想鹬蚌相争不错,她是想看两虎相斗不错,可是怎么也没想到这一个两个的会蠢到这个份上!

事极反常便为妖。

看着富察格格今个儿的举动,又联系着先前的猜测,景娴不用多想就知道这位是想干什么,无非是想捅出喜讯,再借机黑富察氏一把,心里有了数,她便一直站在旁边静观其变,想要瞧瞧富察格格到底有几斤几两重……可哪里想得到花还没瞧出一朵,眼皮子底下就闹腾了起来——这个蠢货,竟然将儿子也搭了进去,难道不知道弘历那厮最是个爱迁怒爱连坐的?还是以为自己是高氏,能有那个本事扭转乾坤?真真是个扶不起墙的!

眼光转到落在地上的淡蓝色香囊上。

富察氏也不对劲,就凭她前一世生前死后尽享尊荣,她就不是个笨的,就是再防备着富察格格,也怎么都不至于被个香囊吓成这幅德行,难道这个香囊有什么问题?

不可能!

富察格格就是恨极了富察明玉,恨不得能吃其肉饮其血,就不可能当着这么多的面闹腾,而且单看着她那般用心教养永璜,就知道是个疼儿子的,哪怕存了玉石俱焚的心思,也万不可能为了害富察明玉,就让儿子揣上莫大的风险……再者,退一万步来说,富察氏就是个再厉害的,也不可能一眼就瞧得出什么东西有问题罢?

景娴虽然动了手开始培养根基,但时日不长,不说收买的多是些无足轻重的角色,就是有好一些的,也不可能这样快就打入了内部,是以,她对于富察明玉与富察格格之间的弯弯绕绕并不知情,此时便有些想不通,也没有那么多时间让她去琢磨——

“主子,太医来了。”

景娴被打断了思绪,干脆懒得再想,毕竟应付住眼前的事儿最为紧要,这二位要闹便随她们去闹,她们坐住了,太医也来了,再怎么都牵扯不到自己头上……打定心思,景娴便敛了敛思绪,抬眼朝门口望去,可看着进来的人,目光却几不可见的闪了一下——

嗯?怎么不是刘太医?

太医十天一沐休,可因着平日里各人负责的脉案均是不同,有的是宫妃,有的是皇子公主,有的是宗室贵族……是以,若是一直由自己照料的主子出了什么事儿,无论当不当值,都仍然得马不停蹄的进宫,但在其中这个空档里,也会有其他太医先来瞧上一瞧,以免出了什么大褶子。

难道还有什么后手?

景娴这里心思转得飞快,联系着先头的事儿,不由得有些草木皆兵的阴谋论起来,再加上乾西二所的脉案向来是由那位姓刘的负责,换句话来说,也就是对这厅里头女人的情况,心中最是有数,可眼前却好死不死的刚好沐休,不在宫里……这是真的巧合,还是有人特特拣了这个当口儿生事?目光不由得往一旁刚刚安抚好了永璜的富察格格身上看去——

“福晋这是受了惊吓,动了胎气,却并未伤到根本,腹中胎儿也很稳。”太医收回垫枕,“但若是不放心,倒也可以用上一两帖安胎定神的方子,若是不想用,也没关系,只安心休养便可。”

来了!

景娴并没把心思放在富察氏这边,毕竟她也是做过额娘的人,知道什么情况才算是紧急,加上富察氏被秦嬷嬷那样一垫,根本就不会真的伤到,顶破天就是被吓到了,便压根没听太医在说什么,反而一直盯着让她更为没谱儿的富察格格,怕再闹出什么没法收拾的事,是以,看着富察格格起身,心里就不由得一咯噔——

富察格格倒是没再打什么歪主意。

打一开始,她就只想着让富察氏看到那个与自己房里掺了避孕药,一模一样的香囊,从而让她心里警醒点,再趁着她失态,且深知自己情况的刘太医不在的时候,捅出自己有了喜讯的事,毕竟刘太医是个有眼色的,只要在富察氏起疑之前,坐实了这档子事,就绝对不会再吃力不讨好的让自己背上个知情不报的名头,必然会闭紧了嘴……敲山震了虎,又顺水推了舟,且还消除了个隐患,岂不是百利而无一害?

设想虽好,现实却是措手不及。

看着眼前的情况,跟自己设想得完全不一样,甚至越闹越大,再加上她本来也没计算得太过缜密,富察格格不由得有些慌了神——

虽然眼下里怎么瞧,这事儿都只能算作是意外,可爷毕竟是上头那位亲自教养的,又在圣祖在世的就在这深宫中摸爬滚打,保不齐就会往深了想,要是在心里给自己扣上一顶谋害皇家子嗣,内里藏奸的帽子怎么办?退一万步来说,就算不至于,但如果因此恼了永璜,从而一棒子打翻了她们这一船人又怎么办?

如此想着,又加上永璜安静了下来,富察格格便再也坐不住了,顾不得自己胎还不算太稳,更顾不得之前刘太医的嘱咐,满心满眼只想着哪怕豁出去了也不能让爷给她和永璜记上一笔,不然就是生下个阿哥也绝对得不了便宜!

“奴才真是罪该万死!”慌忙起身跪下,“奴才明知道福晋有了身子,永璜又正是调皮爱动的年纪,却还眼睁睁的看着闹出这么些事,险些就伤到了福晋,伤到了小阿哥……奴才心里惶恐难安,望福晋处罚!”

永璜也是个乖觉的,见着自己额娘跪下请罪,也一溜儿的跪在地上,眼圈一红,“永璜明明知道大额娘有了小弟弟,却不光没有照顾小弟弟,还给大额娘添乱……”抽了抽鼻子,“永璜愧对大额娘平日里的疼宠,愧对阿玛的教导,呜呜……永璜知错了,大额娘,大额娘您一定要好好的……”

处罚个头!

富察氏知道这其中少不了富察格格的手笔,也知道后者肯定发现了避孕香囊的事儿,刚才是被突然吓到了,现在回过神来也知道那贱人只是想给自己敲个警钟……可是不说香囊的事儿绝对不能捅出去,不然头一个被开刀的就是自己,就是瞧着这一个两个配合默契的样子,她也不能当场发作,富察格格也就算了,难道她还能罚一个不懂事的稚子?!

“大额娘怎么会怪你呢?”富察氏心里气得吐血,可想着爷平日疼宠永璜的样子,又不得不生生咽了下去,逼着自己缓了缓脸色,还扯出一丝笑容,“你一向乖巧听话,刚刚不过是个意外,大额娘还担心你有没有被吓到呢。”

永璜被富察氏叫人扶起了身,小脸却仍是皱着,“永璜没事,就是担心大额娘和小弟弟……”

富察格格知道富察氏是在故意晾着自己,身子虽然觉得不太舒服,姿态却是低了再低,“福晋宽大仁慈,更是让奴才心里有愧了……奴才自请禁足半年,为福晋与小阿哥祈福!”

算你有眼色。

终于聪明了一把。

富察氏和景娴心中不约而同的一动——富察氏这些日子被景娴进门,高氏禁足,自己有孕,折腾得半点心神都分不出,压根就没注意富察格格是在落套,看着她这般上道,虽然没有大度到既往不咎,却到底心气平了点;而景娴却是知道富察格格是想借着最后的机会把喜讯捅出来,顺带禁了自己的足……这样若是还胎儿不保,就不得不让人把疑心打到富察氏身上了,心里终于松了口气,倒总算是没蠢到家。

“咱们毕竟是自家姐妹,这事儿也怪不到你身上,你大可不必……”

“福晋不与奴才计较,是福晋的宽大,但奴才却不能将这份宽大当做理所当然……”富察氏端着姿态,富察格格却也闻弦歌而知雅意,知道富察明玉这是想要她再推一把,省得自己被人猜度是不是在借机发挥,便又忍着不适,叩了个头,“望福晋成全!”

话儿说到这份上,面子里子都收了,富察氏便不再故作姿态,自以为大方的摆了摆手,“罢了罢了,你这样坚持我若还不肯,怕是要让人以为我存心不让你好过了。”

“奴才万不敢有这般的心思!”富察格格又叩了一叩,“只有福晋与小阿哥好了,奴才这才能心安,毕竟……啊!”话还没说完,富察格格却突然感觉到腹内一抽,身下也有些濡湿,心里暗叫一句不好,可还没来得及被人搀扶着起身,就眼前一黑,整个人栽了下去——

“主子!”

“额娘!”

看着这急转直下的情形,和再度乱成一团的大厅,本来很淡定看着戏的景娴,到底忍不住抽了抽眼角——还真是没完没了了!

作者有话要说:(:元旦之后上班真的是忙疯了!到家都九点多了,匆匆忙忙码了一半,趁着刚刚午休又码完了剩下一半,饿得吐血啊QAQ不忙的时候更新会在12点半,忙的话会在3点前,爱乃们~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