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27 雍正出手

[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28雍正出手

“皇上,赵进忠求见。”

嗯?

雍正跟大多数皇帝一样,生性多疑,再加上从九龙夺嫡中走过来,让他亲眼目睹了手足兄弟为了皇位如何算计,如何互相下绊子,如何糊弄老爷子,就算再不认为自己的儿子有那个雄心豹子胆敢做出什么违逆反上的事,仅凭着弘历是他内定的下任储君这一点,就免不了要多上几个心眼。

如此,在弘历刚搬入乾西二所之时,作为雍正眼睛的赵进忠便跟着开始发挥作用——

对于弘历的一举一动,雍正心中颇为有数。

这小子平日里理政处理事务,勉强也算得上是面面俱到,即便不指着他做什么不世明君,开疆拓土,但做个守成之君应该不成问题……可是没等雍正松口气,这在他眼里勉强合格了的儿子,却从成年知晓人事之后,慢慢的显露出了那昏头的性子——

先是宠幸高氏,容着那包衣奴才跟自己为他千挑万选的嫡福晋平起平坐;再是后院里除却富察家二人,几乎全是汉女,指了个跟自己皇后同族的侧福晋过去,刚进门便又被落了面子;然后那狗奴才被自己禁足,富察氏又有了身孕……眼看着安稳下来了,那个富察格格又折腾了起来,紧跟着永琏也病了……这一桩连着一桩的,让雍正好不发愁,可将弘历提溜过来训了一遍又一遍,那后院却仍是鸡飞狗跳的一团乱。

“让他进来吧。”

雍正既然重用赵进忠,就自然不会不知根知底,看着平日里鲜少主动来求见的赵进忠,这会儿急急忙忙的过来,不用多想就立马猜到是弘历那儿又闹出了什么幺蛾子,面色忍不住一沉再沉——

赵进忠心里流着泪。

他是被雍正派过去盯梢的不错,是为了让雍正对弘历的情况了如指掌的也不错,可是不管怎么着,作为奴才,他都不想一次又一次的去顶着天下最尊贵的两父子的炮火啊……但是,如果这回出事的是别人倒也就罢了,压它一阵,缓它一时的都没什么大不了的,可好死不死的,这位偏偏是皇后娘娘的族侄女儿!自己要是知情不报,虽然是讨好了四阿哥,但主子爷和主子娘娘能饶了他去?

四阿哥,不是奴才不帮您,实在是奴才无能为力。

抱着横竖都是死,干脆破罐子破摔的心态,赵进忠抖索着腿进了养心殿,“奴才参见主子爷,给主子爷请安。”

“起来吧。”雍正无力的挥挥手,“说吧,又出什么事了?”

您也知道四阿哥那不是个太平的地儿啊?

“回主子爷……”赵进忠苦着一张脸,一边偷觑着雍正,一边将话斟酌又斟酌,“这一阵子因着先后出了那么些事,二阿哥那儿刚稳下来,福晋也不太好,院子里头倒还算得上平静,没人敢去撞枪口,可,可是今个儿不知道怎么了……听底下的人说,似乎是四阿哥从主屋出来之后,脸色就极为不好,然后,然后就直接往侧福晋院子去了,对侧福发了好大一通的脾气,话里话外的意思竟是指着,指着二阿哥病得寻常,似乎……似乎说是侧福晋下的手!”

“什么?!”

“侧福晋似乎也是恼极了……”赵进忠看着雍正猛地一瞪眼,不由得一哆嗦,连忙将听来的景娴的回话,一五一十的讲出来,末了又小心道:“四阿哥似乎是听进去了些,言明一定会彻查此事……但奴才知道此事非同小可,便只能斗胆求主子爷示下。”

“彻查?”雍正怒极反笑,“现在才想起来彻查?!”

雍正作为皇帝,虽然处理政务门清儿,可是对于小儿之事,知晓得却并不多,加上自己先头的几个儿子都是夭的夭,折的折,便压根没往深了想,刚一听到自然很是震惊,可是比起弘历,雍正毕竟要老练得多,没等到赵进忠详细说明,就已经想到这事儿不可能是景娴下的手,原因无它,无非就是认为皇后家的侄女不至于大胆到这个程度,单看大选那日的机灵,也不至于蠢成这样……听完赵进忠的话,便更是确信这一点。

正如景娴所说,雍正实在不相信会有人蠢到刚接手内务没几天,出了事必然跑不脱的当口儿,就急不可待的下黑手,退一万步来说,哪怕是想要反逆其道而行,可那拉氏如今一无子嗣,二无身孕,三无根基,何苦要冒这么大的风险?而除此之外,,这那拉氏是皇后的族侄女儿,哪怕血脉不是很亲近,可凭着皇后的性子,若那拉氏真是个内里藏奸的,那皇后绝对不可能不管不问,任由她在乾西二所里头搅风搅雨……是真的有人在作怪,还是弘历那小子又昏头了?

雍正黑了脸。

其实这后院之事,只要没弄到满朝皆知,折腾得皇家颜面扫地,他并不在意那拉氏得宠不得宠,也不在意弘历后院里的女人为了争宠玩玩无伤大雅的手段,更不在意弘历平日里多宠哪个女人一点,可眼下里竟有人敢拿着皇家子嗣大做文章,就让他不得不上心了——

面色不善的一拍桌案,目光一冷再冷,“到底怎么回事?!”

“回,回主子爷的话……”看着雍正的火气越来越大,脸色也跟着越来越难看,赵进忠的腿肚子忍不住抖了一抖,“自打福晋传出了喜讯之后,这内务之事便多是由侧福晋处理……不过这位侧福晋倒不像是个想要趁机夺权的,每隔上两三日便会传奴才并其他几个管事去问话,内院里头的事儿,奴才虽知道得不多,但冷眼瞧着,却也多是一碗水端得平,并不曾暗地里下什么绊子,只是,想来是这位入宫时日尚浅,对下头人有些拿不住,二阿哥那头刚好起来,院子里刚安静了没几天,这头矛头就往侧福晋身上指了去了……这话既然在底下都传开了,奴才想着,福晋怕是也免不了上心……”

嗯?

雍正听在耳里,记在心里,目光微微一闪,“难道弘历去那拉氏院子里的时候,你也在?”

这是什么意思?主子爷是疑心侧福晋还是疑心自己?

“……是。”赵进忠心里一咯噔,身子跟着一震,心里更是一惊,张口就想撇清自己,“侧福晋虽然接手了内务,许多事儿前头也有定例,可是毕竟如今乾西二所里头有两位主子有了身子,福晋那儿又不太平,压根没有心神来管事,四阿哥便让奴才等其他几个管事帮着看着点,怕侧福晋手生闹出了什么大茬子……”

“你在那拉氏院子里待了多久,弘历就到了?”

“回皇上的话……”赵进忠头上冷汗涔涔,“奴才并其他几个管事,刚到侧福晋院子没多久,侧福晋还没过来问话,四阿哥便过来了。”

“哦?”雍正眼里精光一闪,“弘历去之前可有通禀?”

“据底下的人说,四阿哥是临时起意朝侧福晋院子去的,未有人提前过来传话。”赵进忠有些心慌,“平日里侧福晋传奴才几人过去,也多是在爷去别的主子院子的时候……今个儿刚好是十五,按规矩四阿哥是得歇在福晋院子里的,虽然福晋如今身子不便,可之前初一的时候,四阿哥也是独自歇在书房,是以……奴才句句属实,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万万不敢糊弄主子爷,求主子爷明鉴!”

雍正倒不至于认为赵进忠有那个狗胆,敢糊弄自己,只是对于事情撞得如此凑巧,才不由下意识生出了疑心——他是想看在皇后的面子上多抬举乌拉那拉家一二分,加上景娴在大选时候的表现,确实让他满意,他就也不介意在弘历满后院都是汉女的情况下,多给景娴一点体面,可是即便如此,却不代表他能够容忍景娴拿自己当枪杆子使,且还使了一次又一次。

雍正虽然就见过景娴一次,可初次印象很深刻,在他心里的印象,景娴是个极为知进退,识大体的人,大选之时,还曾为此赞过皇后一门,自然就不愿意被自己称赞过的人摆上一道,不然岂不是自己识人不清?而再者,他也不愿意相信一个侧福晋能有那般大的胆子,居然敢算计到他头上来,再加上赵进忠一向都不是他摆在门面上的人,就是传过来问话,也多是做了遮掩……他能用暗地里的人挟制朝臣,盯住宗室贵族,自然就不认为刚进宫两月不到的景娴,能够有那般通天的手腕。

“罢了,朕也就是随口问问。”雍正挥了挥手,止住了表忠心的赵进忠不停的磕头,揭过了话头,“给朕好好查查,朕倒要看看是什么东西在作怪,闹得朕这紫禁城成天见得不安宁!”

“奴才遵旨!”赵进忠松了一口气,心里便发起狠来,“奴才必定把这件事给查得一清二楚,必定不负主子爷期望!”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买V支持我的菇凉,一章会比一章精彩的说,埋了好久的伏笔要触开了哦!跪谢支持,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