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31 弘历的心境

32弘历的心境

外面的女人,一个个都心怀鬼胎,小算盘打得飞快,而正处于昏迷中的弘历,也没闲着。

刚两眼一黑的昏过去时,弘历确实是只觉得陷入了漫无边际的黑暗之中,浑身没有一点知觉,可随着时间的逐渐推移,慢慢的,耳边却开始传来一道道或熟悉或陌生的声音,同时眼前也出现了一幕幕或模糊或清晰的画面,如此之下,一时之间,竟是让他有些分不清,这到底是现实,还是梦境——

“你这个混账东西,你给朕好好看看,看看你所宠幸的究竟是些什么东西!”

“不,儿子没有……”

“嫡福晋善妒不容人,格格一肚子坏水,使女胆大包天……为上不正,为下不良,你是不是也跟这些个东西一样,一样的包藏祸心?!”

“皇阿玛……”

“朕可不独独只有你一个儿子!”

弘历被吓得心胆俱裂,可还没等他再度开口辩解,耳边本还残余着的怒吼声却突然的消失殆尽,眼前那抹明黄色的身影更是陡然一晃,变成了一道大红色的修长身姿,面上却泫然欲泣——

“爷,每每看着永璜,我就忍不住想到我们那短命的女儿……若是她还在,怕是也会像永璜这般,这般的聪颖可爱吧?”

“爷,我是一个没用的额娘,身为您的妻,却……你会不会,会不会因为我没能为您留下一儿半女,从而就厌弃了我?”

“爷,我好羡慕富察格格,好羡慕好羡慕……哪怕,哪怕让我跟孝诚仁皇后一样,我也想为您留下一个念想,留下属于我们的生命的延续……”

“爷,没有永琏之前,我难过,可是有了永琏,我又好害怕,害怕他和永璜会像圣祖的二阿哥和大阿哥一样……如若真是如此,您会怎么办呢?”

“爷……”

弘历听着那平日里尽显端庄,可此时却掩不住哀伤的声音,下意识的就想要抚慰一二,还还没等他来得及开口,眼前的身影却又渐渐的模糊起来,变得有些柔弱,耳边也随即响起了轻轻的啜泣之声——

“爷待子吟这样的好,真是让子吟又感动又伤心……感动的是爷这样的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即便没有高高在上的位分,子吟却仍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可子吟伤心的,却是自己从未为您做过什么……”

“这么多年下来,子吟一直未能传出喜讯,怕是……不过,不过眼下里好了,有了大阿哥,二阿哥,妾身,妾身恭喜爷终于当阿玛了……”

“爷,等到子吟年老色衰了,新人却一个比一个娇艳如花的时候,您还会待子吟这样好么……”

“爷,您真的认为子吟是您心中无可替代的唯一吗?”

“爷……”

弘历看着面前那弱柳扶风,且还在频频拭着泪的人影,心底的怜惜感大盛,三步并作俩的就想上前拥住对方,可真的走上前之后,却发现身在眼前的并不是自己心心念念的解语花,而是一个抱着婴孩,姿色并不算出众的宫装女子——

“爷,这果然是父子连心呢,刚刚还在眯着眼打盹儿,看到您来了,就立马睁开眼睛了,您看着小模样的多可爱……永璜,快叫阿玛。”

“爷,奴才比不得福晋贤惠大度,也比不得高姐姐温柔可人,可是对您的仰慕和深情却从不比任何一个人少……”

“爷,奴才好开心,真的好开心……虽然奴才知道自己不是爷心中一等一的合意人,可是只要能为爷诞下子嗣,为您延续香火,能在这偌大的后院占上一个角落……奴才就已经很满足了。”

“爷……”

这三道不停重复循环闪现于他眼前的身影,和那不绝于耳的声声软语,如同一把重锤,狠狠的捶在了他内心最为柔软的那片角落,让他莫名的通体舒畅了起来……而在连他自己都无所觉之下,原本那道让他胆战心惊,带给他无尽压力的明黄色身影,也渐渐的消散而去,徒留下眼前的这一片温语柔情,牵扯起被他藏在心里最深处的那抹思忖,二者一拍即合——

“爷,您醒了!”

“阿玛,您终于醒来了!”

“上天保佑……”

弘历怀揣着一副后院琴瑟和鸣,温香蜜意的美好画卷,悠然转醒,而刚睁开眼,还没看清楚头顶床帐的花色,就听到耳边传来一道比一道着急上火的声音,心里不免很是熨帖——

“爷感觉可还好?可还有什么地儿不舒坦?”

富察明玉将弘历的表情尽收眼底,看来还没像自己想象中的那般不可收拾,心里大松一口气,面上却更为殷勤,“刘太医,你再仔细为爷瞧瞧……”

“让你费心了……”比起养心殿的严寒彻骨,眼前的一切,自然让弘历觉得倍感温暖贴心,看见富察明玉一手托着肚子,一手撑着床沿小心却不乏焦急的看着自己,更是觉得心里暖洋洋的,拍了拍对方的手背,“底下人怎么这般的没眼色?难道不知道福晋有身子不能久站?”

她倒是会把握时机!

富察格格看着富察明玉得逞,眼底里快速划过一丝厉色,可手下动作却不慢,一边将永璜往前推了推,一边微曲□子,跪在了弘历床前的脚踏之上,“爷可是醒来了,奴才向来是个蠢得,眼见着这般,竟是帮不上半点忙,只能在旁边跟着着急上火,恨不能以身代之……”

“阿玛……”永璜也很是乖觉,在富察格格的提点下,蹒跚着小步就蹭到弘历身边,“永璜以后一定会乖乖听话,不让阿玛为永璜操心的,阿玛一定要快快好起来!”

“乖。”弘历对富察格格不像对富察明玉那般感情深,可是鉴于刚刚的梦境,和眼前的情景,却到底心下舒坦,摸了摸永璜的小脑袋,又赞了一句,“你将永璜教得很好,也别跪着了,小心身子。”

“爷……”富察格格受宠若惊的一抬眼,却还是在弘历的目光中乖觉的起了身,“只要爷能好起来,奴才就是舍了这条命去,又当得了什么?”

主子说得果然没错!

丽珠看着眼前这一个接着一个的卖了好,心里不由的焦急万分,生怕落了人后,富察格格前脚刚落座,后脚便‘噗通’一声的跪了下来,“主子得知了爷病了的消息,真是急得不得了,可是碍于禁令,却也只能在佛堂反复为爷诵经祈福……主子若是知道您大好的消息,肯定要高兴坏了!”

“她身子本就不好,你过去让她赶紧起来,别爷好了,她又病了……爷过几日去瞧她。”

“是,奴才代主子叩谢爷的体恤。”

弘历并没有看到自己说过几日去看高氏的时候,富察明玉和富察格格眼中一闪而逝的厉色,以及景娴嘴角浮起的嘲讽,反而感受着这接二连三的小意温情,心底有些飘飘然——他虽然在雍正的一通棒喝之下,有些拿不准到底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也第一次怀疑起自己往日里所看到的究竟是不是真的如他所想的那般美好,可是在潜意识里,他却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相信自己有眼无珠,识人不清。

于是在他本就先入为主,且这些个人又刻意为之的情形下,便更是让他认定了心中所想——这些个女人无非是太在意他,怕失去他,这才会一时昏头的做些糊涂事……自己怎么可能会像皇阿玛所想的那般忠奸不辨?

“刘太医,爷可还有什么大碍?”

景娴自入了寝殿之后,就一直冷眼旁观着这一出接着一出的大戏,看着弘历知道了先前那一连串事儿的前因后果之后,对着这些个女人居然不怒反而感动的样子,若是雍正那样的人,她可能还能说是为了利益所趋,逢场作戏,但对于向来看到女人就有些脑子不好使的弘历,景娴便只感觉像是吞了只苍蝇一般,倍感恶心,可恶心归恶心,在女人们一个接着一个的表完忠心之后,她却也不能傻站着不动,只是到底不想搭理眼前这个比自己印象中还要色令智昏的渣人,便将目光移到了一旁的刘太医身上——

“回侧福晋的话,四阿哥不过是一时气血不畅,加上日头又烈,两两相加之下,才会背了过去,如今缓上这么些功夫,已经好了许多了,再加上四阿哥一向身子骨好,若是不放心可以用上一两帖祛暑的汤药,若是不用,却也无妨。”

“娴儿……”弘历在心里为自己女人们的所作所为都找到了‘合理’的借口,对于被自己错怪了的景娴,自然倍感愧疚,加上眼见着自己那般不分青红皂白的发作了她,可对方仍是一如既往的这样关心自己,便更是觉得感慨,“之前……委屈你了。”

景娴强忍心中恶心,面上却万分惊讶,“……爷?”

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无心,弘历此话一出,富察明玉和富察格格二人面色陡变,可弘历却并未就此作罢,挥了挥手,止住了景娴的话,再度抛下了一道响雷——

“以后这乾西二所的内务还是交给你吧,你向来是个好的,交给你我很是放心……”

作者有话要说:(:才不会给他重生,重生给他洗白咩?窝才没那么好,虐死他才算完~

ps,受寒加落枕,扭到了脖子,还要生不如死的加班,我怕小钳子没被虐死,我先被虐死了……