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22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弘历近来心情甚好。

富察明玉和高子吟是整个乾西二所里头,最得他心意的两个女人,一个贤惠体贴,一个娇柔可人,可谓是让他享尽齐人之福,但是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在跟他作对,先是高氏被禁了足,后又是富察氏有了身孕,而再将主意打到刚进门且又姿色明艳的景娴身上呢,又因着景娴本就对他打心眼里不待见,为着梳理刚到手的内务,趁机培养根基,也没心思没功夫招待他,除了十日里占了一二,以示自己并未失宠外,更是又将他打包往外送——

被转了几道手的弘历心里很郁卒,可好在后院里受冷落已久的其他女人,并不像前两者那般身不由己,也不像后者那般面热心冷,除了有了身孕的富察格格有所顾忌,并未行动外,其他女人无不趁着这个机会,使出浑身解数来争夺宠爱——一边是身心寂寞,一边是有意讨好,二者一拍即合……空虚已久的弘历终于再度感受到了春天般的温暖,不由得走路都带着风。

“好了,你下去吧。”

想到乾西二所里的千娇百媚,弘历有些飘飘然,再加上这一阵子小心又小心,谨慎又谨慎,终于好不容易得了皇阿玛的一个好脸,心里更是舒坦,“儿臣告……”

“皇上,四阿哥那里来人了,说是乾西二所出事了!”

告退的话还没说完,苏培盛却突然从门外恭敬地走了进来,同时还抛下了这样一道响雷,直接震得殿中气压一低,弘历脸上还没来得及收起的笑意,更是顿时僵住——

爷怎么就是过不了几天安生日子?

感觉到转到自己身上的目光越来越锋利,弘历心里淌着血,连忙一溜儿跪下,口中更是习惯成自然的请起了罪,“儿臣治内无方,请皇阿玛恕罪。”

这小子果然是个给不得好脸色的!

“让人进来!”雍正冷哼一声,口气很是不好,却到底也没有不分青红皂白,就直接拿弘历撒气,“朕倒要看看又闹出了什么事,怎么这乾西二所总是一茬接着一茬的,尽没个太平!”

弘历虽然打心眼里认同自家皇阿玛的话,可是悄悄打量着雍正一刻差过一刻的脸色,以及明晃晃写着‘如果是你这小子不着调,看朕怎么收拾你’的目光,又不由得打了个寒噤,心里更是飞快的转了起来——子吟跟福晋平日里虽然有些争风吃醋,可是从来也没出个大褶子,而且现在又一个禁足一个养胎,唔,肯定不是她们;而景娴,也向来是个贤惠大方的,进门以来就没闹过事,还将内务打理得井井有条,是个好的……唔,难道是最近宠爱的那几个?因为得了点颜色,就恃宠而骄了?

弘历还想出个所以然来,来人却已经入了殿——

养心殿不是什么没品级的奴才都能进的,加上李嬷嬷向来是个有主意的,知道不能挑个太没本事的,不然得见龙颜被吓得说不出话倒罢了,万一找了个富察氏的人,顺道黑自己主子一把,那才叫坏了,如此这般之下,便干脆让雍正放在乾西二所里的眼睛,外院的管事太监,赵进忠来回话。

果不其然的,雍正见着是自己的人,脸色稍微缓了缓,“说吧,究竟是怎么回事。”

赵进忠打心眼里就不想搀和这趟浑水,别人不知道,难道他还能不知道雍正向来是个喜怒不定的?万一这位主子爷心里不舒服,自己少不得要被殃及……而且,四阿哥还在下面瞧着呢!

赵进忠心里流着泪,却无奈上头已经发了话,只能尽量将话说得简单再简单,“回皇上的话,本来四福晋正跟后院里的各位主子说着说,然后富察格格带着大阿哥来了,福晋便抱着大阿哥说了会儿话,可也不知道怎么的,大阿哥就突然摔了下来,连带着福晋也没稳住,差点倒了下去……”感受到周遭气氛一变,赵进忠更是不由得将自己的存在感减到最低,“但幸好底下的奴才们都是有眼色的,接得很是快,并未没闹出什么大事,奴才过来的时候,侧福晋已经叫太医过去了。”

不是糟心事就好,不是糟心事就好。

弘历听着没闹出什么事,且又纯粹是意外,心里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脸上带着讨好,干干的笑着,“永璜……永璜正是皮实的时候,儿臣回去之后一定好好教训他……”

教训你个头!

雍正可不像弘历,作为九龙夺嫡的最后胜利者,脑子里的弯弯绕绕谁都比不上,听着这话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什么叫不知道怎么的,大阿哥就摔了下来?

富察氏是当额娘的人,难道连个孩子都抱不住?而且永璜再是皮实的年纪,平日里也素来是个知礼知进退的,难道还能明知道自己大额娘肚子里有孩子,还特特不老实?难道永璜他额娘内里藏奸……不对,就是蠢得没边了,也不会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拿着孩子作伐子。

“苏培盛!”狠瞪了下头向来说话不过脑子的儿子一眼,没理出头绪的雍正一拍桌子,“你跟着老四去乾西二所看看,瞧瞧究竟怎么回事。”

弘历那头在着急上火,景娴看着眼前的情景也有点想吐血。

她虽然一直关注着富察格格的动静,可是毕竟刚接手内务,就是收买了几个人,也多是小鱼小虾之流,哪怕好一点的,也不至于这么快能打入对方内部,是以,景娴对富察格格胎不稳的事儿压根不知情,一直以为对方想要以退为进,还觉得这女人终于聪明了点……可是刚刚太医怎么说的?

气血瘀滞,胎气不稳,恐将小产!

看着富察格格裙摆上的一两点殷红,景娴脑仁一突一突的疼——身子不好居然不用心将养,还唯恐天下不乱的出来搅事,捅出喜讯倒也罢了,明里暗里的想攀拉上富察氏一把也就算了,怎么还蠢到不拿孩子当一回事?难道是看着富察氏遭了难,怕被扣上屎盆子,就干脆顺水推舟把自己闹得更严重?

要是真的蠢成这样,那就怪不得会是个早死的命了。

弘历向来就是个自作聪明的,有没有那个脑子能往深了想,还是个疑问,而就是退一万步来说,不想让自己被惦记上,多的是法子,只要生个健健康康的孩子出来,还怕以后没得机会?况且现下里弘历儿子不多,女儿更是没有,这般情形之下,难道想不到多个孩子能占多大的便宜?更别说永璜向来是个得宠的,不光得弘历的宠,还得上头的宠……谁还能硬将罪名往个虚年才四岁的孩子身上扣?自己再失宠,只要有个得宠的儿子,还愁什么劲?

活该!

景娴看着富察格格一副受了天大打击,靠在椅背上的模样,气不打一处的来,想到自己早夭的五儿和小十三,再看到这种不拿孩子当回事的女人,心里厌恶之感陡升,无力地的挥了挥手让底下人再去报信后,不管若有所思的富察氏,也懒得理厅里其他女人的反应,坐在椅子上再不出声——

如此这般之下,弘历领着苏培盛到了乾西二所,还没来得及走到主屋,就迎面撞上了第二波报信的小太监。

怎么爷这里的糟心事,回回都让皇阿玛知道了?

本来听着后院里多了个女人有身孕,弘历心里还很是高兴,一旁压根不愿意见到半点阴私之事的苏培盛也松了口气,却不想这小太监说话还大喘气,又抛出个孩子很难保住的消息,于是弘历脸沉了,苏培盛也苦了脸——

得,又少不了吃排头了!

得,皇上又会要发火了!

“主子,那二位的事儿,咱们还管不管?”

弘历几次三番的当着苏培盛失了面子,被雍正翻后账,脸色自然不可能好,入了殿对谁都没有好话,让富察氏安心将养,富察格格边禁足边养胎,又将其他女人尽数数落了一遍才算罢……景娴却很是淡定,这一是因为早就对弘历这般雷声大雨点小,纯属找由头撒撒气的戏码已经烂熟于心;二则是这人不是她撞得,胎不稳也不是她下的黑手,闹成这样更不是她推了波,助了澜,她有什么好慌的?

再者,景娴从一开始,就打着让后院里这几位闹起来,叫她们搅浑了这一池子水,从而让富察氏没空闲来盯住她,她才好趁虚而入的主意,而眼下里虽然闹得有些不入眼,单归根结底的来说,还是让她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只是除了快意之外,景娴心里还有一丝晦暗的不解——

自己上一世就栽在这么些蠢货手里?究竟是她们不聪明,还是自己也笨到家了?

“让她们去闹……”这是个没有答案的问题,加上又被李嬷嬷打断了,景娴干脆抛开不再想,轻敲了敲桌子,“咱们动都没动,她们都可以把自己折腾称这幅德行,既然她们想自寻死路,咱们又何必再去惹一身腥?”

李嬷嬷深有同感,“那……”

“主子!”

话还没说完,就只听到门外传来‘笃笃笃’的花盆底声音,似是十万火急,景娴诧异的抬头看去,却只见容嬷嬷带着一脸贼兮兮的笑意,风风火火的走了进来——

“高氏那边闹起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小钳子怕是得不到几天安生日子了,远目……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