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29 雍正的决断

30雍正的决断

赵进忠的动作很快,可越查却越是心惊。

作为能被雍正瞧得上眼的人,赵进忠自然不是什么庸才,即便在富察氏的限制下,并未身在内院,能够精密的捕捉内院的每一点风吹草动,可一旦上了心探听,加上皇后又派人故意露了点蛛丝马迹出来,顺着这点子踪迹摸下去,事情的大概轮廓却也很快的显了出来——

赵进忠打一开始就不认为是景娴下的黑手,这倒不是说他相信景娴的为人,亦或是旁的什么虚的,只是觉得这宫里的女人可没哪个是傻的,暂且不说乌拉那拉家教得如何,单凭着有皇后娘娘这个靠山,就怎么都不至于鼠目寸光到如斯地步……不过,若不是她,那会是谁?

福晋?高主子?

一想到这人这般处心积虑的往景娴身上泼脏水,赵进忠便心思念转之间想到了富察氏和高氏,毕竟这乾西二所里头,只要不是蠢到家的人,都能够看得出这三人互相不对付,而暂且不说富察氏跟高氏之间的恩恩怨怨,就说景娴,这二人也都跑不了嫌疑——

这满后院,乃至满后宫里头儿,有哪个不知道景娴刚入门的那天,高氏就迫不及待的耍了手段,闹得上上下下都跟着没脸,从而被雍正狠狠罚了一顿,至今还在禁足;而富察氏表面上似乎是对景娴和气得很,可在启祥宫被皇后娘娘折了面子的事儿,稍稍打听一下,也不是没人知道,况且那事儿虽然是高氏做下的,但富察氏掌管着内院,难道其间还能得不到一点风声?有点子脑子的人一想便能想明白,无非就是这位想坐山观虎斗,却没料到虎没都起来,自己反倒被咬了一口,闹得颜面尽失,若不是刚好传出了喜讯,怕也得不了什么便宜。

赵进忠虽然看得通透,可心里却犯着难。

若是什么旁的没上名牌的女人,揪出来一两个平了上头的怒火倒也罢了,可偏偏这一个是福晋,一个四阿哥最宠爱的女人,得罪了两头都落不着什么好,可是主子爷在上头等着,皇后娘娘也在一旁冷眼瞧着……赵进忠心里打着突,却到底也只能硬着头皮往下查,只是同时却无不期盼着这两位最多就是闹点争风吃醋,散散谣言,千万不要折腾出什么大事,让自己里外得不了好……不过期盼是好,现实却是残酷的,老天爷不知道是看他不过眼,还是想要真相大白于人前,看到查出来的结果,赵进忠彻底傻眼了——

怎么会这样!

先是福晋在富察格格房里放了避孕香囊,然后是仍然意外有了身孕,胎却不稳的富察格格刻意隐瞒了喜讯,等到快要瞒不下去了才想着捅出来,趁机打福晋一耙;跟着高主子听到接连传出喜讯,便想浑水摸鱼的下一把黑手,却没料到富察格格玩了手祸水东引,最后让二阿哥担了这份罪……事出于福晋,又终于福晋,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天道循环,报应不爽?

赵进忠想死的心都有了。

当奴才的不怕伶俐,不怕机灵,也不怕手头上功夫了得,更不怕办事办得让主子满意……可怕就怕自己知道的事儿太多,遭了上头的忌讳,而其中最怕的就是这皇家的阴私之事,一个不小心就是灭口封嘴的下场!

赵进忠骑虎难下了,一边恨后院这帮子女人恨得咬牙切齿,一边又害怕得要命,可是他身为雍正的人,却也不是不知道雍正对于敢欺上瞒下之人的手段,况且这事儿自己既然能查得到,若再派了人来就必然也能查到,既然横竖都是死,干脆一咬牙,一闭眼,豁出去算了……老子得不了好,你们也就甭想着两只手撇个干净!

抱着这样破罐子破摔的心态,事情的始末便被赵进忠直接捅到了雍正眼前——

“混账东西!”雍正多年的养气功夫瞬间崩塌,气得额上的青筋都暴了出来,“这一个两个的是想要做什么?真是反了天去了,这紫禁城里头还有没有王法,有没有规矩了!”

偌大的养心殿里头鸦雀无声,只听到雍正一重胜过一重的怒骂,话里的字眼也越来越诛心——

“嫡福晋居然给低位分的屋子里放避孕香囊,难道不知道皇家最重要的就是绵延子嗣,香火鼎盛?格格侍妾之流居然敢因此就把心思动到了皇家子嗣身上,难道不知道这是抄家灭族的大罪,视为谋逆?还有的居然敢公然无视朕的禁令,禁足其间就敢这样不安分,竟然敢趁着乱就在这乾西二所里头搅风搅雨,兴风作浪……反了,反了,真是反了!”

“一个包衣出身的死奴才,居然敢三番四次的挑衅朕,视朕的话为无物,高斌真是养了个好女儿,高家真真是个好样的!”

“还有富察家!一个两个的都内里藏奸,一肚子坏水,表面上一个比一个忠厚老实,背地里竟然这样下作,居然还敢哄骗朕,让朕以为她是个好的,特特指给了弘历,到头来竟是比谁都要心思歹毒,这是想要让爱新觉罗家绝后吗?还是想要这天下变成她富察家的?实在可恶,可恶至极!”

“弘历……”雍正骂着骂着,突然想起了他那个尽做混账事,连累着他这个做老子的天天帮着擦屁股的混账儿子,猛地一捶桌案,“让那个混账东西给朕滚过来!”——

弘历自打从景娴的院子里落荒而逃之后,就打算着手开始彻查,只是他手里头虽然有些得用的人,按理来说,查这些个事应该不成问题,可是这些人要么是各自为营,要么是不想插手这皇家的污糟事,要么是摆在了门面上……压根就不像雍正和皇后的人那般心中有数,是以,等到苏培盛满脸同情的来找他的时候,他完全没什么头绪,还以为是错怪了景娴,惹恼了皇额娘,让皇阿玛也不舒坦了——

其实弘历也不是完全没有脑子,哪里会不知道景娴受着皇额娘的庇护?只是他一是不认为富察氏会骗他,二也不觉得富察氏故意找麻烦,三是加上了自己脑补得过了头,便一心认为皇额娘也在被蒙蔽的范围之内,而自己却占着真理,根本不需要顾及什么,才敢那般口无遮拦的发作景娴……直到被景娴连消带打的挤兑了一番之后,他才恍然发现,自己好像闹了个乌龙。

只是那之后忙着彻查真相,弘历便将皇后那头给忘到了角落里,一心想要好好立一次规矩……于是,等到了苏培盛出现在他面前,面带怜悯的跟他说‘皇上宣召’,而他下意识的反省自己的时候,才陡然想起来这档子事,心里暗叫一句坏了——

“儿子,儿子给皇阿玛请安……”

弘历来养心殿的一路上,没少琢磨着怎么认错才能够在最短时间内让雍正消气,可琢磨来琢磨去也没想到自家皇阿玛吃哪一套,便想着反正态度诚恳一点总归出不了错,可进了殿刚跪下请安,还没来得及请罪,便感觉到有什么东西破风而来,下意识的一闪,再一抬眼却只见一个景泰蓝的茶盏碎在了他方才跪着的地方,而伴随着这‘啪’的一声而来的,还有头顶上方那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满是火气的怒吼声音——

“安什么安?朕有你个这么个混账儿子,没被气死都算是朕命大,还安个什么劲!”

弘历满心请罪的话,被雍正这毫无征兆的发作给吓得硬生生的憋在了胸腔里,整张脸变得又苍白又错愕,“皇,皇阿玛……”

“混账东西!”雍正越看着弘历的脸,就越是来气,骂了一声也懒得再说什么,就直接将桌案的折子劈头盖脸的扔了过去,“你给朕仔细看看,看看你宠幸的都是些什么东西!”

弘历不知道为什么皇阿玛会发这样大的脾气,直被吓得六神无主,浑浑噩噩的捡起被雍正丢在面前的折子,一眼看过去,却只见他满眼不可置信的猛然瞪大了眼睛——

怎么会这样!

福晋不是一向最为贤惠大度的吗?怎么会背地里做出这样的事情?子吟也向来是个温柔小意的,从来都娇弱得像菟丝花一样,只能依靠自己,怎么可能会下手害人?还有,还有那个平日里并不被自己多待见的富察格格,在他印象里也一直是个老实本分过了头的人……可永琏的病竟然是她下的手?!

随着折子一页页的翻过,弘历的面色精彩极了,先是从白转到青,又从青转到黑,双手也用力到将折子的边缘掐出了几道指痕,心里更是一边觉得荒唐,一边觉得她们不会这样,一边又觉得皇阿玛不会拿这样的事骗自己……

“看明白了?”

正当弘历有些接受无能,有点崩溃的时候,头顶上方再度传来了雍正冰冷得彻骨的声音,弘历身子一抖,眼睛却充血充得一片通红,声音也是一片嘶哑颓唐,“儿,儿子看明白了……”

“哼!”雍正看着自己儿子这般大受打击的样子,心里也不好受,可是不经过这一遭,怎么把这性子扭过来呢?心里虽然仍是气,可话却留出了点余地,“那你说怎么办?”

弘历心如乱麻,一边觉得这些人实在可恨,就是再怎么罚都不紧要,一边想起富察氏和高氏的脸,又觉得会不会如同自己冤枉了景娴那般,也错怪了她们,话到了嘴边,到头来竟是只憋出了一句,“国,国有国法,家有家规……”

雍正瞪大了眼睛,他虽然没打算明着处罚这些个人,以免闹得天下皆知,让皇家面上不好看,可也万万没料到,所有证据都摆在了眼前,这小子居然还会犹豫……这真的是自己看重的儿子?

养心殿中的气压一低再低,就是反应迟钝的弘历也被压得回过了神。

看着上头面色不善盯着自己的雍正,弘历心里猛地一颤,不知怎么的就突然想起了那句‘朕可不独独只你一个儿子’,脑子猛然间警醒过来,连忙叩了一叩,“儿子的意思是说,现在富察氏二人都有了身孕,无论她们有再大的罪,总归都不可能在这当口儿处罚她们,毕竟儿子膝下……况且,若是富察格格也就罢了,虽出身大家,毕竟家世不显,但嫡福晋和高氏眼盯着的人太多,到底不能让旁的人瞧了皇家的笑话去……”

雍正的脸色好看了点,“那你的意思呢?”

弘历这回学聪明了,“高氏和富察格格还是先照样禁足,嫡福晋不好如此,且富察家确实还能起到些作用,便先夺了她掌家理事之权,待她生产之后再做打算……皇阿玛觉得如何?”

“先这么着吧。”

雍正目光深远,口中却没再多说什么——

这其一是因着弘历的话确实有道理,皇家想要处置一两个人确实不是什么大事,可若是现在就将这些个人连根拔起,那么整个后院里,就会变成那拉氏一家独大,这不是他所想看到的,而即便可以等到到下届大选,着意的多添上几个人,但毕竟自个儿年纪大了,身子也一日不如一日,到底说不准几年后的事,不能够留下这样一个不知道等不等得到的变数;而其二,到时候新君登基,确实免不了要借富察家的势来打压一番不安分的人,毕竟乌拉那拉家虽然势不弱,但这一辈里头得用的人却不多,而钮祜禄家能人虽多,却终究不是熹妃的嫡枝,不见得就会甘心情愿的下死力帮手……

即便如年羹尧、隆科多这般的角色,他都可以隐忍那样久,再来一个富察家,也不是不能徐徐图之。

雍正心思向来深,为着最大的利益,眼下忍他一二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而真正让他忧心的,是弘历——他之前不是没想过努力把他给掰过来,可是眼瞧着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这小子都能够几次三番的这样拎不清,那么等到自己不在了,不是更加变本加厉?退一万步来说,就是自己在临终之前,把这些个隐患一一的解决掉,可是谁知道将来会不会再来几个内里藏奸的呢?

雍正第一次后悔起自己为什么要将弘历面前的障碍一一铲平……没有经历过磨练,什么东西都得来太过容易,心智便不会坚定,容易耳根子软,被他人左右。

弘历告退之后,雍正一个人在养心殿枯坐了很久,久到身边的人都以为他不会再出声的时候,却突然听到他嘶哑着喉咙说了句——

“苏培盛,搬梯子来。”

ps,今天还有一更,不过会稍微晚一点的说,感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