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23 高氏坐不住了

高氏坐不住了

高子吟的日子不太好过。

初入宫的时候,她虽然心有所图,到底还算是谨慎,远不像如今这般,干明里暗里的挑衅富察氏,那时候年贵妃还在世,她忽略了当时年家的如日中天,忽略了那实打实的从龙之功,满心满眼里只看到了那位贵妃如何宠冠六宫,如何压过了正位中宫的皇后,如何生尊死荣——

富察氏那个贱人虽然出身高贵,可到底比不上陪伴皇上四十载的皇后娘娘,而自己虽然出身包衣,可娘家却也不是没有得用的人……那么,她为什么不能成为第二个年贵妃呢?

压住了最先进门的富察格格,风头盖过了身为一家主母的富察明玉,打压了其他意图与她分宠的女人,夺来了属于那拉景娴的新婚之夜……每一步她都走得很是顺畅,却万没有想到还没来得及窃喜,就惹了上头的眼,一道旨意将她困在了这东厢小院之中,日日只能与宫规女诫为伴——

“丽珠!”看着那费了好些日子,却连一遍都还没抄完的书册,高子吟恨得咬牙切齿,正当此时,外头突然传来一阵喧闹,更是让她倍感烦躁,“这吵吵嚷嚷的闹什么呢?”

高子吟住的院子就在主屋的东面,虽不算很近,却也不远,加上主屋里一团乱,奴才太医一波波的往里涌,且丽珠作为下人,又并未被一起禁足,自然是不可能没听到风声,只是听着自家主子不耐烦的口气,怕说出来会惹她更加生气,便有些踌躇之色,“没,没什么……”

“怎么的?看着我如今虎落平阳被禁了足,你也跟着那些贱人不待见我来了?”高子吟虽然没学过什么驭下之道,可丽珠是日日待在她身边的人,她还能听不出这话是真是假?心里更是恼怒,“竟是把我当傻子哄呢!”

“奴才万死也不敢这般!”这话说得很重,一个不小心就得被扣上个奴大欺主的帽子,高子吟表面上虽然宽和温柔,可实际上却是个最为睚眦必报的人,想到自家主子对付底下人的手段,丽珠不由得打了个寒噤,再不敢隐瞒,“奴才也不是很清楚,只仿佛听到说福晋和大阿哥险些摔了,怕有什么不好,侧福晋就赶忙让人传太医了……”

富察氏那个贱人摔了?!

高子吟眼底闪过一抹喜色,却也知道若只是如此,丽珠绝对不会这般难以启齿,又皱了皱眉,“还有呢?”

“还有……”丽珠心里没底,可感觉到落在自己身上的锐利目光,又不由得一抖,一咬牙,干脆豁了出去,“富察格格也有了喜讯!”感觉到压力顿减,丽珠悄悄松了口气,偷偷抬眼望去,却见到自家主子脸色一片苍白,又急了起来,“主子您别伤心,据说富察格格的胎不稳,保不太住呢……”

什么?!

高子吟完全没听到丽珠后头补充的话,只觉得心里一阵发紧——富察氏有了身孕已经够让她糟心了,毕竟就算生下来的只是个丫头,那也是嫡女,还是嫡长女!再加上爷现在膝下荒凉,这么多上一个孩子,富察氏的位子不就更稳当了?

“主子……”丽珠看着高子吟沉得仿佛能滴出水的面色,有些害怕,“爷,爷向来是最为疼宠您的,虽然如今……但等您可以出门了,谁又还能越过您?”

还等半年?自己不早就被忘到旮旯角了?

她不是没想到那帮贱人会趁着她禁足的时候,想方设法的勾引爷,但是却怎么都没料到这么快就再整出了个孩子……想到自己这么多年没有消息,而那个平日里从未让自己瞧得上眼,还有着大阿哥傍身的富察格格却再度传出了喜讯,高子吟坐不住了——

“你说,福晋和大阿哥差点摔了?”

丽珠点了点头,“听说是福晋抱着大阿哥没抱稳,然后就……”

“没抱稳?”哄鬼呢?高子吟嗤笑一声,眼中却厉色一闪,“福晋本来就没多待见这个庶长子,这会儿还差点伤到了腹中的疙瘩肉,你说……她会不会连本带利的一报还一报呢?”

“主子!”丽珠大惊失色,“您……”想做什么?

“阿玛不是给了咱们几个人吗?”高子吟说得轻飘飘,听在丽珠耳里却如同雷击,“此时不用,更待何时呢?”

自个儿在这苦兮兮的禁足抄书,那些个贱人却风生水起的好不快活……怎么的都不能便宜了她们,绝对不能!

“哦?”

景娴虽然手底下没有什么太得用的人,富察氏那边又严防死守,让她无从插手,可高氏这儿却不一样——高家虽然是内务府世家,在内务府里头能用得上的人极多,可是这一点高氏知道,景娴知道,后院里有点脑子的女人也都知道,作为嫡福晋的富察氏自然不可能不防范,于是打一开始就隔绝了内务府有心人与高氏接触,如此之下,高氏身边真正能用的人,实在没得几个。

而此外,皇家,且又是皇帝亲自下旨的禁足,可不是让人乖乖的呆在院子里不出来便罢,必然要加派人手的,弘历虽然心疼,可是被景娴拿着‘若是再闹出这样的事,怕就不止是禁足’的话一噎,便也只能撒开了手……这样白送的机会,景娴自然是不会错过,连忙拨了几个人塞住窟窿眼,同时,容嬷嬷也眼珠子不错的盯着,就盼着东厢里闹出点什么动静,能为自家主子好好出口恶气。

如此这般之下,再加上丽珠虽然十分小心谨慎,联络人手的时候也异常低调,可到底是心里发虚,不经意间还是带出了几分不对劲,于是这一举一动便全落在了景娴的人眼里,转过头又尽数传入了她的耳中——

“她倒是个性急的……”

景娴想把这后院里的水搅浑,让富察明玉、高氏以及富察格格这三个最不省心的去闹去斗,可也没想到富察明玉跟富察格格那样能折腾,斗过了头不算,闹得两败俱伤也不说,居然还惹了上头的眼……景娴不想被上头惦记上,更不想被记上一笔,再加上高氏虽然不安分,但毕竟在禁足,自己看得死一点,便也打算就此罢了——

可是她准备放高氏一马,高氏却显然的并不领情。

“可不是?”容嬷嬷脸上透着兴奋劲儿,声音却越压越低,“奴才冷眼瞧着,丽珠那丫头先是跟福晋院子里的小丫头磨叽了会,然后又去了富察格格那,跟大阿哥身边的一个二等嬷嬷套了会儿交情……这一个一个的都有了身子,那位可不就坐不住了么?”

上一世,景娴是输在了起跑线上,根本不像如今这般能够与富察氏和高氏平分秋色,后院争斗鲜少便能够插得上手,如此之下,对于几乎没有过什么正面交锋的高氏,景娴的印象就只停留在了宠冠六宫,风头过人之上,虽然看不上那副弱柳扶风的样子,却也不得不承认对方确实算是个妙人……可是在经过了后来性子与高氏如出一辙,且个个没少给她下绊子的嘉妃、庆妃、和令妃,以及被软禁在翊坤宫之后,对于这些年来种种的反思,她又怎么会还看不透?

面上一个比一个单纯无害,暗地里的手段却一个比一个下作!

眼中厉色一闪而逝,“高家倒是个有本事的。”

“再有本事也耐不住高氏蠢啊!”容嬷嬷脸上的笑意越扩越大,“也不知道那脑子怎么长的,居然把心思动到了阿哥们头上,这要是被发现了……”这可是个天上掉下来的好机会!眼中精光一闪,“咱们要不要想法子给她推上一把?或者……透点口风给爷?”

作为曾在宫里生活了那么些年,且还执掌过凤印的人,就是再不曾用什么下三滥的手段去害人夺宠,其中的弯弯绕绕,景娴却到底不可能心中没数,一听这话就知道容嬷嬷打的什么主意——

她确实是想过如果永琏病了,就将这盆脏水顺水推舟的泼到高氏头上,只有闹的人多了,才能方便她把自己摘个干净不是?而眼下里,那边自己坐不住先出手了,显然是个很好拿捏的机会,只是,这高子吟向来是个心思重的,万一想唱一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戏呢?既然她这般自觉的走进了自己的计划之内,自己还有什么必要去推一把?要知道自己现在可管着内务,不动不做,最多就是个失察,可要是做得多了,倒反而不美……

至于弘历。

景娴在心里冷笑一声——高子吟可是那位爷最疼爱的解语花,就是眼下里自己并未惹得那厮不待见,可是比起高子吟,却还是拍马都赶不上,那自己白白的去讨这个嫌做什么?而退一万步来说,就是真的踩下了高氏,但凭弘历那个不管不顾爱迁怒的性子,自己也绝对落不得好,到时候不便宜了富察氏?

如此,倒不如坐视不理,任高氏可劲的蹦跶,逼得富察氏不得不出手。

要是自己最看重的福晋毁了那位爷最为疼宠的高氏,要是那位爷发现自己心中最为善良,最为纯洁的高氏,也并不像想象中的美好,反而毒如蛇蝎……那可就好看了!

作者有话要说:(:早上起晚了,匆匆忙忙忘了拿U盘,弄得没法把剩下半章码完,下班回家刚弄完,累傻了QAQ

ps,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