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28 皇后拆招

[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29皇后拆招

相比养心殿那边的低气压,这边的启祥宫要轻松得多。

“哎呀,外面日头那样烈,走了一路过来累坏了吧?”皇后看着袅袅走入殿中的景娴,笑眯眯的招手,“就咱们娘两个儿的,还闹什么虚礼?”

深宫寂寞。

随着年岁一日长过一日,且又无子无女,没人承欢膝下,即便尊贵如一国之母的皇后,也终究免不了感到内心空虚,而恰好在这个时候,景娴出现了——

刚开始的时候,对于景娴,皇后是没起过什么旁的心思的,毕竟不是嫡嫡亲的侄女,即便打定心思要帮持一两分,却也没太过放在心头,可是随着一日日的接触,李嬷嬷隔三差五的禀报,和乾西二所接连不断闹出来的动静……皇后却仿佛的在景娴身上看到了自己当年的影子。

当年她刚进皇上潜邸时,比景娴还要小,不过是十一二岁的年纪,大族培养出来的心思成算虽有,可身子骨却到底没有长开,不仅比不得皇上的第一个女人宋氏,更比不得入门以来就一直颇受宠爱的李氏——即便她们没那个胆子敢公然跟圣祖亲赐的自己唱反调,皇上也不似弘历那般无视规矩,可是私底下却也没少被下绊子,争宠夺爱的手段更没少在她眼皮子底下使……为了牢牢坐稳嫡福晋的位子,为了不沦为其他妯娌的笑柄,为了不让家族跟着蒙羞,当年她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气?

时光荏苒,如今的她终于坐稳了这中宫宝座,可这命运的齿轮却像是不肯放过她们乌拉那拉家一般,再度转到了景娴的身上,只是比起有着祖宗家法护身的自己,身为侧室的景娴更是处境为难——先是入宫大选遭了黑手,若不是得救及时,怕就就此背上了洗不干净的黑锅,从而连累到乌拉那拉家整整一族;进了乾西二所的门,屁股墩儿还没坐热,又在新婚之夜被撩了面子,弄了个里里外外不是人;好不容易安定了点,掌了内务,得了点实权,可得用的人还没培养出几个,又被泼了好大一盆脏水……她们乌拉那拉家的人就这样好欺负?

不管是出于合了眼缘,还是同族连枝,亦或是同病相怜,总之在这一桩连着一桩的不太平之下,皇后对于景娴,除了事关家族利益的帮持之外,多了几分真心——

“还不赶紧过来?”

景娴有着前世阅历,和李嬷嬷提点,自然不会猜不出皇后的心思。

虽然经过了上一世的悲凉之后,让她她彻底明白了什么叫做人无伤虎心,虎欲夺人命,再没可能如同以前那般单蠢可笑,对于曾经付出过真心的弘历,不会再有一丝别样的情感,该图谋就图谋,该算计就算计;对于曾经诚心尊敬骨偶的富察氏,不会再有半点臣服,该果断就果断,该反击便反击;对于曾经称赞过妙人儿的高氏,也再没有一点艳羡,该出手就出手,该狠心就狠心;对于其他那些表面无争的后院女子,更是再不会像以前那样生出什么同是落魄人的可笑怜悯之心……可即便如此,她却也不会让自己因此被迷了神智,从而草木皆兵——

谁内里藏奸,谁满肚子坏水,谁看不得她好,谁想利用自己,谁是真情,谁是假意……景娴分得很是清楚。

上一世会落得那般下场,虽然少不了有心人在背地里下绊子,可是她也明白一个巴掌拍不响,若不是自己刚直到单蠢的程度,也不会如了那些人的意,想起自己那时的性子,景娴很能理解为什么皇后不愿出手扶持——毕竟在没有什么靠山的情况下,自己就敢一而再再而三的自愿当那个枪杆子,屡次去戳那人的肺管子,闹得家里跟着自己倒霉,如若还有着皇后撑腰,说不定会越发不知道分寸的去忠言逆耳,从而让那位彻底恼了乌拉那拉家一门……

而且,话又说回来,如今她虽然吃一堑长一智,脑子清楚了,醒神了,对于很多事情也有着先知,能够起上一两分的作用,可是在这势力盘根错节的宫里,若是没有皇后的屡屡帮持,哪怕她脑子再好,也绝不可能事事顺畅如斯。

如此,在皇后示了好之下,景娴自然懂得投桃报李,一来二去之下,二人的关系便紧密了起来——

“姑爸爸就不怕宠坏了娴儿?”景娴仍然行了个礼,而后才就着皇后指着的下手坐下,语气却十分轻松,还带着少有的调皮,“万一娴儿是个不懂分寸的,仗着姑爸爸的宠爱,成天见得给您惹事,您可就有得烦了……”

“你呀……”皇后虚空一指,笑得很是开怀,“就你这么个鬼灵精的性子,才用不着我烦呢!”

“那是!”景娴也不矫情,“我可是乌拉那拉家的姑娘,哪怕比不得姑爸爸,难道还能蠢到哪儿去不成?”

“娘娘……”

二人正谈笑着,殿外却突然传来一阵清脆的花盆底声音,伴着这‘笃笃笃’的声音,抬眼便只见到一身着红褐色宫装的嬷嬷快步走了进来,熟练了行了个礼之后,也不等上头发话,便不慌不慢地抛下道雷——

“主子爷那边有动静了!”

景娴是个有眼色的,看到皇后的人过来回话,便准备告退,“姑爸爸,娴儿……”

“有些事你总归要做到心中有数,坐下一起听着。”可话刚开了个头,还没来得及起身,就被皇后拉住,说罢也不等景娴作何反应,直朝底下人扬了扬下巴,“说吧。”

“回娘娘的话……”方嬷嬷十分恭敬,“一个时辰之前,赵进忠曾进了养心殿,大约跟主子爷说了两刻钟的话,回到乾西二所便开始调动下头的人查二阿哥的事儿,想是主子爷那头上了心,要整治一二了……”

“嗯……”皇后敲了敲扶手,眼锋一扫就知道话还没说尽,“还有呢?”

方嬷嬷有些为难的朝景娴方向看了一眼,“这……”

皇后将方嬷嬷的眼神尽收眼底,却丝毫不动,“本宫既然让你说,你便放心大胆的说,这启祥宫里头儿都是自己人,难道还有什么好忌讳的不成?”

“娘娘说的是……”方嬷嬷收回目光,再度垂下眼眸,“听传来的信儿,说是主子爷不知怎么的,似乎是有些疑心侧福晋,但后来却又没说什么,问了几句便将话头揭过了,后来也只让赵进忠好好查查这事儿,并未再提及侧福晋。”

嗯?

皇后和景娴同时心里一咯噔,可到底是皇后要比景娴了解雍正的性子,也比景娴要稳得住阵脚,“你找个时间去问问苏培盛,问问当时皇上到底问了些什么……”说着又顿了一顿,“也别太着急了,缓个一二日,别让皇上看出了不对来。”

“嗻!”

“还有……”皇后目光一闪,“让底下的人帮帮赵进忠,不着痕迹的把老四福晋也攀拉上,也不用捏造什么名头儿,就把先前那档子破事给捅出来就行了!”

“那……”方嬷嬷心领神会,“那那位富察格格呢?”

“既然他们富察家的胆子一个大过一个,万一以后有哪个挡了她们的路,这宫里岂不是要闹翻了天去?”皇后老神在在,“让皇上顺着查下去便得了,咱们费个哪门子神?”

等方嬷嬷领命退下之后,启祥宫里恢复了平静,可景娴却再分不出半点心思来谈笑。

她跟弘历毕竟相处了那么年,对于弘历的性子弱点是一拿一个准,对应起来自然是得心应手,可对于雍正,那就是两眼一抹黑,半点都拿不准了——

“姑爸爸……”

可正如景娴了解弘历一般,与雍正夫妻四十余载的皇后又怎么会不了解雍正的性子?

雍正此人最是个眼里容不得沙子,事事要遵循规矩,半点不能错了体统的人,同时性子也较为偏激,若是你让他心里添了堵,让他脸上不好看,哪怕一时收拾不了你,远了却必定会让你不痛快,可任何事情都不能单看一面,从另一面来说,只要你没出了大褶子,小打小闹什么的,他都不会放在心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毕竟在这深宫里,谁没得点心思手段成算的?

乾西二所里头儿的糟心事,皇后皆是心中有数。

最近闹出来的幺蛾子,眼瞧着确实是桩桩都攀上了景娴,事事没离了景娴去,可是一旦往深了查,却会发现景娴最多也就是如她自己所说的那般,占了个失察失责的名头,毕竟这一件两件的可都是不能管,管不了,且没法管的事儿,当家主母出了手,有了身孕的也不安分,最得宠的更是不省心……她一个刚进门没多久的侧福晋能怎么办?

皇后笑着拍了拍景娴的手背,话中却带着深意,“你说,比起你那点压根当不得什么的事儿,谋害皇家子嗣,不让后院女人绵延子嗣,公然违反皇命以下犯上……哪个会让皇上更上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