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30 女人们的心思

31女人们的心思

“主子,出大事儿了!”

景娴不是什么笨人,加上在启祥宫得了皇后的指点,知道这乾西二所的后院,这回儿算是彻底的被老爷子给记挂上了,即便按着老爷子的性子,不至于大张旗鼓的整治什么,闹得上上下下的不好看,可那几位却也决计得不了好,如此,她便实在没必要赶在这当口儿上再去痛打落水狗,反招了如今紧盯着乾西二所的那位的眼,那才叫不美……如此,从启祥宫回来之后,景娴便一直待在自个儿院子里,准备嗑嗑瓜子,瞧瞧好戏——

果不其然的,还没歇上一会儿,外头就闹腾开了。

看着容嬷嬷踩着花盆底,急匆匆的快步而来,景娴自以为是老爷子动了手,虽然觉得快得有些出乎自己的意料,可是抱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心态,仍是嘴角噙着笑,无所谓的挥了挥手,“你慢着点,什么事儿竟当得你这样,摔着可就……”

“这都什么时候了,主子您还记挂着这些有的没有的,火都快烧到眉毛上了!”

呃?

景娴被容嬷嬷陡然的打断了话,且看着对方面上不光没带着一丝应有的喜意,反而一副十万火急的模样,不由得有些错愕,可还没来得及出声,便被容嬷嬷抛出来的炸雷,弄得一愣——

“爷在外头背了气晕过去了,这会儿吴书来刚刚把爷给抬回来,整个儿院子里都闹翻了!”

这是闹得哪一出?!

景娴所料得皆不错,虽然雍正因着这样那样的原因,并不打算一时半刻的就拿那些个人开刀,反是准备徐徐图之,可说到底,得利的还是她,自然就犯不着跟着着急上火……只是她这千算万算都算无遗漏,却偏偏忘了一样,这俗话虽是说子最肖父,可那位爷却不像他老爷子那般耐得住——

从养心殿回乾西二所的一路上,弘历没少在脑子里回想那折子上的一字一句。

其实他不是不明白他皇阿玛虽然向来严苛,眼底里容不得沙子,可即便再看不惯他平日里的行事,却也万不会不分青红皂白的教训自己,更没必要空穴来风的去整治自己的后院……但是与此同时,他也不愿意相信自己会那样有眼无珠,会那样识人不清,不愿意相信一向被自己疼宠的可人儿会是那副模样……这样两股全然不同的思绪在他脑中不停的对撞,冲击,让本就大受打击的弘历,更是觉得浑身上下的难受,如此之下,竟是还没等他想个清楚,问个明白,还在半路上,便身子一歪的昏了过去——

“这一时半会儿,奴才也探不到具体的,只知道四阿哥从养心殿出来之后就面色不好,然后就……”

“罢了。”景娴一边换着衣裳,一边听着李嬷嬷刚打听来的消息,忍不住打断了话头,抽了抽嘴角,“咱们还是去看看吧,省得让人落了话柄。”——

后院里的女人都不是笨人,只是比起这些个尽想着争宠卖好,来得飞快的女人们,富察明玉的心思显然要更深——

她既然敢仅凭着底下的一点子风声,就明目张胆的在弘历面前上眼药,自然不会是只因为一时冲动,亦或是气急败坏的昏了脑子……永琏发病,自个儿跟着累倒,这一串一串儿的无论放在哪儿去说,她都是受害的这一方,作为被下头人戳肺管子的当家主母,作为心疼儿子受难的生身额娘,即便是捕风捉影,即便是没凭没证,难道还容不得她诉诉苦水?

而就是退一万步来说,就是她故意为之了,可知道这一连串的事儿是高氏那个不安分的贱蹄子招惹出来的之后,即便是心里恨得牙痒痒,却到底没有插过半点手,无论怎么查怎么揪,可半点都牵连不到自个儿身上……反倒是那高氏,竟一门心思的想要一棍子打翻两船人,这才真真是居心叵测,目中无人!

富察明玉的主意打得很好,却没想到这事儿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出乎自己的意料之外——

富察家的势力不小,即便在这皇家的深宫内院里头不能够全力施展开来,可到底要比他人要根基深厚得多,底下没摆在明面上的得用之人就自然不少,如此之下,在弘历扬言要彻查之时,富察明玉虽然觉得攀拉不上自己,可出于谨慎,为防再有人在其中下什么黑手,再把矛头给扭过来,让自己措手不及,便到底多长了个心眼,仍是叫人盯了梢……可是她却怎么都没想到,就是这么一盯,却盯出来了大问题!

什么叫做除了爷之外,还有两批不知道背景的人马也在彻查此事?什么叫做不光是二阿哥发病一事,似乎是连以往院子里头出的事都被顺藤摸瓜的摸出来不少?

富察明玉脑子转得很快。

她知道自己这样明着打压景娴,必然会招了中宫那位的眼,可是说到底,这其一她并未想过拿着这样的小把戏让景娴伤筋动骨,只不过是想下剂猛药,逼得对方不得不为了把自己撇干净而将高氏给拱出来,这样一来,那两头就都得不了好,她也算出了口恶气……而其二,凭着先头所想,她也不认为有什么把柄让人说三道四,毕竟她可没从中作梗不是?

她不怕皇后不待见自己,就算皇后存着让乌拉那拉家出两任皇后的心思,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将自己往死里头整,毕竟皇家出过扶正的皇后,却鲜少有扶正的嫡福晋……再者,经过九龙夺嫡时期,对朝中势力门清儿的皇后,不会不知道想要抬举自家侄女儿,就必须得让爷登上皇位,而若是要让爷坐稳位子,就少不了她富察家出的一二分力……而就是退一万步,皇后真的想要把自己拉下马,主子爷去不会坐视不理……只是她万万没有料到,主子爷也动手了!

不行!绝对不能这样坐以待毙下去!

富察明玉知道,这个时候保不准主子爷已经对她之前做下的事,心中有数了,可主子爷虽然眼里容不下一粒沙,她的这位爷的性子却要软和得多——她们富察家如今毕竟还有点用处,不说远了,至少在新君登基,朝政未稳之前,自个儿都能稳稳地,而等到一切安定下来之后,主子爷也早就不在了……那么,只要稳住了这位爷,又有什么不能挽回来的?

富察明玉心里的算盘珠子拨得哗哗响,以至于就算看到了视为命里克星的景娴,以及早就相互不对付的富察格格,也没有刻意刁难什么,却不知道她那头心思转得飞快,富察格格这里也没少思忖——

她知道自己这回儿算是阴沟里翻了船。

富察格格手下能用的人比不得富察明玉,也比不得有皇后做靠山的景娴,可是在好些年如一日的经营之下,虽然得不到第一手的消息,却也能隐隐约约摸着点风……她不像富察明玉那般,有个那样硬的后台撑着,她阿玛不过一个小小的佐领,就是踩死了她们这一门,也不会在朝里掀起什么浪——

但是好在自己现在有了身孕!

富察格格知道,这档子事的源头虽然是从富察氏开始,自己这也只是一报还一报,且还没下什么重手,不过是顺水推舟之举,可是谋害皇嗣就是谋害皇嗣,绝对不会因为事出有因就对她有半点宽恕……既然如此,倒不如趁着眼下还有点时间,好好为着永璜和肚子里的肉好好筹谋一把!

“福晋,高主子身边的丽珠求见。”

富察明玉和富察格格在心底各自为谋,其余女人翘首企盼着御医的信儿,景娴则淡定的坐在一边,将众人的表情尽收眼底……可这份子安静到底也没持续太久,便见到富察明玉身边的双云进来回话——

她来做什么?

这几乎是屋里所有女人有志一同的心声,而随着丽珠慢慢走进屋里,她们的疑惑便得到了解答,“主子听到了爷病了的消息,心里万分着急,可同时却也不敢无视主子爷的禁令,只能在佛堂里头跪着为爷祈福,且大着胆子打发奴才前来看看……望福晋能够体谅奴才主子的一片赤诚之心。”

这贱蹄子也收到了风声,想要跟着自己稳住爷?

“……她倒是个有心的。”富察明玉面上不显,可心里却嗤了一声,满肚子的邪火更是终于找到了出气的地儿,“等爷醒了,我自然会叫人知会你主子一声,眼下里,这当奴才的就别跟着裹乱了。”

“可……”

这话说得便算是有点重了,只是丽珠虽然比高子吟要懂分寸得多,可到底也知道这回事关重大,若是不能将爷拉到自己主子这边来,搞不好这禁足就得一直禁下去了,到最后更是跑不了要倒血霉,自然就想再争取一番,可是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便只听到哗啦一阵帘子被挑开的声响——

“爷醒了!”

更加精彩!

ps,上班伤不起,还是算做到了四更吧?虽然晚了点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